第8章 为你高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呼呼呼——嗡嗡嗡———

吹风机的声音在宿舍内炸响,跟除草机似得,吵得人耳膜都跟着阵痛。

早上八点整。

蓝桉洗了个热水澡,正光明正大的站在卧室内吹头发。

今天中午十二点,整个组合的成员都将从端午节的团聚中归来,去录音棚试音,准备他们的新专辑。

而现在整个宿舍内只有蓝桉与林深。

蓝桉端午没回家是因为他爸妈去s国参加商业论坛了,他一个人回去没意思。

还不如,留在宿舍里欺负林深更有意思。

林深不回去是因为他嗓子坏了,他孝顺不想让他妈担心,而这正合蓝桉的意。

按理说,蓝桉早上其实不用起这么早,毕竟中午十二点才是集合的时间,而且宿舍的卫生间很大,还有隔音效果,在里面吹头发正合适。

可蓝桉偏不。

他就要在早上八点起,还就要在卧室、林深的床边吹头发,只有这样才能打扰到林深睡觉。

蓝桉哼着小曲,将吹风机开到最大,呼呼的风声撩过他的发丝,他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时只要一打开吹风机,林深一准在第一时间醒过来,然后撩起床帘,从内探出脑袋看他一眼。

虽不敢责怪,但表情也非常幽怨,就跟小野猫被人欺负了以后小声呜咽一般。

只敢躲起来,抬眸看他一眼,便又会重新缩回角落,舔舐着自己的毛发,祈求以后不要在碰到这些欺负他的人类。

但是今天,他的头发都快吹干了。

被帘子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单人床却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蓝桉好诧异,正准备掀起帘子看看林深在干什么,宿舍大门便被一股劲风猛地刮开了。

“hello,everybody!你们有没有想我啊?”

浪荡兮兮的美式英语伴随着行李箱拉动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穿着红底花衬衫、休闲短裤的程迷站在了宿舍门口,墨镜架在他褐色流丽的秀发上,脑袋偏向一边,满脸可爱笑容,正张开怀抱,拥抱空气。

组合内的舞蹈机器加萌宠———程迷回来了!

程迷站在门口愣了两秒,看了一眼举着吹风机的蓝桉,又看了一眼他身旁,被床帘遮挡的严严实实,属于林深的床铺。

顿时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蓝桉,你做个人吧!你天天这样打扰深深休息,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有人回来,蓝桉当然不能在像刚才一样那么肆意,但是也没有收敛多少,只是将将把吹风机的风力调小了一级。

演技说来就来,装得那叫一个委屈。

“阿米不是这样的,我今天有事要早起,所以情急之下才吹头发的而且深深在吗?深深不在吧,我不知道他在卧室啊?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呢。”

听着这解释,阿米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林深遮蔽的严严实实的床铺:“是吗?深深不在吗?”

蓝桉肯定点头。

阿米有钱天真,俗称傻白甜,特别好糊弄。

之前阿米就碰见过几次蓝桉在宿舍吹头发,但是蓝桉每回都有合理的解释,比如他着急忘记林深还在睡觉了、要不然就是他听见林深已经醒了,所以他没多想就吹了、又或者是林深让他这么做得,目的是为了叫他起床。

再加上蓝桉的人设在那,性格软糯,像是一碗甜丝丝的糯米饭。

只要他示弱,他们都会相信他。

直到林深遮蔽的严严实实的床铺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嗤笑声。

接着,床帘就被猛地掀开了。

林深坐在床头,嘲讽的扯了扯嘴角。

“蓝公子,没想到你心脏就算了,眼也瞎。”林深环臂,幽幽的看向了站在他床头的两个人。

“不过没关系,老子清醒着呢1

蓝桉:“1

程迷:“1

没错,林深确实清醒着呢。

他都清醒了整整一个晚上了!

他整整一个晚上都没睡着,翻来覆去的回想昨晚发生的事情。

他想摸允老师的脸,结果被允老师忽然抓住了手,再忽然不知怎滴他的手就按上了允老师的胸口

再忽然

他就摸到了允老师健硕的胸以及困扰了林深整整一个晚上的问题。

———允老师好像没有心跳?!

允老师得的是什么病,什么病会没有心跳?

不可能的,不可能。

一定是他听错了,一定是!

“这是林深→林深↗林深↑林深↘?”阿迷目瞪口呆的注视着眼前的少年。

鸢蓝色的短发,莫名发红的左眼,凌冽的眼神、不屑的神情。

模样还是那个模样,可给人的感觉却大不一样了。

蓝桉已经见识过林深这副模样,所以不是很惊奇,阿迷却是相当诧异,给了蓝桉一肘子。

“这什什么情况?我就请假去了趟马尔代夫,怎么回来以后深深就成这样了?!都怪你,让你天天欺负咱老幺,看看,傻了吧1

“”

林深好生无语。

思绪回笼,便将录好音的手机锁了屏。

蓝桉以为早晨六点起床,用吹风机吹头发就会吵醒他。

可笑死,林深压根就没睡!

既然没睡又何来的吵醒。

但是不代表林深就打算放过蓝桉了。

其实,在蓝桉打开吹风机的一刻,他就已经调试好了手机,将这段巨吵的音频完完全全的录了下来,并且从今以后,都打算给蓝桉当闹铃使!

蓝桉不是经常打扰自己睡觉么,不是他晚上不睡自己就别想睡么!

没关系。

来嘛,互相折磨到白头,看看谁先弄死谁!

很明显,林深不想搭理他们,程迷眼观鼻鼻观心的将蓝桉拉走了,给了林深独处的空间。

而林深又在床上翻腾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睡意后,便起床去浴室洗了一个冷水澡,这才彻彻底底的清醒了,而这一来一回也已经十一点了。

他穿上衣服,拉开抽屉,毫不意外的在抽屉的一角看见了两盒闭嗓药!

看着这两盒药盒以后,林深直接气笑了。

真不知道是该气黑粉的狠、蓝桉的疯,还是原主的蠢。

就是这两盒小小的药片,将林深的嗓子毁成这副模样,以前他可是直接唱海豚音也毫无压力,而现在他的嗓子比拉大锯的声音还要哑。

不过好在原主目前吃得还不多,只要细心调养,一切还可以恢复。

林深提起这两盒药,在即将扔进垃圾桶的一刻停顿了一下,看向了蓝桉的桌子,视线擦过他桌子上摆的维c。

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微微一笑。

耀瑞录音棚。

“抓紧了抓紧了啊,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各归各位,麻溜点赶紧的1

“程迷程大少爷你还知道回来啊,您老人家的心就是大啊,因为八卦新闻,你们组合的出道时间都被推迟了,结果您还有心情休假,身为艺人还想有假期?”

“蓝大小姐,你能不能不要补妆了,现在是录音,又不是现场,你补得这么美给谁看啊?”

“黎大少,我的祖宗,您别坐那玩手机了成吗?”

“看看人家萧斌,专长明明是舞蹈,结果来的比你们谁都早。”

“你们能不能敬点业啊,你们这个组合现在都糊成什么样了,心里没点ac数吗?”

“还有,导致你们组合糊成这样的林大傻子哪里去了?嗓子坏了有理了是吧,是不是连音都可以不用录了1

负责声乐的常乐快要被气死了,他带过那么多界练习生,没有一界有sas这么费劲。

再加上最近因为被对家隆星诋毁,导致他们现在的风评奇差,原本打算在这个月发行的出道曲,也只能被迫中断,勉强挪到了下个月。

“林深呢,林深死哪里去了?他再不出现,我就把他踢出去,本就不多的歌词也别唱了1常乐恶龙咆哮,整间录音棚都是他的吼声。

蓝桉与阿迷第一时间捂耳朵,黎宇宸偏着头无所谓,萧斌面无表情。

“在这呢。”在常乐的喊声刚刚止歇的一瞬间,他的身后传来了一道沙哑的音色。

林深现在的音色。

常乐:“您还知道出现啊,嗓子坏了有理了是吧?”

“没理,”林深答道。

“”

林深这霸气的回答,让常乐愣一下,随即诧异的观察了他一秒,眼前的少年还是那副消瘦的模样,不同的是染了一头鸢蓝色的短发,左眼还有点发红,像是刚哭过?

常乐想继续训诫的言语卡在了嗓子眼里。

其实,林深这个孩子挺可怜的。

就像丑小鸭的身旁围了一群白天鹅,麻雀误入了凤凰窝,唯一能看能听的就是这张脸这个嗓子,可偏偏他还不善于经营,日常简约风打扮,现在连嗓子都坏了。

常乐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你嗓子坏了心情不好情有可原,今天这场你还是先别唱了,再养养嗓子吧。”

常乐拍了下林深的肩膀,示意他坐到一边。

林深没有反驳,坐到了录音棚的外面,抬眸的瞬间正好与蓝桉的视线相碰。

巨大的玻璃橱窗内,站在c位的蓝桉正嚣张的注视着他。

他现在站得位置原本是林深的c位,自从林深的嗓子坏了以后,蓝桉就霸占了他现在的位置,并且看样子也会一直霸占下去,而这显然就是蓝桉想要的结果,只要林深一直吃闭嗓药,他的嗓子一定会坏,再也无法恢复成以前的样子。

现在,他已然让林深坐在了外面,连试音棚都进不来,而日后他会让林深连外面都待不下去!

想到以后,蓝桉的嘴角持续上扬,在音乐开始的同时,瞬间开嗓,清脆莞尔的歌声从麦克风里传来。

嚣张、得逞、猖狂、跋扈。

而坐在外面的林深注视着眼前的一幕,同样扯了扯嘴角,在蓝桉莞尔的声音升到顶峰、即将迈入高|潮的一刻。

忽然伸出了纤细的手掌,顺势举到了空中。

四指蜷缩,大拇指高昂。

仿佛是在夸奖,似乎是在夸赞。

这一个动作直接看愣了整间试音棚内的全体工作人员,内室里正在练歌的所有成员,以及高歌着、已然鸠占鹊巢的蓝桉。

不知怎么,蓝桉的心头一跳。

接着,他看见林深轻挑了下眉。

那般疯魔,却也那般美丽。

视线中,那高昂起来的大拇指随着音乐的迸发缓缓放平,降落在林深如珍珠般白嫩的耳垂旁。

桀骜的偏头,以示微笑。

下一刻,放平的大拇指如同利刃,直接抹过了他自己的脖颈。

林深对着玻璃窗里的众人做了一个抹脖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