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为你剧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比如我的这个嗓子,蓝公子打算怎么赔?”

林深沙哑的嗓音回荡在蓝桉的耳边,在配上少年看过来的视线,蓝桉莫名有一种被幽冥恶鬼盯上的错觉。

与此同时,组合内的其他成员也听见了林深的这句话,向他们投来了奇怪的目光。

“什么嗓子?我怎么听不懂?”

一瞬间,蓝桉成为了众矢之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他咽了一口唾沫,背过了身,隔绝了身后人的视线,这才抬起头看向了林深,吞吞吐吐的否决道。

而他又怎么会听不懂,闭嗓药就是他给林深的。

林深一开始当然不愿意吃,是他诱惑着林深,告诉他如果他吃了,他以后就不会欺负他,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他。

也是他装可怜和林深说,出道的c位对他来说很重要,望林深能暂时的把c位让给他,只要让一次就可以,不会真得毁他嗓子的。

似乎是早已料到蓝桉会这么说,林深不屑的扯了下嘴角。

“哦,蓝公子听不懂啊,那我换种说法吧。”

“蓝公子今早吃了维c对不对。”

蓝桉为了保护嗓子,维持身材每天要吃各种各样的维生素。今早蓝桉出宿舍的时候,林深还看见了。

蓝桉不解的点了点头:“嗯,怎么了?”

得到了肯定回答,林深微微颔首:“嗯,是这样的,今天早上吧,我被吵醒以后呢,意识就一直不太清醒,所以在你和阿米去一边聊马尔代夫的时候,我一个不小心就把咱两的药打翻了。”

蓝桉的脸色瞬间变了。

震惊的同时又强装镇定的咳嗽了一声,看似是在对着林深说,实则是在说给身后好奇的众人听。

“没事,打翻了也没事,你又不是故意的,而且咱们的药片形状与颜色又不一样。”

“一样啊1林深道,“蓝大美女你不知道吗?”

这事蓝桉确实不知道,他当初买回来的时候看都没有看一眼,嫌恶的生怕沾到一点也把他自己的嗓子弄坏,所以自然不知道这件事。

此时听林深这么一说,整个人直接傻了。

而林深还在说:“你不信我啊,没关系我照相了,我给你看看?”

说罢,便掏出了手机,打开了相册,照片中几颗药片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而这些药片的形状与颜色正与蓝桉今早刚刚吃过的维c一模一样!

“1

蓝桉震惊的注视着手机屏幕,下一秒,飞速的冲到了垃圾桶旁开始狂吐。

注视着这一幕,林深面无表情的锁了手机屏。

其实蓝桉没有说错,闭嗓药与维c的药片确实长得不一样。他手机里的照片也并不是闭嗓药的药片,而是蓝桉维c本身的样子。

而林深之所以这么说,只不过是想赌一把而已,赌蓝傻子的蠢、赌他的的‘良苦用心’、赌他没有看过闭嗓药的药片。

很显然,这场赌局,他赌赢了!

蓝桉吐了半天,又是抠嗓子又是吐唾沫。

里子面子丢了个彻底,他不知道闭嗓药的功效如何,也不确定他是否真的吃错了,但是他赌不起,一旦他嗓子像林深一样坏了,哪怕只是坏一段时间,他都赌不起!

越是这么想越急躁,恨不得直接把胃掏出来洗一遍,而林深却在这时笑着走了过来。

“蓝大美女,别着急慢慢吐,毕竟我早上被吵醒以后实在是不清醒,是否真的打翻了闭嗓药也不一定啊?有可能你在这抠了半天,其实什么事都没有呢1

“林深!!1

蓝桉真的要气炸了。

他把他能吐的都吐了,结果林深却跟他说“不一定”“可能什么都没有”?

意识到自己说话声音过于大了些,柔弱人设的蓝桉收敛了神色。

“林深是你自己蠢,让你吃你就吃,你怎么能怪我呢!而且我怎么知道你会真得每天不落的吃,我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以为我会求你?哭着求蓝公子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林深截口。

蓝桉抿紧了唇。

是!

他等着林深求他、向他哭,可是林深太傲了,明明都已经跌落到了谷底却仍然坚守着最后一丝尊严,最后一点可笑的面子,誓死不向他低头。

“哦,听你这么说好像还是我的不对了?”

“没有哭着向你求饶,没有满足您的恶趣味,真是不好意思啊,蓝公子1

“既然如此您就继续吐吧,我突然又想起来了,我确实打翻了咱两的药瓶,往你的维c里误放了好多闭嗓药呢1

“你!1蓝桉柔弱不能自理的人设就快要绷不住了。

直到组合内的其他成员诧异不已的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回事啊?蓝美女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开始吐了?”阿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拍着蓝桉的后背,莫名其妙的看向了林深。

林深装的和蓝桉平时一样,一脸无辜。

我不是,我没有,我不知道。

阿米:“……”

蓝桉恶狠狠的盯着这副模样的林深,憋的很却又没有办法,擦了擦嘴,对着林深咬牙切齿。

却只能回头对着大家微微一笑:“没事,我只是吃坏肚子了,所以不太舒服。”

组合内的其他成员全都一知半解的看着他们,傻白甜阿米不解的挠了挠头,不知道蓝桉为什么早上还好好地突然就不舒服了?

正准备再问询一二,却见队长黎宇宸向前一步。

而他的后面则是萧斌,他同时看了林深一眼,什么都没说,然后便转身,冷冷的走了出去。见状,程迷无奈的抿了抿唇,拍了拍蓝桉的后背,见他没事后,看了看林深又看了看蓝桉,本就不灵光的脑袋,似乎是预感到了什么危险。

赶忙慌不择路的紧跟其后,那样子跟怕林深把自己带去游泳馆等水鬼附身似得。

不消片刻,玻璃内室便只剩下了林深、蓝桉与黎宇宸。

这是林深第一次与两大男主同框,也是第一次见男主攻黎宇宸。

原书中对男主攻外貌描写的词藻非常之多,最有特点的就是小麦肤色、鼻尖有一颗痣、混血深邃的五官,还有那非常鲜明的嗓音。

每每听见都像是被砂石磨砺而过,按摩耳膜。

而黎宇宸也在注视着眼前大不一样的林深。

意识又回到了几天以前,看来那天他在楼道碰到的鸢蓝色系少年真得是林深。

他确实变了不少。

越来越好看了呢!

黎宇宸嘘寒问暖的问了蓝桉几句,确认他没事后,视线一转,意味深长的看向了林深,像是在审视什么新得的玩具一般,从上扫到下,又从下扫到上,最后扯了扯嘴角。

林深:“”笑屁啊!

“有事?”

“有事,”黎宇宸接道。

“你们能有什么事?”蓝桉的目光频频扫过林深与黎宇宸,不知道两人之间有什么事,愈发的疑惑,语气也不是很友好。

林深更不友好:“我怎么知道1

就是为了衬托眼前的这两个人,林深与允诺程才沦为了悲惨的工具人。林深能对他们有个好态度就有鬼了,而且实话实说,这两个人属实也不是什么好人。

现在读者们的要求越来越严格,看耽美文中的两位男主简简单单的情情爱爱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他们更想看到的是相爱相杀、疯批对决、互渣互撩,最好是那种打着打着就按了床上一顿的画面。

性屁奇葩的黑粉写得这本小说更是如此!

男生受蓝桉出生豪门,虽然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因为和其父关系不好,所以极其想要证明自己。为了获得认可,为了出名,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完全不择手段。

平时伪装成善良柔弱的大白莲,实则自私自利、霸凌同期、勾引金主、魅惑粉丝,无所不用其极。

而男主攻海王一名、养鱼达人,他家同样有得是钱,但境况却与蓝桉截然相反,他在黎家排行最小,上面有两个哥哥继承家业,全家最宠他,几乎一切需求都可满足。

所以他并不在乎是否出名。

平时的人设是深情、专一、矢志不渝,实则又骚又坏,他来此只是为了发展后宫,每天不是在诱骗小女女就是在诱骗小男生。

而男主攻与男主受从组合成立前夕就已经被对方所吸引。

男主攻爱上了男主受的这张脸以及柔弱似小白兔一般的性格,男主受则爱上了男主攻的深情与专一。

没错,他们都爱上了彼此的假象!

所以在后面的日子里,两人的矛盾不断地升级,最终发现了彼此的真面目,可却也爱得对方无法自拔,于是乎小黑屋、强制爱、疯批、病娇逐一上演。

最后相杀相爱,在互相捅刀子的过程中,蓦然发现比起伤害他,还是更想爱他,于是在一场事故中,两人终于表明了彼此的心意,改过自新,从头做人,最终走到了一起。

是的,就是这么狗血。

他们狗血他们自己的就算了,还要拉上一伙悲惨的工具人。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林深没穿过来就算了,现在林深穿过来了,他就不允许这种抠脚文学伤害到他的冰美人允诺程。

不妨让故事快进一下,直接跳到他们知道彼此是什么人的那一刻。

然后管他们是自杀、他杀,还是谁杀,互相捅刀子去吧,直接小黑屋,最好关到死,不要再来祸害他的冰美人了!

“欸,两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林深微微一笑,瘦削的脸绝美的下颚线,“你们两其实已经喜欢对方很久了。”

蓝桉看向黎宇宸:“1

黎宇宸看向蓝桉:“!1

林深目睹着他们震惊的目光,笑容十分灿烂:“不知道吧?没事,我知道。”

“我还知道蓝桉你很想出名,你霸凌同期是怕我抢了你的风头,你欺软怕硬是怕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你每天对着镜子练习温柔如水,练的累不累啊?”

“尤其是在黎宇宸面前,肩不能提手不能抗,其实一脚踹飞你家佣人毫无压力。你这么坏,你爸妈知道吗?”

“黎宇宸,今天为什么穿高领啊,脖颈上有吻痕吧,又是被哪个你欺骗的男男女女嘬的啊?男女不限、性别随意,那你有没有尝试过狗啊?人狗也不错啊,反正你也不做人了,人狗又有什么关系呢。”

林深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一顿输出猛如虎,将剧情交代了个七七八八以后,拍了拍疯批二人组的肩膀。

“怎么样,现在才知道彼此的真面目吧?是不是接受不了啊?是不是感觉生活没有希望啊?是不是现在就想弄死对方啊?”

“没事,别怂,直接干!小黑屋强制爱捆绑play全安排上,整不死对方就往死里整,千万别心软1

说完,林深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的走出了录音棚。

独留黎宇宸与蓝桉面面相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