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看上的冰美人是大蛇攻! > 第27章 为你守护(一更)

我的书架

第27章 为你守护(一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什么?”

蓝桉第一个发出了质疑?

为什么是林深而不是他?而且还是和黎宇宸?林深怎么可以和他的黎哥哥炒cp?!!

蓝桉怒不可遏的扭头看向了正无精打采、打着哈欠的林深, 后者给了他一个淡漠的眼神。

林深: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要炒cp的,你看编剧啊!

程迷同样非常震惊, 错愕的说道:“刘导,你说得这是真的吗?让林深与黎宇宸炒cp?”

那林深会被骂死的吧?!

黎宇宸可是他们sas最受欢迎的成员, 还未出道的人气就已经居高不下了,而编导居然让林深与黎宇宸炒cp?

刘编剧点了点头, 不容拒绝的冷漠。

“怎么了?一个个的这么震惊干什么, 综艺节目炒cp, 不是很正常的现象吗?而且论炒作, 你们公司也很会啊?”

“前脚先爆出林深爬床的八卦新闻,吸引网友们的注意力, 后者再给林深洗白,给他编一段舞, 让他在街头走进大众视野,重新搬回舆论。”

“这一黑一白, 都出自你们手,论炒作还属你们老板允诺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刘编剧说完了这段话,一直没有说话的林深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什么原因,与林深对上目光的刘编剧心中一寒,只觉得那个目光像是一把尖锐的利箭,莫名的森冷。

明明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瘦削的小野猫,怎么这个目光却这么的野呢?

刘编剧正想着,蓝桉那边已经迫不及待的否决道:“可是我们老幺胆子很小,性格柔弱,从来不会搞暧昧, 即使有剧本也害羞的不行,他哪里会演戏啊!”

听到蓝桉如此说,刘编剧更感诧异,主要是被刚才那一瞥给惊得。

幽幽的转头看向了林深。

却见蓝桉口中那位胆子很小、性格柔弱的老幺正靠在椅背上,一身的慵懒,戴着一副单片墨镜,堵住了他的左眼。

戴单片眼镜这种行为或许在一般人看来有些中二,可是放在林深的身上,一丁点都不违和,反而给那位昳丽清纯兼具的少年徒然增加了一份野性。

如明月一般透亮的右眼冷得如冰,眸中的光影中都是不羁。

刘编剧:这大气的坐姿,不屑的眼神还胆子小、性格柔弱?谁们家柔弱长这样?

“不能吧,如果胆子小、柔弱不堪,怎么敢在人流涌动的街口跳舞呢?”刘编剧提出了质疑。

“”刘编剧说得有理,蓝桉无话可说了。

“林深,你怎么想?”全组合的成员基本上都表过态了,唯有林深一直没有说话。

众人都对他的反应很是好奇。

刘编剧饶有耐性的看向了他,表面看上去是很有耐心,可是目光中的不耐却也显而易见。

林深顶了下腮,对视上了坐在面前的十几位工作人员。

然后,说了三个字。

“我、不、要。”

“你看你看,我就说我们老幺胆子小,容易害羞么,他是一定不会同意的。”

蓝桉特别高兴,亏他平时没少“教育”林深,想他也不敢跟自己争这个名额,最近很狂又怎么样,还不是得乖乖的给他让位?

正准备欣喜的向导演推荐自己,却又听见了林深沙哑的嗓音。

“这个主意是谁出的?严敏瑞严导吗?”林深问。

刘编剧眉头一皱:“这个重要吗?”

林深:“当然重要,一个好的导演应该有着正确的三观、良好的人品,才能从日新月异的综艺节目中洞察到最新颖的一面,而不是千篇一律的走剧本,炒cp。”

一语双关。

林深不仅拒绝了这种炒cp的捆绑销售,还暗暗讽刺了刘编剧没有正确的三观、良好的人品。

眼前的工作人员面面相觑,林深所说不乏道理,但是他这么强硬的反对,却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刘编剧更没有想到。

林深冷冷的与刘编剧对视,目光没有丝毫的退让。

刚才刘编剧所说的话语,林深一字不落的都听到了耳中,尤其是他暗暗讽刺耀瑞、允诺程的那一段说辞。

蓝桉不在乎、其他组合成员不在乎,他林深却是非常在乎!

当着他的面说允诺程的坏话,不亚于‘粪坑旁边打地铺———离(屎)死不远’了!

按理说综艺节目中这种捆绑cp的现象屡见不爽,尤其是这种清一色全是俊男美女的组合,适当的营销一下cp,有时候确实会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只是林深没有想到主角会是他。

原本他也打算好好拒绝,毕竟做人做事要有礼貌,他又不是蓝桉,没有那么小家子气,再加上林深不做炒cp的这种事,一方面是骗观众,另外一方面他心中满满都是允老师。

为了出名,和别人炒cp。

林深干不出来这种恶心的事!

他说过得,从此以后他的心脏就是允老师的心脏,他的心跳不允许他跟别人炒cp。

但是,眼前这位刘编导好像根本没有把他们当回事,居然还旁敲侧击的当着他们的面暗讽耀瑞,讽刺允老师。

这怎么能忍!

既然他不客气,林深就更不客气了。

工作人员们没有想到林深会这么问,半响后,一名女生才低低的说道:“严导已经去村里安排拍摄了,她不知道这事,但是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刘编剧就是你们的主要负责人。”

“不仅仅是你们耀瑞,隆星也是这样的,刚才他们已经来过了,刚拿走了剧本,也同意组内之间炒cp的事情。”

“小姐姐,”

女生说完,林深微微前倾,坐直了身体,“我们耀瑞和隆星不同,做人做事从来堂堂正正,黑的不会说成白的,白的也不会说成黑的,所以我们无法接受炒cp的这个操作,至于节目效果,你们可以放心,即使不炒cp,该有的节目效果也一样都不会少。”

有这么一群作妖的男主攻受、恶毒男配们在,还怕这个节目没有视觉效果?

说完这段话,林深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点头示意后便离开了会议室。

独留众人面面相觑。

片刻后,萧斌紧随其后离开了会议室,然后是耸了耸肩的程迷,以及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的蓝桉。

只有黎宇宸还坐在会议室的转椅上,目睹着林深离开的方向,拿起了桌子上的剧本

-

第二天早上,林深是被蔚雨的敲门声叫醒的。

由于今天要进村子的缘故,所以他们起得特别的早。

而林深被叫醒的时候尤其得困。

他本就有赖床的习惯,再加上天公不作美,昨天还阳光万里的丽江今晨居然下起了雾蒙蒙的小雨。

天色阴沉、大雾笼罩。

明明是黎明却像是傍晚。

林深就更困了。

从蔚雨把他叫醒到给他化完妆,他都没有睁开一次眼睛。

“深哥深哥,别睡了,咱们该出发了。”

林深睡眼惺忪的点头:“嗯,我再睡一会儿,蓝傻子那群人可磨蹭了,他们一定没有好。”

蔚雨:“”

是的,他们确实没有好。

蔚雨早上出门的时候,正看见梅姐砸门呢,砸了半个小时了也没有砸开。

“深哥那你也得醒醒啊,你早上不吃早点了么,咱们今天进村,道路崎岖,路程还不近,不吃早点晕车怎么办?”

“我没事,你多吃点,你那么瘦”林深说着就又睡过去了。

蔚雨一阵阵无奈:他瘦?明明林深比他还瘦好不好!

“深哥,别睡了,允老师都上车了,在等你们呢。”蔚雨又一次把林深推醒。

这一句话比什么都好使。

刚才还睡意朦胧、频频睡过去的林深一瞬睁开了眼睛。

“你刚刚说什么?允老师上什么了?”

“上车,允老师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不太舒服,我来叫你的时候,他就已经坐在车上等你们了,我看他的状态很不好,可能是感冒了?”

蔚雨解释着,可是话说到一半,林深就已经拿起椅背上的夹克冲了出去。

宾馆大厅。

“邵弘,你怎么起的这么早?”隆星cocktail组合的蒋文轩不解的揽过了段邵弘的肩膀,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了集合地点。

隆星也住在这家宾馆,因为飞机晚点,他们到的很晚,来到宾馆的时候几乎已经半夜了,所以直接回了房。不过他们的经纪人来的早,提前一天就来了,早早的便于导演组们碰过。

“那是耀瑞的商务车吧?他们和咱们一个集合地点?”他们到的时候听说耀瑞已经到了,但是当时已然是半夜,双方并没有碰上。

此时蒋文轩看着宾馆外,几辆不属于他们的jeep车,便已然猜测到了一二。

段邵弘点了下头:“嗯。不是他们还能是谁,也就只有他们耀瑞开这种破车了。”

蒋文轩笑了一声:“邵弘,这么生气啊?是不是因为他们公司的老总,是你的”

“不是!他什么都不是!”

段邵弘怨愤的反驳着,“他屁都不算!段家自始至终都只有我哎呦———”

段邵弘的话说到一半,突然看见一道白光从他的身边闪过,并且这道白光还在擦肩而过的瞬间,重重的踩了他一脚,直接踩着他限量版的耐克鞋跑了过去。

站在原地的段邵弘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捂着自己熬了几夜才抢到的耐克球鞋心疼的不行,怒气冲冲的起身就要骂人,而踩他的少年早已消失无踪

外面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跑到宾馆门口的林深停了一秒,蓦然冲向了雨中。

淅淅沥沥的小雨像雾霭一般坠在了林深的肩头,而少年却丝毫都不曾在乎,几步便跑到了允诺程的商务车面前。

给林深送伞的蔚雨紧跟其后,但是撑开的伞叶还没罩住林深,深哥就已经跑远了。

蔚雨:“”

林深站拉开了允诺程的商务车车门,猛然的声音惊动了副驾驶上的苏雀,林深给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即看向了挺立在轮椅上面色沉沉正在闭目养神的允诺程。

男人窝在轮椅上,厚重的毛毯盖在身上,却仍然觉得冷一般,车外灰蒙蒙的雨雾都没有允老师眉宇之间阴翳,允老师好像很是难受,浓密纤长的睫毛随着轻柔的呼吸微微颤动着,从林深上了车到坐到他的对面,都没有睁开过一次眼睛。

看来蔚雨说得没错,允老师好像真的是感冒了。

林深给了前面的苏雀一个眼神:什么情况?允老师怎么了?

苏雀耸了耸肩:老样子呗!

发情了呗、身体不舒服呗、这段时间神就是这样的,苏雀到没有太大惊小怪,唯独就是有点担心,但是允诺程是什么人?他是神,苏雀担心归担心,但也知道允诺程控制的了,决绝不会出错。

可是苏雀不大惊小怪,林深却不尽然。

他快要急死了,瞩目着眼前的允诺程从他上车开始就一直闭着眼睛,脸色苍白、殷唇紧抿,就像是睡着了。

允老师这是该有多难受,才在他上车到现在都没有睁开过一次眼睛?

而允老师还在等全员到齐!

林深看了一眼窗外,sas的组员陆陆续续的都出来了,唯有蓝傻子还不见踪影,与他一同不见踪影的还有梅姐。

看来还没有起,或许梅姐还在砸门呢。

林深愤愤的抿了抿唇,直接掏出了手机,然后给蓝桉发了一条微信。

蓝桉还在赖床,他知道梅姐正在砸门,而他也确实听见了,但是他就是不想起。

让大家等等他怎么了?特殊的人就该得到特殊的对待嘛。

正准备翻个身,继续睡觉,手机却突然一响,他迷迷瞪瞪打开,微信语音从听筒中瞬间炸开。

呼——呼——嗡——嗡——嗡——

这声音不是别的,正是他每天对着林深床头吹头发的录音!

那尖锐的吹风机的声音像是磨人的利剑,一下穿透了蓝桉的耳膜,刚才还睡意浓郁的蓝桉顷刻间就清醒了,一个挺身直接坐了起来。

恶气朝天的对着窗口大喊道。

“林深!!!————”

作者有话要说:  气死蓝公子!

如果是去见你,我一定跑着去,下刀子也要去!

感谢在2021-08-15 23:56:30~2021-08-18 12:03:3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吴磊老婆 20个;嘟黑 8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棒 7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三怂 18瓶;伊欣 6瓶;来杯枫糖浆、缪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