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为你试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色如水一般从天际滚落, 漫天的繁星随之飘荡,大自然的美丽城市永远难以企及。

sas组合们拍完最后一条已然夜深人静,有人提出去村后面的温泉泡个澡, 舒缓一下。

林深本是不打算去的,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是因为换了地方,不太适合丽江的气候, 他左眼的过敏反应好像较平时加重了不少。

从进屋起左眼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越来越红, 到最后已然红的不成样子。

他找随行的医生简单处理了一下, 滴了两滴眼药水,这才好了一点。但是原本就有些弱势的左眼算是彻底罢工了, 几乎难以清楚的视物。

但是一想到允老师身体不好,早晚都会去药泉泡澡, 既然如此,不妨先替允老师去探探道, 于是思前想后便也应了下来。

套上泳裤,外边又穿了条大裤衩,宽松白t恤, 拿了块毛巾,跟着sas的其他成员们出发向温泉走去。

温泉离得他们并不远,就在村落后方的小树林里,早早地工作人员们便已经都泡完了,只有林深他们因为录制节目的原因现在才去。

隆星同样,只不过比他们先去,似乎是工作人员们知道他们私下不合,为了不制造出更多的矛盾, 分别安排在了不同的区域泡温泉。

胜在温泉很大,分开并不会相互打扰。

去的路上,远远地,林深便注意到了蔚雨,他似乎刚和一帮工作人员泡完温泉。

三三两两的男人们走在一起。

聊的热火朝天。

走在末尾的瘦小少年却低着头,一味的向前走着。

肩膀上扛了一堆东西,像是谁扔给他的毛巾、衣服、洗漱用品。偶尔抬起头看一眼前方热闹的人群,似乎是想要加入,但踌躇之后却又重新低下了头。

周遭热闹非凡,而他却格格不入,就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

刚刚泡完温泉、走在后面的梅姐同样看见了这一幕,三两步的追了上去,接过了蔚雨肩膀上的几条毛巾。

“蔚雨,你怎么拿这么多东西啊?”

蔚雨回头,看见是梅姐后礼貌的笑了下:“嗯嗯是其他工作人员的”

梅姐:“哦哦,你又帮他们拿东西啦,这帮小兔崽子劲会使唤人。自己的东西不拿就使唤你这个小辈。”

蔚雨讪讪笑笑:“没关系的,毕竟我是新来的嘛,刚当上经纪人没多久,所以”

梅姐叹了口气,看着这样的蔚雨有些心疼:“所以什么所以,新来的怎么了?谁不是从新来的做起的?老员工就可以欺负新员工了么?总得给新人进步的机会吧?我最烦那种仗势欺人、靠着自身经验欺负人的‘资深’老员工了!”

“你啊,就跟你的艺人林深一样!不争不抢、受了委屈也只想着息事宁人。”说着说着,梅姐忽然想起了什么,话锋一转,“不过最近林深倒是变了不少,不再像以前那般羸弱了。”

“是啊,”想起深哥,蔚雨会心一笑,“我觉得现在的深哥很好,特别好,真得真得特别好。”

见蔚雨想表达敬佩喜爱又不知道该怎么说的窘迫模样,梅姐被逗笑了。

“嗯,既然觉得你深哥好,就跟着你深哥好好干,其实他刚进公司的时候,我就看出来这名少年是个好苗子,如果不是以前被那些人”

“唉,算了,不提也罢!”

蔚雨有些疑惑,还想再问两句,结果身后就走过来一大群勾肩搭背的工作人员。

打头的是耀瑞的摄像师常远,虽然这档综艺有自己的领导班子,但是耀瑞与隆星也带了自己的摄影团队,以防应对不时之需。

常远看见了蔚雨,随即将自己身上的毛巾扔给了他:“小子回去帮我洗了。”

蔚雨是林深的经纪人,按理说最近林深小火了一把,水涨船高,他的人身价自然也涨了不少,但是蔚雨是新来的,听说以前还是名实习理发师?

刚转行干经纪人不久,加之年纪小,他们私下里没少使唤他。

转头看见梅姐后,又对着梅姐点了下头:“梅姐好,你也在啊。”

梅姐注视着眼前的一幕,没搭理常远,瞥了一眼接住毛巾的蔚雨,摇了摇头,正准备帮蔚雨再拿一些,负担一点。

却见蔚雨将接过来的毛巾重新递给了常远:“远远远哥”

男孩的声音有点结巴,似乎是因为自己的这个动作,头越发的低:“远哥这个你自己洗吧,我是林深的经纪人,不应该”

常远打断:“不应该什么?是不是林深现在火了,你就看不起我们了?”

听见常远提到林深,蔚雨本就耷拉的脑袋更加低垂,就像一只小鹌鹑,连抬起来的勇气都没有。

“怎么了,你个新来的,多干点活怎么了?身为林深的经纪人了不起了是吧,他再火有黎宇宸火吗?有蓝桉火吗?身为蓝桉的经纪人梅姐都没说什么呢,你个小屁孩吵吵什么!”

“就问你一句话,你给不给老子洗!”

常远骂骂咧咧的训诫着,到最后情绪越来越激动,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他一个资深的老员工还教训不了一个初出茅庐的新员工了?

新员工就应该和老员工学习,怎么训他都应该受着,想挣这份工资就该当牛做马。

梅姐听不下去了,正准备说两句,主持个公道。

结果,却见蔚雨抬起了头,似乎是鼓足了所有勇气一般,大声说道:“我不洗!这不是我的工作,我不洗!”

十六七岁的男孩紧紧地握着拳头,贴着裤缝,因为激动涨红了脸,抬起头的瞬间眼眶就已经红了。

有泪水在眼窝里打转,周围投过来的目光都是轻蔑与嘲讽、不屑与轻视,而男孩却像是豁出去的战士一般,无论周围的冷嘲热讽有多大声,看向他的目光有多少,他都坚强着昂起了头。

众人似乎是没想到蔚雨还有这种爆发力,不禁怔了片刻。

近距离的梅姐与常远更是,怔怔的看着他,常远第一个回过了神。

他万万没想到平时那么好使唤的蔚雨居然敢顶嘴,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常远感觉自己的面子都丢的差不多了,愣怔了片刻后,更是怒目而斥的吼道。

“你跟谁在这大吼大叫呢?大家你们来评评理啊,他一个实习生,多干点工作怎么了?既然不想干,你就滚啊,省得占着茅坑不拉屎!”

“常远你少说两句,这本来就不是蔚雨的工作,他拒绝也是应该的。”

梅姐看不下去了,站了出来。

结果常远也没有卖她这个面子,毕竟面子已经丢出去了,他得想办法找回这个场子,要不然明天传出去他一个堂堂摄影师,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实习生反驳,他还怎么在耀瑞混下去。

“梅姐,你这话说得,什么工作是他的工作啊,工作人员之间互相帮忙不是应该的吗?跟着我们这些长辈多学点,也有益于他成长不是?”

“可是洗衣服真得不是我的工作”蔚雨的声音越来越小,他刚才能喊出那一声已经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他性格就是这样,以前做实习生的时候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如果那天不是林深让他帮忙剪了一次头发,或许自己还在那里做着实习生,不可能跟着林深来到这里,更没有这个机会坐头等舱、泡温泉

他觉得他应该给常远洗衣服的,可是他的脑海中却一直蔓延着林深跟他说过的话。

———不是你做得事情,你不要答应。

———别怕,只管大胆的往前走。

———出了任何事情,有你深哥顶着。

———我永远在你身后,你回头便能看见我。

———小屁孩,硬气点

蔚雨不想再丢他深哥的人了,他的深哥那么好,他不想因为他的懦弱,而让别人看不起他的同时,还看不起林深

可是他真得顶不住了真得顶不住了

谁来救救他谁来救救他啊

深哥

“你说话啊,不想干就滚啊,这份工作有得是人想来做———”

“你让谁滚呢!?”

常远的声音愈发的大,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突然在人群中响起了一声熟悉的音色。

无比沙哑却十分有力。

蔚雨蓦然抬起了头,泪水再也止不住。

林深穿越人海走了过来,无视周围看过来的所有目光,夜色在他身后凝结,灯火在他身后溟灭,他像是带着万丈光芒朝着蔚雨一步一步的走来。

铿锵的脚步声,萃着光。

“你让谁滚呢。”林深盯着常远,重新问了一遍。

骤然响起的嗓音让常远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他万万没想到林深会出现,居然还会帮这个小屁孩出头。

“我”

“蔚雨是我的经纪人,在这里没有一个人有权利让他做任何事。”

“林深,瞧你这话说的,没有这么严重,我只是让蔚雨帮个忙而已”常远嘻嘻哈哈的反驳道。

林深冷冷的看着他,左眼血红一片,右眼黑如沼泽,原本就已经有些怂的常远更怂了。

欺负蔚雨是一回事,对抗林深就是另一回事了,更何况他的身后还站着sas全体

“谁和你笑呢?”

他听见林深说,“帮个忙?你没听见蔚雨刚才说他不想帮你这个忙吗?!”

“而且,让人帮忙是不是应该有个好的语气啊?”林深的音量不大不小,平平常的声音,可是听在耳里却莫名觉得振聋发聩。

再加上他现在的嗓子坏了,说话的声音无比的沙哑,更显可怖。

sas其他组合成员跟在林深身后,一并走了过来,看见了眼前的这一幕,蓝桉不解的注视着蔚雨旁边的梅姐,不知道这里有她什么事,站在那里干嘛?

林深一马当先的扯过了蔚雨手里属于常远的毛巾,一把扔给了他:“自己的衣服自己洗,这是小孩子都知道的道理,你不知道吗?”

“既然你这么不愿意洗自己的衣服,那便把工作人员的衣服都洗了吧!”

常远被呛的一愣,听见林深如此说,立马反驳道:“林深没有这么严重吧,我不过就是训诫了蔚雨一下而已我”

林深:“我刚刚说的话,你没有听清吗?蔚雨是我的经纪人,没有任何人有权利训他,前辈也不行!”

“既然你仗着前辈的身份让新来的做杂物,那我身为耀瑞在编艺人,让你这名工作人员做些事,应该也很符合规矩吧。”

“我现在让你把工作人员今天换洗下来的衣服都洗了,你有什么意见嘛?”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常远还能有什么意见。

林深每句话都没有说错,他仗着资深职场老员工的身份使唤新来的蔚雨,那林深身为在编艺人使唤他这名工作人员天经地义。

可是

“怎么?不愿意?”林深反问道。

“不愿意也没关系,用你的解决方式解决就可以,两个字———滚蛋!不想干就滚,你自己说得么。”

常远:“!”

常远哪能不干啊,耀瑞这饭碗这么铁,他哪能不要。见林深这么说只能握紧了拳头,隐忍的点了点头,拿回了自己的毛巾。

紧接着,林深环顾了一圈周围,视线扫过那些说着风凉话的看客。

随即高声宣布道:“在场的都给我听好了,蔚雨是我的经纪人、我的朋友、我的兄弟、我的弟弟,谁都不能使唤他,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行!”

“使唤他,就是使唤我林深!和他过不去,就是和我林深过不去!”

“如果有任何人对我有意见,直接来找我,但如果再让我看见有人欺负我的人,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

林深的声音在广袤的空地上回荡着,不消片刻,蔚雨刚才肩膀上堆积的杂物便已经全部消失不见,众人纷纷上前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很快,人群散去,蔚雨仍然站在原地,低垂着头。

“对不起深哥我又给你闯祸了”

“说什么对不起,又不是你的错。你刚才做得很好,以后就应该那么拒绝。”

林深无声的抬起了他的下颚,擦掉了他的眼泪,“唯一不好的就是又哭了,男孩子不要老哭,多损害男子汉气概啊!”

蔚雨身旁的梅姐:“”

林深身后的sas成员:“”

阿米嗤笑一声,大步而来,一把揽住了林深的肩膀:“就是,多损男子汉气概啊,看看我们老幺就最有男子汉气概了,是最有男子汉气概的弱受!”

林深一把拍掉了他的咸猪手:“拿开拿开拿开———你才弱受,你全家都是弱受,老子是攻、攻!”

“是是是,是攻是攻,是最有男子气概的攻了。”

阿米笑得很不怀好意,搂着他的肩膀更紧了:“老幺怎么办啊,我好喜欢现在的你啊,愈发喜欢了!”

林深:“别介,被你们喜欢可真不是什么好事!”

sas闹着离开,蔚雨擦干了眼泪,低垂着头往前走,身后却再次传来了林深的喊声。

“蔚雨,把后背挺直了,把头抬起来,你什么都没有做错,大胆的往前走———”

蔚雨愣了片刻,嗤笑出声,沁在眼角的泪水终于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林深泡在温泉池里闭目养神。

知道他们村后的温泉很大,但万万没想到居然这么的大,环境还这么的优美,他们踏进来的一刻立即便愣住了。

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缥缈的烟雾中是一池一池五颜六色的温泉水,咕噜咕噜的冒着泡泡,泉水因为周围草药的缘故,稍显浑浊,并不清澈,能见度很低,泡在里面根本看不见池底。

短暂的错愕之后,sas便将衣服猛地一脱,向脱缰的野马一般的跳了进去。

林深站在池边一阵阵的咂嘴。

俗!

林深不想和sas的成员们一起泡澡,果断地走向了另外一口泉眼。将毛巾放在案台上,打着哈欠,缓缓地撩起了上衣。

黎宇宸已经泡在了泉水里,靠在周遭的石壁上。

温热的泉水抚过他健硕的身体,精壮的膀子像是某种野兽的臂膀一般搭在两边,硕大的胸肌,完美的鲨鱼线,以及半个裸露在外、半个淹灭在水中的八块腹肌。

如果现在有粉丝们能看见这一幕,一定惊呼成了一片,弹幕直接得刷爆了!

而黎宇宸却将视线偏向了一边,看向了林深的方向。

他没有跟他们进一个温泉池,而是走向了另一边,那片乳白色的区域。

钟灵毓秀的风景,漂亮帅气的少年。

他背对着他,缓缓地撩起了上衣,一截一截的露出了他纤细的后腰,白如玉凝脂一般的乳白,如泉水一个颜色,精瘦的线条勾勒出的曲线丝滑紧致,无论是往上蔓延还是往下延展,都是无边的风景。

宽松的t恤逐渐被撩起,上身完全展露,腰窝若隐若现,挺翘的臀呼之欲出

观看着这一幕,黎宇宸的目光暗了一瞬,喉结上下攒动之间与胸腔一起共振。

林深光着膀子,脱下了短裤,正准备入水。

结果一阵热风袭来,还没等他搞清楚是什么东西呢,一件十分宽大的夹克就已然披在了他的身上,将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严严实实的罩在了衣服里。

一只脚已经踏进水里的林深:“???”

wtf?!

他诧异回头,看见了站在身后的萧斌。

“”

有病———?

去治———!

林深要泡温泉,结果他刚把衣服脱了,一只脚还没踏进水里呢,萧斌就用他的衣服把林深重新罩住了!

这是在干嘛?玩呢?

萧斌没有理林深,而是站在他的身后,转向了黎宇宸的方向,冷冷的对视着男人看过来的视线。

两大型男隔空相望,黎宇宸微微一笑,萧斌蹙了蹙眉。

“欸,萧斌你干嘛呢?”林深不解得很。

“穿上泡。”萧斌转过了身,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

林深:“哈?”

正疑惑,萧斌却已经离开了,转身走向了黎宇宸的温泉,而林深当然没有听他的,谁家泡温泉穿着衣服泡的,那还泡个屁,不解的将萧斌的衣服扔到了案台上,噗通一声下了水。

温热的水流拂过肌肤,林深疲惫的闭上了眼。

正舒服着呢,忽然感觉自己肩膀上的肌肤一凉,有什么东西摸了上来。

“深深啊,你的肌肤好滑啊。”不知何时,阿米游到了他的身边。

林深:“你过来干嘛?”

热屁股贴了个冷脸,阿米也不沮丧,反而贴的更紧了:“跟深深一起泡澡啊,研究一下你最近的变化为何如此的大。”

“我不是都说了么,”林深没空理他,重新闭上了眼,他的左眼实在是不舒服,照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会严重到什么程度,“水鬼附身,你如果想要,也可以试试。”

“怎么试啊?”阿米有些好奇。

林深:“去找蓝桉,他最在行了!”

“老幺,你又污蔑我!”隔着一个池子,蓝桉抱怨道,哗啦一下游了过来,溅起一片温水。

林深闪了一下,但还是被殃及到了,随即也撩起了一波水。

很快,画面就演变成了打水仗。

因为大自然得天独厚的养育,这里的温泉池水不深,但是也不浅,林深一米八的个子站进去,正好没到肩膀。

此时蓝桉、林深、程迷他们三个有一个算一个,泼水泼的不亦说乎,甚至阿米与蓝桉都已经打出了画面。

林深也没有好多少,边泼水边防御,结果脚下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东西,瞬间一滑,紧接着,直接摔倒在了温泉池中,好不容易扑腾的站起来,刚将脸上的水甩掉,突然感觉迎面吹来一股浓烈的热气。

比温泉的池水还要烫人。

水珠顺着林深的脸部轮廓滑了下去,左眼难以视物,右眼逐渐恢复视力,瞳仁中渐渐的显现出了一块十分健硕的胸肌。

黎宇宸的胸肌!

黎少从小混迹在京圈,小时候就健硕,长大后也走的是型男路线,肌肉虽然不像健身教练似得那么突兀,但是也不容小觑。再配上那一米□□的身高,靠在温泉池壁上,慵懒的仰着头,俯视着猛然扑到自己怀里的林深。

就像是一只雄狮巡视着他的领地。

林深怔了一秒,随即就准备往后退。

结果,腰上却是一紧。

黎宇宸沉在水中的大手,一把环住了他的腰,将他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19 20:49:13~2021-08-20 2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嘟黑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汽水 2个;我还是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4418067 85瓶;吴雪雪雪雪 24瓶;老鱼是废柴、相顾九里 20瓶;柒宝 10瓶;寒雨黄昏、月见 5瓶;一只小磨菇 3瓶;永不退货、符瑶、叶瑄我妈 2瓶;你的妄想、(˙o˙)猫大人的铲、白茶御日常生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