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为你起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哥哥, 扭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们好帅,呜呜呜呜,这是谁想出来的舞蹈动作啊啊啊啊啊啊啊, 绝了啊!】

【怎么办怎么办,好喜欢好喜欢, 明明是简简单单的律动,为什么我这么喜欢看啊!】

【黎宇宸刚才那个wave绝了啊, 不要撩衣服了啊!我的鼻血控制不住了!!!】

【我就是黎哥的手, 从健硕的胸口一路往下, 随着身体的律动, 一点一点的滑过肌肤,若即若离的蹂躏过衣袂, 指尖与衣料相互摩擦带起一片战栗的酥麻,不断地不断的往下, 直到触碰到衣服下暴露而出的鲨鱼线,再往下就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 笑不活了,刚才的弹幕好中二啊,蹂躏衣袂, 指尖与衣料相互摩擦,带起战栗的酥麻,哈哈哈哈,好古早好古早,这么描写是要被杠精杠的。】

【我管他,我激动嘛,我不管,我不这么描写怎么突显我的激动, 我就要蹂躏过黎哥的鲨鱼线,我不管我不管——】

【听说黎宇宸私生活蛮混乱的耶,曾经被拍到和好多俊男美女独处呢,勾肩搭背搂搂抱抱的。】

【啊?不能吧,可千万别因为他的行为影响到我家蓝桉宝贝啊。】

【呵,蓝桉?那更不是什么好鸟,他的绯闻更多!听说还是和各种大老板呢,经常出入声色犬马之地,酒局饭局参加了好多。】

【不信不信我都不信!你们就是嫉妒黎宇宸的才华、蓝桉的美貌,他们两个要家世有家世,要背景有背景,大不了就回家继承家业,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就是,倒是林深,什么都没有,倒是很可能做这种事!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是他做的,然后扣了我黎哥哥和蓝妹妹身上了吧。】

【要点脸。少往我深哥身上泼脏水,你当黎宇宸和蓝桉是屎盆子啊,想往谁身上扣就往谁身上扣!】

【就是,以前不了解林深所以没注意,现在他要歌声有歌声,要舞蹈有舞蹈,各方面的能力这么强,还需要走什么捷径啊,他自己就是捷径好么?】

【戴着鸭舌帽的林深好帅啊,帽子是什么封印么,怎么一戴上帽子就这么会扭,之前在街头跳舞的视频中是,今天又是】

【快看啊,神的孩子在跳舞!!!】

……

弹幕疯狂输出,原本还被眼前帅哥们扭得,有些心猿意马的苏雀撩了一眼,正好看见了那一条“神的孩子在跳舞”的弹幕。

没忍住,直接笑了。

目睹着前方戴着鸭舌帽将自己遮挡的严严实实的林深,不乏向着坐在轮椅上的老板,打趣道:“老板,你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位好大儿啊,哈哈哈,林深,神的孩子,哈哈哈——”

正笑着,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涌进了他的嗓子里,激得他突然咳嗽了一声。

不知为何,他好像感觉空气刹那之间变得有些粘稠,水嗒嗒的一种感觉,似乎是因为周遭的温度突然升高,花草树木上凝结的露珠骤然蒸发,湿度爆增,空气中的水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了水滴,悬浮于空中……

人类看不清楚起雾的过程,苏雀却因为身为麻雀精看得一清二楚。

空气中的水汽如何凝结,周遭的水雾如何蒸发,大雾是如何从地平面开始骤然升高,又是如何渐渐覆盖众人,扑向林深……

苏雀倾刻低头看向了轮椅上的老板,刚才的笑容依旧定格在嘴边,还未收敛回去。

结果下一秒,等他完全低下头,看清楚眼前的那一刻,他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轮椅之上,沿着盖在允诺程“残疾双腿”之上的方形毛毯一路往下,在脚边的一角处,有一条手臂粗细的尾巴从毛毯底下探出了头,略尖的顶端,像是在试探着什么一般,一会儿探出来一点,一会儿又缩回去一点。

灿烂的黑金色,其上密集地鳞片相互累着,点点黑色像是某种细密的斑点,整齐的排列在一起。

密集恐惧症看见或许直接就过去了。

那是一种来自于心里无法压抑的恐惧,看到之后只会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苏雀好一点,除了腿抖就是腿抖。

他的视线震惊的寻找着允诺程的目光,直到注意到允诺程此时的神情……

两只大手搭在了林深的肩膀上,林深错愕了一秒,也没有反对。

身后的蠢货们终于机密了一回,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就可以了,过程稍作改变并不重要。

正常情况下,他们做明星的对着摄像头跳舞根本不会觉得羞涩,敢于直面镜头,是他们必须完成的基本功。

平时,林深也不觉得羞涩,他都跳了两辈子舞了,什么时候羞涩过。曾经他开演唱会的时候,还给粉丝们福利,脱了上衣秀过腹肌呢。

男孩子嘛,不露一点怎么体现男人气概呢,时常一露,也不是不可。

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些害羞!

尤其是想到,他不仅仅在对着摄像机律动身体,更是在对着摄像机后面的允老师律动身体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脸颊好热、好涨。

莫名就觉得害羞,甚至连脸都不太愿意露出来,将鸭舌帽的帽檐拉的很低,几乎快要遮住了他的整个面容,将自己的神情全部隐在了帽檐的阴影里面。

但他又很想看。

很想抬头看看,允老师现在是什么表情。

有没有在看他,有没有和他一样稍稍感到有些不自然,或许是害羞、或许是紧张,又或者……还有些反感……

一想到允老师会因为他现在跟着音乐的律动而反感,林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忍了好久,终于鼓起了勇气,微微抬起了下颚,看向了允老师的方向。

这慢悠悠的抬头过程,他都觉得自己墨迹了,他这么一个干脆的人,到底在害羞什么?

难道日后娶到了老婆,碎觉的时候也会害羞么?

这个答案一定是:不害羞!

那个时候谁会害羞啊!

即使会害羞,也是在褪允诺程衣服的时候害羞那么一丢丢,边猴急边害羞,就像是在拆一件自己想妄了很久的礼物。

又小心翼翼又激动人心。

脑海里的画面又开始跑偏了,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追到老婆啊?春宵一刻值千金,到那时候他一定好好取千金,取他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不过好在,虽然离睡到的那一天还有点远,但是林深觉得两人的感情是有发展的,允老师会关心他,在关注他,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剃头挑子一头热。

林深悄悄的抬起了头,略尖的下颚微微上扬,一张白如凝脂的脸渐渐的从帽檐的阴影中展露了出来,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缓缓的寻找着允老师的视线。

心窝里头像是点了一根鞭炮,随着他抬头的动作噼里啪啦的响。

直到他寻到允老师目光的那一刻,嫣红的唇瓣才难以抑制的往上仰了仰。

允老师在看着他。

他在盯着他看。

他的目光是看向他的。

他有在观看自己跳舞。

真好!

真的太好了!

爱情应该是双向奔赴,虽然现在允老师抬头并不能代表什么,但是他现在在看着自己就够了。

羞涩被喜悦所取代,那是一种付出终于得到回报的感觉,他其实从未期盼允老师会回应他,他只想对他好,关心他照顾他,永远永远守护他。

爱情或许有时候会和中二挂钩,但林深也想把他全部的想法告诉他。

昳丽白嫩的脸彻底从帽檐下展露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满弹幕的尖叫,以及周遭小姑娘们的春心萌动,还有林深绽放在嘴边无边灿烂诱人的微笑……

咚——咚——咚——

允诺程已经沉寂了很久很久的心脏,发出了宛如鼓点一般的声音,整个心房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震动震的心窝发麻。

一双漆黑隐隐泛红的眼眸中映衬着不远处的少年,较为宽松的白衬衫被风吹起,随风鼓动,一截细腰若隐若现,牛仔裤下是一双修长的腿,帽檐遮不住他英俊的容颜。

那少年抬起头看向他,微笑在嘴边绽放。

很轻缓的舞动,动作幅度一点都不大,可却在允诺程此时的眼眸中无限吸引着他,就像是有什么魔力,根本无法移开眼睛。

蛇在那个啥之前,会扭动身躯传达爱意,一般都是雄蛇主动找寻雌蛇,通过皮肤和尾基部性腺,释放出来的雄性激素寻觅到雌蛇。

找到目标后便会开始试探,比如头部昂首并行,若即若离的触碰……得到回应后便会直接缠上去,接下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儿。

一般会持续五到六个小时,或者七到八个,有些大蟒蛇会因为体型等等的缘故,持续几天几夜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蛇在交配之前的扭动是每条蛇都会做的,它们热衷于通过律动蛇身向彼此传达爱意。

雄性扭动是为了彰显强壮,证明能力,尤其是匍匐在地上,翘起多半根身子,从七寸处到头部都立起来,边扭边晃,意图以此证明自己‘战无不胜’‘精力倍足’‘时间很久’

而雌性就有一定的目的性了,伟大的她们要为了下一代做准备,所以当然要好好挑挑选选,最好一次选一个一劳永逸的,这样它们也能够产很多的卵,好好培育他们的下一代。

而为了让那些强壮凶猛的雄蛇选她们,她们也需要扭动蛇身,凸显体态,彰显魅力,不同于雄蛇的动作,她们的扭动更加的妩媚,不需要什么大的幅度,就是那种小小的、一晃一晃的,相当磨人的扭动。

没错,就是林深这样的律动!

并不激烈的动作,轻缓的扭动,整个身体都在有节奏的晃动着,偶尔一个不看镜头的性感wave,时而又抬起下颚,眨着一双明月一般漂亮的眼眸望向他,上扬起殷红的嘴角,浑身上下极富魅力,无形之中的勾人最为诱惑。

从之前林深唱歌到现在舞动身体,关于昨晚两人在温泉池中发生的一切就像是春风一般吹拂过允诺程的心窝,将那颗长久不曾跳动的心脏,重新复苏。

甚至还随着林深的动作而越来越激烈,到最后已然彻底凌乱。

从刚才到现在,从头到尾,脑海中都是他与林深昨晚的一幕幕,以及自己浑身上下压都压不下去的蛇欲。

发情的症状愈发的明显,五感被加强,耳边只剩林深的嗓音,婉转的调调,时而悠扬时而沙哑的音色。眸中再也看不到其他人影,只有戴着鸭舌帽,双手抓着帽檐,扭动着腰肢,随着音乐律动的消瘦身躯。

原本处在第二阶段的体温也开始发生变化。

外冷内热逐渐演变成了向体外扩散,浑身上下像是被火在炽烤着,以至于下半身在他无意识的情况下直接化了形,好在他控制住了大小和长度,没有让事情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除了站在他身边的苏雀发现了以外。

可是随着他的变化,周遭的花草树木,空气湿度却还是因为他的情绪而急速沸腾,肉眼可见的起了大雾。

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必须马上离开!

“苏雀,推我走。”

“是是是!”

这还用允神提醒?在刚起雾的那一刻,胆战心惊的苏雀就回过了神,万万没想到,他天天担惊受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允诺程看似柔弱不堪,天天坐在轮椅上,时不时的还要受上人类的‘气’,实际上那只不过是他伪装的假象罢了。

等蛇神度过发情期的,那时候人类就会知道他们惹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只要蛇神熬过这段敏感期。

在此期间,千万不要受刺激,千万不要有情绪浮动,千万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苏雀差不多每天求爷爷告奶奶的求一遍。

可是现在事情还是发生了

是什么刺激了蛇神,是因为昨天晚上的温泉嬉戏?还是林深的歌声,亦或者是少年们律动着的身体?

天啊,这群胆子肥的人类崽崽们啊,你们没事干在大蟒蛇面前扭什么啊!!!

真当你们自己和胆子一样肥美是吧?

够蛇神吃得么,就你们这样的,连给蛇神塞牙缝都不够啊!

眼看着周遭大雾而起,瞬间弥漫人群,苏雀赶忙推着允诺程的轮椅就向着人迹罕至的地方奔去,允诺程已然化形,如果再被其他人发现后果无法想象。

《主宰》终于接近了尾声,sas表演完了他们的出道曲,在一片雷动的掌声中,他们向着摄像机鞠了一躬,可是等到他们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男人尖锐的叫声。

是常远。

他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景象一般,难以控制的惊呼出了声。随即便已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去,连摄影师不能丢的摄像机都不要了。

“雾、雾、起雾了,起雾了,真得起雾了!啊啊啊啊啊———有鬼啊啊啊—————”

众人:“???”

大白天的哪来的鬼?

林深更是对突然‘疯了’的常远摸不着头脑,他刚刚跳完舞,才把身体的律动停下、歌曲收了尾,结果就听到了常远跟见了鬼似得喊声。

怎么回事?

怎么好端端的人突然就疯了呢?

阿米被这喊声吓了一跳,随即不解的看向了林深:“深深,你的pd怎么了?”

林深望着像逃似得常远的背影,摇了摇头:“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他从刚才到现在就没有给过常远一个眼神,全程直接无视。

阿米:“嗯?不是你的follow pd吗?你不熟吗?”

他们的pd都是他们的熟人,当初选人的时候就是通过熟悉程度进行筛选的。

林深:“我没选他,是他选的我。”

“啊?”阿米不解的啊了一声,却突然觉得周遭好像确实有点不太寻常,刚才他们认真表演,妄图拉回一波sas的路人缘,所以没有太关注周围,直到常远的一声吼。

原本忙碌着的工作人员们才分了一点心,结果却发现不知何时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气突然起了大雾,众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年轻点的小姑娘更是因为路上听说了很多纳西族的灵异事件而吓得不行。

据她们听说,这里好像还真有无缘无故起雾这么一说。

听说山间起雾,不是神降,就是鬼出,并且还有纳西族的居民们曾经看见在大雾中有什么东西,成群结队的在蠕动。

他们曾经怀疑是蛇,毕竟周遭的蛇非常之多,而且他们本地还有关于大蛇“署”的神话传说总之,传得神乎其神的。

而此时又真得看见了青天白日突然降雾,新来的工作人员们当然会害怕。

刚才还专注于拍摄的他们,顿时乱成了一团。

雾蒙蒙中有什么东西被打翻了,或许是碰倒的摄像机,又或许是桌椅板凳,时而还能听见cocktail的说话声,慌乱的脚步声。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浓雾越来越浓,能见度逐渐降低,几乎除了挨得近的几个人还能看清彼此以外,稍远一点的距离根本看不清人。

林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短短的几分钟,天气突然就变得这么恶劣了。

可他却也想起来了点什么。

短暂的错愕之后,猛地朝着大雾冲去

作者有话要说:  在丽江真得有纳西族,他们也真得有大蛇的传说,至于起雾么,你们猜?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_(:3」∠)_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