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为你跟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幺, 那天,我看见了。”

黎宇宸的这句话像是晴天霹雳,顷刻之间就把林深震在了原地, 错愕之中扭头,迎上了身后人的目光。

黎宇宸还在慢条斯理的咀嚼饭菜, 好像真得吃得很香,一口一口要多慢有多慢, 似是要把每一粒饭粒都尝个彻底。

“你说什么?你看见什么了?”林深转头问。

黎宇宸没回答, 仍旧在吃饭。

林深:“你能别吃得这么油腻么?吃得跟世间油物似得。”

黎宇宸:“我长得这么帅, 怎么可能是世间油物, 长得帅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让人觉得油腻的,你说是吧, 我亲爱的老幺。”

“说重点,你看见什么了?”黎宇宸的自信自恋, 林深懒得搭理,他只想问出来重点, 黎宇宸到底看见了什么?

黎宇宸:“这么紧张?你是怕我看见什么么?看来在我被雷击中以后,来的那个人对你真得很重要啊?”

林深眯了眯眼,原本还打算出发去屋外找寻刚才那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现在听黎宇宸这么一说,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他和黎宇宸的床铺离得很近,几乎挨在一起,这也就是他刚才为什么不愿意留在房内看蛇片的原因。

因为他不想和他呼吸同一片空气。

“好吃么?”

林深突然问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问得黎宇宸有点懵。

“好吃啊,只要是你做的都好吃。”

“那你慢慢吃,别噎着,我就不打扰了。”林深转身就打算离开。

对付黎宇宸这种人不能太顺着他的意思, 否则他会以为自己拿捏住了他的把柄,只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反而林深毫不在乎,越能让黎宇宸绷不住。

这就像是象棋对弈,谁先乱,谁输的最快。

黎宇宸似乎是没想到林深会这么淡漠,在他即将踏出房门的一刻,黎宇宸还是没绷住,将本来不打算吐出来的话说了出来。

“允诺程就对你那么重要?”

林深骤然停步,回头,盯着他,“黎宇宸你就直说吧,你想要什么?”

黎宇宸:“这么干脆啊?太直接了是不是不太好。”

林深的舌苔划过后床牙:“你说不说,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过一会儿我的耐心耗尽,就算你说你想要什么,我也不想听了。”

“我想要的东西,你不清楚么?那天我压在你身上,说的应该很清楚了吧。”林深的强硬,黎宇宸早已心知肚明,他知道他没有那么轻松可以威胁到林深。

林深说给他一次机会,恐怕就真的只会给他一次机会!

林深:“不可能。”

黎宇宸:“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我把录音给你,你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我不要录音,我说过的录音对我来说没有用,我只要你!”

‘我只要你’这四个字从黎宇宸的口中说出,传入了林深的耳内,黎渣渣的嗓音本来就是那种哑调,平时通过话筒播放出来的时候很蛊很诱人,颗粒感十分分明,比起蒋文轩的气泡音更令人心神荡漾。

林深没有心神荡漾,他只有心烦意乱。

快步走到了黎宇宸的身边。

在后者欣赏玩味的目光中,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扯着他的领口将他拉到了面前:“黎宇宸,你到底看上我哪里?你根本不是想要我,你只是得不到的都是最好的。”

黎宇宸没有因为林深的这个动作有所反抗,似乎早已料到林深会这么做,如那天他把林深按在地上,承受着林深的拳打脚踢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动作,任由林深拽住他的领口。

一贯爱干净整洁的他被扯开了衣领,扣子都随之崩开,他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仍然含着笑,一点不生气。

“我也不知道我看上你哪里,但我就是想要你,想要你对着我唱歌,对着我律动身体,对着我笑,只对着我一个人笑。”

“然后过段时间,我就会变成你手机里保存着的照片,放进你的集邮册,证明着你的胜利,你又得到了你想得到的一切?”

林深哼了一声,“黎宇宸,你真的不怕被曝光么?即便你家真的只手遮天,什么丑闻都能掩盖的下去,但你爸妈如果知道你是这样一个人,他们不会觉得你恶心么?”

黎宇宸嘲讽的勾了下嘴角,似乎并不在乎,又似乎觉得林深说的话像是一个笑话。

“你恶心就算了,千万别殃及耀瑞,我管你家只手遮天还是什么,我管你是臭不要脸还是厚颜无耻,如果因为你的原因让sas陷入丑闻,让耀瑞陷入困局,我林深保证,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林深说的这些话没有一句是假的,也没有一丝夸大。

也并不是再逞能,他说到做到。

耀瑞与允诺程从来都是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以前因为林深绯闻的原因,已经让允老师费了不少心力。

好不容易在这段时间,因为林深挽回口碑的努力稍有好转。

除了上次的小小插曲以外,他穿过来到现在,也还没有发生什么太恶劣的事情,或许是因为他改变了一定的故事剧情,又或者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可是一个黎宇宸,一个蓝桉。

先不提别人,就他们这两号,出事只是早晚的事。

“深深,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嘴皮子这么溜啊?”任林深怎么说,黎宇宸都在笑,林深是真得肯定了,黎宇宸一定是抖m。

虽然早已知道原书中男主攻与男生受真得都有病,但没想到病的这么彻底。他突然就有点明白为什么黑粉说他们两个人是绝配了,一个抖s,一个抖m,他们不配谁配。

注视着靠在床头,明明浑身病态,皮肤泛红,很是憔悴,却仍然笑逐颜颜的黎宇宸,林深也渐渐冷静了下来,骤然松开了抓住黎宇宸衣领的手。

似乎是林深喜怒变化太快,黎宇宸有些没有想到,怔了一秒后,随即便听到林深说道:“大队长,你少诓我了,你其实什么都没看见,对吧?”

那天林深醒过来的时候,黎宇宸是什么状态,林深还记得。

那种状态下黎宇宸如果还能知道后续发生的事情,那真正经历过当时事情的林深不如就直接把自己脑袋掏空了,换上黎宇宸的。

他是失去了记忆,连贯的事情想不起来,正在等待苏醒,但是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杜撰的,林深还分的清。

而且如果林深当时回头的话就会发现,匍匐在地上的黎宇宸早八辈子就被允神嫌他碍眼,一个瞬移,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他若能看见,母猪都会上树了。

黎宇宸唯一的一个优点就是渣的明明白白。

听见林深这么说,他直接就点了点头:“嗯,我确实没看见。”

林深:“”

怎么办,还是很想打他,要不然还是打他吧。

浪费了林深这么长时间,结果真的如林深所想,黎宇宸真得没看见。

“那你刚刚就是在耍我咯?你知不知道,耍我是什么后果。”

林深还是决定打黎宇宸了,太气,有些人不教训真得是不行。

随即伸手又抓住了他的衣领,另一只拳头接着就挥了起来。

可这一次,黎宇宸却动了。

在林深的拳头即将打上他右脸的时候,他反手一抓,另一只手握住了林深抓住他衣领的手,顺势一翻,接着,又用自己的体重将林深带倒,拉着他倒在了他的床上。

黎宇宸噙着笑注视着又一次躺在他身下的少年,看着少年似乎是因为气愤又红润起来的脸颊,明月一般透亮的黑眸中闪过的精光。

他忽然就想起来他之前把林深压在身下的那一次,林深看向他的目光。

是厌恶、愤怒、不屑,与现在一模一样。

那是一种永远不会屈服的目光,就像是无论怎么折磨他,他都不会低头,宁为玉碎也不会想瓦全,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这种目光了,曾经他也在自己的身上也看见过。

但是现在,没有了。

“是什么后果,”黎宇宸问,“你会把我的录音放出去?其实深深,我一直想问你,你为什么还没有把我说的话放出去,这么些天了,你如果真的想放,应该早就放了吧。

“之所以还没放,是不是因为也有一点点在乎我啊?”

“大队长,你真是想多了,我没有把你录音放出去只是为了耀瑞,不是你!现在松开我,我怕我一会儿控制不住把你再打进医院。”

“不松。”

“你”

林深想骂人,胸腔都因为情绪的起伏而跟着一起震动,脖颈上的项圈似乎也因为林深的气愤而跟着一起发热,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体温升高而导致项链跟着热,还是项链太热才导致自己也跟着热。

结果也就在这个时候,原本已经停了降雨,出现彩虹的天空突然闪过了一道闪电,在林深情绪到达顶峰的时候,伴随这一道惊雷一并降了下来。

就好像是在为林深做主一样。

那震耳欲聋的声音近在耳边,就好像即将要降落在他们的头顶。

人类在自然面前总是渺小。

刚才还争吵不断的两人瞬间安静,在闪电闪过的一瞬间,原本按住林深的黎宇宸,不知为何突然俯身,压在了林深的身上,扯过被子直接将两人从头到尾全部盖住,遮了一个严严实实。

棉花是绝缘体,基本不导电。

林深还没有从惊雷中反应过来,就看见黎宇宸扯着被子,盖住了他们两人,原本抵在他脖颈处制约他动作的手臂,随即一拉,将林深彻彻底底的拉到了他的身下。

又似乎是怕他乱动,再挣扎出去,被雷劈到,一张单人被几乎全盖在了林深的身上,并且黎宇宸还在那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帮他掖了一下,从而把自己暴露在了外面。

就像如果要挨雷劈就劈他,不要劈林深一样。

人体下意识的反应最是真诚,那是一种人体启动保护机制的自动反应,一般这种反应不会太经过大脑的思考,几乎是下意识的,毫无思考而做出来的动作。

所以当林深意识到黎宇宸这一套动作意味着什么的时候,他不仅非常愣怔。

黎宇宸刚才这是保护了他?!

他没有考虑自己,而是保护了他?

惊雷响了两声,一次比一次的近,几乎就是劈在他们的头顶上,但是出奇的,在黎宇宸把林深拉到身下的那一刻,突然就停滞了,不但没有落下来,还反而像是半路突然刹住了车,雷公电母收了手一样。

骤然平息,震耳欲聋的来,悄无声息的走。

直到惊雷褪去,黎宇宸才将被子从林深的身上拉开,将那张昳丽的脸庞,重新暴露在了他的视线之下。

迎着林深震惊不解的目光,轻声的扯了扯嘴角:“不要太感动,我刚才还以为我搂的是我养的小猫呢,所以下意识的就护住了你。”

换言之,黎宇宸当林深是自己的猫,要不然也不会护他。

一句话让林深瞬间恢复清醒,他就知道黎宇宸身为渣男,阅人无数,怎么可能在困难面前会下意识的护住其他人。

世间渣男各有各的渣,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自私。

别说大灾大难了,就在小恩小惠面前,他们也只会想着自己,把自己放在主要位置,眼里心里从来都没有旁人。

林深一瞬起身,嫌恶的拍了拍自己的衣服,随即便打算离开。

“深深,如果我想做一个好队长,你可以监督我么?”在林深转身的一刻,他的身后传来了黎宇宸低沉性感的声音,那人的视线定格在了他的背影上。

林深:“?”

“我以后不混圈子了,也不会再跟那些男男女女不清不楚,这样就不会给耀瑞造成损失了吧?我会好好唱歌、跳舞,准备出道,彻底胜过cocktail,不会丢耀瑞的面子。以上,如果我做到一项,你就答应我一件事,可以吗?”

“这些事你都可以做到,不会为难你的,可以么?”

同一时间……

“老板”苏雀吞吐着蔓延到嘴边的话,吐出来咽进去,再咽进去再吐出来,最后还是喊了出来,“怎么了么??为什么又降雷了?”

不是说好了,停雨了么,怎么说变就变呢?

是谁又惹神了么,为什么脸色这么的臭。

以前只有那些找死的人类登门的时候,允神才会有一丝丝的情绪变动,平时真得就是冰美人,不出场不说话,就能把人直接冻死。

“没事。”

苏雀:“哦”

……

林深快马加鞭的从屋内出来。

为了以防万一,出来的时候还带了一把伞,生怕一会儿下雨,没得挡雨,按理说这种天气实在是不宜出门,毕竟刚下完三天三夜的大雨,谁知道天公会不会再下。

但是林深实在是操心那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是因为一般人不会进到这里来,猛然出现可疑人等才应该高度警惕。

原本他可以先联系允老师,告给他情况,或者再不济也可以通知严敏瑞,让全体上下防范起来。

但是林深没有,他不想打草惊蛇。

循着脚印往前走,一开始的时候泥泞道路上的脚印还挺多的,到后来或许是因为林深的方向找对了,越往后走脚印越少,当然也不一定,有可能他确实还是找错了方向,这里原本就人烟稀少。

但他已经出来了,便不会在考虑那么多。

直到踉踉跄跄的走进了他们石头房后面的那片森林,在去往温泉与森林更深处的岔道口,林深犹豫了一瞬。

从三天前他就想再来温泉汤池看一眼了。

原本是想回忆起与允老师那晚的点点滴滴,还有验证一下温泉里到底是什么鱼,是不是真的是鳝鱼,还是鲶鱼,又或者根本没有鱼?一切都只是他半梦半醒般的幻觉?

结果下了三天三夜的雨。

别说来温泉一探究竟了,连允老师都三天没见了。

而现在林深也不打算探温泉。

那么大的雨,那晚所有的痕迹一定都砸没了,所以林深也没有抱太多的希望,至于鱼?

也并不急于这一时,他现在有更要紧的事要做。

和黎宇宸纠缠,已经废了太多的时间,也不知道能不能追的上那两个人。

这么想着,不经加快了脚力,结果却在前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好像还是蓝桉。

平时伪装小白花的蓝桉此时的声音特别的奇怪。

就像是混杂着愤怒无奈,还有绝望什么一般。

“我知道,我知道,你再给我些时间,行不行!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那天的事情只是一个失误,我现在是sas的主唱,现在是以后是,未来也会是。”

“你为什么就永远看不到我的进步呢?你为什么总是要否定我呢?我已经很努力了,我没有荒废时间,我真的已经尽全力了。”

“你不要听那些人瞎报道,那些都不是真得,你能不能遇见事情,先相信我啊?为什么你总要听别人说。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然后就一口否定掉我所有的努力。”

“你现在为什么跟蓝行止一样了?你知不知我最讨厌你这样?!”

“他知道了吗?他那天也看到了?是不是他让你给我打电话的,这些话也是他让你和我说的吧?你什么时候才能认识到你是人啊,你不是他养的宠物!你能不能有点自己的思想,你还要这样到什么时候?”

“够了!能不能不要再说你是为了我了,如果你真得有为我考虑一点点,咱们两今天都不会是这个结果。”

站在大树后面的林深:“”

他无意听见蓝桉说得这些,也无意打听他的私事,但是林深现在听见了,并且几乎是在瞬间,他便听出来蓝桉应该是在和家里人打电话。

要不然他怎么可能会提到他的那个父亲——蓝行止。

这个名字就是他的一个禁制,从不会向任何一个人提起。

他知道蓝桉是朵白莲花,还是名绿茶婊。

也知道他善于伪装、爱好表演,虽然演技极差吧,但那也只是在林深看来,若不是他知道蓝桉是什么人,或许也会在男主受主角光环的强大光芒下着了他的道。

但是林深却从来没有听过蓝桉这种语气和任何人说话。

就像是一种绝望伤感般的无力,夹杂着浓厚的鼻音与哭腔,甚至还有咒怨,就好像是从生理上先天令他恶心着什么。

林深有些疑惑,在转身离开与不离开之间犹豫了一秒。

结果也就是在这一秒,蓝桉似乎听到了身后的动静,紧接着下一刻,直接掐断了电话,朝着林深所站的方向喊道。

“谁?出来,我看见你了。”

林深:“”

就是这么巧,林深刚刚在离开与不离开之间选择了前者,正准备转身离去,结果蓝桉就发现了他。

“你怎么在这里。”蓝桉的语气又变了回来,或者准确点说,在他挂了电话以后语气就又正常了,就仿佛刚才的情绪从来不曾存在过。

林深:“路过。”

他确实是路过。

蓝桉很明显并不相信,眯了眯眼睛后,大步走向了他。

“你刚才都听见了?”

林深:“听见了。”

深哥能说什么呢,当然实话实说。

在林深说完他听见了以后,蓝桉之前讯问探寻的表情瞬间就变得特别阴暗,那架势就像是将所有的伪装全部抛诸脑后,是一点面具都不愿意再戴了。

“”

本以为蓝桉要和林深秋后算账。

结果,蓝桉朝着他走过来,在林深准备好一切的时候,将他抱了一个满怀。

作者有话要说:  深哥:就挺突然得。

身体不舒服,今天只有一更,呜。

感谢在2021-08-29 21:39:48~2021-08-30 15:00: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缚沉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缚沉 6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扇子不是单子 20瓶;墨鱼草 5瓶;彳爻亍、缚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