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看上的冰美人是大蛇攻! > 第51章 为你探寻(1300营养液加更一更)

我的书架

第51章 为你探寻(1300营养液加更一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骤然的大暴雨终于彻底停歇, 《美好团体》这档综艺节目也进入了另一个阶段。

为了以防万一,再发生暴雨这种不可控的事情,整个节目组都加快了拍摄进度, 耀瑞隆星他们也从稍显宽松的流程中进入到了一个稍显紧张的模式。

这几天拍摄的内容很是丰富,几乎每个上下午都要通过抽签的方式两两一组、或者二三人一组协同合作完成抽到的工作任务, 两个组合再根据完成程度,做出比较, 从而获得相应的奖励和惩罚。

每个傍晚时分则是组内之间的练习, 在上午竞争到的练习场地或者环境中进行排练, 为正式出道以及室外舞蹈版mv做准备。

今早抽签, 林深与蓝桉、黎宇宸分成了一组,抽到的务农项目则非常有意思。

抽到的内容是———放猪。

蓝桉看见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已经崩溃了, 他何时做过这般苦力。

他感觉他这几天简直经历完了他这一生中所有能吃到的苦,不是抽到耕地除草, 就是抽到宰鸡放猪,又或者被罚在尘土飞扬的场地进行训练。

飞扬的尘土吃的满嘴都是, 他们一群人扭腰摆胯踢腿,在扬起来的风沙中产生的效果,连特效都可以直接省了。

累的要死要活不说, 还干得不好,天天被农民伯伯们挑三拣四,被与有竞争关系的隆星diss又或者暗讽,以至于想破罐子破摔都不行。

蓝桉抽到放猪以后就躲到了最后面,尤其是林深他们三个人走到猪圈门口的时候。

蓝桉捂着鼻子能逃多远就逃多远,黎宇宸好一点,毕竟是个队长,年纪也是组合中最大的, 当然要先打个样。

但是尽管如此,深邃混血的眉头也稍稍蹙了蹙。

所以大部分的工作都是林深来完成的,打开猪圈,将十几头猪一并赶出来剩下的两个人只不过就是拿着鞭子追着猪跑一跑罢了。

而就这,也没有林深跑的快,追的紧。

几个小时过去以后,唯一还跟在猪后面的就只剩林深了。

林深手里拿着鞭子,口中时不时的发出几声“噜噜噜”的声音。

【集美们,你们说我是不是疯了,看着哥哥们放猪我就看了整整三个小时,越看越上瘾,越看越无法自拔,咋地就这么喜欢看呢?】

【前面的你不是一个人,深深每回举起鞭子抽猪的时候,我都高喊着———抽我,哥哥!】

【哈哈哈哈哈哈。过分了啊!这也行?】

【严敏瑞有意思昂,找这么一堆俊男帅少务农?昨天看着蒋文轩他们锄草,将裤腿高高挽起,就那么赤着脚站在了泥地里,弯腰拔草,溅起一身的泥泞我当时人直接傻了】

【这才有意思不是?现在的明星综艺不是摆样,就是有剧本,哪像《美好团体》这么真实,他们是真的在务农啊!我毫不怀疑,如果要求他们明天给土地准备肥料,他们去掏粪都有可能。】

【那我更是病的不轻了,因为我真的会看他们掏粪看三个小时!】

【别说了别说了,世另我了,代入感已经很强了。】

【话说,林深有点强耶。昨天开着拖拉机耕了十亩地,重点是,他居然会开拖拉机?】

【拖拉机有什么难的,不就和正常开车一样?我也会开。】

【开玩笑,那能和正常开车一样?别小看拖拉机,想要驾驶拖拉机还得有证呢,一般的证可不行。】

【深深的体力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我刚看见他追着猪快跑了二里地了,结果脸不红心不跳气不喘的,我们的哥哥是不是在偷偷举铁了啊,线条和体力越来越好了。】

【说起林深,已经好半天没有画面切到他了,莫名的还有点想他啊,他的follow pd在干嘛啊?】

【可能他的follow pd也追不上林深吧,我刚才看到猪崽子们在山底下的时候分开跑了,蓝桉黎宇宸他们就分开去追了】

【哈哈哈,这画面简直太有意思了,搞快点搞快点,放猪喂猪整起来!】

路旁边的超大显示屏滚动播放着齐刷刷的弹幕,林深这里已经将猪赶到了一块,握着鞭子坐在了一旁,一边看着猪崽子们拱来拱去挤来挤去。

一边走着神。

然后掏出手机,看起了这几天一直反复播放的视频———两条蛇那啥的视频。

蓝桉黎宇宸他们和他走散了,或者准确点说这两人懒得跑、懒得追,美其名曰放猪,实则就是在糊弄差事,根本没怎么追猪,大部分的活都是林深干的。

而他的follow pd更别提了。

常远自从经历了上次的‘灵异事件’以后,倒是老实了不少,毕竟恢复精力就恢复了挺长时间,才肯定明确了无神论者的那套想法,并且没有再敢克扣林深的镜头。

但是他刚才到现在也已经好一会儿没有出现了。

主要是实在跑不活了。

举着超大超重的摄像机跟在林深后面往山上跑。

林深跟着猪,他跟着林深。

结果别说跑不过林深了,连猪都跑不过,猪都甩下他好几里地。

所以现在就只有林深一个人赶着猪,坐在路边看着视频,没有一个镜头能拍到他,自然而然就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里。

他也算是一个奇人了。

毕竟他们又不是真得来务农的,严敏瑞的综艺再残酷,他们也只不过就是走个过场,在镜头面前努力努力,脱离了镜头,你看他们这些明星还干不干。

可林深不一样。

别人都在争镜头,有镜头的时候干的特别卖力,镜头之外动都不想动。

而林深,有镜头的时候他尽心尽力,无镜头,像现在一个人的时候同样尽心尽力。

一个猪崽子都不能少,猪要吃得好跑的快,休闲也要休闲的爽。

对于有没有镜头更是一点也不担忧,拍到就拍到,拍不到他还能看蛇蛇视频呢。

毕竟这种视频,只能躲了被子里看,或者躲了什么地方悄无声息的看,蛇交也是交,也是小黄片,他不能误导影响电视机前的小朋友们。

至于他为什么要看,其实,他也想知道。

为什么看蛇交的时候,与允老师那些破碎的记忆就会变得特别有连贯性,就好像完全要想起来了似得。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会看着两条蛇嗯嗯嗯的时候会!有!感!觉!

害怕与刺激,还有激动同步并行。

一方面是看着视频中两条缠绕在一起的蛇,吓得起鸡皮疙瘩,身体下意识的窣窣颤动着。

另一方面心里面又会浮现出一种异样感受,想要看的更多,甚至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也是一条蛇,正与视频中的蛇相互盘旋缠绕,两条蛇信子嘶嘶的吐露相触

太刺激了、太恐怖了!

林深感觉自从看了蓝桉故意刺激他的视频以后,他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此再也关不上了……

“什么玩意,什么组合,隆星培养出来的艺人就是这个水平么?要不是老子为了挣钱,谁会当你的pd,天天看着你在摄像机面前装模作样,看得老子快要吐了!”

林深这边正坐在草堆中一边举着手机看视频,一边赶着猪,突然听见了一声犀利的怒吼,正感诧异,就见了一个小男孩扛着个摄像机,一屁股坐在了不远处。

猪很会享受,不太愿意在大中午的时候去那些暴晒的地方互拱、睡觉。

它们更喜欢寻一片阴凉,最好是树丛,没有树的话草丛也可以勉强。

所以林深把它们赶到山上的时候,猪崽子们就给自己选好了完美的打鼾睡觉地点,然后完美的往草堆里那么一拱。

林深拖猪崽子的福,同样寻了一个阴凉的地方看小视频。

所以男孩子过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正在荒草中草堆上乘凉的林深以及小猪崽子们。

他还一直在骂:“奶奶个大鸡腿的,国家就是给了这些明星脸了,就应该好好整顿整顿,看看这个圈子都乱成什么样了。不堪入目、令人发指、无法无天、气死老子了———”

“要不是为了挣那两个臭钱,我会受这个气?欠他的?我怎么看他就那么不顺眼呢,拍个视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一会儿镜头歪了,照不到他英俊的容颜了,一会儿光线暗了,非要去太阳底下,好家伙,地表温度近35,你说去太阳底下就去太阳底下?”

“你是又打着伞,又套着冰丝防晒套,手中还拿了一杯冰沙昂?老子呢,举着个大摄像机,跟在你屁股后面,你还要求这要求那的。”

“鸡蛋里头挑骨头,知道外面预约我摄影的有多少么,更重要的是,老子要是真没给你拍好,老子也就认了,毕竟工作嘛。”

“可是,我哪里没给你拍好啊,连如何用阳光打光,我都在为你考虑,结果你还说我拍的不好!自己长得丑怪摄像机歪,你吃不下饭是不是还要怪碗不符合您心意啊———”

“噗———”

听到最后,一旁正看片的林深实在忍不住了。

轻晒了一声。

刚才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男孩立即朝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随机腾的站了起来,未见其人就已经凶巴巴的说道:“谁啊?出来?未经允许之前,你不知道偷听别人说话很不礼貌吗?”

“我可没有偷听你说话,”林深仰着面躺在草垛上,压着一条胳膊,翘着二郎腿,口中还咬了一根狗尾巴草。

看上去惬意又潇洒,再配上他那张撕漫脸,就像是一幅画一样。

男孩听见了声音,寻着这声响走了过来。

入目先见一群猪,小猪崽子们挤在一起,睡觉的睡觉,打鼾的打鼾,好不惬意。

越过猪才能看见林深,明明快跟猪们睡在一起了,而躺在草垛上的他却像个王者。

又帅又丽,举着手机顺势一趟,有斑驳的阳光穿透树荫落下来,映衬着那张满是胶原蛋白的脸熠熠生辉,看的男孩怔了怔。

“未经允许之前,盯着别人看,不也是很不礼貌么?”

男孩:“…………”

举着手机的林深侧目看了一眼来人,便又收回了目光,继续看起了视频。

那男孩和蔚雨看上去像是同样大小,应该是这段时间录综艺扛着摄像机暴晒的缘故,皮肤黝黑,微微泛红,不同于蔚雨的清丽,男孩长得很可爱。

黑黝黝的一种可爱。

虽然比不上阿米那张澄澈亮白的奶狗脸,但也是一个类型的。

“你是……”男孩认出来了林深,他同样是一名pd,当然认得林深是谁,可是他盯着林深看了两秒后,表情却有些费解。

“奇怪什么呢?是见我身边,没有摄影师么?”林深问。

男孩点头。

“那你身边不也没有艺人么?”

男孩:“…………”

确实,他们一个身为明星,却孤身一人在此放猪,一个身为follow pd,却也同样孤身一人在这骂街。

别说,还真挺有缘。

林深拍了拍自己身侧的草垛,举着手机往旁边挪了挪:“坐了这儿骂吧,太阳底下太热了。”

男孩被林深这么一提醒,沉着脸走了过来,真的顺势一坐,抱着摄像机愤愤的看了一眼他们周围的猪。

又诧异的回头看向了林深,言语之间很大气,一点不拘谨,没有一点和明星那种可望不可及的距离感,就跟唠嗑似的:“你的pd呢?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

“躲了什么地方乘凉去了吧,不知道。”

林深确实不太清楚,不知为何,暴雨过后,常远看向他的表情总是很诡异,看上去是在举着摄像机拍摄吧,实则他却根本没看镜头,而是一直躲闪着目光,同样躲闪着摄像头中的林深。

所以每每切到林深,镜头那叫一个晃,晃的观众们都快吐了,而他们又想看深哥放猪,所以只能忍着。

而走到山脚底下的时候,蓝桉因为看见了一只蝴蝶,拍照的时候忘了关闪光灯。

一瞬的光亮刺激的猪崽子们瞬间就疯了,蓝桉也疯了,黎宇辰傻了。

猪和蓝桉一起嗷嗷的叫,原本还被林深牢牢控制在一个范围内的猪仔子们,就开始疯狂的四散逃跑。

蓝桉也跟着跑,只不过他和黎宇宸是往猪崽子们的方向跑,蓝桉是往躲猪崽子们的方向跑。

被猪追着跑的明星林深真是活久见。

然后,大家跑着跑着自然就分开了。

pd们也是一团乱,事情发生的太快,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三位爱豆和满场的猪全没影了,他们只能寻着背影狂追。

跑着跑着,常务忽然觉得自己为什么要跑呢?有什么可追的!

他躲林深还来不及呢,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了。

他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林深也不会觉得奇怪啊,毕竟当时现场那么乱,追错了也是情有可原。

想必到时候严敏瑞也不会怪他的,并且还不会扣工资。

所以,常远自然不会再跟来。

“那你怎么办?你的pd都不见了,那你接下来怎么入镜。”男孩好不诧异,对林深的好奇远远大于骂人了。

林深:“那你又怎么办,不跟着你的艺人,如何拍他入镜?”

男孩:“…………”

确实啊,两人近况相似,不都是一个原因么,问也是白问。

男孩不问了,继续生闷气,就这却也没忘记摄像机,将公家的烂牌摄像机抱在怀里,跟宝贝似的。

坐着坐着,对林深举着手机的行为有点好奇。

不过他心里也大概知道个一二。

他们这种富贵艺人工资很高,说白了就是吃资本的饭,还有源源不断的粉丝为他们买账,公司捧着,圈里惯着。

年纪轻轻就已经达到了常人所难以达到的生活高度。

所以在钱财方面如流水也是常有的事。

想必林深举着手机应该也是在买买买吧!

又或者是那种私生活比较混乱的艺人,不是在看八卦就是在撩妹,反正不务正业的很。

“你看什么呢?一直举着手机。”

男孩大大咧咧的往过凑了凑,林深并没有躲开。

他本来没想看林深手机,他也就是那么一问,象征性的往过凑了凑,他才懒得管艺人们的破事,结果林深并没有移开。

他也便看了一眼。

结果……

看见手机里显示的视频后,凌乱了。

只见屏幕上两条黑蛇正扭成了一根麻花,摩擦、扭动、蹭昵,然后情况急转直下,一条突然张开了血盆大口,一口咬住了另一条黑蛇的躯体,看上去好像还是七寸。

底下的那条蛇开始挣扎不断,蛇血顺着漆黑密集的纹路往下淌,黑色的纹路染着血,上面下面的蛇像是受了某种刺激,一同步入了疯狂。

然后下一刻,同时亮出了隐秘的……

林深:“……”

男孩:“……”

“林深,你挺狂野啊,你居然看这个?还是两条…雄蛇?”

林深:“……”

如果他说他才发现是两条雄蛇,请问您信么…

“别误会,我是在探寻。”

男孩:“探寻什么?探寻蛇的生命与起源?还是你准备跟蛇……”

“……”

“不是吧?你真的要跟蛇?”林深好半天没回他,男孩愈发震惊。

男艺人现在都开始往这方面发展啦?

取向非人了都?

林深也很震惊。

从那天到现在,这是他第一次看完这个视频,没想到后面居然这么多血腥,画面这么的震撼。

而且……还是两条雄蛇……

一条蛇已经让林深有些接受无能了,若不是看看蛇片能让他想起来一些零碎的记忆,他才不会看两蛇交颈。

结果,好家伙,看完之后才发现,它们居然还是两条雄蛇!

林深已经开始害怕了。

“想什么呢,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和蛇……”少年越说越虚,脑海中的画面逐渐跑偏。

一副暧昧旖旎的画作在脑海中忽然显现。

他骑在允老师的身上,搂着他的脖颈,将自己的额头抵在了他的碎发上,微风吹动,挠的他止不住的痒。

有什么东西缠住了他的腰……越来越紧…窸窸窣窣如鳞片划过衣料…

有熟悉燥热的温度漫过来,耳边响起的清冷声音也觉得滚烫……

“深深,我在把你变成我的小蛇!”

作者有话要说:  新角色出现,他将为允老师“进洞”,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凸-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