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为你诱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疯球了!

“臭蛇, 你松开我!”

林深怎么也不会想到他有一天会被蛇舔,还是舔那么敏感的耳廓。

而这种感觉还见鬼一样的和允诺程那天按着他予给予求、肆|意掠夺差不多。

只不过一个是将他按在床上,一个是将他缠在草地间, 一个是人,一个是蛇。

被蛇尾缠住的双手尝试着挣脱,挣脱不已的时候林深也就不挣了,就那么被绑着手抓住了蛇尾, 粗长的光滑从掌心划过,他拽着蛇尾往下,终于将缱绻在他肩头脖颈上舔他耳廓的流氓蛇拽了下来。

一人一蛇四目相对。

“坏蛇, 你做什么?!”

林深盯视着那条蛇,越发的觉得比起蛇, 他更像是个人。

同样的,那双血红的双瞳也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在林深说完这句话之后, 又是一个俯冲,从林深的手掌之间挣脱了大半个蛇身, 蛇头重新蹿到了林深的肩头。

猩红的蛇信子伸出, 又舔住了他的耳廓。

比之前蜻蜓点水一般的舔舐还要猛烈,就像是在回答林深的问题, 故意做给他看一样。

啵啵啵的水声传来, 用实际行动告诉林深他在干什么。

“舔你!”

林深被舔得面红耳赤,畏惧羞耻还有止不住的麻痒,他又将黑巨蟒重新拉了下来, “别舔了,你个色蛇,你到底想干什么?”

蛇身耸了耸身体, 像是在证明自己的强壮一般,在林深的身上拱了拱:“你找我来是为了干什么?”

林深从蛇眸中读出了这句话。

林深:“”

“我是用星星蛇将你引出来,但是我没想到会引来你这么大的啊,而且我引你出来也不是为了做这个的啊”

他当初只是想用星星蛇引出来一条比星星蛇再大一点的蛇就好了。

而且他看非鱼和星星蛇引蛇的方法,明明是窜一窜就好了,怎么引出来的这条黑蟒却并不想蹿,而更想要盘他呢!

他是人啊,和蛇是没有结果的!

而且蛇为什么要盘他!

还是在允诺程的屋门口,和一条大蟒蛇人蛇缠|绵这简直要羞耻死了!

这怎么对得起允诺程,怎么对得起他的美人,他的美人吃醋了怎么办?

还有这被蛇压算怎么回事啊?他是攻啊!!!

蛇不是人,不会回答他的问题,他只会用实际行动来表示,在听完林深所说的‘我找你来也不是为了做这个’之后,蛇身就缠得他更紧了。

尤其是大腿上的最后一节蛇尾,细长而灵|活,就像是一张张开的大网,粘在了猎物身上,扯都扯不下来。

再加上双手被蛇缠住,本就抓不住整个蛇身的双手,就更不可能解开这束缚了。

林深手忙脚乱的解了半天,巨蟒缠住的腿部,一丝一毫都没有解开,反而林深越解,黑巨蟒就跟故意的一样缠的越紧,隐约之中好像有什么难以言说的邦邦擦过了他的腿间,随着乱动的蛇身,往上挤了一下。

唰的一声。

林深汗毛都立起来了。

看着蛇身亢奋的像永不停歇的机器一样的直起身子,唰唰的在他的身上穿梭,一会儿匍匐在隔着纯棉布料的胸口。

一会儿又紧贴到戴着温热蛇形项圈的脖颈上,还似乎特别喜欢林深暴露在外面的肌肤,蛇身不断地涌上去。

像溪流一般的流过,嘶嘶的鸣叫着,发出来很舒爽的声音,舔过他耳廓的每一个瞬间都像是故意在和他说…

“就是为了做这个!”

色的不行。

少年的脸刷得红了,连着耳根一路红到了脖颈,又染上了锁骨,强忍着齿间几欲脱口而出的呜咽声,终于挣脱了缠住的手腕。

双手并用,甚至还连着蛇身在原地滚了一圈,才将蛇头重新拉到了眼前。

“流氓蛇!”

林深直接改称呼了,这蛇太灵了,根本不像是个动物,简直比人还像是个人,“你别拿你的那个东西你再这样我”

蛇身耸动:“你怎样?”

林深:“你看看你哥哥还是你爸爸,人家多正常,哪像你这么恶劣?”

不知是不是林深的错觉,他好像觉得他说完这句话,黑色蟒蛇眸中的笑意好像更浓了。

随即便探过来了身子,头部无限的靠拢着林深,就在林深以为他又要舔自己耳廓,而钳住他蛇尾不让他乱动的时候。

蛇口忽然前伸,冰凉的鳞片包裹下的蛇嘴轻轻的抚上了他的唇。

“!”

林深直接愣在了当场。

那像是碰上了一处寒冰,温热的唇与骤凉的温度衔接,仿佛在他唇温的加持下冰凉的蛇嘴在逐渐被融化,有丝丝的水汽漫过来,染湿了一人一蛇的吻部。

而黑巨蟒的这个动作好像是在提醒林深,他的“爸爸”或者是“哥哥”并没有很正经,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

那条巨大的黑巨蟒在水下缠住了他,如同眼前这条、怀里这只一般缠住了他的腰,车展上了他的腿。然后在水下强制性的撬开了他的严密,细滑的绸缎一般的信子渡进来

对昂!

那条大巨蟒更色!

“不许亲了!”在林深愣怔的间隙,巨蟒强缠着他,不依不饶的桉在地上,吻部轻抚上去,变本加厉的抢占空间,像是在做唇部护理一样,呵护着他的柔软,直到潋滟了个彻底。

林深一把抓住了蛇的躯干,一人一蛇也因为挣扎而缠得更加紧密,在巨蟒不间断的压制下,林深以退为进,拽着巨蟒又滚了一圈。

“流氓蛇,我告诉你,我有喜欢的人了!”

林深话音一落,那缠上来的巨蟒终于停了下来,立在他的身体上,红目如血,特别漂亮,看得林深有些出神。

奶奶个熊的,他对个蛇眸出什么神哟!

“嘶嘶——”黑蟒发出了两声颤音,似乎是在询问林深是谁。

林深指了指身后亮着灯光的石头房,“是一个天底下最好看的美人,他就住在这里面。”

林深说完之后偏过脑袋看向了巨蟒,本以为这条巨蟒听见他说这个以后,就会有所收敛,可是实际情况却是……

巨蟒真的很有灵性,他看着林深所指的方向,歪了下蛇头,然后猛地扑了过来!

不但没有收敛,还非常疯狂,就像是两个相互喜欢却分别了很久的恋人,再次见面之时,只想把对方啃到肚子里,融在身体里才好。

整个蛇身都毫无顾忌的压了过来,尾部中间的位置硬的像是烙铁,手忙脚乱的可怜深深只是碰了一下,就被那股灼热烫得猛的收回了手。

“!!!”

“臭蛇!呜呜呜……松开我……”

“不行,蛇尾太紧了,唔…别勒那么紧……”

“喂,流氓蛇!我说我有喜欢的人了,你听不懂么…唔别…”

“流氓蛇,没用的,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喜欢你的…我只喜欢允……呜呜呜哎呀……你别舔我……”

“哈哈好痒……”

“啊啊啊啊啊你不要往衣服里钻,那是裤子!不行!你快出来!”

“呜呜呜呜呜呜——”

……

“他、他、他……在干什么?”路川权注视着丛林中的一幕,感觉自己身上一层一层的起鸡皮疙瘩,越来越密,难以言说。

看着这一幕,一向彪悍泼妇的周青霞也有点发怵。

他们距离林深与蛇稍稍有点距离,所以听不见那一人一蛇在说什么,只能看见他们在做什么。

在他们的目光中,那漂亮到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少年仰面躺在地上,惬意而休闲。

而在他的腰肢与大腿处却缠着一只盆口粗壮的黑蟒,整体看上去像是有个五六米的长度。

蛇头最大,越往下蛇身越细,到蛇身尾部的时候最是窄细。

而这窄细如长条状的尾巴,已经顺着少年薰衣草紫的上衣下摆悄然的探了进去,隐在衣衫里面,不知道在干什么。

可是看那少年的表情,却好像又能猜测一二。

少年好像并没抗拒,任由那蛇申了进来,手抚在蛇身之上,顺着蛇鳞轻柔的安抚着,那样子那手法像是抚摸家养的小猫小狗,缱绻的揉着蛇光滑细腻的蛇皮,安抚着他的暴躁、平息着他的焦躁。

“艸! 他们在干什么!”路川权的表情已经完全可以用惊恐来形容了。

周青霞也害怕,那谣言他也听过,倒不是她有意打听,而是那传言实在是太沸沸扬扬了,尤其是他们这几天在丽江,完全见证了天将惊雷、倾盆大雨……

所以就显得那谣言尤其真实。

而现在又看见了这么一幕,简直不亚于见到了鬼!

难道传说是真的?这名名叫林深的少年真的不是寻常人!!

“蛇君,蛇公,臭流氓,咱们商量一下。”

林深被彻底桉在了地上,身上耸|动着的那条大蟒蛇,一人一蛇缠在了一起,林深衣服全乱,蛇的躯干也是,有一部隐在林深衣服里面,一部分露在外面。

而在刚才大蟒蛇猛得扑过来的一刻,顺势被桉着的林深也察觉到了,在允诺程石头房暗处躲着的周青霞与路川权。

他料想的没错,他们两人还真的来了!

蛇缩紧了一下他的腰,似人似得一把将林深拉了回来,桉在了怀里,血红的眼眸等待着他说话。

“能不能配合我演一出戏?”

林深道,“看见这栋房子暗处站着的那两个人了么,他们对我喜欢的人不利,我想给他们个惩罚。”

或许是压着林深的这条蛇太过于拟人化,所以不知不觉中,林深就没有把他当成听不懂人言的巨蟒,而是真的人类,一个明白他在说什么的人类。

生怕巨蟒不愿意帮‘情敌’,林深赶忙继续说道。

“很简单,就是……听我的,一会儿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配合着我点就行。”

林深说完等待着巨蟒作出反应,他那么聪明,应该听得懂他在说什么的,对吧?

确实,巨蟒确实听懂了,身为‘情敌’的他怎么会听不懂,红眸注视着林深,下一刻,晃了晃尾尖。

林深:“…………”

林深知道巨蟒听懂了,而他羞赧脸红是因为,巨蟒的尾尖在刚才一人一蛇拉扯的时候就探了进来,正正好石展揉着他的小腹。

此时蛇尾这么一甩,腹部很快就传来了一阵麻痒,像是触了电一样。

红眸一闪,仿佛是在说:“有什么好处?”

“……”

他就知道这条坏蛇不会这么轻易的帮忙,尤其是知道他在帮自己的‘情敌’之后!

这到底是从哪来的蛇啊?这也太通人性了吧?都懂得讨价还价了!

“你想……如何?”

“让我亲一下。”蛇头又递了过来,蜿蜒的躯体重新直立了起来,蛇口一点一点的往林深的方向探。

眼看着着就又要亲上,林深眼疾手快的抓住了蛇头,将蟒蛇的蛇头定格在了唇部十厘米开外。

“流氓蛇,你想也别想!”

黑蟒视线中的笑意甚浓,紧接着,嘶溜一声,猩红的蛇信子吐出,恰好扫过了林深殷红的唇!

林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臭蛇太灵了!怎么可以这么坏!!!

为什么他的蛇信子可以伸这么长,为什么他的蛇信子这么的滑,为什么前端还可以分叉?

你知不知道被蛇信子舔/舐唇部是什么感觉。

就像是在做唇部按摩,从左端到右端的每一次研|磨都让人异常的敏感,分叉的前端描绘过唇部的形状,那凉丝丝的触感一瞬就漫了进来,比蛇的吻部还要让人……凌乱!

不愧是敏捷性爬行动物中的佼佼者,那分叉的蛇信子前端更加的灵活,一伸一缩就将林深的唇按摩了个遍。

刺激的他周身一凛。

而那巨蟒一点都没有罪魁祸首的自觉,前身直立,头部微偏,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浑身上下如同人类一般带着顽意,坏的很。

亲都被亲了还能说什么呢,但林深还是有些恼,尤其他现在还在允老师的房前。

理论上他的心里只有允诺程一个人,事实上也是。

可偏偏他现在却在与蛇纠缠,虽然都是被迫,但是实话实说,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

正是因为如此,林深莫名的就产生了一种背叛了允老师的感觉,这种滋味很不好受,甚至都大过了身为攻,却被压的感觉。

似乎是感觉到了林深情绪上的变化,知道他有所着恼,眼前的巨蟒便顺着林深的身体缓缓的攀爬在了他的肩膀。

像是收起了顽劣一般安安静静的趴在了他的肩头,甚至还用蛇嘴叼起了他滑落的领口,帮他归了原位。

随即便轻趴了上去,侧目盯着林深的脸廓看。

林深虽然看不见蛇头,看不见他的目光,读不到他的意思,但却能感觉到从侧面投射过来的来自巨蟒的视线。

直到巨蟒用他凉沁沁的蛇头碰了碰林深的脸。

那一刻,林深有一种错觉,这肩头的黑蟒好像在哄他?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但是却耐下了性子来哄他。

这真的是蛇吗?纳西族的蛇这么有灵性的吗?还有纳西族的温泉,只泡了那么一次,眼睛也不过敏了,嗓子也好了……这到底是什么神仙宝地啊?

太神了吧!

允诺程趴在林深的肩头,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不高兴了,是因为他只顾得玩,没有帮他惩罚周青霞与路川权吗?

那收拾他们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如果林深想要,他现在就可以把他们直接送进坟墓。

又或者林深的不高兴是因为……

林深恼了一会儿,但实在架不住旁边趴着的那条蛇时不时的蹭他一下,这哄人哄的实在是有点招架不住。

莫名的林深就不怎么恼了。

关蛇蛇什么事呢,蛇蛇只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啊?

正准备扭头看向蛇蛇,结果下一刻自己的腰腹就是一紧,还没等林深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自己就被一股大力拉扯的闪向了一边。

林深:“!”

干什么干什么,巨蟒是生气了吗?

他不理他,所以生气了?

也是,他没事干惹黑巨蟒干什么?他能发善心不吃自己就不错了,他怎么还敢和蛇着恼,他真是皮痒了!

正准备赶紧哄哄蛇君、蟒公、流氓蛇爷爷,结果身体却是一斜,紧接着就是一个侧翻,人直接被拉着翻了一个个。

等林深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压在了黑巨蟒的身上

黑蛇缠着他的腰将他们两人的位置瞬间互换。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去———快跑吧,别看了!这蛇压完人,人还要压蛇,这画面是咱们能看的么?”

“你有没有听说过,苗疆少年练功的时候都是不能看得啊?看见这种人秘密的都是死人啊!!!”路川权已经吓屁了。

赶忙准备扭头遁逃,周青霞好一点,双腿双脚还维持原状,没有不受控制的想要逃离,一把抓住了欲逃跑的路川权。

“我还是不信!我不相信这些牛鬼蛇神的东西,而且就算他真的是苗疆少年那又怎么样,他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路川权:“”他是不能把你吃了,但是大蟒蛇可以啊

周青霞仍然强悍的站在原地,一方面是不信,另一方面她又没有得罪过林深,有什么可怕的,谁会怕一个没有成年的孩子,哪怕这个孩子会玩蛇!

这么想着,就见不远处压在蛇身上的林深,怀抱住了那条大蛇

与此同时———

林深压在身下那盘区着的略硬略软的躯体上,对视着黑蟒递上来的血红双眸,人还是懵得,不明白巨蟒给他翻了个身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耍的时候要两头耍,才能耍的彻底么?!

巨蟒也在注视着林深,观察着他的表情。

他现在应该高兴了吧?他不是最喜欢这个姿势了么?

林深诧异的看着身下的蛇:“流氓蛇你干什么?”

黑巨蟒:“你不喜欢?”

林深:“”

他为什么会喜欢?他又不是要盘蛇!

这蛇不会以为刚才自己不高兴是因为被压着吧,所以换个位置,让自己也压压他!?

“喜欢”

深哥能说什么呢,除了说喜欢还能说什么呢,刚才的着脑就已经让蛇给他翻了个身,如果他再不知好歹下去,可能他就不仅仅只是翻了个个,而是五花肉三分熟了。

“臭蛇,你到底要不要帮我?”在被巨蟒拉扯着翻了一个身的同时,林深也没忘了观察着暗处的周青霞与路川权。

那两个人眼睛都看直了!

虽然不知道他和巨蟒在地上翻滚什么,又在做什么,但是看表情神态,他们是畏惧的,害怕的。

这就足够了,他就是要让他们害怕。

这一回,黑巨蟒同意了。

林深轻笑了一下,就顺着压着蛇身的这个姿势,伸出了双手,从底下捞了一把,将蟒蛇抱了一个满怀。

当少年的指尖触碰上蛇身的一刻,允诺程怔了一下,像是脑海中出现了短暂的放空,直到林深温热的掌心环住了他嶙峋的蛇皮。

少年在主动,张开双臂,毫无防备的将自己展露在了他的面前,伸出双手将他抱起来,搂在怀里,像是亲昵一般的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鳞片。

有点痒,越来越痒。

林深还是害怕的,无论装得有多自然。

但是化成黑巨蟒的允诺程仍然能感觉到少年抱着他的时候,微微颤动的手臂,不敢和他对视的目光,下意识错开的眼神,就像是被困在蛇的怀中,瑟瑟发抖的小猎物。

越是这种表情,越能勾起蛇性的占有欲,只想将他牢牢的蜷在怀里,捆绑住他的周身,欣赏着他的颤抖,只让他为自己一个人颤抖

林深怀抱着大蟒蛇,顺着巨蟒的动作将他的蛇身,一圈一圈的缠在了自己的腰上,摸着蛇身上的鳞片,露出了心满意足的表情,阴翳的抬眸,看向了周青霞与路川权所藏身的方向。

周青霞与路川权一惊,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将自己的身形隐藏的更加隐蔽,他们还以为林深这样就看不见他。

林深没有戳破他们的伪装,只是抱着蛇,触摸着他的鳞片,蛇头攒动之间,一点一点的磨砺上了他的肩头。

巨蟒很是配合,几乎是林深指哪停哪,除了不放开少年纤细的身躯以外,几乎林深让摆什么姿势就摆什么姿势。

而现在这蛇头正立在他的肩膀上,整条蛇尾从他的后背处缠上了他的腰,又顺着腰骨环绕了一圈,揉过了他的胯骨处,最后尾端则停留在了左大腿上,尾尖像蒲扇一般来来回回的甩动着。

与林深望向了同一个方向—————周青霞与路川权的方向。

猩红的蛇信子吞吐之间发出了嘶嘶的厉声。

目光又顺着林深看向了自己的石头房,就像是那栋石头房的看护,防御着一切闯入者,与林深一般表情阴鸷,神情淡漠。

只不过蛇的表情是真的阴鸷,朝着那两人张开了血盆大口,拉着丝的毒牙展露而出,在月色下闪着厉色的光。

路川权已经憋不住了,疯狂的拉拽着周青霞:“快快快走吧!你看那个少年的目光,还有他肩膀上的蛇!你还以为他们是在这赏月呢?”

“谁们家抱着那么粗的蛇赏月呢,蛇这种东西阴气最重了,不是强悍的人根本制不住他,可是你看它多听林深的话,林深让他干嘛他干嘛,还有刚才那一幕人蛇缠|绵,那是正常人能看的么,我眼睛现在还刺激着呢!”

周青霞还在犹豫。

路川权:“姑奶奶啊,你刚才都说了林深与允诺程关系绝对不仅仅只是上下级那么简单,两人的关系密切着呢,要不然这少年也不会大半夜的不睡觉站了允诺程门口抱着蛇看门吧?!”

这一回,周青霞好似被说通了。

路川权说得确实有道理,而且这男孩真得是太恐怖了。

冷清的月色下绝美的少年被一条巨蟒所缠绕,男孩不但没有抗拒,反而张开双臂,让巨蟒缠动的更紧,似乎随着蛇的缠动,还越发的享受,摸着蛇的身躯,让他慢一点。

那画面又欲又绝,又刺激又恐怖。

周青霞的脸逐渐的在变白,似乎是被眼前一幕吓得不轻,终于在路川权不断地拉扯中,跟着离开了现场。

在周青霞与路川权消失的一刻,刚才还直立在他肩头的巨蟒,忽然一瞬转头,用蛇的吻部猛地亲了一口林深的脸颊。

林深:“”

你个老不正经的老妖蛇!

这是修炼了多少年,才修炼出这副灵气又恶劣的模样?

要吓唬的人离开,看表情短时间内都不会再来,林深的目的达到了,而一人一蛇也重新翻滚在了一起。

那巨蟒就好像是在索要报酬似得,缠着林深不松开,不断地用蛇身拱着他,蛇口一会儿亲亲脸颊,一会儿亲亲嘴唇,被林深按住头拉开,就伸蛇信子,噼里啪啦伴随着嘶嘶声。

两人闹成了一片,从这片草地滚到那片草地,又从那棵大树途径另一棵大树,不消片刻,一人一蛇的身上都沾上下了少许霜露。

直到林深的裤兜里响起了电话的铃声。

林深伸手想去够,却被巨蟒缠得太紧,没办法,深深只好抵着蛇头,妄图阻止巨蟒的动作:“你这条老妖蛇、色魔、流氓、臭蛇可以了吧!快放开我,我要接电话。”

蛇:“不管。”

林深:“臭蛇,我有喜欢的人了,我喜欢的人就住在这栋房子里,你到底能不能听懂啊?”

蛇更亢奋了。

林深:“”

这蛇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越是别人的缠得越紧?!

“臭蛇,老子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是吧,你看我今天不把你撕了的!!”

十分钟后——

林深气喘吁吁地靠在大树上,而那巨蟒仍旧矢志不渝从未停歇

深哥累了,毁灭吧:“你个坏蛇,你直说吧,你想怎么样?”

蛇晃了晃身躯,林深又打断道:“下半身别想、裤子别想、胸口那别想、还有你那东西别想!”

黑巨蟒:“”

以为的猛烈并没有来临,在林深准备毁灭了的时候,那蛇松开了他的腰腹,缓缓地蹿了过来,停留在林深的面前,直起了身子,紧紧的注视着他。

把深哥都看毛了。

毕竟和一条盆口那么粗的黑巨蟒对视是很可怕的事情,并且刚才黑巨蟒帮他吓唬周青霞与路川权的时候,林深‘有幸’目睹了一次巨蟒张开大口的样子。

口腔顶端的那两条细长拉丝的毒牙,仍旧停留在林深的脑海里,久久的挥之不去。

那个时候,林深才明白,缠在他身上的这条黑巨蟒真得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如果他真得要吃了自己,张开口就可以了,用他的毒牙轻轻的碰触一下林深的肌肤,林深保证他绝对不会再看见明天的太阳。

可是无论巨蟒怎么和他纠缠,被林深拒绝多少次,都没有一次朝着林深张开血盆大口,威胁他震慑他,只是浪荡的流氓的吐着蛇信子,嘶嘶嘶的舔过他的耳廓。

坏是真的坏,不想伤害他也是真。

林深有些愣怔,还有些心软,正准备问问黑巨蟒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他,又为什么突然看上去好像有些忧郁,就好像是林深不让他碰,生气了一样。

正准备要不哄两句,结果刚刚启唇。

巨蟒就像进食一样的扑了过来,那速度之快,林深只看到了一道黑影从眼前快速的闪过,什么都还没看清,没反应过来呢。

唇部就是一凉,紧接着似绸缎一般的分着叉的蛇信子就挤了进来,似是要将他吞到肚子里似得,用蛇信子缠着他,一圈一圈的绕。

从里到外,从外到里,直到把还没回过神的林深吻得泪眼婆娑,才放过了他嫣红到红中的唇,又亲了一口他的脸颊,如同来时没有动静一般的彻底消失了。

留下躺在地上一片凌乱的深深。

就像是一场迤逦又梦幻的迷梦,花非花雾非雾,天空大地花草树木雀鸟鱼虫全部染上了一层水汽,世界好像都是湿漉漉的,就像是被天神抽空了所有的力气



深哥除了这一声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言语能表达他现在的感受。

浑身上下无比的无力,慵懒的伸手遮住了自己的脸,却又从偏光之中望向了允诺程石头房的方向。

他刚才就是这么对着允诺程的石头房被黑巨蟒呜

电话又响了起来,林深有些诧异。

这大半夜的谁老给他没完没了的打电话,刚才手机就响了,流氓蛇不让他接,现在流氓蛇逗挵完之后舒坦了、无影无踪了,林深才接了起来。

电话那边并没有任何声音。

仍旧躺在地上的林深蹙了下眉,一个弹身坐了起来,看了一眼允诺程仍旧亮着灯光的石头房,已经满是红晕的脸颊又热了一瞬,才赶忙收回了目光。

重新将注意力拉回了电话上。

电话那边的人不说话,林深也没有说话,悄无声息的往回走。

直到电话那头响起了一个经过变音处理的男音:“确实是长大了,连耐力都比原来长了不少。”

林深:!

如他所料不虚,这又是一个莫须有的骚扰电话,他距离上回接到这种电话已经很长时间了,每回都被林深挂断,甚至接都不接。

“一句话,说清楚你的目的。”林深不知道电话那头是谁,也不想猜测那人和原主有什么关系,只想从源头上一次性解决诸如此类打扰他生活的骚扰。

身为艺人,可以说是有隐私,也可以说是没有。

他所有的信息全是半公开的,生活在众人的视线下就是如此,被众人欣赏也会被众人指点,两个世界都是艺人的林深早已习惯。

所以只能尽最大的可能维持相对的自由。

“小母狗!”电话那头只说了这三个字,林深直接挂断了电话。

已经没有必要在听了,这三个字足以说明一切问题,他该换电话了。

而正在这时,有一条信息发了过来,附带着一张照片。

林深看见手机上的这张照片之后,有了半秒的愣怔。

手机屏幕上,是林深自己,看上去好像只有十五岁。

穿着白色的t恤,普通到不行的牛仔裤,紧抿着唇,抓着t恤下摆,衣角被他拉得皱起,像是被逼无奈一般的瞥向了正前方。

而照片照下来的就是这样一个瞬间



苏雀来找允神的时候,允神已经回到了房内,正站在橱柜前专心致志的给自己倒水。

甚至苏雀走到门口的时候,允诺程都不知道。

与林深的每一次接触,他耳边嘈杂的噪音就会暂时的消失,随着与林深接触的时间越长,噪音消失的时间也就越长。

他真的是他的药!

从出现开始,便是!

轮椅被允诺程扔到了一旁,那双平日里残疾的双腿此时无比的好使,被修长的西服包裹在内,长腿如裤脚一样的笔直。

“”

看着这一幕,苏雀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是好在允神还是变回来了,本以为今晚他化出蛇形去找林深以后,就会刺激到本体再也变不回人形,从而直接去山洞了呢。

神还是神,就是强大!

可是这也只是表象,因为只有苏雀最清楚,允神什么状态下是正常的,什么状态下是不正常的。

就像现在,他就是不正常的!

很明显仍旧在亢奋中。

你看看这平时从不离身的轮椅都被射到了犄角旮旯,看似安安静静的站在橱柜前给自己倒水,实则却是在冷却自己的体温,平复自己的焦躁。

从地上的脚印就看的出来,允神已经给自己倒了不下十几次水了!

苏雀真是佩服自己的观察能力,不愧是跟行为诡谲、形色各异的人类时常打交道的总裁助理,就是专业。

“老板。”

两人刚才,哦,不,是一人一蛇刚才发生了什么,苏雀一点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允神能变回来就行了,而且过完明天,允神就将入洞,并且不带林深。

林深将会和允诺程分开至少两个多月,这将一次性解决苏雀胆战心惊的日子,重新回到那快乐的小麻雀生活。

“您离开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您放心的入洞,公司里的一切事物还有林深我都会看着处理,您放心。”

“嗯。”沙哑而沉闷的一声。

苏雀:“”看来刚才是挺疯,怪不得门口的野草都被碾平了好几块呢。

行叭行叭,就当是最后的放纵了。

毕竟做神也是很辛苦的,孤零零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有什么东西、什么人能撩拨他的心弦,好不容易现在有了一个林深。

那少年就像是为允诺程而诞生的。

外貌、身体、气质、脾气都像是为他而生、为他而长,对他感情又是那么的直白、炽烈如火,这样的男孩子很难不让人喜欢!

连苏雀都喜欢,当然是小浣熊兄弟之间的那种喜欢。

所以别说不看在允神的面子上了,就是单拿林深来说,苏雀能帮的地方一定都会帮忙。

不过,林深那么强,也没有什么地方需要他帮衬的吧,这么长时间以来,大部分都靠他自己解决了。

这么想着,结果就听见允诺程问道。

“这段时间是不是老有人给林深打电话?”

苏雀一愣,因为他压根就没有听说过这件事。

“好像没有吧?”

“没有?那我今天怎么听到了。”

苏雀:“”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枕边人枕边事吧,连人都搂着睡了,那事还能不清楚么,当然知道的会比自己快了。

“我核实一下。”

“嗯,”

允诺程给自己倒好了水,也不知道是第几杯,原本清凉的白开水,因为允诺程掌心的温度,喝到嘴边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烫嘴的灼热。

他吹了吹飘上来的白气。

“如果真有其事,该处理的那些人,你就直接处理掉吧。”

“”苏雀有点卡壳,一知半解的问了一句,“老板,你说得处理是指”

“一次性解决,不留后患!”

作者有话要说:  苏雀:您离开的事情都已经办好了,您放心的入洞,公司里的一切事物还有林深我都会看着处理,您放心!

作者:允神,您离开的剧情都已经安排好了,您放心的入洞,公司里的一切都不用管还有林深我一定会把他送到你的面前,大蛇蛇放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