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为你塞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深醒过来的时候浑身都疼, 尤其是脑袋,太阳穴嘣嘣直跳,就像是刚刚做完了什么极限运动, 还没有缓过来似得。

他强撑着睁开眼睛, 入目就是黑黢黢的一片, 什么都看不清楚,左眼因为麦粒肿的缘故还罩着黑色的眼罩, 直到右眼的视力逐渐恢复, 才得以察觉到自己在什么地方,

这里好像是一个洞穴。

他现在所处的好像正是洞穴深处。

可是他为什么会在洞穴深处呢

林深揉了揉太阳穴,记忆像是潮水一样全部涌进了脑海里, 他想起来了。

从市里回来以后,他便在找寻蓝桉的踪迹,本意是想找到他,问清楚照片的真相,结果正碰上蓝桉与唐水衫谢星城‘自投罗网’。

林深将计就计引出了幕后黑手, 在被威胁强迫的时候, 准备再次借用星星蛇的能力往出引蛇, 结果蛇是引出来了,还引出来了一条巨大的黑巨蟒

巨大的黑巨蟒

林深脑海中一道金光闪过。

顿时便意识到了他为什么会在洞穴深处。

不出意外,他好像大概可能是被那条硕大的黑蟒生生拖进来的?

林深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与脚踝。

身上的衣服沾着少许泥泞,确实有过摩擦的痕迹,而自己的脚踝处则湿哒哒的沾着少许似黏液又不是黏液的东西,很明显像是巨蟒的分泌物, 有可能是唾液状的某种口|诞

福尔摩斯·林整个人都不好了。

短暂的回忆与检查之后,立即环顾起了自己的身边。

右眼的视力在这空档中已然恢复如初,借着不知是从洞穴外传来的阳光, 还是是从哪里产生的光亮,林深蓦然发现在他的周围略深略浅的砂石上全部都是蛇尾碾过时,留下的条条蛇痕。

一条条的相互蜿蜒着盘区着,甚至是互相累着,每一条蛇痕大概都有个两三米粗细,无论是粗的还是细的都围绕着他,且离得他很近。

并且可以判断,这全是一条蛇在沙地中产生的痕迹,因为无论有多纷杂,那宽度那深度那大小几乎都是一致的,而它们又那么的杂乱,就好像

就好像那条巨蟒在拖着他进洞之后,就一直贴在他的身边转啊转、转啊转。

以他为圆心,抓心挠肝的一次次靠近着他,一次次的将他环绕起来

那大巨蟒为什么这么做呢?为什么要围着他转呢?而现在那条大巨蟒又去哪了呢?!

世界未解之谜。

想不通的间隙,林深也没闲着,他已经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几遍自己的身体了。

衣服完好无损、稍显凌乱,其上还有些似是被拖拽时留下的泥泞。

说明大蟒蛇除了刚才围着他转以外,并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情,只是像是魔障了似得想要过来,一次次的想要靠近他,却又一次次的忍住了?或者被什么东西阻止了?

而至于那条大蟒蛇现在又去了哪里。

林深真得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他环顾了两遍四周都没有看见那条大蟒蛇的踪迹,但是林深也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大蟒蛇一定还在洞中,以它从将他拖进来起就围绕着他转动可看,它对自己很感兴趣,特别感兴趣,以至于才魔障了一般一圈一圈的观察着自己,所以巨蟒是不会那么轻易放弃自己已经拖到洞中的食物的。

最有可能的现象就是巨蟒在把他当储备粮,又或者只是想等他醒过来,享受狩猎般的快感!

林深:“”

亏他在经历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之后,还能想这么多。

或许这就是强压之下越战越勇的精神吧嘤。

林深扶着地面缓缓地站了起来,无论是以上的哪种可能性,他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跑!!

趁蛇不在,还不赶紧跑,还等什么?!

林深快速的迈出了第一步,好在浑身上下除了疼和软以外,并没有什么异样,没有巨蟒咬出来的伤口,没有被拖拽以后的难受。

总之还是个正常一点的人,除了心理逐渐开始不正常以外。

为什么蛇会把他拖到洞中,蓝桉与谢星城呢?他们也被拖进来了么?那他们人呢?被吃了?还是如他一样被放置在某处,等着自然风干?

以及,大蟒蛇去哪里了?!

林深边小心翼翼的往光亮的地方摩挲,边被各种匪夷所思的问题充斥着疑惑着,边猜测着哪边是洞穴出口。

因为周遭的光亮不仅仅是从一处发出来的,肉眼不太好分辨到底哪处是真正的日光。

他很快就走到了一处光亮的地点,蓦然发现这里居然有一个烛台,里面放置着一根红色的蜡烛。

烛台里面特别的干净,就连红烛都只是留下了几滴蜡液,就像是刚刚被点燃似得。

火光成红橘色,映衬在洞穴内留下一圈红艳艳的光芒,将暗无天日的洞穴照亮了一部分,最起码也是林深行至这里周围的一部分。

林深:天啊,这个洞穴是有多大!

为什么还不见大蟒蛇,这蜡烛不会是大蟒蛇点的吧?

why?

大蟒蛇应该不需要光亮视物,他们闭着眼睛也能闻到猎物的气味。

那他为什么要点这红烛?

看着浪漫,还是为了他又或者是给他的浪漫?!

想多了想多了!

莫名其妙的在水下被大黑蟒强吻、在林间被小型黑蟒盘住等等亲身接触以后,林深看见黑蟒,莫名的就会产生一种无比亲切的感觉,凭白的就会以人类的想法去揣测他们。

深深有些凌乱,继续朝着光亮的地方走去,并且大致判断了一下,哪些是蜡烛的光亮,哪里又是洞穴入口处本身的光亮。

结果他就迷路了

奶奶个熊的,这洞真的是大!

并且还几里拐弯的,有好多个岔道口,岔道中又套着岔道,并且相互连通,一着不慎就又会走到原点。

以至于走了大概一个小时了,深哥不但没有循着光亮找到入口,还迷失了方向。

没有信号只能充当手表的手机还没电了。

早知道他就带上他的录音表了,可是录音表在他那个晚上去找允诺程的时候就摘掉了。

也亏林深当时摘掉了,要不然他和允诺程那么激烈,不经意碰到一个按钮,岂不是全录了下来?

没争得美人同意就录下两人的“床笫之语”,岂不是对美人的不敬…

虽然深哥……很想录……布什。

想起允诺程,林深好想他,也不知道允老师办事办的怎么样了,怎么一个微信也没有给他。

他怕打扰允老师工作,又怕允老师工作的时候看到他的流言蜚语,所以一直忍着,只给允诺程发了一条微信。

而这条微信允老师还没有回。

唔。

林深坚持着走了一段时间,除了他以外什么都没看到,没有蓝桉、没有谢星城,也没有大蟒蛇。

也找不到出口。

除了烛光就是烛光。

林深又尝试了几个来回,想了很多办法,连手机关机前的指南针都调出来了。

但就跟到了百慕大三角一样,磁力在这里全部消失,日光加烛光相互交织,根本辨别不了方向。

这…………

有点奇怪啊。

林深疑惑不已,而正在这时,他忽然听见洞穴里传来了声音。

像是某种尖锐的东西摩擦过墙壁,又像是古代上战场之前士兵敲击盔甲的颤音。

唰唰唰——铃铃铃——

快速的声音划过洞壁,在洞内形成了一圈圈的回音,然后精准的传到了林深的耳朵里。

而且,这声音好像离他很近,就在他耳边摩擦一般。

林深刚才还因为找不到出口而疑惑的感觉彻底消失,一个托马斯完全清醒,立即高度警惕。

浑身上下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蹑手蹑脚的朝着声音发出来的方向进发,所谓知己知彼 百战不殆,先得看看这条大黑蟒是什么情况,才能做好应对。

穿过了一个石头洞,越往里走,石头洞越窄。

洞中洞很是窄细,比如刚才的宽阔,简直就像直接缩小了一倍有余,以这个宽度和大小可能也就勉强堪堪容得下那一条蛇。

并且还非常的憋屈。

即使大蟒蛇挤进来,也一定挤满了。

林深疑惑的循着那声音往过走,小心翼翼蹑手蹑脚,随时准备扭头就跑,以便到时候能及时结束这“作死”的事情。

结果,咔嚓———

一声脆响传来,他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脆脆的,像是煎饼果子里的那个果子。

只是轻轻的一下,就碎掉了。

林深的胆子也差点跟着一起碎掉了。

平时那般好看柔弱的少年,打起人来一点都不柔弱,特别猛,还是专业的怼人小能手,专治各种不服。

治蓝桉黎宇宸萧斌得心应手,以及各种作大死的等等等。

可是一旦面对蛇,林深就不是那个深不见底的林深了,而是林子有多深他就躲多深的林深!

一头虚汗下,林深诧异的低头望去,看清眼前之后差点就扭头跑了。

地面上明明就是一节蛇皮。

蛇褪下来的皮。

透明的黑色。

说是透明又不完全透明,说是黑色又不是纯黑色。

脆的很,一踩就碎,以至于林深刚想细看,就已经踩得细碎了。

“”

而也就在他再次抬头,准备在找寻其他蛇皮,或者看看是什么情况的时候,他骤然看见了那条熟悉的黑色巨蟒,它正挤在他现在所在的洞穴深处,整个躯体都因为洞穴的窄细而塞得紧紧地。

每一片鳞片紧贴着墙壁,看上去都好像是要镶嵌进去一般,难以撼动半分。

整条蛇硕大、通体漆黑,但是细观察之下又能看到腹部处有少许金黄,很短很短的一截,像是刚刚蜕完皮一样,金黄色特别的灿烂,没有沾上一丁点的泥泞与沙土,甚至从远处看金灿灿的仿佛跟黄金差不多。

那这么说,林深刚刚一脚踩碎的就是巨蟒褪下来的腹部蛇皮咯?

对不起啊,蛇祖宗,我真不是故意的!

您褪下的蛇皮就应该装裱起来,封装起来成为观赏的圣地。

要不,您继续褪?

我先闪?!

你不动不说话,我就当您默认了啊?!

巨蟒当然不会说话,更不会动,因为它就像是把自己镶嵌在这窄细的山洞中一般,别说是蛇躯了,就是连一片鳞片都动弹不得。

既然如此还不快逃?!!

这一回,林深没有扭头就跑,虽然他不太明白巨蟒为什么要把自己镶嵌在这里,但是这不是他该考虑的问题,他只需要考虑如何能平安的进来,平安的出去。

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想好一切的少年却又作了一下死,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回了一下头,再次看了一眼身后盘曲着躯体、镶嵌在细洞深处的大黑蟒。

仅此一眼,他忽然看见黑色的巨蟒骤然睁开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码不完啦码不完啦———明天见吧!明天不粗长,我就后天粗,嗯,后天一定长(捂脸立个flag)

今天晚上和一只小野猫撞了个满怀,一晚上都在抱着他看医生,流浪猫可脏了,医生还说太小,不让我洗(哭),好在猫咪可爱又听话,要不然洁癖患者该怎么活,呜呜呜—

求助在座的宝宝们,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在不洗澡的情况下把他变干净?么么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