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为你褪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耀耀红烛闪耀, 蜡油顺着酥软的蜡烛缓缓淌下,汇聚在烛盘上瘫软成了一片。

林深忐忐忑忑的走出了那片将他包裹起来的印记。

如同踏出了舒适圈一般的蹑手蹑脚的往前挪了一步。

回头看了看地上烙印下的六片冰晶,又看了看前方蜷缩在一起像是疼得不行, 直哼哼的黑巨蟒。

林深还是心一横的往前走了一步。

深深好想给自己唱一首,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可是他真得看不得这种东西。

那么粗大的一条巨蟒因为疼痛将自己快要蜷缩成了一个包子,似乎是疼得不行, 把自己的蛇头藏了起来, 深埋在躯体里, 也不知道埋在了哪一层。

气息特别的急促,粗声粗气的就好像是在喘一样。

这是疼成什么样, 才变成了这样?

林深莫名的有些心疼。

黑巨蟒虽然看似很恐怖、很粗长、很强壮、吞起人来毫不犹豫,对于一米八几的费沉,一口就把他连头带脚一并咽到了肚子里去。

全过程总共不到一秒,速度快到费沉的呐喊刚发出声就哑火了。

就是这么恐怖又凶残的一条蛇,对其他人都很凶很凶。

却独独对他有些反常。

它好像并没有想要伤害林深。

从把他拖进来, 到把他扔到这个结界里, 到后来从窄细的洞缝中钻出来, 追到他洞口再次把他缠住,也仍然只是把他再次扔回了这个结界里而已。

其他,什么都没有做。

虽然期间不知道为什么很是暴躁,蛇信子嘶嘶的吞吐着,搅动着周围的空气,可是即使是这样也没有伤害他、吃了他、或者吞了他。

既然如此, 林深就不怎么怕了!

更何况,无论深深承不承认,他与巨蟒对视上的每一刻, 都蛊惑着他的心,仿佛一人一蛇已经对视过了很多次,蛊惑了很多次,看得他直迷瞪。

以至于既然已经知道了是从蟒蛇身上传来的血腥味,并且还看见了缘由,林深实在没有办法放任不管。

既然蛇蛇不会吃他,那么其余的事情那都不是事情!

想通了这一切的林深,无声的靠近了大蟒蛇。

它好像真的很疼,紧紧地蜷缩着自己,每一片被掀起来的鳞片都虚虚的笼在身上,其内渗出来的鲜血沿着黑色的纹路缓慢的流淌了下来,鳞片下肉眼可见的还能看到一些细腻的肉|渣。

就像是人的皮肤被生生撕掉,只剩腐肉一般的视觉感受。

林深抿了抿唇。

想要接近蛇蛇帮助它的感觉更甚。

巨蟒是什么时候受伤的呢?

林深凭着他的记忆回忆了一下,应该不是与人类打斗的时候受伤的,别看费沉当时带来的人很多,但在庞然大物面前都是沧海一粟,渺小的难以支撑。

而且当时林深一直在盯着大蟒蛇看,也没有发现他受伤。

那他是什么时候受伤的呢?

犹记得刚才林深找出口的时候,阴差阳错的寻到了这条大蟒蛇。

当时它已经把它自己强塞进了洞穴里,看见林深之后也只是凝望着他,并没有行动,直到林深开始逃跑。

或许是因为林深的背影与逃跑的行为刺激到了它,所以才导致大蛇蛇发了狂,不管不顾的冲出来,抓自己。

或许就是在那个时候被伤到的吧?

洞壁撬起来了鳞片,鳞片才脱离了蛇身。

可是它抓他又不是为了吃他,那为什么会这么迫不及待的抓他呢?

难道是因为孤单?

走到近前的林深想到了这一点。

这么大个庞然大物孤零零的生活在这个山洞里,长时间下去一定会孤单的,所以才学着人类的样子点起了蜡烛,妄图用人类的东西留下林深。

结果再次相遇,想要其留下的人类却仍是短暂的愣怔之后,撒腿就跑。

这怎么能不刺激到大蛇蛇呢?

而至于这些蜡烛,这里除了他就是蛇,不是巨蟒点的还能是谁点的呢?

这么大的巨蟒,应该也不算是动物了,怎么也得通点灵性,所以会点蜡烛也不奇怪吧。

一条又通灵性又不会伤害自己,看上去还很是熟悉的大黑蟒,走到近前的林深现在已经彻底不怕了。

他走到了黑蟒的身边,小心翼翼的观察了一下它蛇躯上被撕开的鳞片,随即便撕扯开了自己的白衬衫。

因为回泸开发布会,林深穿得很是正式,一身裁剪合体的西服,将他本就一米二三的腿拉得更长,回来了以后着急找蓝桉,他的这身行头就没有脱,只是显累赘不方便的脱掉了外面的西服,套上了一件棒球服罢了。

而因为之前在洞外被巨蟒叼住脚,林深只感受到了一下被拖拽的拉扯,然后就昏迷了,等到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躺在了洞中。

修饰腿型的西服裤,不知为何早就已经碎的差不多了,或许是与地面高速摩擦,又或者是像刚才暴躁焦灼的大黑蟒来回围绕他甩动一般,来回的触碰之下磨碎了他的裤子。

不过棒球服与衬衫倒是没有什么异常,完好无损。

所以林深在衬衫上撕了几条之后,又从自己已经碎裂的裤腿上撕了几条,反正也碎了,再彻底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同。

直到撕的差不多了,林深才开始给巨蟒包扎。

在林深撕衣服的这段时间,巨蟒仍然很老实,好像似不安稳一般将自己蜷缩的更紧,蛇头埋得更深,呜呜呜地不断发出沉闷不已的声音。

不是那种难受难过的呜呜呜,而更像是无家可归的小野猫被人类以不舒服的姿势猛然抱起之后,不知是生气还是什么,呜呜呜的叫个不停的那种状态。

能把硕大无比的巨蟒想成粘人的小奶猫,林深也是挺佩服自己的。

他深吸了一口气,鼓起了勇气,取了一根挂在自己身上的绷带,开始给黑蟒包扎。

为了增加长度,他将几根窄细的长条绑在了一起,探出身子一点一点的从巨蟒直径两三米的躯体上往过绕。

小心翼翼得很,生怕弄疼了黑巨蟒以后,黑巨蟒再给他来个猛蛇甩尾,再把他扔出去。

可是巨蟒的躯体实在是过于巨大,林深又只有两只手,体型又那么的瘦削,在巨蟒的面前实在是过于渺小了。

到最后为了给黑蟒绑住绑好,几乎已经贴在了蟒蛇的鳞片上,将它抱了一个满怀。

它真的好冷,林深抱住躯体之后的第一时间就打了一个冷颤,尤其是是贴上它的鳞片,就像是抱住了一块坚冰一般。

冷到皮肤都快要粘了上去。

而正在这时,林深忽然感觉到黑巨蟒突然动了,似是不太舒服一般将蜷缩着的躯体慢慢的向外舒张,又像是扩张的漩涡一般缓缓散开,一颗庞大的蛇头从身体里探了出来。

睁着一双血红通透的立眸转过头看向了他。

赤红的蛇瞳仁里全是林深的影子。

少年环抱着它的躯体,有些呆萌的望向他。

棒球服被他脱到了一边,白色的衬衫凌乱不堪,其下沿着衣摆被撕成了一条一条的长条,长裤已然变成了短裤,磨损的很是严重。

时而根据少年的动作频率,还能看见一些若隐若现的肌肤,一双长腿白嫩无暇,将少年肉|质的稚嫩与男孩子的骨质感体现的淋漓尽致。

纤细的手臂上挂着从衬衫上撕下来的长条,似乎因为挂不住,口中还叼了一根。

睁着水汪汪的月眸注视着他,脸颊红红的,不知是着急的还是紧张的,染上了一层粉晕。

粉晕沿着脸部完美的线条扩散,逐渐漫到了脖颈,又逐渐的往下蔓延,直到那粉嫩染遍了全身。

目光之中有好奇、有惊恐、有畏惧,还有少许错愕,甚至还有一些乖巧,而在乖巧之中莫名的还有点娇气。

又香又软的团子抱住了冰凉硕大的蛇躯。

无比的迷人。

左脸颧骨上的血红泪痣颤了一下,巨蟒的蛇身也跟着颤了一下……

“呜呜呜,” 你好啊?我叫林深,你叫什么呢?

少年抱着比他身体大出好几倍的庞大蛇身,叼着丝带呜呜呜的喃喃。

巨蟒:“…………!”

巨蟒的蛇尾直接一抽抽。

“呜呜呜——唔——” 你受伤了,我在给你疗伤。

林深没感觉到巨蟒在抽动,只是更用力的抱住了蛇身,眨了眨眼睛。

巨蟒:“…………!!”

蛇尾的尾端下意识的开始发痒。

“嗷呜嗷呜——嗷呜——” 你不会吃了我的对吧?你刚刚没有吃我,我也不会弄疼你,我会轻一点,再轻一点的。你不要怕,乖~

颧骨的红泪痣不自觉的跳了一下。

巨蟒:“!!!”

在林深水汪汪又娇气又天真的目光之下,蛇尾的痒意已经彻底难以控制了、

从末端开始沿着鳞片的脉络像是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寸一寸的、接连不断的、不可控制的,一点一点的往上蔓延着。

很快便窜遍了它的全身,每一片鳞片都像是燃起了熊熊烈火,火势越发的不可控制,瞬间就变成了燎原之势。

林深与蛇眸对视着,无声的眨了眨眼睛。

本来他是想说话的,但是口中咬着衣带,实在是无法出声,但是不说话应该也能达到一样的效果吧?

反正眼前的巨蟒又听不懂人语,目光传递与语言沟通应该是一样的效果。

巨蟒似乎真的明白了林深的意思,蛇头重新蜷缩了回去,林深的心也一并沉回了肚子里,

胆子也跟着一并大了点。

和他想的一样,巨蟒并没有想伤害他,拖他进来的原因或许就是怕孤单,想找个人陪陪他,至于为什么选中自己,或许是因为自己身上有之前两条黑蟒留下的痕迹吧。

既然没有伤害自己,那作为回报,林深帮他处理一下伤口也是应该的。

林深继续给大蟒蛇包扎,抱着巨蟒的蛇尾一会儿拖到这里,一会儿拖到那里,甚至后来嫌麻烦已经不仅仅限于贴上去了。

而是,直接爬了上去。

一屁股坐在了蛇尾上,夹|紧双腿,控制着蛇尾不要乱动,上半身前倾趴在蛇身上,手中抓着绷带,嘴里还叼着一条,手脚并用的在蛇身上不断的摩|擦着。

而林深不知道的是。

在他抱着蛇尾、坐在蛇身上帮它包扎的这个时间里,大蟒蛇并没有老实,也没有安静!

它原本蜷缩着的身躯微微张开,像是漩涡一样向外逐渐扩散,缓慢的移动之中,蛇头悄无声息的挪到了林深的身后。

竖起来的蛇眸一眨不眨的盯视着坐在自己蛇躯上的少年,将那优美的背脊轮廓深深的烙在自己的眼眸里。

一双血红的蛇瞳满涨的欲望越发的强烈,猩红的蛇信子嘶嘶的吞吐着,发出来的声音一声比一声的沉闷。

尤其是少年的下半身紧贴着它的躯体,双腿分开跨了上去,又逐渐的紧|缩,似乎是不想让它乱动一般夹得特别的紧,偶尔巨蟒控制不住,动一下,少年还会猛得加重力道。

背对着它唔唔唔的喃喃着,似乎是在对蛇身这大幅度的扭动表示不满。

可是越是这样,蟒尾动的越欢。

就像不受控制一样的在少年夹|紧双腿的时候,发了疯,癫了狂,到最后少年似乎是有些生气了,直接手脚并用的全部趴在了尾巴之上。

扯着绷带,抱着蛇尾,甚至为了防止自己掉下去,扯过一条丝带,将自己与黑蟒硕大的尾部绑在了一起。

撅起下半身,匍匐下身体,抱了个满怀,而在这期间叼着绷带的嘴也没闲着,唔唔唔呜呜呜的哼吱着,随着时而摆动一下的蟒尾,时而往前颠他一下的蛇尾而倾斜着、晃动着。

如果林深的注意力没有全被巨蟒的伤口所吸引走的话,少年一定能感觉到来自背后愈发灼热的蛇光。

以及蛇尾摆动时那不正常的速度与频率,以及本该冰凉彻骨的鳞片,在林深抱着包扎摩|擦时逐渐热起来的温度。

还有那身后声音越发沉闷的,属于蛇信子吞吐的嘶嘶声。

而少年太专注了,一点都没有发现。

直到包扎完毕他都没有发现。

为了控制摆动起伏的蛇尾,林深出了漫头的汗,密汗早已渗透了他本就撕扯成不像样的白衬衫,宽大的白衬衫被他快要扯成了露脐装。

一截细腰在起伏颠起中一会儿贴在了湿透的衣料上,一会儿又浅浅的露了出来,一片旖旎风光,只是看着就令蛇无限遐想。

而少年这里,刚刚包扎完,正准备将绑住自己,为了帮自己稳住身形,能和起伏的蟒尾频率一致的丝带扯下来,他忽然发现了一处有意思的地方。

还记得在窄细洞穴中见过的蛇腹黄金么?

就是在黑巨蟒的蛇腹下面似乎是正在蜕皮一般,褪掉了一快黑色的蛇皮,露出来了一节黄灿灿的金黄,像是黄金一般的颜色。

那般灿烂与耀眼真的不亚于面见黄金。

以至于当时林深就给这段金黄取了一个名字—————蛇腹黄金。

而现在林深坐在蛇尾之上,将自己与黑蟒的巨尾捆在了一起,在蛇尾起伏的过程中正好清清楚楚的与这段金黄来了一个近距离接触,同时也看见了在这片黄金一般的色泽周围,已经稍稍有些起来了的黑胶状蛇皮。

林深的手有点痒。

他的本意本来是贴近一点,在好好看一下这灿烂的金色,可是在手快摸上去的一刻,他忽然好想帮巨蟒把这蛇皮撕掉。

人工蜕皮也是褪皮。

越想手越痒,越痒手越想。

手痒的就只想动。

行动快过思维,纤细的指尖已经触碰了上去。

黄金色的鳞片温温的,随着巨蟒的呼吸不断地起伏着,速度越来越快,以至于林深只是把指尖放在那,那一节金黄色的蛇身就已经贴了上来。

就像是猫在和你撒娇一样,你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坐在那里,它就会躺在你的怀里,用猫身不断地拱着你,蹭着你,想要和你玩,想要和你亲昵。

只不过现在“一人一猫”的位置互换,林深现在就是那只猫,而黑巨蟒则是饲养着他的“人”。

林深已经毫不顾忌的拱了上去,本来就是匍匐着的,现在就贴的更紧了。

更是在触碰上金黄以后爱不释手的磨蹭着,一开始的时候还有少许收敛,觉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毕竟巨蟒发起疯来还是很恐怖的。

后来———

深哥实在是忍不了了!

有谁能不爱黄金呢,有谁能不爱金黄呢?

尤其是这么坚硬的金黄!

来来回回抚摸了半天的林深甚至不禁怀疑这就是金子。

金灿灿的小黄金儿~~~

手痒的更甚,抚摸着抚摸着就开始帮黑巨蟒手动褪皮了。

别说,那感觉真是太爽了!!!

帮蛇蛇褪皮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表皮与□□缓缓地分离,光滑又细腻一般的触感与质感,如同女孩子修饰腿型的精致丝袜,再加上全过程蛇一点都不会觉得疼,甚至不但不疼还非常享受那种褪皮时的苏爽。

做一件事情,既能让别人享受,又能让自己乐趣无穷,林深就撕得更欢了!

而巨蟒的呼吸早在林深抚摸上金色鳞片的一刻。

就已经乱的不能再乱了。

整个蛇躯都在因为林深的这个动作而雀跃着、欢呼着。

黑色的蟒皮是巨蟒最后的一层防御,一层能抵抗无边欲望的防御罩,每褪一点皮,露出来灿金色的颜色,允诺程的神识人性就少一分,兽|欲就开始无限的扩张。

而坐在他蛇尾上的少年却根本意识不到,甚至乐此不疲的、玩得欢腾的帮他褪着皮,黑色的表皮一寸一寸的被撕下,其下的灿金色一层一层的展露了出来。

甚至为了撕个完整的出来,林深那叫一个小心翼翼,跟玩建模游戏似得,生怕自己一个不慎而扯坏了。

以至于猩红冰凉的蛇信子伸到他脖颈上的时候,林深还在这‘小黄金儿’‘小黄金儿’。

还以为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东东触碰上了他的脖颈,轻轻的晃了一下身体,不耐道:“哎呀,别动。”

蛇信子没有移开,在一个快速的吞吐之中舔上了林深因为闷热而粉嫩的耳垂。

林深夹了一下左肩膀:“哎呀,谁呀,都说了别动,忙着呢”

湿|濡冰凉的触感越动越欢,顺着林深的耳垂向下舔|弄,舔过纤细脖颈上偶尔可见的青筋,碾过脖颈上骤热的蛇型项圈

直到被少年像打蚊子似得想伸手打了一下时,才快速的收了回去。

可是不消片刻嘶嘶的声音重新响起。

这一回,那条湿滑的蛇信子卷上了他的腰,骤然的冰冷,让林深稍稍清醒了片刻,但是注意力还是在‘小黄金’上,边撕边往下拽了拽自己已然惨不忍睹,露出来腰腹的衬衣。

而下一刻。

林深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捅了捅他的后背,微硬的触感,还有点q弹,像是想让他转身看看它似得。

“我说,你没完了是吧!!”

林深实在是受不了了。

谁啊,没看见他正在看‘小黄金儿’呢么?没看见他正忙着呢嘛,不愿意理你就是不愿意理你呗,怎么还得寸进尺上了呢?!

结果,林深不扭头不知道,一扭头才发现一双像是孕育着滔天大火的赤红蛇眸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猩长的蛇信子嘶嘶的吞进吞出,灵活的分叉顶端像是蠕|动的触手,在他的眼前搅动着空气,巨蟒的上半身已经完全立了起来,之所以林深没有感觉到是因为生性狡猾的蛇类,故意不让林深感觉到。

而在林深感觉到的时候,他已经被其余的蛇躯一圈一圈围了起来,将少年禁锢在了怀里,头尾形成了一个闭环,将猎物控制在了它的掌控范围内。

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除了服从,别无他法。

而我们的少年还拿着一根丝带,将自己裸|露在外的腰腹与蛇尾绑在了一起,甚至还怕不牢固,绑的那叫一个紧,紧到转身的时候都特别的费劲。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转过来,而他的手中还扯着一段完好的蛇皮

“那个蛇兄如果我说这是一个误会您信么”

再看见眼前的这一幕,深深才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什么,还有现在自己是个什么处境。

而在看见那条不断靠近他的蛇信子之后,林深是真得彻彻底底的反应过来了。

“蛇蛇蛇蛇蛇蛇蟒蟒蟒蟒蟒蟒你听我说刚才是这样的”

“你受伤了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蛇一命也是啊”

“尤其是你还是因为我受的伤但是你这不能怪我啊”

“你说谁看见你这样的不害怕啊我最怕蛇了真得!所以我”

“所以我一定得跑啊我这一跑你就要追我跑你追你追我跑”

“哦哦哦你是想说我手里这段蛇皮的事吧这个我也可以解释啊”

“对不起蛇爸爸我真不是故意的您放过我吧行吗”

“我不好吃的我身上没有肉不信?您睁大你的蛇眸看看啊看看我这都骨瘦如柴成什么样了”

“别别别不用睁了您的蛇眸已经很大了呜呜呜太大了太可怕了妈妈啊”

任林深怎么解释,巨蟒就像没有听见一样,无声缩紧着自己的蛇尾。

把林深围起来的蛇躯越来越坚固,一圈一圈的卷着,连一个缝隙都不留给已经落入圈套的嫩|肉,让其连一丝丝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林深忙中出错,越忙越乱,腰上的丝带还解不开了。

以至于蛇信子都扫了他脸上了,他还是没能解开,而他还坐在巨蟒的身上,双腿分开,压着他的尾巴末端,身体像献|祭一样的被绑在了蛇的躯体之上。

被它的尾巴末端,像是故意的一般一点一点的给举了起来,像是在把玩着已经入口的美味,含|吮着他的肉感,尝着他的甜美,嗅着他的香气,再把他吞到腹中。

无限的拉长这个过程,让过程的每一秒都是享受。

巨蟒像疯了一样,再也控制不住,在把林深举到顶点的那一刻,直接扑了上去

林深只觉得身体一斜,紧接着就已经被巨蟒按在了蜷起来的躯体之上。

没错,是按。

别看蛇没有爪子,但是蛇的身体很重啊!

特别的重。

更何况是眼前这条直径三|四米粗,长度十二三四米左右的大黑蟒了,那体重压上来的一刻,可怜的深深就两眼一黑。

并且就这,他还能感觉到大蟒蛇是半收着力道的。

稚嫩的少年几乎快要被揉进了巨蟒的躯体里,就好像知道林深很喜欢它的那片黄金色一般,一次次的将他按在了那里,一会儿趴上去,一会儿又半跪着,最后直接面朝前的贴了上去。

少年白嫩的肌肤与璀璨的金色染在了一起。

昳丽的白,灿烂的金。

禁忌又美丽。

丝滑的触感掠遍全身,分着叉的那一节灵活有力。

那一刻,林深终于明白巨蟒将自己禁锢在窄细洞穴中、又在后来不断蜷缩起蛇躯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  啊啊啊啊啊啊来了来了来了———

感谢在2021-09-28 22:25:41~2021-09-30 23:14: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栀子岚 30瓶;宿醉渔舟、46118253、我不认识你、桜 10瓶;若风无迹、源无 5瓶;獭兔易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