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看上的冰美人是大蛇攻! > 第89章 为你娇气(更新2500营养液加更)

我的书架

第89章 为你娇气(更新2500营养液加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深跪趴在轮椅之上, 两条皙白修长的腿一边一个搭在宽大轮椅的两侧,与允诺程的双腿在一个平行线上,脊背微弯, 腰部微陷, 整个人都像是送给允诺程的凌|虐手札, 似他任意妄为肆无忌惮。

耳边逐渐的传来隔壁两个男生换衣服的声音,似乎是尺码没有拿对, 正在相互争辩。

“你个蠢货,你怎么拿了一个m号,这个是给女孩子穿的。”

“哎呀, 咋办啊?我手忙脚乱拿错了,要不然你瘦,你试试?万一能行呢?”

而在允诺程与林深的隔间,允诺程昂着头含|吮着林深微微颤抖的唇, 柔软触碰上的一刻, 便是无法抑制,林深紧搂着允诺程的脖颈, 任由自己的唇被撬开, 给予着那丝滑的柔软, 将这段时间的思念愧疚难过以及无法面对,全部用唇齿表达了出来。

允诺程更要强烈,很快便将林深彻底镇压,反客为主。

两个人像是两头饥|渴的兽,汲|取着对方的温润。

滋滋的水-渍声蔓延, 两人却都无动于衷。

“穿不了穿不了,我再瘦也穿不了女孩子穿的衣服啊?”

“嘘——别说话,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似乎是允诺程与林深弄出来的声音太大, 水渍声太响,隔壁的两个男生好像发现了端倪。

林深从暧昧的搂抱与亲吻中回过了神,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失态,癫狂的不管不顾,本想要把动静降一降。

但是允老师却好似并不在意,在林深的唇与他分离的那一刻,便吻上了他纤细白嫩的脖颈,时而轻咬,时而舔|吻,比刚才弄出来的声音还要大。

林深羞红了一张脸,紧咬着指节不发出声响。

可一只脊骨分明的手似乎是怕他咬痛,忽而在身后钳住了他的双手,另一只温热的掌心轻抚过他的后腰,将少年塌下去的腰肢,拉到了面前。

忽而的一拉,腰间上的铃铛骤然响起。

“嗯好像是有声音,这声音好像是什么铃铛?”

“只是铃铛么?我怎么好像还听到了其他声音呢?”

隔壁两个男生的说话声,就像是响在耳边,那般的清晰,听得林深从脸颊一直红到了耳廓,又逐渐的往下蔓延。

而下一刻,却让他猛然一惊。

允诺程顺着林深现在的姿势,吻上了他的细腰!

他的腰上还有黄金巨蟒留下的斑驳痕迹,虽然不比腿上明显,但是仔细看得话也能看得出来,可是林深的双手被紧紧的钳制在背后,想要挣扎都挣扎不开,只能任由男人撩起他的大红头纱。

观察上了他的细腰

他能感觉到允诺程有一刻的停顿,像是对他腰肢上那若深若浅的红痕感到震惊,可是这种停顿只持续了短短的几秒,紧接着允老师就像是在安抚着他的焦躁一般,一点一点的吻上了那些细密的红痕。

在黄金巨蟒曾经碾过的地方细细啄吻着,时光像是凭白的拉长,无限的长。

新的痕迹逐渐覆盖住旧的红痕,一片地方被一人一蛇反复来回的咬舐研|磨,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从心理上带来的刺激都像是滔滔的海水一样,顷刻覆灭。

林深又羞涩又难耐有愧疚,他想解释,但是隔壁还有人,他想推开,可是双手却被钳制,只能任由身体止不住的发抖,连着他腰间上一颗颗金色的小铃铛,止不住的响。

窸窸窣窣的叮铃叮铃。

直到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隔壁的两个男生的说话声逐渐的越来越低,隔着一面墙,林深就好像已经看见了他们发现时震惊的神情,羞涩的表情。

林深更加的羞耻了,同时不知道是因为允老师吻他腰部的时候太过于温柔,或者又太过于强制,不容拒绝的一点一点细细的碾过那些大蟒蛇留下的痕迹。

双重刺激下,林深只觉得允诺程的唇像是导电体一般,他碾过的痕迹开始难以控制的发痒。

就像是大蟒蛇一种无声的抗议。

抗议林深怎么可以让一个人类吻上他给他留下的痕迹!

以至于在惩罚他一般,允诺程每吻过一片痕迹,那痕迹就开始灼热痒|意,甚至那大蟒蛇是如何给他留下这些痕迹的过程都开始在脑海中不断的浮现。

很快,便彻底软了少年的整个身体,只能任由自己倚靠在允诺程的肩头,细细的喘着。

而允诺程却紧搂着他,森林般的草木香从耳廓传来,飘过脖颈上灼热的蛇形项圈,漫到了他的脸庞。

“深深,坐上来”

林深:“!”

坐哪里允老师怎么可以这样,隔壁还有人啊而且他们好像大概还发现了啊啊啊

双手被禁锢在身后,林深只能紧咬着下唇不发出声音,可是喘息的呼吸声却难以控制,腰间的细软越来越严重。

来自黄金蟒的报复甚至开始从腰际逐渐蔓延到了双腿,高叉裙下那更是难以视人的红痕像是一并被触动了一般。

再也控制不住,林深原本跪|趴的双腿彻底酸|软,应允诺程言语一般的坐了上去,又猛然惊醒,那温度与大小,那石更度与热意隔着厚重的毛毯怎么都

他的美人原来这么大的么?!

这大小简直跟黄金蟒有得一拼了!

在洞中的那十五日时光林深其实一直都没有弄清楚,黄金蟒到底有多少根,因为他的身体像是被改造过一样,痛觉永远都只是暂时的,而他的体内承受的极限却像是没有边际。

尤其是最后一天,黄金蟒傲娇的不愿意变小,彻底的显出了原身,误以为他所说的一次只能有一根是在抗议数量太少,所以那一回,几乎可以说是全部都用到了

林深也是第一次确确实实的认知到黄金蟒一定是一条成了精的蟒蛇!

那数量比一般的蛇都要多得多,甚至这还嫌不够,有的时候会直接用那条灵活的蛇尾

简直不让林深活!

猛然之间林深听见了隔壁两个男生匆匆忙忙跑出去的声音,甚至连衣服都没有换完,跑出去一段距离才意识到衣服落里面了,一个又骂着另一个的跑回去去取,慌慌张张的恨不得立即逃离。

林深羞耻的无法附加,加上身体上的酸软与红痕的痒意,脑海里不断闪现出那些忘都忘不掉的回忆,以及此时怀抱中似梦一般缱绻的美人。

在隔壁的大门轻轻地关上的一刻,林深不可抑制的抽泣出声。

泪水止不住的往出涌,将这段时间被大蟒蛇叼入洞中,与其没日没夜嬉戏玩乐,以及后来大蟒蛇把他放回来的失落,允诺程回来也不能和他亲近的难过全部不可抑制的涌了出来。

允诺程在林深抽泣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察觉到了,松开了对他双手的桎梏,安慰一般的将他紧搂在了怀里,轻捏着他的下颚,诱哄道:“怎么了?嗯?怎么哭了?”

“美人———”林深好难过,这是真的么?他真得又抱住他的美人了么?他的美人就在他的身边么?是他的美人在吻他么,他好想他,可是大蟒蛇呢?那条黄金巨蟒该怎么办呢?

“嗯,我在呢啊,不哭了不哭了,美人在呢啊,乖———”

允诺程边哄边吻着林深脸上淌下来的眼泪,以为是因为刚才隔壁的动静让林深害羞了,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脊背:“他们没听见啊,没听见,真得,不骗你。”

允诺程早就知道隔壁有人,正是如此才更加肆无忌惮的要林深,他想看着他失控难耐,想看着他轻咬着嘴唇,红了整张脸却无法叫出声来的暧昧表情,想看着他颤抖,想看着他迷离的眼神,想听着他愈发急促的喘息,想和他一起达到两人曾经一起达到过的峰值

如那十五天在洞穴中的每时每刻一样。

允诺程刚才问林深有没有想他,这十五天有没有想他,有没有想起那十五天癫狂的时光。

而允诺程每一天每一个时辰都在想。

回来的这段时间,林深越躲着他,越留给他背影,明明对视上了目光下一刻却又移开,看着林深的窘迫,看着林深的徘徊,望着他站在自己石头房门口翘首以盼犹犹豫豫的样子。

允诺程就想像现在一样把林深拉进来,按在床上按在墙上按在他的轮椅上,按在什么地方都好,甚至恨不得再次化成林深所熟悉的黄金蟒,去重温于林深于自己都是梦幻一般的十五天!

林深的泪水根本止不住。

这几天的憋闷全部宣泄而出,又隐隐觉得这样很丢人,他又不是哭包攻,哭什么哭。

可是他就是难过,又有对黄金蟒的思念,又有对允诺程的愧疚,又有现在搂着美人的不真实。

尤其是美人说道:不哭了啊,美人在你身边呢啊

这句话和黄金巨蟒埋在他的颈间蠕|动时所传达的‘不哭了,不哭了,你的美人在艹你呢啊,不哭了———’

不能说是毫无关系,简直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林深哭得更大声了。

“深深,怎么了?我弄疼你了?乖,我的小娇气包,我轻一点,不哭了啊!”

被说到小娇气包的时候,林深连指尖都羞红了,抱着允诺程的脖颈,低垂着头,小声抽泣着,嗫嚅的想要和他的美人告状。

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美人美人我想你我好难过我对不起你”

“哪里对不起我了?嗯?”

允老师没有因为林深这么说而松开他,反而怀抱着他更紧,对他的说辞颇为不解。

林深觉得允诺程一定是发现了的,虽然两人动作很大,但是因为‘大猛攻’林深的不在状态,所以还没有做到最后一步,但是腰间的红痕一定是发现了的。

要不然允老师不会刻意的去亲那里,呜呜呜,他的美人没有怪他,没有嫌弃他,甚至都不去问他!

呜呜呜

“乖孩子不哭了,再哭我就亲你了啊,亲到你不哭为止!”

林深的泪水止不住,允诺程又镌吻上了他的唇,时不时的伴着轻咬,就像是惩罚他莫名多出来那些红痕一般,双手在腰上的那些斑驳上游|曳着,又逐渐的往下移动,眼看着就要将高开叉的红裙彻底撩起。

到那时连他腿上的痕迹都会显露无疑。

温热的掌心已经抚上了他不知为何愈发敏感的大腿,红裙飞舞,铃铛骤响,连允诺程腿上厚重的毛毯都掀了起来,披在了林深的肩上,混着大红纱衣从他的肩头滑落。

而在最后一步即将来临的一刻,林深却仿佛大梦初醒,猛地拱起了自己的裙子,从允诺程的轮椅上趔趄的下来。

允老师扶了他一把,林深恋恋不舍的抓住,迎着允诺程奇怪的目光,没忍住,揽过他的脖颈,不管不顾的重重的吻了上去。

又在唇舌已然升温到顶点的一刻,骤然分开,慌不择路的甚至都忘了自己的身上还披着允诺程的毛毯,就这么裹着自己猛地打开门,跑了出去。

独留允诺程诧异的望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

林深披着允诺程的毛毯百里冲刺回到自己宾馆的时候,像是一瞬间卸掉了所有的伪装,猛地扑到了床上,脑海中回忆着刚才两人在试衣间里的凌乱,还时不时根本抑制不住要往出蹦的关于大蟒蛇的过往。

身体愈发的灼热,就像是被下了什么魅|毒一般,止不住的难受,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几遍,又跑到浴室冲了四五遍的冷水澡,终于将身上这股压都压不住的邪火,重新给他憋了回去。

他刚才真得是糊涂了,即使再思念允老师,也不能这样做吧,这样对他的美人多不负责。

他的美人就像是天上星人间月,夜晚不曾拥有太阳,而他出现的那一刻,就是永远的光。

而他怎么能在和大蟒蛇之后,再去染指他的美人呢!

林深真是快要懊恼死了。

看了一眼时间,经过这么一番折腾,离sas彩排的时间真真是没剩下多久了,林深找蔚雨送来了一套西服。

一套做工精良,严丝合缝的西服。

有多严丝合缝呢?

连西服的领巾都直接遮住了脖颈,严丝合缝到一点点的空隙都没有留出来,除了脸庞以外,连一片片肌肤都露不出来。

蔚雨提着衣服送过来的时候不知道林深为什么又回到了房内,看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已经在后台等着了才对,而且还很奇怪深哥为什么要穿一身这么严谨的西服。

就好像是要遮住什么一般,一丝一毫都不想被任何人瞧了去。

但是蔚雨也没有问。

身为一个优质的经纪人从来不管艺人的私事,更何况蔚雨不仅仅是经纪人,还是深哥的小弟兼兄弟朋友,深哥一声令下他上刀山下火海,干什么都行。

从泥潭里将他拯救,从那以后他就只奉他为神明。

蔚雨本来想给林深再化个淡妆。

但是不知道为何,林深较清晨刚睡醒时的萎靡不振,现在就想重新焕发出了光彩一般,根本不需要做任何的修饰,就已经比顶级化妆师修饰过的还要好看精致了。

从事化妆理发这么多年的蔚雨,其实从很早以前就发现他的深哥变了很多,如果说以前的变化是性格方面的改观,样貌上的会修饰。

而现在则是即使不修饰,也傲立于人群,就像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玫瑰盛开的一刻,其他的花朵就只能荣降二位一般。

尤其是失踪回来后的这段时间,比以前更加帅气更加漂亮,像是从漫画书中走出来的一张脸,更加绝绝子。

蔚雨连化妆品都省了不少。

林深换上一身西装路过大剧院众人的时候,那逼人的光彩看愣了一群人,有些群演直接驻足下了脚步,观望着这是从哪里来的帅哥,认出来是林深以后更是震惊不已。

犹记得最开始的时候林深并不是这样的啊?

虽然后来街头一舞很是轰动,吸了不少粉,但是前段时间的打人风波还是有所波及。

虽然后来真相大白解释清楚了,以至于段邵弘现在还在接受调查,网上辱骂林深的网民都去辱骂段邵弘了。

但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林深居然变化这么大

这么好看的少年必然没有错,千错万错都是别人的错!

蔚雨走在林深的身旁,瞩目着众人对其止不住的行观望礼,心中一阵阵的骄傲与欣慰。

两人行至一半,林深忽然停下了脚步,浓密的眉头微微蹙起,蔚雨顺着林深的目光看去,只见蓝桉与蒋文轩正站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蓝桉对林深曾经做得事,蔚雨并不知道,但是跟了林深以后,便知道了。

同时也知道了林深网上那些有关他露出上身的羞涩照片,正是因为在蓝桉的逼迫下才得以拍摄的。

这段时间网上都在热议允诺程与段邵弘真正的关系。

每天的标题不是:允诺程何故被段家抛弃、残疾人何时能拥有人权、虎毒不食子段瑞怎么可以这么坏、豪门贵族里的那档子事到底能有多离谱

就是:段邵弘罪大恶极、段邵弘死不足惜、段邵弘披着人皮的恶魔

娱乐圈就是这样,当一个新闻足以震惊众人的时候,其他那些不过尔尔的八卦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就比如林深当初露出上身拍照这件事。

当初在网上发酵是因为林深当时还暴打了段邵弘,再加上曾经流传过一些他不好的消息。

在他不出名的时候,坏消息还不够让人重视,可是出了名以后,多久以前的黑锅都会重新扣了林深头上。

这也就是俗称的糊穿地心的时候,你连自杀都无人问津,可你一旦红了,你打一个喷嚏,都会有人预言是因为有人想你。

就是这个道理。

而现在因为段邵弘的八卦新闻足够大,所以相比较之下,林深露着个膀子拍照也觉得没有什么了。再说了,男明星露上身是很正常的事,还有内衣秀呢,当初能在网上掀起波澜,是因为林深的其他事,而现在其他事已经说清楚,那露上身这件事,从照片上看去再羞涩、再不情愿也无伤大雅了。

蔚雨看了林深一眼,而林深已经环抱着手臂紧紧地靠在一旁,看着蓝桉与蒋文轩商议事情了。

那表情就和‘我就静静的看着你们作妖’是一样一样的。

甚至全过程林深都没想往前一步,听听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只是像老干部似得静静的看着他们作妖。

蓝桉与蒋文轩不知道这回怎么回事,商讨什么那么专注,甚至没有发现林深早已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直到蒋文轩离开,蓝桉转过身的一刻,才看见了环着臂百无聊赖的林深。

蓝桉:“”

林深挑眉以示打招呼。

“深深你怎么在这里。”蓝桉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了神,“刚才我和蒋文轩所说的你都听见了?”

“没有。”林深摇头,“不想听,污耳朵。”

蓝桉:“”

林深已经很长时间都对他是这种态度了,他已经习惯了,而今天他不想习惯了,如果道歉得不到原谅,那他干嘛要屈尊降贵的道歉呢?

小野猫野惯了,既然来温存的不行,那就只能继续用棍子了,这样他才能老实。

“那你站在这,是专门等我的?”

林深:“嗯,等着看你怎么作死。”

蓝桉笑了一下:“反正你又不会原谅我,我死或者活对你来说重要么?”

好像确实不是很重要。

如果不是因为蓝桉在sas,而sas又属于耀瑞,怕sas出事的时候波及到允诺程,林深才懒得管他。

“原谅你是上帝的事,我的事是送你去见上帝。”

“噗———”蔚雨没忍住,笑出了声,但抬头的时候又猛地对上了蓝桉阴寒冷傲的目光,吓得又憋了回去。

放在以前蔚雨哪敢笑出声,他就像背景板一样默默无闻,不知存在,而现在因为有林深、谢非鱼在他身旁,他也一天天的变得开朗了。

蓝桉冷冷的注视着全副武装的林深,放在以前对于林深说这种话可能会像小孩子似得恼羞成怒、怒不可遏,而现在却像是长大了一般,褪去了幼稚的表象。

他从头到脚的凝视着林深,仔细的观察着,目光像是已经穿透了林深身上的这副严丝合缝的皮囊,看见了他的肌肤、他的骨骼、他的肉。

蓝桉往前走了一步,伸手摸上了林深在高高领巾下遮挡住的纤细脖颈。

林深意味不明的注视着蓝桉将手伸过来,在即将碰到他衣领的一刻,又转头撇开。

“深深”蓝桉叫着林深的名字,回头看了一眼他身旁的蔚雨:“你先下去。”

骤然听见蓝桉飘向他的声音,蔚雨有些愣怔,好半天才明白蓝桉像是对下人一般的语气,‘你先下去’是在和他说,正低头准备站到一边。

却被林深拉住了。

他深哥抬头看向了蓝桉,迎着他的视线,反驳着他的语气,斩钉截铁的说道:“蔚雨不用下去,他哪都不用去,他是我兄弟!”

蔚雨像是一只有人给撑腰的小狗狗一样看了林深一眼,终究还是没有动。

“好,既然你不在乎,那我就当着他的面说。”

蓝桉将目光从蔚雨的身上拉了回来,重新看向了林深,又逐渐的往下移动,直到停留在了脖颈处。

“你脖颈上的痕迹是允诺程留下的吧。”蓝桉冷冷的说道。

林深很安静。

蔚雨很震惊。

蓝桉:“你们现在正是毫不避讳了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敢做这样的事情,你不怕被人发现传闲话么?”

“娱乐圈里什么人都可以谈恋爱,就属即将出道的艺人不行,而即将出道的艺人与其公司老板更不行!”

“谁知道你们有没有暗通款曲,谁知道你们有没有利用职务方便而谋取利益一旦被人周知你们是情侣关系,你们两人即使再清白,也会变得不清白。”

“以前你还懂得这个道理,知道离允诺程远一点,我威胁你的时候也很乖,生怕我真的把你暗恋允诺程这件事捅出去,怎么现在却越来越不知道收敛了呢?”

蓝桉虽然说得都是屁话,但他说得每一句话又不乏有点道理,而这些道理,林深其实一直都知道,当地位不对等的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会面临这种情况,更何况他们身处娱乐圈,想要大大方方的谈个恋爱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更何况是养成系公司的老板与旗下的艺人,这两个名字的出现本身就意味着很多。

林深以前等待着自己登顶,努力着奋斗着只为了名正言顺的站在允诺程的身旁,现在也是,只不过现在他的心很乱,更没有空想这些事情了。

蓝桉仍然在看着他。

“所以你永远也无法名正言顺的站在允诺程的身旁,无论什么时候你们在一起都会被人戴上有色眼镜。”

“因为此,他什么都给不了你,甚至连最基本的官宣都做不到。”

说到此,蓝桉直视着林深的眼睛,朝着他一步一步走去,直到把林深逼到了墙角。

“而我,不同!”

“允诺程为你做不到的事,我都可以为你做到!”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的内容我可没有跳过,怎么样,满意否,宝宝们?

小剧场:

蓝桉逐渐疯批,黎宇宸等待中,萧斌持续等待中

林深:谁想看你们三疯批,不要过来啊———

感谢在2021-10-05 21:51:04~2021-10-06 19:16: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不疯魔不成活、叫什么呀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梓菲大魔王 26瓶;叫什么呀 22瓶;孽 20瓶;博肖 10瓶;文绡墨 8瓶;你的猫在我手里 5瓶;时雨馨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