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为你交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深深, 你知道我在国外……”

已经两天了,这两天这位叫顾淼燃的追求者天天都跟在林深的身后,林深去哪他去哪。

林深训练, 他在旁边观望, 林深彩排, 他在旁边观望,林深上厕所, 他在旁边……被轰出去门口等着。

直到晚上林深回屋睡觉才能有片刻的安宁。

但是这种安宁爷也非常短暂。

他已经被顾淼燃烦得,快要ptsd了,本来这两天就因为大蟒蛇和允老师的事情睡不好, 而现在更是一闭上眼睛,就是顾淼燃在他的耳边叨叨叨叨。

说他有多想他,在国外是怎么想着他度日如年,想的有多抓心挠肝、□□, 他又是在国外如何如何生活的, 国外有什么趣事,甚至他每天吃什么喝什么都要讲给林深听。

大男孩太过于活泼, 让人无法恶语相向, 就像一只深知你不喜欢亲近的大狗狗一样, 在你的面前吐着舌头,吸溜吸溜。

但仍然吵的你不行,因为他就在你旁边蹲着,呼哧呼哧的喘粗气。

你不理他,偏移过身子, 他就追上去,继续面对着你蹲到你的面前,呼哧呼哧的喘粗气, 对着你流口水。

为了躲他,你三百六十度全转了一遍,他就三百六十度全追了一遍,离你不远不近,赶都赶不走。

弄的你一点脾气都没有。

毕竟谁能狠下心,真的训斥向你吐着舌头的大狗狗呢。

所以林深只能欲言又止了好几次,最后也只憋出来一句“欲仙欲死”不是这么用的。

而现在,顾淼燃一如既往的正跟在林深的身边端着饭菜去食堂,并且他的那张嘴就没停过。

林深实在被絮叨不行了,端着打好的饭菜,站定看向了他。

顾淼燃听名字蛮儒雅,如果不是后面那个燃字,甚至有点像个女孩名。

但是实则眼前的这位大狗狗长得一点也不儒雅,因为一眼看过去,他比体育生还要体育生。

耀瑞追求全面发展,不仅仅接纳那种细胳膊细腿,条形好的男男女女,也收纳这种特长生,在某方面有突出表现的年轻人。

像顾淼燃原来就是国家篮球队的,个头很高,有一米九三,比黎宇宸还要高半头,骨架特别大,再加上勤于锻炼,看上去就很壮。

但是也并不突兀,不像那种故意吃蛋□□练出来的肌肉男,而有点像是隆星cocktail那种款型,壮归壮,但仍然不乏精致。

但是他站在林深的面前,仍然像是巨人一样。

相当体型差。

以至于林深相当想不明白,就林深未穿书前,原主那种懦弱沉默包,是怎么收服了这么一个大汉的。

他的魅力有那么大么。

后来林深多方打听才知道,他与原主两个人也算是同病相怜。

当然像欺负原主那样的去欺负顾淼燃那是不可能的,就顾淼燃的巨人体型,他往那一站就是不动明王,别说欺负了,一般人连挑衅都不敢。

而正是因为顾淼燃体型的原因,他刚进耀瑞的时候,大家都怕他,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像是捏死小鸡崽子一样的把他们捏死。

所以他那天出来的时候一脚就把刘鳄踢飞了,而其余的小弟却连插手都不敢插手。

就一个字“怂”。

而他和原主的渊源,则是因为两人都是被孤立的人,只不过原主是被恶意孤立,天天受欺负,而顾淼燃则是怕被受欺负,而被孤立。

两人正好反过来了,可是结果却相同。

都是被孤立。

一次原主发现了在篮球场上一个人孤零零打篮球的顾淼燃,帮他把篮球捡了回去,小心翼翼的问他为什么一个人打篮球。

顾淼燃咧嘴挠了挠头,和他说,因为没人和他玩。

或许是这一句话触动了原主吧,孤独太久的人自然会明白另一个孤单人的感受。

于是,短暂的停顿以后,便鼓足勇气和他说,我陪你玩。

那天两人在球场上打了一下午的篮球。

后来原主就哭了,哭的特别难过,或许是因为压力太大,或许是因为流了汗,相应的泪水也就憋不住了。

很少哭泣的他第一次哭的那么酣畅淋漓。

顾淼燃不知道为什么林深会哭的那么难过,就好像一件高兴的事都没有。

顾淼燃与原主林深不同,虽然都是被孤立,但是顾淼燃粗枝大叶、神经大条,所以即使被孤立,他也感觉不到,即使感觉到了,他也只是短暂的难过那么一会会儿,然后就去发汗了,发着发着也就不难过了。

而林深知道自己心思细腻,情感丰富,哪怕是书中的原主,既然是依照他来设计编写的,那么他们的身上就有很多的共同点。

被恶意孤立这种事情,即使是现在的林深,心里也会不舒服,再加上他刚穿过来的时候,处境和原主一样,自然也体会到了原主曾经的那些感受。

只不过林深不怎么在乎罢了。

原主一哭,本就对他有点好感的顾淼燃整个人就慌了,问了半天,才知道隐忍了这么长时间的林深被欺负成了什么样。

身上的伤痕深深浅浅,旧伤加新伤数都数不过来。

以前林深这种事从来不会跟任何一个人说,他的自尊与骄傲不允许他低头,更要强的不会哭泣。

而今天哭的那么伤心,可能只是因为孩子太难受了,天天被蓝桉追求者们诋毁侮辱,动辄还要殴打上。

才通过一场篮球全部发泄了出来。

可殊不知他唯一的一次委屈,却让他收获了一名追求者。

顾淼燃神经很大条,他才不会考虑如果他说出来他喜欢林深以后,会不会破坏他们之间的友谊。

他只知道林深是在他孤独郁闷,没人陪他打篮球的时候,唯一向他伸出手陪他玩的人。

不用想,原主对于顾淼燃的表白一定手足无措、莫名其妙,同时又害羞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在这种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顾淼燃就因为公司要求而离开去国外深造了。

离别的时候,还信誓旦旦的和林深说:他一定会回来,等他回来,回来我就娶你。

而现在,他回来了!

“怎么了,深深,托盘太重拿不动吗?没事,来,我帮你拿。”对于林深的突然站定,顾狗狗还以为林深拿不动餐盘,非常热心的就要帮他拿。

林深无奈躲开:“我有这么柔弱么,连个餐盘都端不了?”

顾淼燃:“那就是饭打少了?没事,我打了很多,我每个菜都打了,我还没吃,你一会儿想吃什么就吃我的。”

林深瞭了一眼,顾淼燃跟耍杂技似的,端了四五个餐盘,每个餐盘上都是四菜一汤。

而他也没有故意浪费,无论林深吃不吃他的,他也能把这些都吃了。

他的饭量就是那么大。

林深叹了口气,对于顾狗狗的热心,还是说不出什么严重的话。

以前林深还以为自己对允诺程的追求已经很热枕了,一腔热血就是追,只要允老师不讨厌他,他就会一直保持着这种亲密有间,表示爱慕。

而在见到顾淼燃以后。

他还是太过于保守了……

“我能吃的了那么多么?我又不是猪。顾淼燃你没有什么事做吗?你回来以后按理说有很多事要忙啊?”

林深无奈的说着,转头朝着大剧院食堂内扫了一眼,果然看见人群中的谢非鱼在向他招手。

“我不忙,刚回来,公司给我放半个月的假和亲人朋友见面,而我当然来找你了。”顾淼燃边说边端着餐盘,跟着林深一并走向了谢非鱼的方向。

那体型,那架势,雄赳赳气昂昂,跟林深的保镖似的。

吸引了一大票人的目光。

林深本身就吸睛,再加上顾淼燃太壮,又帅,像极了东非那边挖金子的暴发户,一路走过来,在大剧院食堂吃饭的人们几乎都朝着他们望了过来。

林深和顾淼燃就在众人的注目礼下,走到了谢非鱼的桌子旁。

谢非鱼与蔚雨一同抬头看了顾淼燃一眼,前者撇了撇嘴,后者摇了摇头。

林深则看向了他们身旁的餐桌。

“!”

不愧是谢非鱼与蔚雨占的座,太了解他了!

居然孺子可教也的坐到了允诺程与苏雀的餐桌旁。

允诺程性子太冷,以前很少见就算了,平时更是不苟言笑,严肃如冰,别人看见他就敬而远之,根本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更别提和他在一个桌子吃饭了,甚至以他为圆心,除了谢非鱼蔚雨这张餐桌外,两个桌子开外才敢有人出没。

不过,别人是别人,林深是林深。

他才不怕。

他非常愿意。

正准备过去,却瞥见了和谢非鱼、蔚雨正坐在同一个桌子上的蓝桉、黎宇宸、萧斌。

除了阿米,全员到齐。

林深:“…………”

其实他走近的时候就看见了他们,只不过下意识的把他们无视了。

他看了一眼蔚雨与谢非鱼,疑问他们为什么会和他们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谢非鱼与蔚雨继续该撇嘴的撇嘴,该摇头的摇头。

很明显,他们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

林深端着餐盘走向了允诺程所在的那张长餐桌。

刚把餐盘放下,一同放下的还有顾淼燃、蓝桉、黎宇宸、萧斌。

蔚雨:“……”

谢非鱼:“……”

没办法,他们两个也只好跟着挪了过去,继续低头吃饭。

林深一副被别人破坏了好事的表情,看向了跟过来的蓝桉等人。

而他们等人又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心照不宣的学着蔚雨谢非鱼的样子,坐下,低头吃饭。

林深:“…………”

有病!这是怎么回事??!

坐下去的林深先在桌子底下踹了对面的蓝桉小腿一脚,蓝桉吃痛的朝他看了一眼。

“你跟过来干嘛?有病?”林深朝着蓝桉瞪眼。

顾淼燃虽然很烦人黏糊,走到哪跟到哪,像是林深的身上挂件,但是他和顾淼燃的过往,也反映了一件事情。

一件蓝桉曾经欺负他,欺负的有多王八蛋的事。

虽然蓝桉已经道过歉了,并且还告诉林深,有些事情他并没有参与。

但是在公司内欺负原主却已经成为了一种日常。

即使蓝桉不在,他的那些追求者们也养成了一种习惯,一种时时欺负林深的习惯。

像之前的那次把林深关进闹鬼的屋子,任林深怎么敲门都不帮他开,那就是在蓝桉不在的情况下做的。

而等到蓝桉赶过来的时候,林深已经哭到泣不成声了。林深不知道蓝桉看见当时的原主是什么表情,是什么心理。

但是如果当时林深在场,别说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把他们关进鬼屋了,他应该能直接把那群人打成鬼!

虽然但是,这一切都和蓝桉没关系,但如果一开始不是因为他这个始作俑者,原主就不会在过去被欺负孤立的那么惨。

所以林深不会原谅蓝桉,哪怕他现在确实变了改了,与众不同了,要洗白了,林深也不会原谅蓝桉。

道歉如果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

蓝桉回瞪了他一眼:“那你呢?一个星期都没有来食堂吃过饭了,怎么今天突然转性了?你不是一直在躲着允老师么,现在又扑过来干什么。”

林深:“”

他躲着允诺程躲得有那么明显吗?

蔚雨、谢非鱼、一旁的苏雀一致点头,然后又继续埋头吃饭。

“”

林深朝蓝桉眨眼道:“我哪里有躲着允老师,我是觉得自己太烦了,怕麻烦到我美人”

蓝桉撇嘴,不置可否。

顾淼燃却在这时插了进来,叼着根鸡腿瞪着蓝桉,“你看什么看?是不是就是你老是欺负我老婆,嗯?”

顾淼燃也算是鉴婊达人了,当全公司上下都臣服在蓝桉主角光环下的时候,顾淼燃没有,甚至见过蓝桉一面,就认出来是他在给林深使坏,让众人欺负林深。

所以对他的态度在离开前就不咋好,而现在更不好了。

蓝桉哼了一声。

目光传递:“你老婆?林深知道你叫他老婆么?而且怕我欺负林深,你早干嘛去了?”

说到了顾淼燃的痛楚,顾淼燃一下站了起来,看样子就是要收拾蓝桉。

蓝桉确实没有说错,如果顾淼燃没有离开,有他护着他,刘鹗那种傻子根本不敢欺负林深,可是他不在,他出国了,他在他老婆最需要他的时候,被逼无奈的出国了。

骤然的起立,震得桌子都是一颤。

林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瞪完蓝桉以后就悄悄的看向允诺程了,此时顾淼燃这么一站,震得桌子一抖,吓了他一跳。

林深抬头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却见顾淼燃一副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架势,而蓝桉也不甘示弱,回瞪了回去,两人一看就是要大干一架的意思。

结果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允诺程却轻微的咳嗽了一声,刚刚还站立准备大干一场的顾淼燃顿时坐下了。

整张餐桌鸦雀无声,连带的附近都开始鸦雀无声。

就像是涟漪一般以允诺程为圆心止不住的扩散,附近吃饭的人群又自动往后挪了挪,原本离他两个桌子开外的距离,变成了三个桌子开外。

允诺程就是有这个魄力。

让人打心底里发憷。

顾淼燃也是如此,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畏惧允诺程,哪怕他不说话不言语,也足够令人忌惮,更别说他刚才还咳嗽了一声了。

顾淼燃努了努嘴,看向了林深。

而林深一脸崇拜的看着允诺程。

看看他美人多厉害,轻微的一声咳嗽,四周就静悄悄了。换成谁,谁能做到!

顾淼燃:“”

像是小狗狗委屈一样的低下了头。

林深喜欢允诺程这件事他知道,他从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倒不是林深和他说得,也不是其他人和他说得。

毕竟鲜少有人关注林深,他喜欢谁不喜欢谁,人们一概不感兴趣。

同时,也不是林深告诉顾淼燃的。

顾淼燃知道林深是决绝不会和他说这些事的,因为林深内向,因为林深骄傲,因为林深很有自尊。

他不是那种会轻易对人袒露内心的一种人,除非是真得难过到了极限,又或者憋不住的时候,他才会说,而那也是短暂的。

他就像是一个葫芦,什么都吞得下,什么都咽得下去,他只知道吞,不知道吐。

所以林深明明喜欢允诺程,却从来没对他说过,但是他的神情表情骗不了人,就像现在一样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允老师,别人都畏惧他的时候,林深却满眼欢喜,别人都胆战心惊如履薄冰的时候,林深却大大方方又小心翼翼。

不过

顾淼燃知道,那个男人太冷了,冷清的就像天边的月亮,光芒虽然足以照亮一切,可是只能远观,不能靠近。

再想靠近都无法靠近,因为他根本就不会给任何人机会!

想到此,顾淼燃就又重新焕发了活力。

拿起自己还未用的筷子,给林深夹了一筷子菠菜。

“深深,吃菜。”

允诺程咳嗽完那一声后,就没有其他表示了,安安静静的吃饭,安安静静的坐着,吃相特别优雅,像是中世纪的贵族王子。

矜贵又典雅。

看得林深美滋滋。

顾淼燃夹菜也夹的美滋滋。

“深深,吃肉,大剧院的水煮肉片老好吃了,我那天一个人吃了五盘,特香。”

全餐桌只有顾淼燃一个人说话,大家都在安安静静的吃饭,不因别的,主要是因为允诺程在这个餐桌上,而附近没有附近,允神的附近没人敢坐。

顾淼燃还在哈哈的自说自话,就像有社交牛逼症一样,一点不冷场。

他也是怕允老师的,但是他神经大条,怕归怕,该说啥还是说啥,反正允老师也不会参与到这种场合里来,发表看法。

都是一个公司的,顾淼燃还是了解允诺程的。

他能出现在这种热热闹闹,排队打菜吃饭的场合已经算是破天荒了,而能跟自己的艺人同桌吃饭,而不是在林深过来的时候就离开,更是破天荒。

“我不吃,”顾淼燃边夹菜,林深边阻止,目光就没有从低着头吃饭的允诺程身上移开。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盯过妻了,自从和大蟒蛇之后就很少了,主要是羞于面对允老师。

不知道允老师是否还怪罪自己那天试衣间先跑了的事。

如果不是特殊情况,林深真是不愿意跑啊。

“顾淼燃,你不要给我夹了行不行,你又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夹的尽是些我不爱吃的。”

“谁说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顾淼燃反驳道,“你的什么我不知道。”

顾淼燃说完这句话,全座疑惑,除了允诺程以外全都不解的看向了林深。

林深:“顾淼燃,你是不是皮又痒了,你一个人在那胡咧咧什么?”

这个傻狗子,换人了都没发现吗?我不是原主,不是原来的林深,原来的林深已经在我的身体里沉睡了。

连这个都不知道,还自称自己喜欢原主?

“那你倒是说说,我喜欢吃什么菜?”狗子傻,林深又不傻,当着允老师的面,他怎么着也得自证清白吧。

他知道顾淼燃这句话没别的意思,其他人又不知道,尤其是允老师,如果允老师误会了,该怎么办。

“你喜欢吃油麦菜。”顾淼燃道。

林深没有反驳:“行叭,算你答对了,继续。”

顾淼燃:“你最喜欢的事情是睡觉。”

林深顿了一秒,顾淼燃又答对了,林深确实喜欢睡懒觉,特别喜欢。

但是这种生活习性的事情,知道了也不能证明什么吧,这又不是喜好。

“你最喜欢的动物以及最喜欢和动物做得事是”顾淼燃说到此,露出来了一个胸有成竹的表情。

喜欢吃什么菜,喜欢做什么事,从生活习惯里就能看得出来,而喜欢什么动物以及和喜欢的动物做什么,这可看不出来。

如果两个人不亲密,不交心,哪怕知道林深喜欢什么动物,也不会知道的那么详细。

林深又不养宠物,他以什么状态和动物相处最舒服,除了了解他的人,没人能知道。

林深与顾淼燃跟有奖竞猜似得一声比一声高,全餐桌的目光都看向了小孩子般的他们,甚至周围四五米开外众人们的目光,也都聚集了过来。

“你最喜欢的动物是猫,最喜欢和他做得事是顶鼻子!”顾淼燃像是宣布最终答案一样的高声喊了出来。

而林深情绪同样高昂,以更高的声音宣判了结果。

“不不不!我最喜欢的动物是蛇,黄金巨蟒!最喜欢和他做得事是———抱着他睡觉!”

话音刚落,全场震惊。

林深也反应了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而正在这时,允诺程缓缓地抬起了头,意味深长的看向了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