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为你这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深下意识的低头看去, 自己不知为何坐在了允老师的怀里,明明自己刚才还离允老师有六七米的距离,而现在却坐在了美人的怀里?

自己是怎么从黎宇宸的身边到允老师怀里的?

林深坐在允诺程的怀里茫然。

黎宇宸的身边炸响了木板掉地的脆声, 把周遭的工作人员与艺人们吓了大大的一跳, 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 驻足观望。

从头看到尾的工作人员与艺人们更是吓的胆子都快要没了。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那块说小不小说大不大的木板骤然坠落, 直朝着林深与黎宇宸而去,黎宇宸还离得稍远一些, 而林深则正好在他的下方,如果不是林深反应过来, 骤然闪开, 真不知道会酿成什么悲剧。

从那么高的地方坠下的重物,哪怕大小不大,也够砸得人头破血流的了。

可是全体的注意力都在那块木板上了,正准备提醒林深, 可是在回望那少年的时候,那少年却已经移开了。

并且还来到了他总裁允诺程的身边。

似乎是因为受到了惊吓,或者一个不小心,居然坐在了允诺程的怀中。

“!!!”

允诺程安安静静的坐在轮椅之上, 而林深则坐在允诺程的腿上。

少年下意识的揪着男人的衣领, 一双极其好看的月眸睁得滚圆,浓密纤长的睫毛像受了惊的小动物般不安分的直抖。

男人似乎为了平息少年的担忧与心悸一般,反手回搂住了林深的腰,将宽松的t恤收敛在手心, 顺着他搂腰的动作,勾勒出少年纤细腰肢的美丽弧线,只看那弧度与凹陷便以令人无限遐想。

林深望着黎宇宸脚边摔成粉碎的木板, 错愕惊惧不已,而允诺程则安安静静的望着林深,目光温馨温情,还夹杂着少许担忧以及小心翼翼的安抚。

修长的指节在林深的腰部轻轻拍打了两下,像是长辈对晚辈般的关切,又像是情侣之间相互慰藉的安抚。

分不清到底是哪种。

看傻了一众将将反应过来的群众们。

“天啊,允诺程是抱住林深了么?他怎么会抱住林深呢?按理说林深冲过去的时候,以允神的脾性,应该推开他啊?”

允诺程之所以在娱乐圈称为允老师不是没有根据的,一方面是因为他出色的本事,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的不苟言笑与严肃内敛。

比如说,就像今天这种情况,换成任何一个人,全场都不会像现在这么想,而允诺程,他们却一致认为,允诺程一定会推开林深,这是一个毋庸置疑的现象。

而现在,却没有?难道说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又或者有着什么隐藏关系?

还是……只是因为林深是他的下属?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画面好好康啊,这简直就是视觉的盛宴啊!”

“老男人与小鲜肉,文质彬彬与钓系美人,冷面与诱惑,沉稳矜持与情场高手???这是什么神仙cp,虽然觉得不可能,但是我还是好想磕啊!”

“为什么不可能,我觉得很可能,允神什么时候抱过人?别说抱了,就连闲杂人等走到他的面前三米,他都会客气有礼的远离。而现在却客气有礼的抱住了扑过来的林深,这要是没点什么事都说不过去!”

“想看允神一本正经的撩拨深深,表面冷艳矜贵,暗地里却痞坏色|情,将深深撩的不要不要的———”

“女士们先生们穿件裤子吧,集体暴露实在是有伤风化啊!”

“呜呜呜,真得好想磕啊,这个画面实在是太好看了,呜呜呜,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如果这是真得该有多好啊———”

很奇怪的,周围的工作人员与艺人们并没有因为林深与允诺程眼前的亲密举动而觉得不妥,哪怕刚才是事出有因、万般无奈之举,可是木板都已经砸在地上,砸得四分五裂了。

黎宇宸都从惊吓与愣怔中回过神了。

可是林深仍然坐在允诺程残疾的双腿上,坐在他的怀中,一个揪着一个人的衣领,一个牢牢地搂着他。

谁都没有撒手,谁也都没想撒手。

而林深实在不是不想撒手,也不是没有反应过来,也不是没有听到周遭人议论纷纷的声音,而是他实在是无暇旁骛。

他刚才看见了什么?!!!

他好像看见了什么尾巴??

那明明就是一条纯黑色的粗长蛇尾,大约有一个碗口那么粗,而长度,也就是允老师与自己离得距离这么长。

那条蛇尾在林深意识到木板会砸在他头上的一刻,从脚边伸了过来。

顺着他的小腿快速的盘区而上。

之后便直接揽住了他的腰,比男人精瘦健硕的手臂还要有力的尾巴将他缠得无比紧致。

那感觉不亚于用麻绳,将他紧紧捆住,勒在肌肤上一般让人难以挣动分毫。

尾巴窜过来的速度很快,快到林深只是看见了一瞬,轻描淡写的一眼,但是因为林深对蛇尾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

什么粗细、什么样式、什么大小的蛇尾,林深都见过,不仅见过还一个一个的摸过抱过,被按着欺负过,而这都要拜那条黄金色蛇所赐。

所以哪怕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眼,林深也认得出来,那确确实实是一条蛇尾,不是其余任何东西,不是虫子不是绸带,不是绳子,那就是巨蛇的尾部,带着冰凉触感与湿濡水润的丝滑蛇尾。

林深震惊的望向了允诺程。

这条蛇尾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在他看见那条蛇尾的瞬间,他就忽然坐在了允诺程的怀里?!!

怎么!回事?!

允诺程一直都在望着林深。

将少年从开始的惊惧与现在的诧异都看在了眼里,抚在腰间的手仍然轻轻地拍打着,一下接着一下,无声的安慰着。

迎着少年充满疑惑的目光,不解的望向了他:“深深,你没事吧?”

“啊啊啊啊啊啊————允诺程叫林深———深深?!!————啊深深———”

一旁的吃瓜群众们听见了允诺程叫林深的这个声音,一个个就差把震惊写了脸上了,几乎是允诺程叫完这个名字的瞬间,周围便已经尖叫成了一片。

允诺程的残疾从来无法抵消众人对他的关注度,他就是‘美强惨’的终极代表,他是一切美好与优雅的结合体,是无数少女少男们的梦。

他的一娉一笑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众人的心。

谁不想拥有这么优秀的男人,谁不想拥有他的关注与喜欢,谁不想嫁入豪门夫唱夫随,甚至在允诺程最火的时候,少年少女们还会觉得,即使允诺程是个渣男,他们也甘之如饴。

而现在这么优秀帅气优雅美丽的男人,却怀抱着一名稚嫩娇弱的少年。

就像是怀抱着他的小娇妻。

而允神还对他的小娇妻这么的温柔体贴,柔声的轻声的唤着小娇妻的乳名“深深”

吃瓜群众吃得连瓜都掉地上了。

“我”被问到的林深更加的慌张了,刚才到底是什么啊,是蛇尾吧,是蛇尾吧,可是蛇尾为什么是从允老师的方向伸过来的啊?

“我我没事”

允诺程:“没事吗?可是你抖得好厉害啊。”

林深确实在抖,倒不是怕的,而是激动,没办法,他被改造的看见蛇尾就激动啊!

刚才是给他的时间不够,如果再给他一会儿时间,他就可以感觉得出来。

那蛇尾与他熟知的那条尾巴有什么区别,不要以为它变个颜色,林深就认不出来了。

哪怕蛇尾变成彩虹色,林深也能感觉的出来。

“是还在害怕吧,没事了没事了,刚才房顶在检修,工人一个不小心所以才在递木板的过程中失了手,这才掉了下来。”

林深愣愣怔怔的点头。

若不是林深所有的思绪还全在刚才看见的那条蛇尾之上,林深就会从允诺程这句话里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刚才允诺程全程都在与苏雀谈工作,两人之间的对话就没有停过,那允诺程是如何对升降机上的工人说什么做什么如此明确清晰的呢?

他不可能听见的啊!一心不能二用,他的嘴巴和耳朵当时都用来处理苏雀的事情了,怎么可能对周围的事情这么的了如指掌?

甚至允诺程还没有林深知道的多呢,毕竟他才是注意到有工人检修房顶的一手目击者。

可是深深现在心思太乱了,他根本没有多想。

他所有的思绪都在刚刚看见的蛇尾之上。

周遭群众们的尖叫声越来越浓烈,一浪高过一浪,激动的不行。

林深也终于从持续的震惊中反应了过来。

他不能再这么坐在允诺程的怀里了,周围有这么多人,他这样坐在允诺程的怀里,对允老师影响不好。

虽然周围的人都在惊呼画面多养眼,他们有多配,但是他不能不考虑允诺程。

结果,根本起不来。

双腿一个劲的发软,就像是把骨骼都要融化了一样,发麻发酥,一碰就痒。

林深:“…………”

臭蛇,都怪那条臭蛇!

林深的体制已经被彻底改造,明眼人都能发现他的外貌身材有了很大的变化,虽然不是大面积大规模的异样。

但是仔细去瞧,便能发现少年的皮肤愈发的细腻、白嫩、丝滑,就连原本瘦削的体型看上去也愈发的精神挺拔。

以前林深在组合内还是默默无闻的存在,有他没他没什么区别。

颜值不是最亮眼的,才华不是最出众的,又因为性格原因即使有一技之长,也看不出来,完全是被他人抢了风头的存在。

但现在别的都不说,就说长相。

染完鸢蓝色发色的他就已经卓然出众,赏心悦目了,而现在更是已经发光发热,在组合中占据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位置。

以前组合里最漂亮的便是蓝桉,而现在却是林深。

唯有林深!

并且他现在的那种干净好看已经远远的甩了蓝桉好几条街。

以至于渣浪上还有关于“林深长相变化”的超话。

日常分析林深为什么皮肤会变得这么好,身形又为何那么的挺拔有型,他到底是用了什么化妆品,或者是保养品,怎么可以这么帅。

猛然的变化或许不够让人惊艳,一别三日如隔三秋的变化才足够让人记忆深刻。

而这,全部都是因为那条臭蛇。

连现在林深发软的双腿也是,都怪那条臭蛇天天折腾他,以至于他现在一看见蛇尾,就跟被触碰了反射弧一般,在机体的下意识反应中只觉得双腿发软,根本不是自己的。

林深没起来。

只是像是鲤鱼打挺一样的打了一个挺。

然后又窝回了允诺程的怀里。

允老师一直维持着这个动作,无论是林深想要起来,还是重新坐回去,他都搂着他的腰,就好像那盈盈一握是什么美玉一般爱不释手。

“允老师……”林深弱弱的喊了他一声,因为身上太软,声音不乏有些娇弱。

“有很多人在看着……”

这样不太好,会损坏允老师的声誉。

“谁管他!”允诺程温柔的搂着他,说出口的话却很霸气。

林深:“不……不能不管,我是不怎么在乎,可是你……”

“我也不在乎,我只知道我的小娇气包腿软了,他站不起来,只能让我抱着。”

声音像是蛊惑人心的毒,听的林深脸瞬间便红了,忽然想起了什么,抓着允诺程领口的手更紧。

“允老师,刚才有一个东西……”

允诺程:“什么东西?”

林深:“就是那种长长的、粗粗的、看上去有一个碗口那么大,好像是……条蛇尾一样的东西……”

林深越说声音越低,心中激动的情绪也愈发的难以抑制。

为什么那条蛇尾是从允诺程方向过来的,为什么他可以突然间瞬移到允老师的怀里?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臭蛇明明不在啊。

刚才林深割臭蛇聊天的时候,臭蛇都不理他呢,所以应该不是那条臭蛇吧?

“深深,你不是怕蛇么,现在不怕了?”

允诺程柔声的问。

“怕……也不太怕了……”林深吞吞吐吐道,“可能是长大了吧,所以就不怎么怕了。”

“我听苏雀说,你在丽江的时候差点溺过一次水,而那回是一条大蟒蛇救了你?”

林深点了点头。

他确实和苏雀说过这件事。

原因无他,一方面是因为苏哥见多识广,处理各种艺人问题都得心应手,他问问苏雀一方面是为了解惑,另外一方面是,如果他是疯了,苏雀还能洞察的到,早日带他去看医生……

另一方面,在温泉池底的最后一瞬,不知是林深意识模糊,还是心有所想视有所及,所以在他失去意识的最后一个瞬间。

他好像看见了允诺程。

允诺程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或许是他赶来救了自己,吓走了那条巨蟒,又或者是林深出现幻觉了,在弥留之际,想要见到他的美人。

所以他把这件事告诉苏雀,也是想从苏哥的口中套点话,验证一下自己天马行空的猜想罢了。

“确实有一条大黑蟒救了我,后来它褪了皮之后变成了一条黄金巨蟒……”

允诺程:“那条就是你和我提过的在洞穴口救了你的大蟒蛇?”

“嗯。”

“那你刚才看到的是那条蛇尾吗?”

“我……我不知道,但是确实是从允老师你的方向……”

“嗯,我确实也看见了,”林深说到一半的时候,允诺程搂着林深小声说了一句,并且将他往怀里带了带,用手给他比划了一下那蛇尾的大小。

“大概也就这么大,这么粗,通体是漆黑的,有点像是黑曼巴的模样。”

林深狂点头:“嗯嗯嗯嗯嗯嗯———”

“看上去很有精神,一条蛇尾比牛的大腿看上去都要有力!”

林深继续点头:“嗯嗯嗯嗯嗯嗯———”

“速度很快,来的时候无声无息,走的时候也快如闪电,也就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出现在了你的面前,又在下一刻将你移到了这里。”

“嗯嗯嗯嗯嗯———太对了!就是这样!”

那速度快的,林深根本没看清,甚至别说当事人林深没看清了,就现在周遭这些议论纷纷、尖叫连连的吃瓜群众们也都没有看清。

否则那东西那么粗那么长,那么显眼,怎么可能看不清?

“他还有什么特点啊?”

两个男生像是在讨论什么激动人心的比赛,又或者评判胜负的游戏,一个边说边比划,一个时而疯狂点头,时而捶胸顿足。

“他还特别的强壮,你不知道他那条蛇尾有多灵活,可大可小可长可短,每回缠住我腰的时候,就跟被缰绳缠住似的!”

“他的力气特别大,身上很冷,可他还非要和我蹭蹭,直到蹭热了为止,然后就用他的那条蛇尾缠着我睡觉。”

“半夜如果又变冷了,就继续蹭!”

“他睡眠时间很少,每回我睁开眼睛,他就用他那双蛊惑人心的蛇瞳盯着我看,诺程……你能想象你早晨一睁开眼睛,有一条成年男人般粗壮的巨蟒趴在你的面前,吐着蛇信子,用那条竖起来的蛇瞳看你嘛?”

“我每天早上都吓得要起飞,而那臭蛇却浑然不觉,还要继续缠着我蹭来蹭去……就昨天晚上……”

林深说到此的时候戛然而止,蓦然发现自己一个激动不知道说了什么。

而再看周遭听见他这么说的众人,下巴都快要掉在了地上,一副十分惊恐惊惧的表情。

“…………”

完了,他刚才一个激动,嘴秃噜皮了!

他刚刚都说了什么啊?什么他又粗又长,晚上要蹭热了才睡觉啊,什么早上趴在他的身旁盯着他看啊……

这不就是间接着告诉允老师,他这段时间神龙不见神尾的原因,就是因为和大蟒蛇在一起吗?

那条蛇就在我自己的身边,尤其他刚才还说了“昨天晚上”……

“…………”

“林深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旁观者们从头听到了尾,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林深说了些什么。

什么大蛇小蛇,可长可短的,难道林深真的玩蛇?

真的和传言中的一样,林深身份成谜,是耀瑞隐藏的玩蛊少年?

那……也不是不行,这么漂亮帅气的少年干什么都行,别说玩蛊玩蛇了,就是他是蛇,吃瓜群众们也能接受。

眼前的少年太好看了!

尤其是现在娇羞又纠结的表情,两弯浓眉皱起来是那么的好看,像是山水图突然活起来了一般活灵活现,月眸氤着一层水雾,也不知道是讲解的激动的,还是着急的。

好像是想从允诺程的怀里起来,却又在即将起来的时候被拉了回去。

林深特别慌张。

根本来不及管周围人议论纷纷的声音以及又有惊惧又有仰慕的眼神,第一时间便看向了允老师。

下意识的就想从他的怀里挣扎着起来。

双腿还在发软,但是林深根本顾不上。

结果,脚尖落在地面眼看着就要起来的时候,腰间却是一紧。

腰部处允诺程温热的掌心紧紧的贴了过来,阻止了林深欲起来的动作,将怀中微微起身的少年重新拉了回去。

腰部上的手牢牢的禁锢着怀中的少年,将林深拉的离他更近。

随着允诺程的这个动作,周围一阵吁声,似是没想到一般,吃瓜吃的两眼冒金心。

而允老师也丝毫不在乎,做出来的这个动作再自然不过,就好像故意让在场的众人看见一般。

林深贴住了允诺程。

隔着允老师薄薄的衬衫,侧臂贴在他的胸膛之上,手部自然下垂,正正好停留在允老师的腰腹部,那片令林深无限神往的地方。

林深的脸更红了,一直红到了耳垂。

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难逃,心中一个劲的打鼓,看来他一直不敢面对的事情,还是要面对了。

呜呜呜,臭蛇!你还我贞操!

你让我该和允老师怎么解释啊!!

臭蛇臭蛇臭蛇,呜呜呜———

林深的心中凌乱不已,直到允诺程伸手钳住了他的下颚,让少年的目光看向了他。

听见允老师说。

“深深,那你喜欢那条蛇吗?”

作者有话要说:  早点写完就早点发了,决定月底完结啦~掉马的时候是个高潮点,正在憋啦,掐指一算马上啦马上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