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为你保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浴池内蒸腾而起的水蒸气已经彻底将屋内覆盖, 装修豪华布局精致的浴室内能见度极低,连在内的器物都快要看不清,人仿佛置身于仙境, 缥缈怡人香氛氤氲。

浴池内的热水在激荡着, 掀起了层层叠叠的浪花, 有些温水直接就溅到了浴池边, 将浴池边的衣衫都一并打湿了。

两人埋在水下,允诺程掐着林深的腰, 两对温唇相互依偎着,像是两个在沙漠中汲取温暖与水分的旅人, 好不容易遇见到了一片水源那般的疯/狂与渴/求。

按理说一米八几的汤池是难以淹没林深与允诺程的, 但是因为林深刚才移到池边的时候忘记了自己已经居于浴池旁边,再往后探一步便将掉入池内,好在最后看似将林深逼到浴池边的允诺程眼疾手快的捞了他一把,揽住了他的腰, 吻上了他的唇。

伴随着倾斜的角度,一同摔入了温泉池内。

而两人现在又太过于投入,即使淹在浴池中也全然不顾。

允老师没有松开林深,迎着水流的激荡, 吻得难解难分, 似乎是故意惩罚林深刚才在池边戏耍他一般,将两人掩埋在池内,掐着林深的腰,吻得深沉。

林深后仰的一刻, 才意识到自己早已退无可退,却眼睁睁的看见允诺程朝着他的方向扑来,让残疾的身体从轮椅上自由坠落, 允老师双腿上的毛毯顺势掉落在地,在激荡的水流中彻底被塌湿。

林深张开了怀抱,在允诺程揽住他腰的一刻,同样伸出了双手,抱住了这个同他一起跌入浴池内的男人。

温水灭顶的一刻,本应该能感受到的水温与湿濡,林深却并无感觉,只有唇间传来的温度与湿润是那么的清晰,森林的草木香顺着林深的唇部缓缓地渡入,亦如那大蛇吻他时一模一样。

林深的目的达到了。

他其实想要的就是允诺程吻他,他想试一试允老师吻他与大蛇吻他有什么不同。

验证已经完成,埋在水下的林深却发现自己难以挣脱允诺程的怀抱。

允老师紧紧地搂着他,汲取着他唇上的温暖,隔绝着浴池内的温水,将自己的气息全部渡进了林深的口中。

既然挣脱不开,不妨就好好享受,林深想验证的又何止这一点,如果能想起来温泉池内发生的事情就更好了,而且他的最终目的是想要激的允老师显出原形。

如果他真得是那条臭蛇,那么熟悉臭蛇、又向谢非鱼取过经的林深,有信心将允老师的蛇尾激出来。

但是林深也没忘了允诺程身患残疾,双腿即是摆设,这么摔在水中,如果允老师不是大蟒蛇,那么这样长时间埋在水中,氧气一定会供应不足,到时候再溺了水,林深会自责死的。

所以他一面回应着允诺程似渴求疯狂一般的吻,一面张开双手护着允诺程的身体,生怕一个异样,自己来不及把他拉出水面。

可是很久了,久到林深都快要溺水了,允诺程却没有一点要松开他的打算,也没有一丝丝的异样,两人紧紧相拥,沉在池底,林深挣扎都挣扎不出来,反而让池水激荡的更加严重。

最后林深实在坚持不住了,唔唔的喃喃着,允诺程这才缓缓地松了松掐着他腰的手,在林深的氧气彻底耗尽的一刻,环着他的腰,将他提出了水面。

林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没缓过来,身体便被一道大力钳制着,按在了池壁上。

林深面朝前面对着池壁,允老师浮在他的背后,两只修长微宽的大手一边一个,抚在他的腰际两侧,将林深按在了浴池壁上。

少年的衣服已经被温水彻底侵/染,湿漉漉的贴在了身上,水珠顺着少年湿濡的发丝一滴滴的坠下,滴落在了两人紧紧相/连的后方。

允诺程紧贴在林深的身后,隔着少年湿漉漉的衣衫贴了上去,少年似乎是因为紧张的又或者是因为改造过的身体,只要允诺程一碰便会颤抖不已。

再加上身上稍稍有些凉,明明浸泡在温水中,却在止不住的颤抖着,像是害怕水的小猫淋湿了以后一般,难以抑制的颤动着,直教人发自内心的怜惜。

允诺程用自己温热的身体贴了上去,属于人类的胸腔紧紧的贴着少年的脊背,用温热去温暖冰凉,亦如林深曾经做过的一般。

蛇化后的允诺程因为是大蟒蛇的缘故,所以体温很低,而林深也是这样,在被子里搂住允诺程缠住他身体的蛇身,用他的体温温暖着允诺程冰凉的蛇温。

有得时候林深在睡梦之中,会以为大蟒蛇也跟人类一样,怕冷,所以边紧紧搂着他,还一边抚摸着他的鳞片,在睡梦中还不忘安慰他般的呢语着‘不冷不冷了啊,抱抱,抱抱就不冷了’。

少年的呼吸那般的灼热,在睡梦之中的呓语都夹杂着淡淡的甜味,热气腾腾的抚过大蟒蛇的蛇头,殷唇颤动着微启,不知是下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有的时候还会亲亲大蛇头。

这让蛇化后的允诺程怎么能忍!

本来蛇类晚上就不睡觉,让林深睡觉完全是因为照顾林深的生活习性,所以大蟒蛇每每在要到半够的时候,便会让林深小息一下,满足人类的生活习惯。

在这期间,蛇化后的允诺程便窝在林深的身边,观察着少年。

不老实的蛇尾撩/动着少年的肌肤,一会儿扫过来一会儿扫过去,本来是捉弄,结果睡梦中的林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把便抱住了他的蛇尾,将自己的脸颊贴了上来,不时的还蹭腻一两下。

小声的呢语着“臭蛇,你别闹,不听话,不给你抱抱”。

少年说‘抱抱’的时候,因为睡梦中呓语的缘故,快要把‘抱抱’说成了‘宝宝’。

气音一次次的流转之间,蛇化后的允诺程哪里忍得住,蛇信子直接顺着微启的唇探了进去,蛇身不断地扭动着,似乎是在和林深说‘不行,我要宝宝呢,爱爱才能有宝宝’

后来直接就把林深弄醒了,看着蛇尾扭动拼成的‘宝宝’两个字,少年不明觉厉,却也脸红的简直能滴血,蛇化后的允诺程爱惨了林深的这个模样,便开始了新的一轮攀登,直到完全要够,才得以罢休。

林深紧抿着唇颤抖,尤其是身后的允诺程覆上来的那一刻。

被改造过的身体特别的敏感,平常只要大蟒蛇一缠住他的腰,林深的身上就开始发软,根本难以抑制,而刚才他被允诺程吻住,开始的时候还好,林深还能够招架,越往后也渐渐的不对劲起来。

直到自己口中的氧气耗尽,允诺程才将他从水里捞了出来。

按在池壁上的一刻,腿软的就像不是自己的腿一样,明明允老师才是身患残疾的那一位,明明应该是允老师站不住站不稳才对,而现在却像是颠了一个个。

自己变成了站不住站不稳的那一位。

“唔”林深不可抑制的发出了一声低语。

也不知道是因为允老师是大蟒蛇的缘故,才导致自己腿软,还是自己在水中溺了那么长时间,所以有些腿软,一时林深也有点分辨不清。

身后的温度源源不断的顺着湿/濡的衣衫传进来,腰际的两只温热的手掌像是两个滚烫的烙铁,紧实牢固的焊着他的腰,以至于腰像是也变成了水一样,化成了一片。

“深深,勾引我?嗯?”

允诺程俯在他的耳边,低沉又性感的声音从耳畔传来。

林深的腿更软了。

从林深刚才一系列的动作与做法上就看的出来,林深确实在勾引他,刺激着他妄图让其变蛇。

那条臭蛇最受不了的就是这样,欲拒还迎一般的感觉,蛇纵/欲,哪里能抵抗的了?

“我没有”想是这么想,说却不能这么说,而且目的还没有达成,怎么能暴露目标呢?

“没有?”允诺程的手顺着林深的腰往下移了移,“没有,怎么抖成这样?嗯?”

林深:“刚才在水下溺水了,所以才会抖”

“真得?不是被我亲的?”

“也有被允老师亲的,美人你真坏,”和臭蛇一样坏!

允诺程:“谁让你刚才一直躲着我呢,怎么能不给你点教训呢?”

“美人,你的腿”允老师是靠什么在水中站的这么稳得,林深的腿都软成这样了,允诺程却一点异样都没有,他是不是已经化蛇了?

林深如此想着便想转过身去,好好看看。

可是刚有一个转身的动作,便又被允诺程按在了池壁上,林深移开的前胸重新贴在了浴池边缘,腰上的力道变大,林深止不住的又软了一瞬。

很明显,允诺程不让他转身。

“靠浮力,”允诺程的下颚倚在了林深的肩弯,“还有靠你”

明明是缥缈的声音,却像是也一下活过来了一般,长出了贝齿,轻轻地咬上了林深的耳廓,听得林深止不住的软,泡在温水之中的绵软舒适感也更甚。

本来允诺程的意思应该是,双腿虽然不好使,但是水的浮力可以帮其稳住身形,同时他的双手又掐着林深的腰,靠着林深他也能站稳,不至于沉入浴池底。

可是听着允诺程此时这么说,林深却止不住的想要胡思乱想,总觉得允老师说得不是这个意思。

“我想要转身”允老师不让他转身,林深只好小声的喃喃着。

允诺程:“转身干嘛啊?”

林深:“我想看着你”

身后有轻笑声传来,不仅仅是允诺程的说话声,连他的笑声都好像是蛊惑的:“不让。”

林深:“美人,你别闹了,让我转身。”

不转身怎么能看见蛇尾啊。

“想转身啊,”允诺程当然知道林深转身想要干什么,“那你叫声哥哥,我就让你转身。”

温热的池水激荡在池壁上,将原本冰凉的池壁也一并染热,林深贴在上面,听着允诺程想让其叫他哥哥的言语,无声的抿了抿唇,不可抑制的红了脸。

“哥哥”林深的声音几乎与激荡的水流融为了一体,声音低得快要听不见。

他不是不愿意叫允诺程哥哥,原本允老师就比他大,叫其一声哥哥是天经地义的事,只是哥哥这个词隐藏的含义太多了,如果允老师让他平时这么叫,他一定毫不犹豫。

可是现在两人的姿势、两人的温度、两人紧紧靠在一起的肌肤

再叫出来这个词,怎么能不让人害羞。

“嗯?什么?没听清啊,大声点!”

允诺程当然听清了,神的听力一贯很好,特别的好,连林深此时此刻因为被掐着腰按在池壁而难以控制的轻微喘息,允诺程都听得一清二楚。

“哥哥哥美人哥哥”林深的声音大了一点,终还是叫了出来。

也就在这一瞬间,允诺程伪装的很好的人类双腿再也抑制不住,在池内彻底幻化成了一条粗长的蛇尾,三个碗口粗细的蛇尾因为骤然的伸展,将水池内的水花搅动的一片混乱。

溅起来的水花都有足足半米高,粗长的蛇尾在水下一圈圈的卷起,池水的温度逐渐的升高,越来越高,亦如即将沸腾了一般翻涌不歇。

此时此景,与那晚林深在温泉池里感受到的几乎相差不多。

只不过当时林深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是火山爆发了,导致温泉水激荡的如此猛烈,升温如此之快,而现在林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隐隐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这一回应该不仅仅是热水放多了的缘故,而是有什么隐藏的秘密已经显露了出来。

林深骤然便想回头,可是眼睛却在下一刻被蒙住了。

一条红色纱巾出现在了林深的眼眸之上,将已经转过身来的林深重新置于到了一片朦胧的绯色中。

“允老师,你怎么这么坏!”

允诺程说得好听,只要林深叫声哥哥,他就让他转过身来,而他也确实转过了身,但是眼睛却被蒙住了。

“哪里坏了,我只答应让你转身,可没答应让你看见啊!”

说得非常有道理

林深:“”

林深直接就要去扯脸上的红纱巾,却被允诺程搂在了怀里,重新按在了池壁上,蛇尾在浸泡着两人的水池中翻/搅着,在水下将林深一圈一圈的卷了起来。

虽然没有落到实处,可是动作却是那个动作。

本来就能验证的事情,又重新置到了一片迷茫当中,被蒙上纱巾的林深有些憋闷。

但是在蒙住眼睛的一刻,却又有些东西在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当视觉被遮蔽,人的其他感官就会相应的增强,林深现在就是如此,红纱摩擦过眼眸,将浓密的睫羽与颤动的眼皮一并遮盖在了其下。

这骤然的黑暗,却给林深一柄打开尘封记忆的钥匙。

脑海中有些东西在逐渐的变得清晰。

围绕在他身下水流的波动,曾经林深在丽江的温泉中也感受过一次。

那时候他还以为是因为火山爆发而激发的水流旋涡,着急忙慌的便向着允诺程而去,准备救他于岸边。

可是现在林深在经历过缠人的大蟒蛇以后,他忽然觉得这个水的流动,好似是粗长的蛇尾剧烈搅动所至。

那条有三个碗口那么粗的随时可变的蛇尾,就在他沉在水中的身体周围,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隔着水流将他宛如困兽一般的一圈一圈的卷了起来,似乎只要他一动,那尾巴便会彻底覆上来,将他捆在其中,再难逃出来。

既然如此,林深当然要帮他一把了。

眼睛上的纱巾不让取下来,林深就不取了,被允老师按在浴池壁上就按在浴池壁上,林深也不挣扎了。

甚至不但不挣扎了,还伸手环住了允诺程的脖颈。

而且别忘了他还有一条双腿,他的双腿又不是摆设,眼睛看不到,他还不能用双腿去感受了么??

允诺程不明白林深忽然的这个动作是在做什么,怎么突然从刚才挣扎着想要转身,想要看到他,变成了现在的主动缠上他的脖颈。

而下一刻他就明白了。

少年清丽的脸上绑着一抹艳红的纱巾,纱巾将少年的月眸禁锢在缥缈之下,挺翘的鼻端因为纱巾的点缀显得更加的高挑,嫣红的唇盈着一层水波,莹莹的散发着光亮。

左脸加上的血红泪痣,更是跟随着少年此时环住他脖颈的动作栩栩如生,明明允诺程才是神,才是精怪,才是魅惑世间人类的存在,而现在林深却比他更像精怪、妖精,更像蛊惑世间万物的神。

一界凡人迷惑了神!

美好的少年将自己的身躯拉得离神更近,像是妄图亵渎神一般的妖物,而高高在上的神却没有躲开,以往的矜贵高冷、刻板严谨,全部都在少年魅惑的动作中直线崩盘。

神在那一刻仿佛堕落了神坛,成为了人类的人间!

林深环着允诺程的脖颈,趁着面前神的不注意,紧紧地贴了上去,同时贴上去的还有在水下皙白修长的长腿。

眼看着人类的长腿与蛇化的大蟒蛇神蜕变的金色蛇尾越来越近,几乎就快要触碰而上,到那时林深就会知道允诺程的真身。

他黄金巨蟒的身份。

被迷惑的神才彻底反应过来。

狡猾的人类少年用自己的身体为饵,诱惑着神放松了戒备,妄图在神未留意之时亵渎神明。

允神自嘲般的笑了笑。

他可真不是一个合格的神明啊,差点就这样被人类少年亵渎了。

感知上就快要成功,林深已经感觉到了双腿附近旋涡的水流离他越来越近,似乎就是那蛇尾停滞在了他的双腿之前,几英寸几毫米的地方,只要他再往前探一点,并能触碰的上。

可是就在这关键时刻,林深却感觉自己的双腿一紧,允诺程的双手离开了他的腰间,停留在了他不老实的双腿两侧,顺着少年的动作将其分开,让其修长的长腿盘上了允老师的腰际。

明明允诺程才是最爱盘腰的臭蛇,可他却在自己的大手之下,让林深学着蛇化后他的动作,攀上了自己的腰际。

林深:“!!!”

“臭蛇,你”林深口不择言的愤声了一瞬。

允诺程:“深深,臭蛇是谁啊?你怎么和我在一起还叫着那蛇的名讳呢?‘臭蛇’你平常就是这么唤你的救命恩人的么?”

允诺程怎么可能会承认,仿佛在故意戏耍着林深一般如此复述道。

林深刚才是一个无措,才下意识的喊出了这句话,等他喊出来的时候,林深才意识到他刚才喊了什么。

虽然他心里有百分之八十五左右的把握,真得觉得允诺程就是他了解的那条臭蛇,可是毕竟事实没有摆到眼前,这么叫属实还是不太好。

尤其是允老师如果真得不是那条大蟒,他这么叫该多伤允老师的心啊。

所以哪怕心中仍然疑惑不已,林深还是嗫嚅着和允老师道歉道:“哥哥,我错了,我没有叫他的名讳,我不知道那蛇叫什么?”

少年认错态度特别好,尤其是那再次唤起来的一声哥哥,叫的允诺程心都酥了。

久久不跳动的心脏,因为林深的到来而重新焕发出了生机,而从那以后,这生机便再也没有消散。

“可是深深,我还是好伤心啊,我又不是那条救你于危机的大蛇,却被你这样称呼,总有一种被当成替身的感觉,难道你就那么喜欢那条大蛇么?”

“早知道是这样,当初我就不离开你了,这样你就不会遇见危险,救你的人也就不会是那条蛇。”

林深好似从允诺程的话语中听出来了几分吃醋的韵味。

还有延绵不绝的委屈。

即使隔着面纱也能感觉得出来。

而实际上,允诺程边说边扭动着水池中的蛇尾,蛇尾顺着少年的脚踝一点一点的攀附而上,林深本来还有点疑惑这是什么,为何也与温泉池中的那一次那么的相似,却被允诺程告知是他的腿。

他的腿不小心碰到了林深的,所以才有了这番摩/擦。

那蛇尾本就不似凡物,世间罕有,又为了真得如允诺程所说的一般是两人不经意的碰触。

所以蛇尾真的像是在车展转着什么一般,离开一下,再迎上去一下,再离开一下,再迎上去一会儿,给人的感觉,反而真得有一直不经意的错觉。

林深的腿本来就软绵绵的,从刚才到现在泡在浴水中快连站都站不稳了,此时此刻又感受到了这般,更觉得难以坚持。

允诺程当然知道林深现在是何感受。

这是他改造过的少年,他深知此时此刻,林深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会有多难氖多羞愤。

可是允诺程却故意的一次次的问着林深“怎么了?为什么颤抖的这么厉害?”

看着林深无法回答的羞恼,允诺程不可抑制的上扬着嘴角。

允诺程稍稍离开了一点怀中的少年,也不再拿蛇尾继续逗/弄。

骤然的分离,让稀薄的冷空气侵染了进来,少年难以控制的抖了一下。

允老师是还在吃醋么?所以才不抱着他了?

因为他刚才叫他臭蛇?!

那允诺程到底是不是自己熟知的那条臭蛇啊试探到现在林深也弄不清楚了。

为了不让允老师难过,林深不再挣扎乱动,顺着刚才的动作,环紧了男人的脖颈,主动地递了上去。

允诺程似是没想到一般,承受着林深的这个吻。

少年轻轻一触,即刻分离,抬起了被红纱遮住的脸,染着几分娇羞的说道:“允老师,不生气了吧,亲亲就不生气了。”

早已步入猎手陷阱的小羊羔还以为自己惹猎手生气了,将自己温热的身体递过来,用自己毛绒绒软绵绵的羊毛蹭着猎手的腿、手、脸,妄图用自己乖巧的表现,讨好猎手。

殊不知,猎手一直在忍耐着,强忍着不去碰小羊羔柔软的身躯,以防自己控制不住。

而允诺程现在就快要控制不住。

而林深还在蹭着他,哄着他,时不时的还要亲一亲。

“美人哥哥,不生气了,是我不好,”可我真的怀疑你是那条臭蛇,虽然我没有证据,“既然没有证据,我就不该怀疑你,更不应该凭白的试探你,让你伤心,可是美人哥哥,如果你真的是那条大蟒,你一定不会瞒我,一定会告诉我的对吧?”

允诺程在林深看不见的地方勾了勾嘴角。

这位人类少年真得是聪明,用尽了一切方式诱惑自己露出蛇尾。

本来还一连躲了自己好几天,而现在却不躲了,甚至不但不躲了,还主动邀请自己来和他一起洗澡。

可是醉翁之意却不在酒,边泡澡边不惜用自己诱惑他,妄图让其暴露身份。

而现在屡试无果之后,便开始用言语来证明,知道自己不会骗他,不会用假话糊弄他,便问出了刚才的那个问题。

这么精的少年,真是让允神爱不释手!

蛇尾重新幻化成了一双人腿,这一回允诺程直接靠了上去,人类的腿彻底与水下的林深相碰,轻轻的捏住了少年的下颚,在其蒙上眼睛之际,深切的吻了上去。

双腿‘残疾’不能动,但是在水流的加持下,也不知道是腿动还是水动,本来‘残疾’的双腿反而变得很灵动。

“深深,人心险恶,有得时候言语并不能证明一切。”允诺程将林深吻到彻底凌乱,才松开了他,搂着他回答他刚才的那个问题。

“你还记得隆星cocktail与你们的出道曲很相似这件事吧?”

林深不知道允诺程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也乖巧的点了点头,除了被蒙住的双眼,一切都感知的很强烈,他确认是允诺程的双腿与他在水下交叠,而不是那条熟悉的蛇尾。

“你有没有想过,出道曲这种单曲在没有正式发行以前是各大公司最保密的一项专利,一般人不可能知道的那么全面,甚至就连艺人的经纪人在艺人未出道之前,也只是知道艺人的行程,也就是练歌的时间,却也不能进录音棚等待艺人。”

允诺程说得这段话非常在理,各大公司培养养成生都是这样的。

每一个养成生都是娱乐公司花了血本、花了大价钱培养的明日之星,就为了他们能一炮打响,登上更高的舞台,然后再回馈公司,打响这个娱乐公司在外面的名头,从而以他们为招牌,源源不断的吸引着新鲜血液的注入。

以便再次提高整个公司的声望和名气。

所以未出道却即将出道的艺人便是各大养成系公司竞相呵护的对象,保护的对象,恨不得将其保护的严严实实,让其方方面面都不被任何组织染指、侵染。

甚至有些公司还会在未放出来出道艺人照片的时候,禁止出道艺人们私自外出,更不能将他们即将出道的消息张扬出去。

耀瑞虽然没有限制他们的人生自由,但是也管的非常的严格。

在保护他们方面更是做得滴水不漏。

既然已经在为了sas的出道作准备,便一定会将他们严丝合缝的保护起来,包括他们即将出道的曲目。

可是隆星cocktail还是复制黏贴了他们的旋律。

林深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这一点他其实也意识到了,只不过允老师今天再提出来,更加证实了他的想法而已。

在丽江林深听到cocktail唱他们自己的主题曲《listen to me》的时候,林深就发现其内的旋律有很多与sas的主题曲《主宰》重合的地方。

一般人听不太出来,而林深资深音乐人,旁人听不出来,他可听到一清二楚。

那时候林深就想,为什么sas前段时间才第一次发行出来的出道曲,却也会被cocktail学了去。

并且还是很早以前就学了去,两个公司几乎是同时发行了出道曲,而发行出来的时候,cocktail就已经抄袭了sas的旋律,这个事情属实是不太现实啊?

除非有人告密。

一开始林深以为是刘妍,再严丝合缝的耀瑞,偶尔也会跑进去一两只苍蝇。

而刘妍这个人又实在是太坏,那时候原主都还没有成年,却诓骗着原主向各大金主们献媚谄媚,妄图将其推上金主爸爸们的御床,以备她自己飞黄腾达。

同时林深还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受此威胁的少年,她违背着耀瑞的合同在外面诓骗的艺人不在少数,其中未成年也有,用她的话说,金主爸爸们喜欢这种未经雕琢的小鲜肉,越纯洁越好。

连未成年都不放过,这种人该有多坏。

所以可能她早与隆星里应外合,盗取了耀瑞sas的出道曲,然后将其卖给了隆星。

可是后来林深却发现,确实如允老师所说,他们的经纪人只是知道他们所负责艺人的行程与时间安排,这种具体到练歌的事情,却是不能参与的。

偌大的一个练歌房内只有负责声乐的老师以及少数的工作人员。

而这些人决绝不可能背叛耀瑞,一方面是高额的工资,另一方面他们这种专业人士签合同的时候,签的就是保证类合同,保密条约就有好几百条,根本不会轻易出卖雇主,除非他们在这个业界不想混了。

可是尽管如此,sas的主题曲《主宰》还是流窜了出去,那么一定有更深层的人背叛了耀瑞。

“允老师,你的意思是”

允诺程:“我的意思是,人心隔肚皮,不要相信人类说得话,因为根本保不齐是谁在骗你,而哪个人隐藏的又有多深。”

林深似乎有些若有所思,允诺程却在此时摘下了少年脸上覆着的红纱。

纤细的指尖一点一点的将红纱褪去,抚摸过少年微颤的睫羽与眼睑,情难自禁的缱绻了片刻。

“就像把你们出道曲告诉隆星的那个人,你能猜到是谁吗?”

林深确实猜不到,这个问题已经困惑他很久了。

他没有提过是因为完全没有头绪,所以慢慢的便也觉得是自己在胡思乱想,或许在这个世界保密工作也没有做的那么完美,所以耀瑞名下sas的出道曲流窜出去,也是很可能的。

可是现在听允诺程这么一说,很明显两人想到了一块去,林深以前的这种想法也就不攻自破了。

一定有人将sas的出道曲曝光了出去!

是谁呢?

是谁背叛了sas,背叛了耀瑞!?

为什么这个人,林深从头至尾就没有发现过任何端倪呢?

“是不是没有头绪,没有思路,也不知道是谁?”允诺程看着重新睁开眼眸的少年。

少年的月眸那般的纯粹,不染世间凡尘,干净剔透的就像是刚刚现世的宝石,璀璨无边。

“这就是人类的可怕之处,伤人于无形,让人猜不透理不清。”

允诺程轻轻地安抚着怀中的少年,将其刚才因为两人的纠缠而凌乱的衣衫重新给林深扶正,又给林深拿了一块毛巾,似乎是怕林深高热的身体再因为骤然的冷空气感冒了一般,细细的擦拭着他的头发。

林深则在若有所思。

是谁呢?

那个出卖耀瑞与sas的人是谁呢?为什么他一点苗头都看不出来?

作妖的人就是那么几个,蓝桉、黎宇宸、段邵弘、周青霞、路川权等等,可事除了前面那两个人是耀瑞的人以外,其余的人根本进不了耀瑞,即使偶尔进来一次,也触及不到核心领域,又怎么可能知道sas的出道曲。

蓝桉以前是作妖,现在也在持续,但是较以前来说好了太多了。

刚穿过来的时候林深知道蓝桉的人设,所以知道他日后会发展成一个什么样的人,比如爬床、背弃耀瑞,欺骗允诺程等等等等,无论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蓝桉也会沦为这样的人。

所以林深一直都防着他,边防着他边教育他。

而黎宇宸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仗着自己的家世背景欺骗男男女女,妥妥的感情骗子,不负责不关心不留恋是他的标志性行为。

同时他也是使允诺程沦为悲惨工具人的罪魁祸首之一。

这些林深一开始就知道,所以很早的时候他就已经剧透完了,不但给别人剧透完了,给蓝桉与黎宇宸也都剧透完了,恨不得他们立即开始虐恋情深模式,不要再去祸害别人了,就在他们内部自产自销吧。

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这两个人也被林深教训的差不多了。

揍他们都不知道揍过多少回了。

而两个人的命运其实也因为林深的插手而改变了不少。

蓝桉想要爬床的苗头被林深扼杀在了摇篮里,想要出卖耀瑞、允诺程的念头,还没等出现呢,便已经被林深‘□□’到连苗头都没有了。

甚至还因为林深的原因而一心向着耀瑞,也就一并向着允诺程,所以也就不会背叛他们。如果是曾经背叛过,以蓝桉现在对林深的心性,也一定会全盘托出,跟着以前那些事一并向林深承认错误。

而现在他没有,那就说明不是蓝桉。

蓝桉有事说事,做过的事一定会承认,不会一再的隐瞒,这一点林深还是了解的。

而黎宇宸也是如此。

没想到浪子会回头,会对一个人真心真意,甚至为了一个人而放弃了整片森林,只奢望那一个人能回头看看他,对他笑一笑。天天跟在林深的身后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甩也甩不掉,关心林深关心到无微不至。

虽然令人讨厌,但也不乏为一种深情。

渣男转了性,便也不会在背叛耀瑞。

蓝桉黎宇宸彻底排除。

而剩下的还能有几个人呢?没有多少了,能触及到核心机密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了。

看着林深若有所思的模样,允诺程则在这个时候,望向了浴室的门口,那里从刚才开始便有人一直在听着墙角。

神的眼眸变了变,门外的那个人忽然感觉到了一种无形之中的威压,神神叨叨的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周围,再也不敢听的跑远了。

听着耳内传来的脚步声,允诺程的眼眸也温柔的转向了林深。

这便是允神还没有暴露真实身份的原因。

少年身边的危害正在逼进,无论如何也不是暴露身份的最佳时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