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为你摸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想让你们承认错误, 再把那个人交出来!”

林深的声音久久的回荡在隆星的化妆间内,林深来此的目的其实就是这个。

踢馆踢馆,既然是踢馆便定要是有所得的。

而他也知道蒋文轩不会这么听话的承认错误, 更不可能把那个人交出来, 甚至那个隐藏在幕后的黑手可能都不是蒋文轩他们的朋友, 而只是他们的合作伙伴, 他们之间也只是合作关系,或者利用关系。

林深刚才说得那些话, 一方面是故意气蒋文轩他们,另一方面也确实在揣摩着那个内鬼的心思, 如果他想的不错, 那个内鬼的心思确实如他刚才所说,也不是诚心实意的在帮蒋文轩他们。

而是想利用蒋文轩达到一个目的,而这个目的,蒋文轩给不了他, 耀瑞给不了他,而隆星却可以给他!

真不知道那个内鬼的眼睛是怎么瞎的,有什么是耀瑞给不了,而隆星能给的?!

有么?在耀瑞靠实力光明正大的一步步攀登不好么?为什么非要自甘堕落呢?

林深想不通, 完全与那名内鬼无法共情。

也是, 他们本就不是一类人,他们又如何能想到一处去呢?

但是以林深的分析,那名内鬼既然已经拿到了sas全部的乐谱,自然是知道这个乐谱中什么部分是最占优势的, 如果他真得为隆星好,以正常人的思维,他就应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而不是将糟粕给了隆星,却只字不提精华之事。

本来林深觉得这事也只是一个猜测,毕竟那名内鬼连sas的出道曲都已经故意泄露了,自然不会再为了耀瑞考虑。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内鬼根本不知道曲子中哪些是精华,所以只给了隆星一小段乐谱,让其揉碎了改写编排。

可是林深后来想了想,觉得这样不对。

如果是这样,那名内鬼,大可直接把偷到的完整乐谱给到隆星,让他们去自由选择,而不是只给他们一部分。

所以林深判断,那名内鬼是故意的!

而这从蒋文轩他们刚才疑惑的表情中也看得出来。

如果是这样,那么现在就在现场的内鬼一定是非常慌张的!

因为林深的这个点破,他已经被推到了风口浪尖,陷入了一个腹背受敌的两难境地,耀瑞不会再接纳他,而现在隆星也不相信他。

他的身份岌岌可危。

蒋文轩从林深提出来的要求中回过了神,顺着林深的目光学着他的样子环视了一圈现场在座的各位,目光含笑表情放松。

不愧是隆星千里挑一的大队长,这心理素质快和林深有得一拼了。

“可以啊!”

林深的要求之直接,让众人没有想到,而蒋文轩这种干脆的应允,更是让众人没有想到。

这不是答应吃顿饭这么简单地事,林深提出来的可是承认错误,当众道歉,还要把幕后的内鬼交出来啊!

可是蒋文轩却答应的这么直接?

全场面面相觑,甚是不理解,而林深却是一脸如常。

“蒋队长,是有什么条件吗?”

高手对招,走第一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下一步,蒋文轩是一个什么样的笑面虎,林深从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知道了。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要不然蒋文轩就是故意诓骗他,戏耍他,要不然就一定是有条件的。

否则蒋文轩怎么会做这种杀敌一千死损八百的事情,即使那名内鬼对隆星并不诚实,或许也是在利用他们,算计他们,但是有一就有二,做过的坏事一定不止那一件。

或许至今为止,隆星针对耀瑞做出来的那些事都和那名内鬼有着脱不开的关系,而他们可能还正在计划着什么,所以蒋文轩绝对不会把那个人供出来,于情于理都不是时候。

蒋文轩:“都说耀瑞的深深自从溺了一次水之后就变得特别的聪明,以前我还不信,现在我倒是有点相信了,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

林深:“既然都是聪明人了,那蒋队长不妨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蒋文轩含着笑,低头整理了整理自己身上的服装。

或许是为了追求舞美的效果,蒋文轩今日穿了一身军阀混战时期的军装。

黄棕色的呢子军装,将已然成人的少年装饰的更加成熟,笔挺有型,伟岸宽阔,即使是这样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也像是一名民国时期的军官少爷。

年少掌权,杀伐决断,号令全军。

蒋文轩将自己军装上衣的衣摆重新拽平,冷静的笑了笑。

“深深,训练枯燥,为了排遣时光,要不要和我赌一把?”

林深没有回答。

蒋文轩:“不敢和我赌吗?还是怕和我赌。”

林深:“怕到是不怕,只是没有什么必要要赌,你们不承认错误,不道歉,我自有办法让你们道歉,至于那名内鬼”

林深适时的停顿了一下。

“我也有办法找的出来!”

确实如此。

所以为什么要赌。

就算是排遣时光也不想和蒋文轩他们排遣啊,去找允老师玩不好么?

他还要早早回去呢。

允老师可能已经在耀瑞的会场上等着他们了。

“那是自然,深深你这么聪明,这种事应该难不倒你。你刚说的也没错,你即使不和我赌,也一定有办法解决眼前的难题,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

蒋文轩与王炫澜对视了一眼,后者心领神会般的点了点头。

蒋文轩继续道:“时间是咱们现在最宝贵的东西,出道比赛前的每一分钟都足以改变最终的结果。你是可以慢慢的调查,慢慢的探寻,但是相应浪费的时间却没法补,以你现在的水平,不训练就不训练了,但是你的队友呢?蓝桉黎宇宸萧斌程迷呢?”

程迷在后面悄悄的掐了萧斌一把:“萧萧,蒋文轩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听不懂呢?”

萧斌状如沉思状,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想也没想的直接答道:“你不用听懂,你跟着附和就行了,就是林深说什么,你就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就可以了。”

程迷听话的点了点头:“哦哦哦哦哦哦———”

萧斌:“…………”

林深犹豫了一秒。

蒋文轩说的确实有点道理,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他今天直接上门踢馆,也是因为不想磨蹭,所以选择了单刀直入。

林深自己查当然查的出来,但是耗时要耗多久,却说不准,出道演出迫在眉睫,一分一秒都浪费不得,更何况内鬼没抓住,天知道会不会再出什么意外。

他浪费的起,耀瑞浪费不起。

允老师更浪费不起。

“赌什么?”林深冷道。

王炫澜插了进来:“最近有一场地下摩托赛,有没有兴趣比一场?”

蓝桉:“王炫澜你是有什么大病吗?我们疯了要和你玩地下摩托?被发现是要蹲牢子的,而且自此都会变成劣迹艺人,别说出道了,可能直接就要宣布结束了!”

蒋文轩:“所以这才刺激不是吗?一旦被抓,另一方不就一劳永逸了?”

黎宇宸:“蒋文轩你可真够阴险的!”

蒋文轩:“阿黎,你不也是么,你泡我妹妹的时候可比我阴险多了。”

黎宇宸:“…………”

萧斌一步跨到了林深的身边:“林深你不能参加,现在已经不是输赢的问题了,而是关于你一生的问题!”

谢非鱼:“就是!一旦被抓,后果不堪设想啊。”

蔚雨:“深哥……”

蓝桉:“林深……”

顾淼燃:“老婆,你在想什么?你不能参与啊?”

顾淼燃一句老婆,全场全都看向了他,后者不服输的挥了挥拳,意思是看什么看,我不管,他就是我老婆!

林深没把他的话当回事,谁会和大狗狗过不去呢?

程迷重重的点了点头:“嗯嗯嗯嗯嗯嗯——”

傻白甜的可以,真的只知道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要不就是哦哦哦哦哦哦。

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太傻了,阿迷也跟了一句:“就是深深,你可千万不要参加,就算你什么都不想了,你也要考虑允老师啊!被允老师发现会打断你的腿吧!”

耀瑞这边全员劝阻,就连谢星城都隔空对着林深摇了摇头,而蒋文轩却好整以暇的等待着,笑眯眯的望着林深。

林深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点头。

“我参加!”

化妆间的门重新关上,林深他们的脚步声在走廊内越来越远,王炫澜不解的看向了自从林深走后,就非常严肃的蒋文轩。

“蒋哥,你真的打算如果咱们输了的话就把那个人告诉林深?”

“当然不了!”蒋文轩冷冷的笑了一声,“我又没有答应具体告他什么……”

蒋文轩许王炫澜相视一笑。

谢星城跟着林深他们一同走了出来。

“林深你不会真的要参加那场地下摩托吧?”

林深:“参加啊,为什么不呢?”

谢星城:“你以为你赢了,他们就会真的告诉你那个人是谁?别想了,他们是不会和你说的。”

林深:“我知道,我没指望他会说。”

萧斌:“那你为什么要参与,有大病?”

蓝桉回答了他:“还能因为什么,因为允诺程呗!”

林深没有否决也没有赞同,其实就算是默认。

他不怕允诺程知道后打断他的腿,或者因为这事而生气。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没指望蒋文轩他们能守信告诉自己那个内鬼是谁。

也知道蒋文轩他们组这个局是为了什么。

恐怕他进去容易,出来就难如登天了。

但他还是要去!

蒋文轩他们能设局,林深就不能了吗?为了允诺程,他什么都愿意做。

而林深从来都不是案板上的肉,随便蒋文轩他们怎么整,他都有信心应对。

“这件事不要告诉允老师,麻烦大家帮我保守秘密。”

林深快回到场地的时候嘱咐了一句。

果然还是为了允诺程。

林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们就明白了。

能让林深赌上性命,赌上未来,甘愿如此的也就只有允诺程了!

“你敢做不敢认吗?都为了他坐到如此地步了,还怕什么?”蓝桉气不过,哪怕他现在早已顺着林深了,他也还是气不过。

越想越气。

他就那么喜欢允诺程么?

那个病秧子除了脸长的好看,能力强一点以外,还有什么好?为什么林深就那么喜欢他。

以前爱的隐秘而伟大,为了允诺程更是没少受到蓝桉的威胁,现在则是直接爱的光明正大,前段时间更是像狗皮膏药一样的黏着允诺程。

允诺程去哪他去哪,为了追允诺程,黎宇宸的厚颜无耻林深都用上了,而允老师更奇怪,他居然没拒绝。

若允老师不喜欢他,林深还缠着他,算厚颜无耻、得寸进尺、臭不要脸、甚至还算油腻猥琐。

可是若允诺程没有拒绝,是不是也算是喜欢他啊?

那么厚颜无耻也就变成了情趣玩闹?

“我不是怕。”出奇的,林深这一回居然没有怼蓝桉。

“我只是担心诺程,如果诺程发现,我怕他会着急上火。”

这种无形之中的“怼”更致命!

蓝桉:“…………”

“什么事情怕我担心?”

林深他们这里议论的火热,没有察觉到苏雀推着允诺程早已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

允诺程看了苏雀一眼,示意他可以去忙了。

苏雀心领神会。

他这么一走,其余人等也就不跟着当电灯泡了。

不肖片刻,便只剩下了林深与允诺程两个人。

“说说,有什么事怕我担心?”

众人离开后,允诺程不解的询问着刚才。

一双眼眸轻微的泛起了一点红色,像是荷花的蓓蕾一般在一点点的绽放,好看诱人的令人不忍心说假话。

而林深这假话却要说定了。

“没什么……”

林深小声嗫嚅着。

允诺程:“哦?没什么怎么会怕我担心?”

男人驾着轮椅来到了少年的面前,拉起了少年的手。

温热的感觉从指尖传来,像是引起了一串电光火石般的酥麻。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允老师还以为林深所说的不让他担心,是林深自己的身体不舒服。

林深抿着唇,摇了摇头。

“那就是……”允诺程的目光像是水一样从林深的身上游过,那一刻林深仿佛化成了一尾鱼,灵活的想要从水中逃走。

“那就是……舒服?”

漫天的水连成了屏障,鱼儿还是没能逃脱。

那就是舒服……?

一句稍显轻佻的话语,让本就心中有事,瞒着允诺程不敢说的林深,从头红到了尾。

前几天与允老师在浴池内的画面不可抑制的涌现了出来。

从遮着红纱巾,到后来把纱巾扯下,两人的衣衫都湿了,他被允诺程从身后搂住,抵在温泉池壁上。

湿漉漉的水滴从发丝上坠落,顺着少年的脸部轮廓一路滑到了脖颈,允老师看见了,却没有阻止。

温热的手掌抚在了水滴之上,沿着水滴流淌过的轨迹,描绘而过。像是沾着水滴的毛笔,每掠过一处,林深就酥麻一处,最后浑身上下都不再像是自己的了。

明明现在浑身干燥,林深却像是回到了浴室里千折百转般的都湿透了。

并且那天以后。

林深关于在丽江温泉内的记忆也记起来了很多。

他确确实实搂着允诺程的脖颈和他说了喜欢,确确实实两人贴的很近,也确确实实快要吻上允诺程的唇……

那一次也如在浴室中一样,他们湿/身相/贴,亲密无间,互相的气息都是那般的清晰,鼻尖萦绕的都是允老师森林般的草木香。

林深记起来了水面上发生的一切,而水面之下……他完全没印象。

似乎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触感碰触到了林深的后背、他的脚踝、他的腿,也是什么东西让其逐渐的不可控。

而林深看不见也想不起来,关于水下的一切,他都想不起来。

无意识的,林深看向了允诺程轮椅上被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双腿。

“怎么了,深深,你最近好像对我的腿很好奇?”

允诺程察觉到了林深的目光,而这种目光,允诺程看到好多次了。

别看以前林深总是撩拨他,看上去没正经的很,可其实林深非常注意分寸与礼貌。

知道他的腿“残疾”,林深从来没有不礼貌的一直盯着他的腿看过,只是正常的掠过,温柔的帮他掖毯子,每每见面都是单膝跪地,与他一个水平线,直视着他的目光。

在人间这么长时间的允诺程,因为他“残疾的”双腿,见过许多形形色色的目光,有审视、有嫌恶、有反感、还有装上去无恙,可实则却忐忑。

只有林深把他当成一个正常人一样的温柔含笑,甚至有的时候还有心疼。

也是因为林深,允诺程伪装残疾,伪装了那么长时间的正常,像是小石坠落湖面一般,止不住的泛起了涟漪。

“残疾”的双腿像是不受控制,从最初的痒意,到最后看见林深就想化蛇尾,像用长长的蛇尾把它卷住,一圈一圈的卷起来,将其困在怀中,拖到哪里都好……

林深正看着允诺程严严实实的毛毯错愕,心中止不住的胡思乱想,那毛毯之下是不是就是一条粗长的蛇尾,是不是就是那条可大可小,可长可短,灵活多变的熟悉蛇尾?

结果手腕上却是一紧,还没等林深反应过来,他的双脚就已经离地,人已经稳稳地坐在了允诺程的毛毯子上,而毛毯之下就是他刚才正胡思乱想、止不住遐想的想要隐藏住蛇尾的双腿

“允允老师”骤然的这一下,林深紧张的都有点结巴了,允老师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变得这么的主动又热情啊!

林深第一时间看向了周围,生怕有人看见此时的一幕,他们现在可是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啊,一旦被发现

咦?!

为什么连一个看他们的人都没有。

大家忙忙碌碌的从他们的身边走过,看都没有看坐在允诺程腿上的林深一眼,也没有任何一道目光看向允诺程。

两个人就好像被隐身了似得,全部都将他们无视了。

也就是说,别说现在允诺程只是将林深拉在了腿上,他就是在这里再和林深更进一步,也不会有人看得见。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好好把握。

林深更感诧异,腰上的温热顺着衣服传了过来,允诺程就像搂着小猫崽子似得,揽着林深的腰,将林深搂在了怀中。

“深深,坐在我的腿上是什么感觉啊?”

是啊,林深不是好奇么,那允老师就让其坐在他的腿上‘好好感受一下’。

“热有点热”林深喃喃的说道。

允诺程:“只是热吗?还有没有其他的啊?”

林深摇了摇头。

允诺程:“那你这还是感受的不够仔细啊?要不然摸一下吧,省得你总是好奇?”

林深哪里敢摸啊,生怕摸见的不是人腿,而是蛇腿啊!

人啊真是矛盾,不知道真相的时候想知道真相,快知道真相的时候偏偏还怕上了。

“哦?确定不摸一下?”允诺程搂着林深,笑着看向他。

两人之间只隔了一层稍显厚重的毛毯,林深在上,允诺程在下,两人的温度顺着毛毯彼此传递,偶尔一个晃动,毛毯也跟着一起动,沙沙的摩擦声不绝于耳。

而在毛毯之下,那双‘残疾的’双腿早已幻化成了粗长的蛇尾,再将林深拉往怀里的那一刻,允诺程就显出了原形。

粗长的尾部隐藏在毛毯之下,只有一个尾巴尖从毛毯地下挤了出来,耷拉在了轮椅后方,而在前方却只能看见高高耸起来一点点的毛毯,而林深就坐在这之上。

隔着一层毛毯,坐在蛇尾之上!

允诺程设了屏蔽术。

周围的人都看不见他们,从他们身边经过也不会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别说允诺程只是让林深坐在蛇尾之上了,就是隔着毛毯用尾巴逗/挵他,他们也不会暴露。

“深深,确定不摸摸么?”

允诺程搂着林深发问,将少年的紧张、难耐、害羞全部尽收眼底,连接着允诺程腰部的蛇尾在膨胀,止不住的膨胀,因为那里是最接近少年温度的地方

少年在强撑着,忍耐着。

直到少年被往上颠了一下,才听到少年轻若蚊蝇般的说道。

“要不,就摸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摸一下就摸一下!

感谢在2021-10-23 21:06:15~2021-10-26 21:16: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戬爱杰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莫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沐辰 12瓶;鬘霄 10瓶;醉梦离、陌兮 8瓶;53970666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