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看上的冰美人是大蛇攻! > 第110章 为你现身(掉马进度95%)

我的书架

第110章 为你现身(掉马进度9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比赛开始前夕, 观众们的叫喊此起彼伏,不光光是参加比赛的选手们戴着面具,观众们也没有一个是露脸的, 虽然没有为他们专门准备遮挡面部的东西,但是每位观众都知道规矩。

几乎与林深他们一样全副武装,只有这里的工作人员是仰面朝天的, 他们露出真容也不怕被抓, 工作人员既不是主办方也不是赛车手,他们规规矩的上班,为赛车手、观众们服务,所以就算是抓住,他们也没有任何由头遭到惩罚。

正是因为每一个人都全副武装,平时不能做的事现在都可以做,平时不该说的话现在都可以说, 每一个人都在这里发泄着自己生活中压抑的情绪, 歇斯底里无休无止。

场面异常火爆。

欢呼声吆喝声咒骂声此起彼伏。

唯有林深静静的站在摩托车前, 一次次的打哈哈。

而戴着口罩的黎宇宸则像操心大妈一样的给林深的摩托车做检查,蓝桉则给他递扳手。

萧斌看着一个劲打哈欠的林深, 疑惑的问了一句:“林深,你会骑摩托吧?”

萧斌也知道自己问了一句废话,林深怎么可能不会骑摩托, 如果不会,他怎么还会选择参加这种比赛,又不是真得不要命, 但是看林深刚才检查摩托的那个姿势

萧斌又觉得他不是很专业,而且检查的方面也和现在黎宇宸检查的差很多。

林深比起黎宇宸,就好像不是在检查摩托, 而只是看看摩托车的零件都齐不齐,比如离合、刹车等等这些最基本的东西。

林深瞭了一眼摩托,轻描淡写的回道:“会吧。”

“什么叫做会吧?”萧斌一听大惊。

不会吧,不会吧,林深不会真得不要命到如此地步吧???

他难道不是专业的?

萧斌:“你到底会不会啊?你有没有专业的训练过啊?”

林深摇了摇头,非常诚实:“没有,看过那么一两场。”

此话一出,全员大惊。

这是什么场合,地下暴力摩托啊,除了比赛还有肢体争斗、甚至看看旁边的壮男,直接带着一根棍子磨刀霍霍,很明显是打算拿着那个上场的,高速的比赛中如果被那样的棍子击中,别说输赢了,可能连命都要没有了。

可林深却视而不见,甚至还说骑摩托都不怎么会,只是看过那么一两场。

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我不想活了,想死一死”的那种感觉。

全场:“”

福兮祸所依,偏偏黎宇宸在这个时候发现有人把刹车上的一根长螺丝卸掉了。

林深走上前看了一眼,眯了眯眼:“刚才还在”

他这一声下去,黎宇宸他们都顿了一下。

什么叫做刚才还在。

如果刚才还在,现在却不在了,那就说明有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走了那根长螺丝,可是在刚才他们就已经全部聚集在了摩托车的附近,并没有看到其余人等出现。

林深是最先过来的,过来之后便大体的检查了一下摩托车。

用他的话说,他虽然不是很懂,也不是特别懂摩托车的构造,但是摩托车有没有少零件,他还是知道的,而他刚才检查的就是这个方面。

他确切刚才没有少任何一个螺丝,装备虽然都很旧很破,一看上去性能就一定不好,但是零件什么的都在,刹车那更没有明晃晃的少一根螺丝钉。

这么显眼的位置,如果少了,林深不可能发现不了。

而从刚才到现在根本就没有其余人等经过这辆摩托车的旁边,更没有工作人员过来检修,从林深他们拿上摩托车起到现在,只有他们这帮人在这附近。

而现在,刹车旁的螺丝钉却少了,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众人面面相觑,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在场的人中有叛徒!

就在他们当中。

sas他们很激动,林深倒是一脸如常,他早就知道这个事实,他早就知道他们当中有一个人出卖了耀瑞,出卖了他们。

但要说唯一没想到的是,那名内鬼居然这么猖獗,当着他们的面取走了那枚螺丝钉。

还无一人察觉。

这能力这心智,真心不是一般人。

蓝桉:“黎宇宸,是不是你取走了?你别闹了,你赶紧拿出来,这一点也不好玩。”

黎宇宸:“你觉得我是在玩么?刹车对一个赛车手有多重要!你我都是玩过车的,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关系,我怎么会开这种玩笑,而且”

而且这是林深啊,是他唯一一次想要认真的对象,平时玩玩闹闹开开玩笑都可以,而现在比赛眼看着就要开始,是上场拼命的时候啊,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甚至连命都得丢了。

这哪里是开玩笑的场合。

黎宇宸断断不会开这样的玩笑啊!

蓝桉其实也知道,他从刚才开始就与黎宇宸站在一起,他做了什么没做什么,蓝桉知道的一清二楚,他也看见黎宇宸是真的非常认真地在帮林深检查摩托,所以怎么着,都不可能是他把零件顺走了。

萧斌与阿米刚才去买水了,有不在场证明。

谢非鱼与蔚雨虽然也站在摩托车前,但是一直都在观察着周围,顾淼燃更是瞪视着身旁的肌肉男们,以至于吹口哨的流氓们直线减少。

也就只有这几个人了,谁都在现场,但谁都没有动机,更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将严丝合缝的螺丝拆下。

那么这个人到底是谁呢,怎么可能做得如此地步?!

而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摆在他们的眼前。

比起找出那个当着他们的面明目张胆却仍然无人发现的内鬼以外,解决眼前的状况更加的要紧。

刹车没有螺丝,就代表着刹车失灵,谁能开着刹车失灵的摩托上赛道,没有人会这么不要命!

“怎么办?马上就要比赛了,而现在刹车却出了问题!”蓝桉快要急死了。

黎宇宸从车底下钻出来,病急乱投医的说道道:“我去找工作人员,和他们反馈一下。”

谢非鱼:“没用的,你们看看周围!这不是正规的比赛,出了问题也要自己承担,没有人会帮你,这里的工作人员从来都把自己摘的很清,这样他们才能明哲保身,如果今天有人给了你螺丝,其他人等明天就会要别的,一来二去,他们就会滩入这场浑水,没有哪个傻子会这么做!”

阿米也有点着急了。

傻白甜也知道这种玩命的比赛,刹车失灵意味着什么。

“深深,怎么办?”

“凉拌吧。”林深是他们里头最冷静的,从黎宇宸说出来刹车少了一颗零件后,林深就更加冷静了。

别人着急的时候,他只是盯着刹车的地方看。

然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样也挺好,开弓没有回头箭,他连我刹车都取了,岂不是我得一直开到终点了?这赢定了啊!”

“林深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要不我们别参加了,走吧深深,何必要这样做呢?你以为你赢了,蒋文轩我就会告诉你内鬼是谁吗?你动动脑子好不好,不可能的,他们那种人不可能告诉你的!”

蓝桉黎宇宸最明白蒋文轩他们是什么人,因为他们和那些人有很多的共同点,所以他们深知林深即使今天赢了,蒋文轩他们也不会告诉他的。

林深在自寻死路。

“我知道啊,你们以为我来参赛就是因为蒋文轩所说的秘密吗?”

程迷:“那深深你是为了什么?”

林深淡淡的扫过众人:“为了等着内鬼出手,比如说现在。”

萧斌一瞬蹙眉:“你什么意思?你已经知道是谁了?”

怎么可能,大家刚才要不就是有不在场证明,要不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怎么可能知道是谁动了手,怎么可能!

可是林深却点了点头:“嗯,我已经知道是谁了!其实我早就知道,只是不能笃定,而现在,我是真的知道了。”

萧斌第一个脱口而出:“谁?”

谢非鱼:“萧斌你怎么这么着急?”

“我……我……”萧斌有些结巴,“我……当然着急了,我倒要看看是哪个混蛋出卖我们!”

谢非鱼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真的?”

萧斌:“废话!小屁孩你懂什么你!”

“你才是小屁孩,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小屁孩!”

……

众人正在争执,场上的广播却在此时响了起来。

“各位选手们,请尽快到达比赛地点,我们的比赛即将开始。”

“重申一遍,我们没有规则!从枪响开始,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为了赢得比赛而做任何事!”

“请大家放飞自我,释放天性,为快乐而快乐!”

“杀戮即将开始,现在倒数——————”

“三”

“二”

“一”

……

在倒数结束的一刻,全场彻底疯狂,人们肆意的高喊着叫嚣着,朝着一名名即将参加比赛的选手们行注目礼。

阿米已经吓傻了,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哪里见过这种阵势。

这一个个跟午夜狼嚎似的模样,癫狂的仿佛磕了什么药/丸,简直不能太吓人。

而更吓人的是:林深就在这呐喊声中一脚跨上了红色的摩托,准备往出发地的方向驶去。

虽然还没有发动摩托,但这个架势仿佛一点也没有把刹车失灵这件事放在心上。

蓝桉直接就要上去拦,结果被身旁的蔚雨拉住了。

蓝桉似乎没想到以前赢赢弱弱的蔚雨居然敢拦他,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蔚雨这才反应过来,松开了拉住蓝桉手臂的手。

“別……別拦了,我相信深哥。”

谢非鱼也是这个意思,看着已经离开的林深背影点了点头。

萧斌阿米黎宇宸也犹豫了一秒,终还是没有上去拦截。

蓝桉:“你们疯了吗?你们这是愚忠啊,林深会……”

死的啊……

他会死的啊!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林深去啊!

黎宇宸:“没用的,林深现在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和他battle了这么久,你还不明白吗?他决定了的事,任何人都别想改变,也改变不了!”

是的,林深早已不同以往,他从不走回头路!

“宝贝,真要比啊,你赢不了的!”林深身旁的壮汉色眯眯的看着他,边看着边挥动着手里面的棒子,似乎在示威一般。

“是的,宝贝,你赢不了的,赶紧认输吧!”周围的壮汉们在打趣林深,一旁的王炫澜也跟着一起起哄。

林深略略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就这么跨在摩托车上,一脚踹向了刹车。

他踹第一脚的时候,全赛道都看向了他。

他踹第二脚的时候,零散的观众们都看向了他。

他踹第三脚的时候,连广播都被惊动了。

直到最后一脚下去,本就失去长螺丝钉的刹车彻底报废,直接瘫痪。

全场震动。

不明白这个带着青面獠牙也难掩清丽的少年这是玩的什么骚操作,直接把刹车踹坏了!

他是想死么,还是活腻了?

而林深的这个动作,也同样震撼到了他周遭时不时向他吹口哨威胁他的壮男们。

几乎是在瞬间,刚刚还调戏他的男人们全部噤若寒蝉。

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摩托车比赛,参赛的没有一个是不清楚的,而这位少年踹掉了刹车又意味着什么,他们更是清楚的很。

没有人敢这么做,而这位初出茅庐的少年却毫不畏惧。

要不然他就是个莽夫,什么都不懂,要不然……他就是真的有实力,又或者他根本不在乎生死,只想赢。

但无论是什么都足以让人震撼了。

一个人连生死都不在乎,还有什么是能让他害怕的呢?

刚刚还调戏他、贬低他的壮男们全部闭嘴了。

直到比赛开始也没有再发出一丝声音。

枪声骤然响起,林深就像是一柄离弦的箭一样的飞了出去。

摩托车的前端在高速之下直接翘了起来,艳红色的摩托像是一只红色的烈马,而林深就是千里难寻的伯乐,再不老实的马,到了林深手下也会乖乖的听话。

此时此刻,壮男们看着一骑绝尘的林深,彻底证实了他们的猜想。

这个少年确实有点东西!

林深不是不会摩托。

也并不是他表面看上去的“我不想活了,我想死一死”的做派。

他虽然没有参加过专业的训练,也没有系统的培训过,但是以前他有一个学弟就是玩摩托的,曾经他被他的那个学弟拉着看过两场。

并且还给林深科普了一遍摩托车的构造与使用,所以林深确实会,只是不专业。

但是这种比赛,比的从来都不是专业,而是谁比谁更狠!

因为林深一脚踹掉刹车,所有选手都不敢调戏他了,但是比起赛来却又是另外一副样子。

在强压之下,有些人的肾上腺素会极速升高,逐渐进入癫狂状态,有的甚至还会吃药,以便达到亢奋的情况。

所以在高速疾驰中还是有一些人将苗头对准了林深。

“弱小的”总是会成为第一个目标。

林深与王炫澜蒋文轩的赌局即是获得第一。

只要赢得第一,蒋文轩就把内鬼是谁告诉林深。

而林深则有他的打算。

他要等着内鬼出手,确定他的猜想。

比赛只是过程,他要用比赛引出来幕后的那只虫子!

身边嘟嘟的摩托车响了起来,无形之中已经有三个壮男在身后,对林深形成了包围之势。

在一个转弯漂移的过程中,来自右侧的棍子就已经朝着他挥了过来,林深一个加速加转向,侧身躲开。

可是男人们好像早已料到林深会如此一般,在躲开右侧棍子以后,左侧的甩刀出其不意的出现,猛地朝着林深的左肩膀劈去。

“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你自找的!”

男人叫嚣的挥着甩刀砍了下来。

大屏幕适时的捕捉到了这个画面,观众席上一片哗然,一个个激动不已,一张张难以察觉的面罩下是他们恶心肮脏的内心,这些人不乏都是在社会上屡屡受挫又心胸狭窄之人,他们觉得他们不得志都是因为没有人赏识,都是因为别人在和他们作对。

所以憋闷至极,来此发泄,危害社会。

一个个因为遮住面容无所顾忌,恨不得场上的人打得越激烈越好,所以看见大屏幕上即将被追上,受伤的林深不乏非常痛快,连连叫好。

蓝桉黎宇宸等人在观众席上遥遥相望,看见大屏幕上的一幕,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谢非鱼拿着手机,界面早已切到了110,随时准备按下去。

在比赛开始之前,林深就告诉过他,在比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报警。

这种地下赌博似黑赛如果放任不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沉沦进去,日积月累将会给社会给大众造成相当不好的影响。

并且林深猜测蒋文轩不会无缘无故提出来让他参加这种黑赛来寻求刺激,若想寻求刺激,方式方法有很多。

而之所以选择这种,林深断定这个黑赛的背后一定与费沉宋海他们这些幕后势力有关,费沉与宋海从来都只是表率,真正的恶势力至今还未抓到,也未处理,甚至还都不知道他们是谁。

所以报警是最好的选择。

谢非鱼特别想直接按下去,可是比赛才刚刚开始,林深跑完六个赛道才算是进行到了一半,可现在一个还没跑完,绝不是报警的最佳时机。

现在报警虽然会把这里一锅端了,可是林深与他们也就跑不掉了!

哪怕日后他们再去警察局说明情况,但现在也不能被抓住,一旦被抓住,林深他们就别想出道了。

考虑再三,谢非鱼还是没有按下去报警键,只能期盼他的深哥可以躲开这波攻击,不要受伤才好。

林深看见了身后的甩刀。

虽然对于这些参赛者的凶残早已了然于胸,可是真当看见的时候,还是抿了抿唇。

这也忒狠了点!

这很明显就是要至他于死地啊!

如果自己躲不开这波攻击,轻则划伤手臂,重则断胳膊断腿!

林深咬了咬牙,刹车已经失灵,他不能停下来只能前进,而要想躲开这个攻击,林深只能再往右侧偏去。

可是壮汉们好像也明白似得,剩下的两位早已堵了上来,严防死守的守在林深的右侧,其中那位拿着甩棍的更是举起了棍子,重重的打在了林深的摩托车后方。

“我去!太刺激了吧,打啊打啊打啊,我就喜欢看这种暴力的环节!”

“那三个壮男是不是不行啊,都让那位美少年躲过去多少回了?咱们要不帮帮他们吧,等那位美少年驶过来的时候,咱们就向他扔水瓶子,妨碍他的摩托,让他摔死!”

“你们怎么这么坏,这么好看的美少年,死了多可惜啊,半残就行了,哈哈哈———”

观众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全是咒骂,叫嚣欢呼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所有人都认为林深这一回一定躲不过去,他必死无疑!

疯魔狂躁的观众们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看着这名姣好的美少年如何摔下摩托,飞驰出去,或残疾或血流如注,仿佛一只只饿得半死的野兽,闻到了鲜美的人肉味,恨不得立即冲上去分食殆尽。

而就在他们笃定林深逃不过,而死死的盯着大屏幕的时候,林深的摩托车却一个偏转,以一个低到不能再低的角度从左侧劈过来的砍刀之下错身而过!

蓝桉他们倒吸一口凉气,惊讶于林深玩摩托的惊险与不可忽视的水平。

刚才那个角度与把握,连专业的赛车手都不一定能做的出来,而上场前就和他们说过不会摩托的林深却做到了!

黎宇宸:“”难道这就是著名的凡尔赛么这也太强了吧!

而林深也非常错愕,因为刚才的那一瞬间,摩托车失控了

本来他知道自己一定避无可避,左边是劈过来的甩刀,右面是夹击的男人们,刹车坏掉又只能前进,而现在他们的速度已经大同小异,想以速度为优势拉出来距离躲避,已经不可能办到了。

或许换一辆摩托能办到,但是主办方提供的破摩托根本办不到!

所以林深已经做好了准备。

既然已经无法躲避,就只能挨那么一刀。

一刀而已,只要他把握好角度,即使血流如注,他的手臂也不会断掉,只要没有断掉就总会痊愈。

断臂保命,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可是下一秒,正这么想着的林深忽然感觉摩托车的速度加快了,而他却并没有踩离合,因为知道没用,所以连碰都没有碰一下,而更离谱的是,本来他还保持着正面,结果下一刻,他的摩托车就是一个偏离。

侧面几乎贴地,林深的左脚离地面只有一毫米!

幸好林深的心理素质强大,没有过多的惊慌,第一时间随着摩托车的角度摆好了姿势,规避风险,如果换成蔚雨或者阿米,或许早就已经宛如惊弓之鸟一般的从摩托车上跳下去了。

而紧接着,这辆摩托车就跟鬼上身了似得,躲过了甩刀之后又瞬间直立了起来。

这一套骚操作,给叫嚣着恨不得让壮男们赶紧把林深弄死的观众们全部看傻眼了!

全体:“!!!”

这是人能办到的?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啊?!他是专业的赛车手么?专业的也做不到这种程度吧!

他们不爽,特别不爽!

林深很爽,特别爽!

在反应过来以后,被“鬼上身”的摩托已经将后面那三个壮男撞倒了!

嗯,你没看错,是真的撞到了!

在“鬼摩托”躲过攻击以后,摩托就一个急转弯,直接撞上了右侧那个拿着甩棍的壮男。

高速下的一撞,直接将他连摩托带人一并撞飞了出去!

人更是像起飞了一样,在摩托车甩出去的同时就高高的飞了起来,快要与月亮肩并肩。

而剩下的那两位看见这一幕已经痴呆了。

根本不需要林深在做什么,“鬼摩托”一个晃把,另外的两位就已经慌不择路,在一个拐弯的时候直接撞在了一起。

反转太过于强烈,强烈到谢非鱼都震惊的手一抖,差点把110拨出去。

而林深则在摩托车重新竖起来的一刻,猛地低头向下看去,只见在他的摩托车夹缝中有一条通体黑色的黑曼巴蛇,正睁着一双血红的竖瞳暧昧的看着他。

而下一刻,这条有男人上臂粗细的黑曼巴就已经朝着林深扑了过来。

黑曼巴蛇轻巧纤长,速度极快。

他以极快的速度吻上了林深的唇,一触即分!

黑曼巴蛇,夺命之吻!

没有人察觉的到这一幕,黑曼巴蛇的速度之快,连隐藏的摄像头都拍不到,可是感受者林深却并不觉得这一吻极其迅速。

在黑曼巴猛地扑起来的那一刻,时光像是凭白的被拉长,那双蛊惑耀眼的红眸直射进了林深的瞳仁之内,猩红的蛇信子吞吞吐吐,吸溜吸溜的速度极快,分叉的前端像是两个灵活的触/手一般随着吞吐的动作舞动着、妖娆着。

通体漆黑又密集的鳞片性感得让人心悸。

在周遭耀眼的聚光灯下闪闪发光,一直亮到了林深的心里。

那一吻也是!

漫长到黑曼巴触上来的感觉,碰触时的湿/润,蛇信子的纤长与延绵不绝的森林草木香都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明显,那么的令人心脏狂跳!

“老公”黑曼巴终于放过了林深柔软的唇,重新落下的一刻,迅速缠在了摩托车上,只露出来了一截蛇尾,翘起来在林深的面前晃动着。

淘皮不已的一会儿拍打林深的大腿一下。

啪-啪-啪的,声音一点都不重,更像是在调/情。

听见林深情不自禁的叫他老公的时候,蛇身更是扭的更加欢快,以至于连带着摩托车也像是亢奋了一般,在大屏幕上跳了一段摩托探戈!

凡是看到这一幕的众人更傻了。

“想我了么?老婆?”臭蛇扭动着身躯问道。

林深从惊愕与欢喜中回过了神,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因为再次见到熟悉的蛇影,有多么的高兴。

臭蛇的百态,林深都已经见过了。

无论是什么大小,什么长短,黄金也好、黑色也罢,只要是他的臭蛇,出现的那一刻,林深就能一眼相熟。

只需要一眼,就认的出来。

那是留在身体中的记忆,那是刻入脑海的缠绵,那是亲密无间到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开花融雪的情动!

林深平复了平复自己的呼吸:“臭蛇谁是你老婆,你还敢出现,你去哪里了!”

“我一直在你的身边啊。”

林深:“在我的身边,你为什么不出现,你知不知道我”

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想你多少遍,在屋里自说自话自言自语了多长时间,漫屋的找你,总觉得你还在我的身边!

“上回我不是把你弄得太狠了么我怕你怪我,所以躲起来了”臭蛇蠕动着蛇躯,鳞片也跟着晃动,像是在随着动感的音乐跳起了蛇舞一般。

说到弄得太狠的时候,蛇头更是往左边一偏,微微启口,那副状态就跟人一样一般,咬着下唇,歪着头看向了他。

似乎是不好意思又有点难为情似得。

看得林深又爱又气。

“你还知道你把我弄得太狠了,你知不知道你最后一次让我三天都下不了床,而我每天还得去排练,别人问我深深你怎么了的时候,我只能说滑肠了!”

林深想起来更气了,臭蛇本来说好再来一次就告诉他真相的,结果吃/干/抹/净,拍拍蛇屁股就走了,独留他一个人凌乱不已的躺在床上,第二天一早醒来,自己是个什么光景,林深现在想起来都记忆犹新。

尤其是下床,脚尖点在地上的那一刻,他差点直接跪下去,若不是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床,这才稳住身形,他就直接坐在地上了。

而那时候还要排练,他生怕被别人看出来、被允诺程发现,有事没事就只能往厕所跑,佯装自己继续滑肠。

“我知道我知道,我的错我的错,老婆老婆别生气了,老公来了,老公以后不躲你了,你想知道什么,老公都告诉你。”

“真得?”

“真得!”

“那好啊,你到底是不是允老师?”林深现在的艳红色摩托早已经一骑绝尘了,周遭的摩托根本别想赶上林深的速度,蛇上身的摩托,在黑曼巴的操控下灵活迅速的就像是导/弹。

驶哪打哪,灵活多变,时不时的为了耍帅还要玩上一个漂移、一个摆尾!

林深比起驾驶着摩托,更像是骑在了大蛇身上一样,这种感觉简直梦回洞穴,臭蛇驮着他g遍洞穴。

无视无处,随时随刻。

林深直接问到了最关键的问题。

不问白不问,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既然臭蛇说什么都能满足他,那就让臭蛇老公说啊,说他到底是不是允诺程。

结果林深问完这个问题,林深就被颠了一下。

准确的说是被摩托车颠了一下,而赛道上无有异物特别光滑,完全不可能被颠起来,很明显就是臭蛇故意的!

故意颠他。

完美的避开了那个问题。

“哎呀,”臭蛇道,“不好意思啊老婆,脚滑了!”

“流氓!你哪里有脚!”

臭蛇:“哦,那就是那滑了!”

林深:“”

反应过来臭蛇说得是哪里后,林深的脸瞬间就红了!

“老不正经的,你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我在比赛!”

“我知道啊,我还知道你为什么要比赛?”

“为什么?”林深问出来后就后悔了,他这个问题完全是白问,臭蛇刚才都说了他一直都在他的身边,既然如此,林深身边发生什么事,他能不知道?

可是臭蛇既然在他身边却不出现,林深更气了。

“因为有内鬼。”黑曼巴用蛇信子舔出了这句话。

林深:“你都知道了?”

“嗯!要不要我帮你。”

“怎么帮?”

“帮你咬死他!”

林深被黑曼巴的回答给逗笑了:“我要想让他死,早就让他死了千千万万次了。我不要让他死,我让他活着,活着备受煎熬,每一天都要悔恨着。”

这才是惩罚恶人最好的办法。

杀人放火是违法的,更何况让他死太便宜他了。

他曾经那么信任他,朝夕相处,日夜相见,可是那个内鬼却一直隐藏的那么深,设局对付自己、背叛耀瑞、伤害允老师,甚至难说过往这些所有的阴谋阳谋,是不是都和他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以及隆星背后的势力、蒋文轩他们身后的大树、这场黑赛后面的幕后黑手,以及把娱乐圈搅黄的幕后他可能都参与了!

从来都不怕明着的敌人、光明正大的叫板,而这种朝夕相伴,却隐藏极深的人才最是可恶的。

他践踏了朋友对他的信任,公司对他的照顾,允诺程对他的栽培!

所以林深不会放过他,一定不会!

“那我的老婆宝宝,你想怎么做啊?”臭蛇明白林深所想,这是他的少年,他当然知道。

“我想”林深俯下了身子,看上去就像是趴在了摩托上,控制着方向,而实则林深则是俯在了黑曼巴的身旁,小声的说了一下他想怎么做的过程。

林深百分之百的确定,黑曼巴一定是听懂了。

可是偏偏黑曼巴却在他说完了以后,蛊惑的红眸疑惑地看着他。

似乎是在问他“你在说什么,我怎么没听到”似得。

“别玩了,我和你说正经的呢?!”

“我也是在说正经的啊,但是我真的没听见。你不知道么,蛇没有耳朵。”蛇尾拍打的那叫一个欢,边扭边拍,摆出来这句话的时候,说得就像是真的一样。

到最后林深都怀疑了,是不是臭蛇真的没听见他刚才的小声耳语。

“那怎么办?你真的没听见么?以前我这么和你说话的时候,你都听清楚了啊?”

黑曼巴:“那我是看你目光猜的,实际上我确实没有耳朵,听不到,本来还能看你眼神猜意思,而刚才你俯身向前,完全看不见你的月眸,所以没猜出来。”

说得跟真得似得。

林深只好好奇的问道:“那怎么办?我重说一遍?”

“重说是一定要重说一遍的,但是用嘴说不行,我还是听不见!”

“那怎么办?”林深问。

林深问完这句话,蛇头就已经翘起来了,猩红的蛇信子呼哧呼哧的吸溜着,嘶嘶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的分辨器官是舌头,要不然老婆,你含着我的蛇信子重说一遍?”

林深:“”

作者有话要说:  最高级调情———神的调情!

感谢在2021-10-26 22:05:06~2021-10-28 22:31: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叫什么呀、斯年 3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