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至高无尽 > 第38章 药王临至

我的书架

第38章 药王临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呼啦——”

  天边狂风大作,一股恐怖的气息由远及近,骤然踏至落下。

  所有人簌簌后退,脸色惨变。

  有大人物来了!

  一个老者,满头白发,佝偻地挡在海棠身前,虽弱不禁风,却没有任何人敢在此造次。

  那神明般的威压,让他们想要叩拜下去,皆噤若寒蝉,低首弯腰。

  老者不怒自威,深邃的双眸瞪着众人,目光稍稍暼过两头兽王,又在芈倾君身上停留了瞬息,大手冷冷挥去,顿时天地变色,风声鹤唳,一股罡风将所有人掀翻在地,狼狈不堪。

  两头兽王收敛,伏地发抖,在老者面前毫无猖狂之力,似待宰的羔羊一般,战战兢兢。

  “哼!我看谁敢杀我徒儿!”老者放话,如雷霆炸响。

  有人抵不住恐怖,终是瘫软在地,大气不敢喘,俨然是遭到特殊照顾,体若筛糠。

  “师尊。”海棠轻启红唇。

  “吃了它。”老者从腰间葫芦里倒出一颗药丸,递予海棠,暼着身旁的秦非,打量起来。

  “多谢师尊,他是徒儿途中所遇。”海棠解围道,怕老者有所误会。

  “嗯。”老者没有过多言语,淡淡回应一声。

  “师尊,可否带上他一同回山?”海棠终是不放心丢下秦非,独自随师尊远离,这不是她的意愿。

  否则,秦非极有可能会遭遇不测。

  “你……过来!”老者点指,终是答应了海棠恳求。

   秦非大喜,抱着萎靡的金蟾,跟在了老者身后。

  “至于你们……滚吧!”老者厉喝,放过了所有人。

  眼前这些乌合之众,根本提不起他一丝兴致,杀了也是脏了他的手。

  “吾乃元坤,此女是老夫独传弟子,如若他日再敢有人起杀心,休怪老夫灭你满门!”老者说完,带着两人飞身离去,留下霸道真言,惊的众人面面相觑,心神不宁。

  “哗——”

  有人叩首,不断向天边磕头认错,如蒙大赦,骇然之色露于言表。

  “元坤?”有几个愣头青,一时没反应过来,口中念叨着老者名讳,却是立刻被身旁的人影,一巴掌翻然打醒。

  “药王的名讳岂能随意直呼,如此大不敬,你莫非真不怕死?”一个刀疤男直言道,生怕药王回来碾杀他们。

  “什么?他是药王?!”有人不可思议应道。

  “神王之境的药王来了!”

  “这可是当世狠人啊,一根指头就能戳死我等,一个眼神就能斩断你我神识,近乎神一般的存在!”

  “天啊,竟没想到惹了他得弟子,我……该怎么办?”

  “完了,完了,我家老祖曾有求于药王,这下真捅出篓子出来了。”

  “……”

  有人开始悔恨,招惹了如此恐怖存在,日后谁能保证不会被清算?

  然而,仍旧有人盯着秦非离去的背影,露出了阴狠的目光。

  药王只顾及他得弟子,并没有护短秦非,可见其心!

  芈倾君冷笑,双眸中莫名多了一分疯狂,让人后怕。

  眼下药王离去,强者也随之远逃,两头兽王更是灰溜溜地藏匿起来,他杀心又起,要除去这些无名之辈。

  正当众人心思迥异之时,武德道人豁然赶至,令芈倾君不得不收起了杀心。

  这个衰神怎么跟来了!

  “道友,请留步!”武德风尘仆仆,慈眉目善喊道。

  眼前死尸成片,密林疮痍,不见秦非等人踪迹,莫非他们已经杀出一条血路,逃走了?

  武德道人心惊,他这苦主想来与秦非讨说法,却终是来迟一步,大恨又失落。

  “该死的,跑啊!”

  “快跑,衰神来了!”

  “道友,等等我!”

  “兄台,拉上我,一起走!”

  所有人一哄而散,生怕被武德道人看上问话,沾染一身晦气。

  今日赌石,丢了宝贝不说,还差点丢了小命,都是拜武德道人所赐。

  眼下,这衰神竟然又出来作妖,试问谁敢触霉头。

  保命,才是硬道理。

  武德道人风中凌乱,脸色铁黑,这糊涂黑锅竟全被众人记在了他身上,着实让他有口难辩,痛心疾首。

  还好当所有人散去之时,眼前有个白衣男子,明眸皓齿,正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仿若明灯般驱尽了武德心中所有苦楚。

  赫然是脸色僵硬的芈倾君!

  武德道人老泪横生,一把抓住芈倾君诉苦,却被无情推开:“你走开……,别挡着我的道!”

  芈倾君头也不回地离去,武德道人一口老血吐出,至此世间“衰神”名讳坐实,令后人唏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