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至高无尽 > 第43章 改命入道【中】

我的书架

第43章 改命入道【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害!死光头,你若是死了,可就是糟蹋本大仙的一番心血了!”金蟾肉痛,满脸的委屈和怨念,何曾被逼迫到卖血的地步,而且是这番无私。

  药老头子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居然真的要用它的精血熬炼大药。

  它一代大仙之姿,是灵蟾族罕见的五行金蟾,怎会受下如此屈辱!

  然而眼下秦非将死,非他人可救,纵是有百般不愿,金蟾也不能独善其身,见死不救。

  燃眉之急,金蟾咬牙,祭出一滴精血给与药王。

  顿时,药王掌心之中,金光闪闪,一滴金色的液体仿佛活了一般,在流转滚动,灵性充沛。

  “一滴不够,需五滴!”药王开口,理直气壮伸手讨要。

  “什么!”金蟾大叫,声音徒然变大,脸色霍地就绿了。

  “再来四滴。”药王平静说道。

  “药爷……可否打个折,两滴,就两滴,不能再多了!”金蟾要命,好不容易曾偷吃了些回生丸,把身子大补了一番。这一下就要吐出五滴精血来喂养秦非,这药老头儿简直是狮子大开口,令它生无可恋。

  五滴精血已几乎要了金蟾半条命,对于年幼期的灵蟾来说,精血不仅是本源,更是其成长修炼的一部分。

  如若精血亏盈,日后怎能一飞冲天,成就无上五行之体。

  “没有商量的余地,五滴精血已是老夫开出的最少药量!”药王皱眉,开始不悦道。

  “可否……可否把那其余精血换成泪液?”金蟾眨眼,面露希冀。

  “这有何用!”

  “那……那换成口涎呢?”

  “这有何用!”

  “害!那……我的童子尿呢?”

  “这又有可用!”

  “要不就……”

  “闭嘴!四滴精血,你是不出也得出,少一滴都不行!你自己动手,还是老夫帮你动手!”药王催促,已不想再与金蟾无止休纠缠下去。

  “别动,别动,我自己来还不行吗!”金蟾幽怨地看了一眼药王,心中万马奔腾,对着白雾蒸腾的药桶苦诉道:“天煞的光头,你可千万挺住,别被炼死了,不然我这赔本买卖找谁要去!”

  说着,金蟾把心一横,绿着脸从爪指尖又祭出四滴晶莹后,便直接蔫在了蒲团上,后足一蹬,开始装死过去,生怕万恶的药老头儿再跟他提些过分的要求。

  海棠不忍,喂了一颗回生丸予金蟾,便不再理会。

  此时,草屋内药香更加浓郁起来。

  药王掌心中,五滴金色精血凝聚,香气扑鼻,让人心猿。

  他白发飘起,翻手如盘,苍劲的五指仿若大岳般震住掌心滚动着的金色。

  那金色的精血,时而化作一方磐石,时而化作一条火龙,时而化作磅礴水流,时而化作古木参天,时而化作铿锵虚影。

  变换如风云,灵动如万物。

  “开!”

  药王掌起而落,半空中金色的精血光芒四射,仿佛要孕育出生命一般,夺目耀眼。

  “师尊,它好像要活了?”海棠眸光连连,分明在那光团中感觉到了生气。

  “这小蛤蟆五行胎体,万年难遇。它的精血乃五行之物,蕴含天地道运,五行之气相辅相成,集万物之灵,是为最纯净的本源。为师要将它一一分开,再打入这小子体内,激发出他盈亏的血气,重铸其血脉,再锻出新生,希望这小子可别提早死了。”药王参天造化,本想用五属性神药来辅以,为秦非改命,却发现金蟾的五行精血更为妙用。

  如若秦非能挺过这一遭,势必可以更上一层楼。

  道基夯实,修炼之路才能走的更远。

  “噗!噗!噗!噗!”

  随着药王以秘力将半空中精血一分为五,五滴色彩斑斓的精血刹那间显现。

  “这第一滴,火之精粹。小子,还不张嘴受下!”药王大喝,弹指一挥间,打入一滴精血扫入秦非体内。

  顿时,药桶中的秦非全身蒸腾出阵阵白烟,仿佛置身在了云里雾里,让人一时看不真切。

  “轰隆隆——”

  昏沉中的秦非只觉得从头到脚有一股洪流,如同火山爆发般,倾泻而出。

  那排山倒海之势,从头颅灌下,侵入五脏六腑,又流向四肢百骸。

  本就枯竭的躯体,在如此强烈的冲击下,更加残破不堪,仅有的一丝气血也被冲散,几乎踪迹难寻。

  秦非脸色出奇的煞白,他体内本就是如同一块寸草不生的旱土,此时又涌现洪荒灾难,已然到了衰竭寂灭之际。

  生死,不过片息之间。

  “这一滴,水之精粹,去!”药王深邃的双眸,如深潭般注视着秦非,在他肉身即将要碎裂之时,打入了第二滴精血。

  “哗啦啦——”

  淅沥沥的小雨从天穹落下,啪啪打在焦土上。

  渐渐地,雨势越来越大,风雨交加,不断壮大,终是成磅礴之势,淹埋了一切。整片废土之上,雾蒙蒙一片,再也不见生息。

  秦非面色死灰,体内五脏已然干涸,六腑呈现枯迹,四肢百骸也开始僵硬,就连躯体内仅存余温都在慢慢消散而去。

  这一刻,他气息渐无,仿佛窒息了一般,再无波澜。

  海棠心生悲切,想去呼唤秦非醒来,却只能化为一声叹息。

  连师尊都无能为力,她此时又能如何?

  金蟾起身,一遍又一遍揉着双眼,围着秦非看了又看,许久许久说不出话来。

  终是没能熬过去…………

  故人已去,往昔回首,尘归尘,土归土,徒留遗憾。

  “师尊,他还会醒来吗?”海棠轻语,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药爷,他是入了地狱吗?”金蟾掩面,难得正经说道,却是有些词不达意。

  “世间或许再无他也……可惜了这桶大药。”药王摇头,凡胎肉身终是难以逆天而为。

  可……

  麒麟棍怎会选错一个半废之人认主?

  这……

  药王迟疑片刻,豁然自语道:“或许,地狱还入不了他的身!”

  “嗯?”金蟾砸舌,耳根子听的真切,骇然地盯着秦非再次看去。

  药桶内无声无息,秦非端坐其中,那死灰之下早已是一具残败之身。

  他如何能活过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