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匿名情书 > 第33章 【晋江独发】

我的书架

第33章 【晋江独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国庆节过后, 一切好像步入了正轨,只是才踏进学校的那一天,温初柠觉得空落了好多, 后桌的两张桌子依然在, 但被同学们拿来摞书。

运动会前班里几个男生还挺兴奋浮躁, 现在运动会结束, 国庆假期也结束,生活里好像没了盼头。

李红兰在黑板上写着板书, 声音在教室里穿梭,“当x的平方加y的平方等于9,与直线l相交于ab两点……”

窗外忽然传来男生的兴奋欢呼。

温初柠看出去。

是远处的球场,一群穿着短袖的少年在肆意奔跑,因为一个漂亮的三分球而狂呼。

温初柠看着那儿,忽然也是想到某时某刻, 陈一澜在棕红色的塑胶跑道上奔跑着,身影矫健, 青春昂扬, 他无意的转过身朝向她,掀起了t恤擦汗。

然后看到坐在操场的她,唇角上扬,迎着阳光朝她大步走来。

后面的两张桌子空了,也没有那个少年从后面丢过来一个纸团, 给她丢过来一支葡萄奶糖。

温初柠短暂地失神了片刻,重新抬起头,李红兰已经解完了一道题,让同学们做练习题。

温初柠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道题,翻到数学课本的那一页, 里面果然夹着那张草稿纸。

草稿纸上是少年的侧脸,她画的不好,可依稀能辨别。

温初柠淡淡的笑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温初柠和舒可蓓都不约而同选择上晚自习,放学那会的休息时间,两人做了会作业,准备随便买个三明治吃。

但是两人从学校超市买了三明治回来的时候,路过了操场,都彼此沉默了。

舒可蓓拆开三明治的盒子,拉着温初柠在校园的长椅上坐下。

“唉。”

两个花季的小姑娘,彼此不说,也都知道彼此的心事。

“我之前加了孙嘉曜的微信,我在微信上问他,以后想去哪儿。”舒可蓓咬着三明治,叹了口气。

这个向来爽朗的女孩,也因此失落了一整个假期。

“他去哪?”温初柠不知道孙嘉曜的计划。

“他要走特招去燕京了。”舒可蓓说,“他要去燕京体大。”

温初柠静默了一会,也不知道说什么。

两个人并肩坐在长椅上吃完一个三明治,回了教室。

班会的时候,明涛让同学们写下自己的目标学校贴在桌子上。

温初柠认认真真写下了淮川外国语大学。

舒可蓓本来写的是淮川大学,但最后撕掉,像做了什么决定。

温初柠看着舒可蓓重新写了一行——

燕京大学。

十七岁还是个很稚嫩的年龄,或许冲动,但也正是无畏一切的勇气,才能让少年们永远意气风发,永远有一腔热血与奋不顾身的坚持。

临江一中的课业很紧张,老师们讲课的速度加快了起来,因为高二下学期就要开始第一轮总复习。

温初柠也跻身在一沓一沓的试卷里。

不是没有想哭的时候。

可陈一澜总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

下次再见,已经是十二月底了。

温初柠参加的英语竞赛成功过了初赛和复赛,说起来,初赛那天是在隔壁二中,温初柠早早到地方,却远远地看到了马笑彤和舒可蓓。

两个小姑娘站在门口,给她加油打气。

马笑彤没有参加比赛,温初柠难得在这个小姑娘脸上看到了笑容。

“温初柠,你要加油呀!”马笑彤拉着她的手认真说,“谢谢你那天的话,我已经想好了,我想考到粤省去,粤省医学院,我喜欢那里!我想学医。”

“好,那你也要加油!”

温初柠点点头,拿着准考证准备进去。

那天的考官有外国人,马笑彤和舒可蓓站在外面看着温初柠进去,马笑彤松了口气——多亏了自己没有报名参加,她口语太差了。

一中有在职外教,马笑彤从来都不敢跟外教说话,因为英语成绩是班里第一,也曾被同学推着去回答外教的问题,可她一口磕磕绊绊的口语,只能引来同学们哄堂大笑。

外教就仔仔细细纠正她,她更为紧张,后面一句都不会说了。

而她站在门外,看着温初柠进入二中的考场,有个外国考官没有找到路,询问温初柠,温初柠用一口流畅的口语给她指了路。

温初柠,你要加油!

也正是在十二月底,复赛的成绩也下来,崔萍萍跟温初柠商量。

“你是s省一等奖,报名决赛吧,如果你想考淮川外国语大学,参加这个比赛,拿到全国前30的名次,淮川外国语大学可以降分录取,如果你成绩特别拔尖,别的外国语可能会直接特招,根据以往淮外不太会特招,以往都是降30-50分录取……我建议你报,”崔萍萍说,“决赛是以冬令营的形式举行,在燕京,为期十四天,怎么比我们就不知道了,只知道考官都是各个外国语大学的老师,联合举办单位都是国内知名外国语院校,还有一些国内外英语交流单位。”

温初柠听的有些懵,“崔老师,我们学校有几个?”

“高二的就你,高三的倒是还有几个,我忘了,”崔萍萍说,“你可以回去跟家里商量商量,报名这个冬令营决赛还有点贵的。”

“好。”温初柠点点头,“谢谢崔老师。”

“没事。”

温初柠回了教室,已经十二月了,不只是各科进展飞快,他们还要在高二参加一次学业水平测试,学业水平测试记入成绩,连理科的生物化学物理都要考,这是要记入学生档案的成绩,所以马虎不得。

于是这个文科班,又调了课,每周生物化学物理各多加一节,以应备下学期的学业水平测试。

压力是相当大。

高中的生活远远没有电视剧里那么美好,在这个高考大省,只有无尽的压力。

温初柠下了晚自习还有一堆资料要复习。

她走在初冬的路上,没来由的有点想哭。

可成长也总是这样,跌跌撞撞,摔倒了哭一哭,擦擦眼泪再爬起来。

温初柠走在没任何的马路上,有这么一刻想给陈一澜发条消息。

她背着书包,在校服外面套了一件牛角扣的学院风大衣,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临江市的冬天湿冷,手才拿出来,就觉得一股冷风沁进来。

她站在路灯下,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是发了一个难过的小黄豆脸。

然后听见了苹果手机专门的消息提示声从前面不远处传来。

寂静的马路,冷冽的东风。

温初柠抬起头,围着厚厚的围巾,呼吸是一层浅浅的白雾。

她看到陈一澜站在路灯下,黑色的长款厚羽绒敞开着,里面一件蓝白色的毛衣,黑色的运动长裤与运动鞋。

他没系围巾,裸-露的脖颈,线条流畅落拓,看到她的时候,唇角扬起笑容。

一米九多的身高,颀长优越,短短几个月不见,他依然这样让人难以挪开视线。

“小屁孩,放学都多久了才出来,我在这等你快半小时了。”陈一澜朝她走过来,拎了一下她背上的书包,“这么沉?能背吗?”

“能。”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么站在这,像上天听见了她心里的祈求,然后毫不吝啬的帮她实现了愿望。

温初柠站在那,“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晚自习不是到九点半么。”他走在她的外面。

冷冽的气息,带着熟悉的青柠味道,钻入她的鼻腔的时候,温初柠一下就有些心口泛酸。

“我多写了会作业。”温初柠问他,“你呢,刚训练完吗?”

“嗯,”陈一澜说,“刚游完一万米,这个周末可以休息。”

“你冷不冷?”

温初柠抬头看着他,好像冷风能从他的脖颈里灌进去。

“不冷,你冷吗?”

陈一澜问她。

温初柠摇摇头。

陈一澜低下视线,她下意识一缩手,今天上学差点迟到,她匆忙跑出门忘记戴手套。

陈一澜的手抄在外套口袋里,往她那边挨了挨。

温初柠盯他看了一秒。

陈一澜若无其事,口袋朝向她。

温初柠的手大过了反应,把右手塞进他的左边口袋。

蹭到他的手背,温热的,她脑中空白了一瞬间,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瘦削的指骨轮廓,手背相触,她甚至不太敢乱动。

陈一澜的手动了动,攥住她的手背捏了一下,“这么冰?”

他的手很大,完完整整地覆着她的手,干燥的掌心,有力且炽热。

温初柠仿佛触电了似的猛地抽回来,“一点都不冷!”

反应快的像只炸毛的猫。

陈一澜笑她一声,提起脚步,前面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超市,温初柠在外面等他,玻璃上一层朦胧的白雾。

她抬起视线看进去,陈一澜站在门口不知道买什么,他个子高,她看到他的侧脸,线条清晰分明,鼻梁高挺,低头的时候视线依然有几分漫不经心。

她傻乎乎想到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就像许下的愿望在一眨眼就被实现的惊喜,心底沸腾起火花。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

那短暂的几秒,她的心脏跳动的急速,脑中空白,这样冷的天,都止不住的脸颊发烫。

为什么抽回去呢,是怕他觉察到她那一瞬间的慌乱。

情绪都来不及掩饰。

温初柠站在外面,手背上好像还残留着他手上的温度。

心动轰然绽放,响彻心扉,却又不敢表露半分。

她小心地攥了下掌心,像是想要留住那短暂的温暖。

陈一澜没几分钟就出来了,他把纸杯递给她。

热腾腾的关东煮,有她最喜欢的龙虾丸和鱼籽包。

加了不少鲜汤,捧在手里暖暖的。

“你训练怎么样了?”

“你英语……”

两人异口同声。

温初柠有点羞窘。

陈一澜轻笑一声。

“还好,老样子,不过今年冬天要去燕京冬训,春天有一场省赛,一年后的锦标冠军赛检成绩。”

“哇……”温初柠小小惊呼,“你好厉害啊!”

“真假。”

“真的。”

“你呢。”

“我的初赛和复赛过了,决赛也在燕京,好像是在二月初举办。”

温初柠想了想,今年过年在二月底。

正好在年前比赛。

“我一月去燕京,二月中回来,短期冬训一个月,”陈一澜说,“还挺巧。”

温初柠咬着龙虾丸,他没说后面的,她就自觉不问,他们训练的时间很紧凑,估计没什么时间可以计划。

“那你也要加油,好好训练。”

温初柠低头,用竹签插着鱼籽包。

——你也要加油。

——我也在为淮外努力着。

再难再累,我都要坚持下来。

“你也是。”

陈一澜跟她肩并肩,走到家属院,二人一起上楼,在四楼分开。

陈一澜站在楼下,看着温初柠上去,然后开门,听见了一声小狗叫,小狗呼哧呼哧激动地摇尾巴。

温初柠关上了门。

他站在楼下,回想起走过来的她——

扎着马尾,额前碎发,半张小脸埋在象牙白色的围巾里,不知道怎么不开心了,低着视线,情绪不高的样子。

看到他的时候,眼底惊愕藏不住,一瞬间有了光和笑容。

他出现的没错。

在冷风里等了半小时值了。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见!高中这里不多了马上收尾了。后面大学的内容也不多,会跨都市。他俩这青梅竹马双向奔赴的设定,不会虐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