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你保护作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些事情,过去了让它过去吧,因为搁置太久了,重新再捡起来,也没有什么好结果。

  已经没有下文的小说,隔个几个月再回去续写,那早就已经凉透了好吧,除非你是很有名气的,还有一批死忠粉守着,不然的话还是新开一本的比较好。

  赖泽就是这样,作为一个扑街作者写的扑街小说,又有几个人会真正在意,放在心上呢?

  不知道,不确定,也不奢望,所以赖泽是新开了一本又一本。

  所以对于赖泽而言,自己的第一本小说,那已经是十分久远的事情了,久远到他现在也只是记得一个书名,还有那稚嫩甚至有些中二的文笔,现在也是查无此书的状态了。

  剧情也忘记了,全忘了那倒还不至于,就是有点不大情愿回想起来吧。

  往事不堪回首,谁又愿意回想,曾经的黑历史呢。

  赖泽不想,更不想续写一本已经被自己毙掉,文笔幼稚无趣的小说。

  于是乎,他思考了整整五个小时,愣是没有码出一个字,都把林天行的耐性给磨光了。

  “五个小时连一个字都没有码出来,是我们给你的尊重太多了吗?”

  林天行的语气有些冷,似乎是在压抑着怒气,浑身上下都释放着危险的信号,吓得赖泽连忙解释道:“当然不是,我只是在思考,很认真的进行了一番思考。”

  “所以,你思考出了什么呢?”

  “有几个问题,首先就是,我不太想续写下去,设定和内容这些,我都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续写不现实。所以我想尝试着另起炉灶,你觉得可以吗?”

  “你才是作者,我只是你书写出来的主角,所以我不会干涉你的创作,你可以完全自由发挥,我们可以给你最大的尊重,唯一的要求就是,完本!”

  ヾ(❀^ω^)ノ゙

  林天行如此通情达理,倒是省了赖泽不少麻烦,这样的话心头的大石就放心了,可以放心彻底放心了。

  既然没有明确的要求,可以自由发挥,那么就按照还记得的那一点设定,以此作为起点,书写不一样的人生传奇呗。

  这个赖泽还是很有经验的,无非就是老酒换新瓶,没啥难度。

  啪啪啪……很快的,不到一个小时,赖泽就码了两千字。

  这个速度对于赖泽已经很不错了,他最快的速度也就是一小时三千左右,毕竟他不是触手怪,也不能时常保持这个速度和效率。

  码完开篇的两千字,电灯忽然闪烁,似乎是电压不稳造成的。

  灯光闪烁之后,便是狂风大作!

  呼啸的狂风,产生了宛如鬼哭的那种声音,听得人心里面毛毛的。

  这一切好像是某种不干净的东西,降临之前的前兆,这让赖泽心里面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咔嚓一下,灯光等电子仪器尽数熄灭,这一刻赖泽的心也咯噔了一下。

  短暂的黑暗之后,很快便恢复了通明,医院这种地方,基本都有自己的独立供电系统,在断电的时候就会启动。

  供电虽然恢复了,但是灯光很是昏暗,电力主要还是用去了维持机械设备。

  看是能够看清楚,可这种橘黄色的灯光,更添几分诡谲的气氛,反正赖泽已经开始害怕了。

  “是那个女鬼吗?”

  “这种怨恨的气息的确是,但却多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很是庞杂不堪,像是多种精神怨念混合糅杂在一起,感觉很是古怪,还真是冤魂不散啊。”

  林天行细细感受了一番之后,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毕竟对方被自己吞了一半,剩下的一半灵魂,这人还能够活着,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可这才过了多久,对方居然卷土重来了,散发出来的气息,比之前的更加庞大。就是混杂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要不是自己吃了对方一半的灵魂,还真的认不出来呢。

  很古怪,但不可否认的是,对方来势汹汹,是冲着赖泽来的,那怨恨的气息可比之前更加浓烈了。

  “你保护作者,我去解决她。”

  战神不动点点头,应承了下来,两人倒是分工明确,配合颇为默契。

  林天行走出病房,灯光再度闪烁,忽明忽暗的灯光之中,隐约有白影划过,耳边还有女性的声音响起。

  只是她们说了什么,赖泽完全无法分辨,因为声音太多太杂了。

  上百个声音同时说话,怎么可能听得清楚她们在说什么,叽叽喳喳的特烦人。

  这些诡异的现象,让赖泽心里头七上八下的,虽说有两个大爷保护自己,但面对这种情况,内心还是忍不住害怕和恐惧。

  走廊,风呜呼的吹着,窗外的大树被吹得哗啦啦作响,窗户也不断啪啦作响,给人有一种不堪重负,随时都会破碎的感觉。

  诡异的气氛,预示着一切并不寻常,而且现在是深夜,病人早就在病房之中休养,除了值班的护士,还有需要动手术的医生。

  刚才的短暂停电,也给他们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因为医院已经很久没有停过电了。

  但随着人体蜈蚣的苍白鬼影,也就是赖泽口中的‘女鬼’降临,造成的影响和困扰就更多了。

  在她降临出现的过程中,电压变得十分不稳定,电灯再度闪烁了起来,各种精密的电子仪器,也受到了影响,运行和工作变得十分不稳定。

  “死,你们这些污蔑哥哥的人,都得死!”

  人体蜈蚣扭曲着臃肿的躯体,狰狞可怖,完全没有了原来的模样,她对着林天行发出控诉。

  这不是一个人的声音,而是几十个,甚至上百个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形成一波强大的声浪,将窗户的玻璃尽数震碎,走廊上的电灯也因此破碎,四周陷入一片黑暗。

  黑暗之中,幽绿色的光芒亮起,宛如两颗电灯泡那般的。

  张嘴,露出獠牙,从喉咙中发出一声野兽的低吼。

  “嗷吼!!!”

  伴随着一声尸吼,那些电灯又被炸了一遍,这下子得全面翻新一次电路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