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将修仙法上交国家 > 第28章 儿子,我要带你见老神仙

我的书架

第28章 儿子,我要带你见老神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弟子们夜间修炼时,薄鹏对自家的儿子命令道:“我帮你向老师请了个假,明天你跟我外出。”

  “真的假的。”薄飞躺在自家沙发上玩着手机,听到这个消息喜出望外。

  不过没等他高兴多几分钟,他老爸说道:“你玩手机太多,都玩到近视了,我明天带你去一个医生家,治好你的眼睛。”

  “啊?去医生家做手术?”薄飞愣住了,手机从掌心滑落。

  他没想到亲爸突然叫他去做手术,而且地点很奇怪,居然是医生家,而不是医院。

  “爸等下等下,为什么是去医生家里做手术啊,不该去医院的手术间吗?”薄鹏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凌医生认识一位老神仙,用手隔空一抹,我的眼睛就这么好了,连手术都不用做。”

  已经是高中生的薄飞瞪大眼睛,这种情况明显和自己的认知不符,“爸,你是不是喝多了?”

  “你个兔崽子,赶紧去睡觉,明天带你去见老神仙。”薄鹏踢了儿子一脚,让对方滚去睡觉。

  “爸,你肯定是喝多了,明天起来就好了,快去睡觉吧爸。”薄飞反客为主,反推亲爸去睡觉。

  “什么喝多,我压根没喝,你闻闻,我嘴里有酒味吗?”薄鹏张开嘴巴朝儿子吐气,吐了儿子一脸口臭。

  薄飞脸色大变,捂着鼻子冲回了房间,锁上门大叫:“臭死了,不管你了!”

  薄飞他妈从厕所里走出来,脸上敷着黑色面膜,穿着宽松的黑色棉质睡衣,像个刚从阴间里走出来的鬼婆子,说道:“你们俩嚷嚷什么呢。”

  “孩子他妈,明天跟我和儿子去一趟凌医生家,人家老神仙妙手回春,一小时就见效了,我这眼睛好得不得了,你也去做一次。”薄鹏道。

  “老神仙?”孩子他妈喃喃道,她常年烧香拜佛,对这种事倒不是很排斥。

  但是她也知道真正的活神仙是不可能存在,老头子这波有可能是老糊涂了。

  “你不信?”

  “我信,我信。”孩子他妈道。

  “你好好想一想啊,我今天要是做手术,怎么也得第二天才能睁眼,我中午就回到家吃饭了,现在都没戴眼镜,视力可好了。”薄鹏很认真的跟老婆大人讲道理。

  王晶红一听,诶,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孩子他爸在中午的时候就回家了,当时已经没有戴眼镜了。

  不过丈夫的午饭没在家吃,她中午午睡,下午醒了她又去工作了,当时真没注意到对方这些细节,把丈夫在中午说过的胡言乱语当成鸡毛蒜皮的小琐事给忘了。

  “好像……还真是这样。”王晶红点了点头。

  “等下,让我测一下你的视力。”

  “来吧,随便让你测。”薄鹏自信道。

  王晶红在老公的书房里,随机抽选一本书,打开书后站在五米外,用手指指着一个字就问他是什么字。

  “这个字是‘中’。”薄鹏根本不用眯眼睛,书上的字他看得一清二楚,瞬间回答老婆的问题。

  王晶红愣了一下,看一眼书本,还真是中字。

  她和老公生活了几十年,对方是什么视力水平,她一清二楚,不可能在不戴眼镜的情况下看得那么清楚。

  “那这个呢?”她又随机换到另一页,随手指一个字。

  “这个是‘的’字。”

  “那这个?”

  “我字。”

  “这次也对了,这怎么可能,难道真的遇见老神仙了。”

  王晶红喃喃道,又凑到老公眼前,用手扒拉对方的眼睛,仔细察看对方的瞳孔。

  “没有戴隐形眼镜。”

  “嗨,我至于骗你和儿子吗,相信我,明天去凌医生家见一见老神仙,求他也给你做一个治疗。”薄鹏说道。

  王晶红并不是近视眼,但是人老了,难免担心眼球老化,晶状体浑浊等问题。

  “既然是真正的老神仙,那这得要多少钱啊?”她突然想到修仙之人出手治病,这费用肯定是天价。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问过凌医生,凌医生跟我说心意到了就行,有人给了几万块,老神仙只收了一百块。”

  “这么少?”王晶红面露诧异,无法理解天底下还有这种好人。

  “也不是这样,他也有收过几百块,一千块的时候,总之凌医生叫我心意到了就行了。”

  “那你准备了多少钱?”王晶红拿出手机看了看自己的银行账号,“你要是不够,我转钱给你。”

  两口子工作了大半辈子,存了九十万块钱留给儿子结婚用。

  现在遇见老神仙,那肯定不用想着留钱了。

  只要搭上老神仙这条线,那就是真正的飞黄腾达,鸡犬升天。

  到时候他们为儿子物色相亲对象,那不是随便拉一大把,根本不用愁。

  “我准备了三十万,你看怎么样?”

  “不够,我再加六十万。”

  “啊,全部老底都给光吗?”薄鹏肉痛道。

  虽然老神仙不一定会收那么钱,但是别人真要收下了,那他感到肉痛。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凌医生也说了,要有诚意,我这不很有诚意吗,全都给上了,没有任何保留。”王晶红斩钉截铁道。

  只要能搭上这条线,花再多钱也是值得的,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

  “有道理,听你的。”薄鹏咬了咬牙说道。

  不过老婆的钱没法现在取出来,得等明天银行人员上班开门才能取,ATM机取不了那么多钱。

  薄鹏今天下午去银行取了三十万,大师的治疗时间又是清晨,明天早上只能先献上三十万以示诚意,不知道大师会不会收下这三十万。

  “大师收款用现金还是网络渠道?”王晶红感觉自己没有给出诚意,想用网络渠道转账弥补。

  “不知道。”

  “不知道就去问凌医生,态度要好,别打扰到人家。”王晶红道。

  薄鹏拿出手机,对着凌医生的聊天框琢磨了十几分钟的话都没有发出去,生怕自己哪个字的态度影响了凌医生的心理印象。

  五十二岁的王晶红在一旁看着干着急,但是她也认为小心点好,所以跟着老公一起反复修修改改,将开门见山的提问,改成了先聊天试探对方是否在忙,再从凌医生喜欢的话题里慢慢绕到大师身上。

  两人还在房间里演练了几个对话模板,又花了一个小时。

  然而等到他们发送文字消息时,凌少早已入梦修行,无法回复两人的消息。

  两人等了一宿,都没有等到回话,眼皮周围一圈的肤色深了三成。

  失眠的他们眨了眨眼睛,太阳已经从东边升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