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局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牧白刚进店里,就看见一位熟悉的面孔——溜狗大妈。

  这回溜狗大妈没有带柯基,正双手抱臂,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荀正义上前挠了挠头,说道:“大师,这是我妈,她来看看,不会打扰您的。”

  “无妨。”牧白摸了摸胡须,他明白荀正义的一片好心。

  牧白转身进了病房,由于他晋升到炼气后期,自身的灵气量多了,再加上弟子数量正式突破一千人次,他的妙手回春也越发强大,能够治疗更多的人。

  今天,牧白就是为了测试自己能治疗多少个盲人而来。

  警方联合了地方医院,展开了盲人治疗活动,将本地的盲人网罗到一块,一起治疗。

  所以今天排队的人群会有两队,一队是正常视力,另一队是盲人。

  他用妙手回春随手拂过病人的眼睛,大约停留一秒时间,手掌离开了病人,病人登时感受到了灼热感。

  牧白走向下一位病人,也是扫了一秒钟完成治疗。

  要是放在以前,哪有那么快,起码要十秒钟时间打底。

  弟子数量多了后,牧白感受到了源源不断的无形力量增强自己。

  荀妈妈跟在背后看着大师的一举一动,发现盲人很激动的样子,忍不住上去查看。

  不过她只是普通人,看不出什么,只能等盲人重新睁眼才知道大师的治疗手段有没有效果。

  “妈,你在这里坐,我要跟大师身边。”

  “你跟他干嘛?”

  “我负责和大师联系,做官方的连接桥梁。”荀正义道。

  上头的人分析过,目前不宜派重量级人物天天守在人家大师身边,人家大师肯定也不想和这样的人联系。

  从大师每次出行必遮摄像头的举动来看,人家有强烈的保护隐私意识。

  他们派出微不足道的底层人员做联系员,有利于减少双方的紧张度。

  荀正义跟上牧白,拿出平板对上面已治疗的人打个勾。

  治疗需要一秒钟,走动要五六秒,一分钟治十个人,不到十分钟就治了一百个人。

  “大师,需要休息吗?”荀正义问道。

  在这间大型病房里,病床已经满了,装不下更多的人。

  两人准备前往隔壁的店铺,那里已由官方人员征用,变成了养生店的2号病房。

  “休息会吧。”牧白还有余力,但不想暴露太多,主动坐在里面休息。

  现在传道一事已走上正轨,虽然修仙法还没有直达天听,不过地方机关已愿意配合工作,这让他感到很舒服。

  葛正义拉了张椅过来,请牧白坐。

  病人的家属当即看了过来,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大师,我们还需要做什么吗?”

  “不用,静候佳音。”牧白摇头。

  随后牧白转头和荀正义聊正事,“今天的店里来了七十位修士,约计每十分钟能写七十本。”

  荀正义看了一眼手上的平板,上面记录着新来的修士名字。

  以上都是老道士询问过后,主动过来帮忙写功法的修士。

  当然,他们写功法付出了劳动,店家自然会回以报酬。

  对于修士而言,只谈钱也许有点俗。

  但此事已和为国效力挂勾,他们纷纷主动请愿过来帮忙。

  另一部分的修士是人在外地的国家队队员,还有一些是想单干的修士。

  牧白对于这部分想自己单干的修士,没有鄙夷的想法,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愿意做奉献。

  但这不代表能让他们到处乱跑。

  万一跑到国外传道,这就有违牧白的初衷,也不符合罗局的意思。

  牧白不是那种不分国别的圣人,他只是个普通的爱国人士。

  哪怕修道了,心里想的东西也是全民修仙,举国飞升。

  他一想到未来的敌国在一旁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修仙的动力就涌上来了。

  另外,就算有梦中道场做阻断,修仙法一旦在国外得到证实,会迅速引起国外重视,甚至有可能提前引发世界战争。

  所以目前的方针是明面上不承认修仙,暗地里以第三方的名头推广修仙法,即牧白借养生店的壳子传道这一条路线。

  官方不下场做证,只负责做养生店的安保以及保密工作。

  以上是罗局的临时行动方针,也是第一次谈话的结果,并不是最终结果。

  此事肯定要等上头开会做决定,不过修仙太玄幻了,事关重要,罗局亲自动身前往首都证明修仙。

  如果罗局自证不成功,可能还要请一部分人来清晨市亲眼看大师治人。

  牧白这边,他想和荀正义聊起这部分单干的修士,荀正义看了看周围,道:“大师,这里不方便聊天,我们去您的办公室聊吧。”

  ……

  这个世界不是原来的地球,它有道家文化,但是历史发展路线又不一样。

  这个星球的文明经历过多次世界大战,中小型国家消亡,目前全球只剩下四个国家。

  这四个国家分别坐落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国名分别是东夏,西贺,南澹,北俱。

  牧白坐在养生店的办公室茶室里,听着荀正义说其余三国的事。

  “想要自己单干的几位散修,有可能会去西贺、南澹和北俱这三个国家,为了保密,我们会限制他们的活动范围,只能在清晨市活动,大师您觉得可以接受吗?”荀正义说道。

  荀正义这边怕大师不满意,说话比较慎重,提到保密二字。

  “理解。”牧白微微点头,“其实你不用问我,为了东夏国,这都是应该的。”

  “呼——”荀正义长呼一口气,“大师您理解就好,我就怕您这边不理解。”

  “对了大师,这个妙手回春大概什么时候教给我们的医生?”

  “那得等医生们修炼古法养生入门才行,还得进入炼气中期,先等等吧。”

  牧白想了想,“我倒有一门望气术可以教你们,但这门望气术也要炼气初期的修为。”

  “根基没打牢,不要想做不到的事。”

  “大师教训的是。”

  接着两人又聊到其余的事情,涉及到了后续的功法推广工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