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界传说之截教 > (一)法师庙内道心经,奇才自古多磨难

我的书架

(一)法师庙内道心经,奇才自古多磨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我为你人海茫茫!历尽沧桑。

  谁曾想!野草孤坟,戚戚荒荒。

  你为我整日徬徨,日日张望

  哪知晓泪水流光,还把我望

  大唐年,有童姓王名勃,字子安。此儿聪颖,六岁亦能文,下笔流畅,被赞为“神童”。九岁时,读秘书监颜师古《汉书注》,作《指瑕》十卷,以纠正其错。

  十二岁时,跟随曹元在长安学医。先后学习《周易》《黄帝内经》《难经》等。更对“三才六甲之事,明堂玉匮之数”有所知晓。

  龙朔三年六月,文德圣皇后龙忌在辰。大慈恩寺三藏主持率众祈福,众善男信女相拥而去。

  有乡绅大户,使动家人仆妇,在寺旁搭水烧火,供人取用。小商贾贩云集,叫卖吃穿玩用。公子小姐华冠丽服,族族群群穿插其中。慈恩寺好不热闹。

  曹元公也是神仙一流人品,又是医经通达学仕,知慈恩寺有这般妙事,唤过王勃,准其功课暂缓一二,亦去一览慈恩寺。

  并嘱子安,那三藏法师乃得道高僧。早年间曾两次去西天小雷音寺取经,相拜释迦摩尼尊者为师,若能得他熏染受益匪浅。

  次日,整理停当,王勃告别曹公出了府门。

  慈恩寺距曹府不多远,三四里路。王勃信步走去,一路上,车水马龙,叫买叫卖的乱闹轰轰。

  风流公子拿纸扇,红粉佳人帕遮阳。挤眉弄眼嘘口哨,羞羞答答鹿儿撞。

  王勃跟随众人往前移动,不一会来到近前,见好大一片庙宇。

  面前是个牌楼,盘龙玉石柱子,两尺粗三丈高,一边一根,竖立道路两旁,顶上琉璃飞瓦向外突出,中间一块长方石板相连,石板中间蓝边红底,镶着三个描金大字《慈恩寺》。

  穿过牌楼,见方三百丈左右广场。由宽一尺长三尺大青石板铺成,整洁雅致。宏伟俱大

  广场周围,清一色百年松柏,高约数丈水桶粗细,间隔铺有花坛点缀其中。

  绽放的昙花,皎洁饱满,光彩夺目,;颤巍巍,飘飘然,芳香飘溢,恍若白衣仙女下凡。

  米兰四季常青,花开香飘十里;油绿清新、芬芳馥郁。

  广场中央,摆有焚香台,众香客都在烧香许愿,或跪或立,双手合十默默祷告。

  绕过香台是一座大雄宝殿,气势恢宏,彩焕㷰头,穷班孪巧艺,尽衡霍良木”,“文石、梓桂、橡樟、并榈充其。

  珠玉、丹青、赭垩、金翠备其饰”金碧辉煌。

  殿正中,是西方极乐世界,释迦牟尼尊者,丈六金身,弹指眯目,宝相庄严。

  穿过大殿,是坐俱大禅院。占地百十顷,中间修有荷花池。

  好大一片莲池,占满整个院子,池中建有亭子,与廊桥曲折相连,谧静通幽。

  池边,另分前左右,开有一个月牙门,西院光明堂、中院大遍觉堂,东院般若堂。

  那般若堂,“虹梁藻井,丹青云气,金环华铺。

  西院光明堂内,一座巍峨砖塔,方形塔基,塔形仿西域制度,塔分五级,层层中心皆有舍利,或一千二千,凡一万余粒。

  最上层以石为室,藏经像;塔下层南外壁,有两碑,左为,太宗皇帝所撰《大唐三藏圣教序》,右为,高宗皇帝在东宫时所撰《述三藏圣教序记》,皆为尚书,右仆射河南公,褚遂良书。

  初,建塔奠基之日,玄奘法师,曾自述诚愿,略述自己,皈依佛门经过、赴西求法原因、太宗父子,护法功德等。

  最后说:“但以生灵薄运,共失所天,惟恐三藏梵本,零落忽诸,二圣天文,寂寥无纪,所以敬崇此塔,拟安梵本;又树丰碑,镌斯序记,庶使巍峨永劫,愿千佛同观,氛氲圣迹,与二仪齐固,重楼复殿,云阁洞房”。

  其它,总共有十余院,1897间,“床褥器物,备皆盈满”。,三藏法师在大遍觉堂设下法坛,王勃从偏门进入,找个便角盘坐。

  遍觉堂内,红漆楠木柱分立法堂,相距三丈左右,共一十八个,根根十来丈长,一人粗细。堂东供的文德圣皇后法牌,下设条几,条几上,摆满宫中预备的各色果盘。

  又下,设正方方坛,中间置一蒲团,约数百人整齐跪座坛下,看衣着多京城冑贵。

  半盏茶时刻钟鼓齐鸣,两排僧弥手持木鱼,边走边唱从正门缓缓而入。

  后跟着一个老年和尚,头戴金线错针锦红珍珠僧帽,身披锦襕袈裟,手持九环锡杖来到坛前。

  法牌前立定,旁人接过环杖,递上檀香三支,默默祷告一会插进香炉。沙弥递过木鱼,边敲边唱,偶有群小僧们随唱一下。

  整个禅堂佛音缠绕,音律动听,如仙宫奏乐。

  王勃离的较远,听不太清楚,慢慢静下心来。只闻到: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听得王勃,如醉如痴,心中狂跳,心中暗诧,这是何经如此上头,他自暗诧,再听不清唱些什么。

  盏茶时间,法师收了祈福,盘坐蒲团之上休息,众人站起向法师行了礼,依次退出门外。

  王勃有意留在最后,起身一直站着未动,渐渐看清室内,突然看到法坛之旁,盘坐一只老猴形似打坐,两爪合十闭目养神。

  勃惊,怎么一个畜类,也知修身礼佛,真是奇怪,,如此想着往前跟去。

  众人多已退去,王勃行至法师面前,双膝跪下道:“参见师傅,听师傅言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甚是不明,望师傅指教”。

  三藏法师微微睁开双目,打个手势道:“小施主不必多礼,即有此问,是与我佛有缘,这里不是讲话场所,待我更衣至蝉房相叙,言罢与众僧归去”。

  那只老猿不知何时已蹲在身边,冲王勃吱吱两声,面露笑容,摆了摆手回头就走,似在唤他。

  王勃惊:难道在唤我,那猴走至门口回过头来,又是摆了摆手,这才确信无疑跟了过去。

  穿阁走廊,绕至一青砖瓦房前停下,见门前院中,植有一稞娑罗树,一稞百年石榴树,墙边几稞桂花。方砖铺地,甚是清静。

  那猿在门上轻轻扣了两下,听里面言道:请进来吧,王勃随那猴,入得房内,老猿随即不见。

  那屋是个套房,整洁雅致,里面卧室,外厢客厅,青砖白缝,花梨木的地板。门两边开有两个大木格子落地窗,白细纱布粘贴,室内明亮清雅。

  正堂墙上,挂一幅五言诗一首,其诗谓:停轩观福殿,游目眺皇畿。**含日转,花盖接云飞。翠烟香绮阁,丹霞光宝衣。幡虹遥合彩,空外迥分辉。萧然登十地,自得会三归。

  下设一塌,塌两边分有六株尺来高,素瓶兰花盆景,塌上一茶几。

  法师换上灰布僧衣盘坐塌上,王勃紧行两步,向前施礼道:“子安鲁莽,多有讨扰”。

  法师摆手道:“无妨,你既到此,也是缘份,不妨坐下相叙”。

  王勃讨了个罪,在对面坐下,道:“今闻我师在遍觉堂,颂那无上妙经,甚是仰慕,特来讨扰”。

  三藏道:“今日所颂,乃是(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当年,我去西天取经路上,经过浮屠山,受乌巢禅师所传,你即有心参悟,也是与我佛有缘,何妨传经于你,教化世人积德从善”。

  言罢,将心经从头至尾口诵一遍。

  其曰: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王勃何等聪彗,只一遍便已记会。

  法师又道:当初,我面见佛祖之时,曾把此事告知与他,佛祖曰:乌巢禅师,乃是天外高僧,修行在我之上,他即肯传你真经,也是你的造化,不妨将此经作为万经纲目总首,不枉禅师传你之德。

  又曰:此经还有一大妙用,你日后便知。可老僧愚昧,佛祖又末明言,至今尚没参透玄奥。小施主天生聪慧,也许能识破天机,”

  王**身,谢过法师传经之德,从新落坐相叙,向法师请教医道,药术之理。

  那三藏,是得道高僧,天文,地理,星卦,医药无一不晓,更晓得神魔仙道,王勃听得目惊口呆,特别听到世上有神山仙府,妖怪精灵,更是闻所未闻。

  王勃沉于其中,直至天色将黑觉其讨扰太久,体法师年龄已长,恐其精力太于疲惫有伤其身,起身告辞归去。

  自回曹府,王勃每日须温习心经几遍,其它功课更未放下。

  龙朔三年八月,王勃回到家乡,写《上绛州上官司马书》等文章,寻找机会,积极入仕。

  麟德元年秋,王勃上书刘祥道,直陈政见,并表明自己积极用世的决心,深得刘祥道赞赏“此神童也!”

  麟德二年,通过皇甫常伯,向唐高宗献《乾元殿颂》,以图仕进之意甚明。

  乾封元年,通过李常伯上《宸游东岳颂》一篇,接着应幽素科试及第,授朝散郎,成为朝廷最年少的命官。

  之后,才思泉涌,笔端生花,撰《乾元殿颂》,文章绮丽,惊动圣听。

  唐高宗见此颂词,歌功颂德,词美义壮,乃是未及弱冠的神童所为,惊叹不已:“奇才,奇才,我大唐奇才!”王勃的文名也为之大振

  王勃当上朝散郎后,经主考官的介绍,担任沛王府修撰,并赢得了沛王李贤的欢心。

  一次,沛王李贤与英王李显斗鸡,王勃写了一篇《檄英王鸡文》,讨伐英王的斗鸡,以此为沛王助兴。

  不料此文传到唐高宗手中,圣颜不悦,读毕则怒而叹道:“歪才,歪才!二王斗鸡,王勃身为博士,不进行劝诫,反倒作檄文,有意夸大事态,此人应立即逐出王府。”唐高宗认为此篇意在挑拨,钦命将他逐出长安。

  于是,王勃被逐。他凭着自己的才情和苦心刚刚打通的仕途,就这样毁于一旦。

  咸亨二年秋冬,王勃从蜀地返回长安参加科选。朋友凌季友当时为虢州司法,说虢州药物丰富,而他知医识药草,便为他在虢州谋得一个参军之职。

  就在他任虢州参军期间,有个叫曹达的官奴犯罪,他将罪犯藏匿起来,后来又怕走漏风声,便处死曹达以了其事,结果因此而犯了死罪。幸亏遇大赦,王勃才没有被处。

  王勃因处死官奴曹达,连累了其父王福畴,王福畴从雍州司功参军被贬为交趾县令,远谪到南荒之外。

  此对王勃的打击,远远超过对自己的惩罚。王勃为人虽有放浪不羁的一面,但他立身处世的原则,却以儒家的礼法为尺杆。

  王勃在《上百里昌言疏》中表达了对父亲的内疚心情:“如勃尚何言哉!辱亲可谓深矣。诚宜灰身粉骨,以谢君父……今大人上延国谴,远宰边邑。出三江而浮五湖,越东瓯而渡南海。嗟乎!此勃之罪也,无所逃于天地之间矣。

  王勃出狱后,在家停留了一年多。

  这时朝廷宣布恢复他的旧职,他已视宦海为畏途,没有接受。

  同年,长安旧友三德去四川任县尉,王勃更感悲伤,遂作送杜少府之任蜀州五言诗送行,诗曰: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上元二年夏,王勃决定看望在交趾的父亲。

  从洛阳出发,沿运河南下。

  这日,行至伏牛山,此山甚是雄伟高俊,叠峦青翠,王勃问船家这是何地,答曰老界岭,

  日色将暮,船家停泊靠岸,并告曰:客人可以上岸寻食酒家店内过夜,亦可在舟上过夜,只是不敢误了明早起船就行,

  众人有的下舟,有的留下,因勃不习舟船,早有下船之意,怎肯舟上过夜,便待客船泊好,携带随身包裹,下舟而去。

  上得岸来,有个曲折土坡,通向岸顶,王勃拾级而上。有七八十级到了一个平缓之处。

  这里是个古老水陆码头,码头两旁,依次十来家干铺酒楼,王勃晕舟船,胃里早已翻江倒海,无有心思吃酒,先走动走动看看山景,待恢复好了再说。

  绕过街道,一条小路通向山上,王勃信步往上,不多时,已到半山腰一平整处,

  余辉金黄,照亮半边天空,一切景色像是披了一层金霞,叠峦峰彩,煞是好看,回过头来俯看脚下江水,曲曲折折,通向天际,好不深遂辽阔,让人神清气爽。

  江面上,波光潋滟,金黄闪动,好似千万条金鱼游动,如梦似幻,王勃不仅看得醉了。

  美仑美奂真如人间宝地。探望父亲归来,能在此聊渡今生,此生幸也。发了一会呆,天色将喑便要下山。

  忽见下山之路分成两叉,一处是上来之所,另一处通向一山环水旋,茂林深竹之处,隐隐里面是个庙宇。

  看看不远,暗想时间还有,过去看看再回不迟。如果方便在此借宿一晚,免得受舟上风波之苦。

  行至近前,果是一个寺庙,只是破旧了点,门巷倾颓,墙垣朽败,门前有额,题着“无有寺”三字,门旁又有一幅旧破的对联,曰:

  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没错。

  多说少对,少说多对,说的全对。

  王勃看了,因想到:“这两句大白话,文虽浅近,其意则深,我也曾游过名山大刹,倒不曾见过这话头,其中想必有个见过世面的亦未可知,何不进去试试”

  抬步跨进,一个矮小老僧蹲在院中,正煮着半锅野菜糊糊。

  打了一个问询道

  :“师傅请了,我因赶路,观此山景最妙,愿在此借宿一晚可否方便”。

  那僧道:

  “我这只有柴房一间,要不嫌弃,施主请便”。

  转身看去,门旁果有一柴房,里面无有他物,只干草一堆,上面铺有草席,看着倒也干净,道了一声谢,转身入柴房。

  包裹放下上了草席,先躺一会。忽闻到阵阵香味传来,王勃知道那僧菜粥煮好,正在吸食。

  此时晕感消去,肚内有饥,只是不好去讨,起身盘腿而坐。

  忽想那回慈恩寺一行,再也没去过,只因当年返回家乡,第二年再去洛阳闻法师已经圆寂,想到此,不由得悲伤了一回。

  稍罢。

  温习了一回多心经,即诵道: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此”。

  不觉妙用无穷,忽声音大了起来,沉迷于中并无知觉。

  那僧用完食,闻王勃在那念经,盛了一碗端进柴房道:

  “施主也该饥渴,我这里荒山野地,并无多食,只有菜糊一碗,可要取用”。

  王勃忙起身道谢接过:

  “能得粥食,已是奢望,岂敢挑食”。

  言吧便食。

  那汤温热正好,入口鲜美异常,也许太饥,实在美味,诺大汤碗只两三口便已见底。

  王勃觉态丑:

  “敢问师傅,这是何饭,为何如此味鲜,”

  那僧笑道:

  “我这个可是好东西,一般人是吃不到哩”,

  王勃又谢,那僧又道:

  “刚闻施主诵经,我听像那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不知是也不是。”

  王勃将当日,于大慈恩寺中,拜访三藏法师一事,原原本本叙说一遍,又感叹,因主于功名,俗事缠身,已至法师圆寂再无相见,见景生情不觉惊了师傅。

  那僧笑道:

  “无妨,三藏脱去凡胎,羽化而去已入神道,早有按排,他即传你多心经,与我也是有些因缘,”

  王勃因问师傅尊称,那僧道:

  “不必多问,日后便知,只是那多心经,乃我截教乌巢禅师所创,奥义无穷,凡人精通便可通彗明智,豁达晓世。它还另有妙用,能聚魂固魄,化虚为实,免入轮回之苦。此乃修仙成道之入门基础,除此之外,它还另有一秘藏与其中,除我与乌巢,别人并不知晓,你即通此经,也是有缘,他日若有机会,望你帮我取回四象弓。”

  ”王勃闻此言,如坠梦中,上前一步道:“我师,我并不晓得四象弓什么模样,现在那里,何处去寻,”

  那僧道:“不急一时,日后自然知道,今日那汤是我采三重天万年涯皮衣,与镇元观人参果树胶所煲,有固实化虚之功,将来可助你不致散形,你一路舟车劳苦,又是往南而行,我赠你紫竹笠一个,可防蚊虫叮咬甚是妙用,”

  说完从身后取出一个尖顶圆形淡紫色斗笠,交于王勃并曰:“你我还有相见之日,到时自然明白,我不宜和你相于太久,以免被人堪破,你一路舟车甚是辛苦,早点歇息,”言末,离柴房而去。

  王勃想再问,见和尚背影业已消失,忖度已回禅房,待明日再说。

  王勃暗忖,不知这是何高僧,怎会在此,想毕取出斗笠观看,见这斗笠样式普通,倒古色古香,紫竹编制少见而已,并无其它,想毕便将斗笠盖在脸上,不知不觉昏沉睡去。

  忽至一处,远远看到那僧正往前赶,王勃想叫发不出声,只从后跟随,看他去往哪里。

  濛濛胧胧像个灵药圃,紫竹栅栏围成,里面充满灵气,方圆数十丈大小,分成数小块整齐,生有各种灵药,有些像萝卜,有些像茸姑,还有一块像是一株株樱桃,红色欲滴,硕果累累挂满了枝头,散发着金属般的光泽和浓郁的灵气。

  和尚在里寻看一遍,末找到自己要的东西,转身去了一旁亭子,亭子中有个石桌,桌上有木盆,盖着一块纱布,揭开沙布浅浅有一层水,里面坐个拳头大婴儿。

  和尚大喜,捧出婴儿就咬,三两下已吃光,王勃惊,这时和尚冲自己一挥手,尤如鱼网把自己罩住,顿时惊醒,则是一梦。

  睁开眼看自己所处之地,已不是咋日柴房,像是个洞窟,外面天色微亮,爬出洞来再看,果真是个三尺见方梧桐树洞,里面铺有干草,并无草席。

  王勃惊异,昨天明明是在庙中,为何是个树洞,难道又是梦中不成,或者咋日太过疲倦,产生幻觉,百思不得其解,周围环视一遍,正是昨日观景之处。

  看天色已亮,急寻原路返回,行至码头,怱怱买些大饼往坡下去赶,那船家早在舟上大喊,“公子请快行,莫要误了时辰,”

  待至船上坐定,王勃回想昨日之事,甚觉慌诞。此时舟人早已掉过船头,顺水南下,转而东行。

  傍晚时份,船家已靠昭平湖。

  丘陵起伏、沟壑纵横、烟波浩淼,真是一湖出平峡,万源聚山川,下舟登岸,湖边有一家酒楼,名曰“聚仙楼。

  近得前来,询问小二可有房间晚上打夜,小二道:“客官放心,后院有的是雅间,不知今晚吃些什么,我去与公子备来,”

  勃问:“你这里有什么特产,先报过来”小二答道:“要说特产吗,我们昭平湖的鲤鱼和银鱼最为鲜美,今天山上采的香菇木耳也很新鲜,还有自家养的母鸡也很肥哩,”

  王勃又问:“都是咋个烧法”小二又答:“银鱼炖鸡蛋,松子鲤鱼或者糖醋都行,香菇焗蛋下酒,肉丸木耳打汤,肥鸡板栗也好吃”

  王勃听吧,只点了银鱼香菇木耳两菜一汤,另上半斤浊酒,来到二楼迎湖坐下。

  不多时菜已备齐,王勃边吃边饮观那湖中景色。

  远处邱公城岛,随湖水时隐时现,墨子著经阁,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绚丽多姿的平湖晚霞绚丽迷人,湖波环绕的姑嫂奇石巧夺天工。

  酒足饭饱,下楼去寻小二,找那住处,听一客人高声对店家道:“靠近湖边蚊虫太多,怎么入睡,可有香来熏一熏,”

  王勃这才发觉,时值盛夏,今日不曾像咋日那般驱赶蚊虫,忽想昨晚那僧曾送自己一顶斗笠,言说可避蚊虫叮咬,今早并未发觉紫竹斗笠在哪!何以也无蚊虫骚扰。

  百思不得其解,不再理会,叫过小二进入客房,稍稍洗漱便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