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界传说之截教 > (四)夜观星瀚睨天机,小南湖上初动情

我的书架

(四)夜观星瀚睨天机,小南湖上初动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丫鬟小梅这时上来,撤下果品,换上酒菜,摆了大半桌子,另备一壶家烧退了下去。

  兰儿心情业已大好,给王勃倒满一杯酒,自己满了一杯茶,学着他爹的样子举起杯,跟王勃的酒杯相碰,正经道:

  “来!壮士,请满饮此杯”

  王勃被她一句话逗乐,心道这丫头机灵古怪的,倒是可爱。举杯与她相碰凑趣道:

  “好!小生决不负姑娘美意”

  说完俩人都乐的不停。

  待两人停了嘻笑,王勃举杯将酒一饮而尽,兰儿象征性抿了一口茶,动手夹菜。

  俩人边吃边嘻闹间已是半夜,小梅撤去残羹休息去了。王勃酒已喝得不少,头晕眼花走出厅室,夜晚暑热已退,习习凉风贴着湖面吹来,凉爽惬意,抚着栏杆观望远处湖面,尚有点点渔火闪动。深邃的夜空月儿尚未升起,只满天繁星闪闪,或明或喑。

  王勃看着有趣,清醒不少,仔细观那星辰。

  广阔无垠的天空呈深蓝色,点点繁星照亮了远处的夜空,正上空偏东方向一条南北灿烂的星河最为明亮。北斗七星则在它的西边闪动,金星独占鳌头最大最明,远处其它星辰,三个一堆两个一对,挂在遥远的夜空。

  一颗流星,无意间地划过夜空,消失在远方天际。灿烂在一刹那间消失不见。

  王勃觉得不过瘾,想再看看有没有其它流星,便仔细观望有无移动的星星,

  这时眼睛完全适应了黑夜,看得更是清晰,环视一圈,果在遥远的东北方向,发现一颗微弱光亮的星星缓缓移动。

  王勃心觉好笑,这么慢算什么流星。怎么会有这么慢的流星,难道是离太远吗?这么想着聚起精神仔细观望。

  目光随着慢慢移动,看得越来越清,那颗缓慢的流星由东北方,向北慢慢前进着,穿过一片星海,来到一片较为明亮的星空处,缓缓前行。

  王勃突然发觉不对。

  这不是一颗星星,而是一艘金属般光泽的小船缓慢前行。

  王勃大吃一惊,以为眼睛花了,侧了一下头,低头瞄了一眼黑咚咚的湖面,聚精会神又朝那个方向望去。没错,正是一艘小船。它速度正在减慢,慢慢地转了一个弯,在一个长条形光带边停下,那条带子两边停泊着更多的舟船,比刚才的那只都大,像一艘艘战船停靠在港湾。仔细顺着带子再看,发现它不是一个带子,而是一个中间呈圆环状,带六条射线的图案,带子只是其中的一条射线,每条带子都停满了战船。

  这是一处基地。

  王勃震撼,仔细再观图案。多数舟船基本停靠不动,只有几个像刚刚那个样的在移动,有的像是停靠,有的正在出发,如探子外出去打探消息返回禀报,再出发打探,轮流不息。

  王勃深吁了一口气,再向其它空域望去,不多久,果在遥远的东南方发现了一处,这个图案形状和那个不同,这个更大一些,像呈叠一起的两个王字,只是这个图案坚着的有两行,比王字复杂。每条伸出的射线都停满了战舰,还有几艘超大型的,闪闪发着银光。

  又向其它空域望去,也发现了几艘,形似在前沿和敌人对峙,两三一堆,四五成群,分散在广阔的空域。

  王勃运神仔细再看星空,又有新的发现,一个红色的暗星,不是星星,而是一个庞然大物的灯光,或明或暗的闪烁着,细看其它的星光,有些也不是星光,而是一些宠然大物的尸体,反射着金属光,飘浮在星海。尸体或大或小,有些是半个尸块,有些是整个尸体,最多的是破碎的尸体碎件,和打烂的船体,堆满了小半空域,亮晶晶闪着光芒,如星星闪烁。

  王勃看罢,低头沉思,原来这天上是片战场,不像平时看上去那样宁静,不知这些东西所在何处,又离此多远。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仙打架。

  正胡思乱想,兰儿打扮一新从屋内出来,笑吟吟的问:

  “子安哥哥,你在干嘛!”

  王勃见她过来,正想破解心中疑惑,指着北方六角形的空域问:

  “兰儿你来看,那些是什么?”

  兰儿好奇的围过来,靠在王勃身边,顺着手指的方向望过去,认真的看了一会。

  王勃问:

  “看到什么没有”

  兰儿说:

  “看到了”

  “是什么?”

  “是星星!”

  王勃一听泄了气。

  又拿着兰儿的手,认真的指向那片空域道:

  “你仔细再看,就在那里,看到没有?”

  于是,兰儿又很认真的,顺着王勃抚着自己手指的方向去望,忽然间欢声道:

  “看到啦!,看到啦!”

  王勃立马激动的问:

  “看到了什么?”

  兰儿跳着脚大声回答:

  “还是星星耶!”

  王勃顿时就不想理她,疑惑地想“难道只有自己看得到吗?别人看不到!”

  正疑惑想着,兰儿突然欢乐地跳着,指着一片夜空道: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在哪儿!”

  王勃又激动起来,连忙问:

  “你看到啦!是什么?”

  “是个美人儿!”

  兰儿欢跳着指向一片天空说

  是个美人?王勃有点疑惑,顺着兰儿手指的方向运神去看。只见她指的这片空域相对干净,只有零散的几个尸块和物体碎片,没有什么美人,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美人儿!、、、、、没有啊!、、、、、我怎么看不到”

  兰儿温色:

  “你的眼睛肯定是瞎了!这么大一个美人你都看不到?”

  王勃听这话,知她一语双关,话里有话!

  俩人无言,相对了一会,兰儿自言自语:

  “好像听小梅说,今天是七夕哎!”

  然后歪头想了一下,跳跃着笑道:

  “没错,今天是七月初七,牛郎和织女见面的日子。”

  说完跑到王勃面前,兴奋道:

  “子安哥哥,你快指给我看,哪个是牛郎和织女,我要看她们见面样子,”

  王勃随意问:

  牛郎和织女见了面会干嘛?”

  兰儿认真的抬头望天,思索着:

  “牛郎和织女,、、、见了面吗!、、、肯定、、、是、、、、”

  话还未完,猛一回头,冲着王勃啐道:

  “滚!”

  王勃被她突然一下弄乐。噗嗤笑出来。兰儿接着撅嘴道:

  “哥哥大坏蛋!”

  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哼!不理你了”

  转身撅着个嘴,背对王勃,抚着拦杆望向湖面。

  夜深人静,一轮圆月徐徐升起,雾濛濛的若隐若现。柔柔清风吹过,撩起兰儿的青丝拂向王勃,带来阵阵幽香,惬意迷人,风儿带着长发抚在面上,柔软而骚痒。

  兰儿刚换了一套浅白纱裙,中系粉红丝绦。本就修长的身材更显婀娜,乌黑的长发及腰,迎着夜风微微吹动,带起长裙和发丝轻微的摆着。柔弱的月光洒下来,落在兰儿清秀的脸上略显抚媚动人。

  正自看的发呆,兰儿叹了一口气:

  “子安哥哥,牛郎和织女一年见一次面,其实也是幸福的!”

  转过身去,和兰儿并排站着,手抚栏杆反问道:

  为什么啊!”

  “因为她们一年还能见一次面,说说话!”

  王勃抬头望着月亮,没有回她。实在不知应该怎么回她才好。

  正瞅着月亮发呆,见月中有个东西在动,忙眯眼聚神去看,一只鹤伸着头,扑凌着翅膀从月中飞过,往前疾行,转眼间飞出月亮的光圈,消失不见。

  看情景似有人在追,王勃直视月面没有眨眼,果然,紧随其后一只大鸟飞过。大过仙鹤不只多少,只看到一只形似雕头的东西飞过,已经有半个月亮大,紧接着应是雕背经过,盖住大半月面,只上边露出一条缝。一闪而没。

  王勃大吃一惊,心中狂跳,事情发生的太快,他不确定是否只有自己看到。故做镇定的轻声唤了一声:

  “兰儿,你看、月亮”,兰儿抬起头,向月儿望去。

  紧接着,一个手持宝剑和手持佛尘的两个白发人,紧挨着,依次御空飞过,在后急追,过了一会,两艘飞行舟从后赶来。显然没有前面速度快,被远远的甩在后面。

  兰儿这才说道:“今天月儿不算圆,马上中元节了,会更圆一些!”

  王勃心内暗诧:兰儿为何看不到呢!这是谁追谁!打的这么热闹,看来世上真有仙人存在,不知离此多少里路,正思量着

  兰儿懒懒的对着王勃道:

  “子安哥哥,我困了,”

  看着她有点疲倦的样子,王勃暗道,夜已深沉,不可再贪,

  “睡去吧!我也要困”

  兰儿唤了小梅,同回卧室唾去,王勃在原地呆了一会,看天空没再动静,也返屋睡去。

  及至床上,辗转反侧至天微亮方浅浅入眠。

  二日午时起,隔壁两女早他一个时辰醒来,不知弄些什么一直唧唧喳喳叫个不停,因昨日入眠太晚,醒来也不想起,在床上继续躺着养神,待日头升高屋内有些躁热,方起身下床,兰儿已经洗漱完毕,打扮一新,又像个活跃的雀儿充满能量。见王**来赶紧给他按排洗漱。

  船儿正掉头北上,经宣城狸桥,当涂返回石臼。

  兰儿已备下早点坐在桌边等候。王勃洗漱完毕,同她坐在桌旁赏着湖景共用早膳。兰儿一边吃灯盏糕一边指着湖西的一片山道:

  “子安哥哥,那个地方叫狸桥,山上有个洞叫做神仙洞,听说原来有个神仙住在那,”

  一边说着,一边用嘴咂咂着,萝卜丝馅的灯盏糕,显得美味异常。

  王勃用的腊肉炒粉干,就着紫菜虾米汤,早上他不想吃太油腻的东西。闻兰儿那样讲,想到咋日所见,心道:“也许有些传闻末必是假。”笑着道:“也许真有神仙”

  兰儿听他这样讲,雀跃地手舞足蹈着:

  “耶!真有神仙耶!,真有神仙耶!”

  俩人嘻笑着一边玩耍一边观看景致。傍晚时份,船已驶进石臼湖,停泊岸边等待上岸。

  一直兴奋的兰儿,又开始撅着嘴不高兴了。低着个头,掐着自己的手指头冲王勃幽幽道:

  “子安哥哥,我们明日还出来玩吧!”

  看她伤心的样子,王勃忙上前安慰道:“好的傻丫头,我们不是天天在一起吗!又没分开,别这样啊!让人笑话!”

  兰儿撅着嘴:

  “哼!看谁敢笑!”

  小梅在旁已经听到,只是不敢笑,听她如此说赶忙捂着嘴跑下船去,兰儿见她如此,跺着脚嗔道:

  “哼!死小梅!看我不找你算账,”

  说完也赶了下去。

  众人下了船一同往家赶去,走至门口发现,家中好生热闹,门囗拴着几匹马和两顶轿子,正疑惑间,独孤义和一身穿员外服的人迎了出来。两边赶紧相见叙礼,让进厅室。王勃这才知晓缘由。

  原来,这员外打份不是别人,正是溧阳郡守吴德志。昨日独孤义赶到县郡,吴德志已在专候,双方相见礼吧,这才相叙招他缘由。原来是金陵都尉赵洪景年老告假,职位空缺,吴德志早有想谋此位之心,只不得机,忽闻中书舍人白敬之奉天后之命,由凍议大夫项光达,国子博士刘文远相陪,近日在江南考察官吏民情,由运河而下,已到扬州,故而想投其门下,苦于都中无人相识,这才急约独孤义商讨计策,独孤义得知缘由,熟知京都官场人脉关系,与他说知原散授郎王勃,在他家做客,而他又与国子博士刘文远相交不浅,如果求他让刘文远和白敬之疏通,必是一条门路,只王勃肯与不肯尚不知晓,吴德志知王勃是关键所在,这才备下厚礼与独孤义返回银湖农庄相候。

  说话时,酒菜备下,三旬酒过,吴德志才说明来意,望王勃能和他俩人同去扬州一趟牵线搭桥,感恩不尽,言辞中尽是敬意奉承。

  王勃作难,随然他与国子博士刘文远相熟,介绍俩人相识并不困难,奈何这事并不光彩,吴德志明显是在跑官,如果不去,他是独孤义的父母官,哥哥准有难处,想罢左右为难,低头沉思默不作声。

  看他如此,吴德志朝独孤使了一个眼色,独孤义领会,便端了一杯酒向王勃邀道:吴府台之事便是哥哥之事,望兄弟辛苦一趟,帮他这忙,哥哥也好做人,三五日便回,到时府台必将不忘贤弟举荐之恩”说罢,两人同时站起向王勃敬酒。

  王勃本是豪爽之人,平常交友甚多,受不得别人相求,又加三杯酒下肚,主意拿捏不定,观此场景不好再做沉默,喑道:我即与他跑一趟也无要紧,那国子博士也无要权,牵线与他相识并无要害,成与不成看他造化。想毕便应允共去扬州。只是事情顺利与否不得而知。

  吴德志闻此言,如河中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感恩谢德只要能与刘文远结识就好,其它事项决不麻烦自去打点。三人痛饮半宿方散,决定明日早起同行扬州,以免错过时机。

  二日早起,三人怱怱用罢早膳,带着几个佣人,由石臼湖搭船,经秦淮河入长江,向扬州出发,王勃原想跟兰儿道个别,可人多时间紧迫,又没得机会,想三五日就回也无要紧,那知一去耽搁月余。

  原来,到了扬州后,顺利地见到了国子博士刘文远,说明来意,毫无费利促成此事,只是那白敬之道:“我只来此江南一趟,短短数日,便举荐贤人,天后何等聪智,怎肯相信,应让周边郡县府台出个联名举荐,方有十成把握,”

  吴德志知他收钱不愿担责,于是按他所指,又到杭州都都尉王子明,丹阳都护贾城,常州俯台金文,镇江太守邓沿夏,金陵中都督赵洪景处,讨得五处联举签名,花费数万,只得个,在他治下,民心淳朴,友邻和善美称的联名信,转交白敬之才算完事,前后打点协调,费时费事,直到八月二十八方才返回。

  直把王勃急得长吁短叹!后悔不已,一心思念兰儿,又不好跟独孤明言因想兰儿自己先回,真真郁闷一个多月。好容易事情办完急急返回。那独孤义也甚着急,这边吴德志又拉着不放,那边眼看洪州之约临近,再晚恐赶不到,于是决定先回家一趟,次日便去洪州。

  二人回至庄中,已是傍晚,随意用些酒水各自息休,返回屋内,王勃那有心思睡觉,想来找兰儿相见,不知到那去寻,便在院中张望。满天星斗照亮些许夜空,角门中一人闪出向他招手,仔细辩认原是小梅,王勃大喜跟了过去,带至到廊下,小梅对王勃道:

  “公子,兰儿小姐已在亭内候你多时。”

  王勃谢过向亭内赶去,小梅则守在廊桥路口。

  趁着星光走进亭内,见兰儿打扮一新在凳上坐着,呆呆望着莲池,回头见王勃过来,小嘴一撅扭过头,不去望他。

  王勃轻轻唤了一声:“兰儿”。便站在她的身后,此刻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兰儿身子晃了一下,撅嘴嗔道:“你不要叫我兰儿,为什么走了这么久,也不跟人家说一声,让人家天天想你,日日在那湖边望你,”

  说完,站了起来面对王勃,幽幽生气道:“听父亲说,明日你又要走了,那还回来干嘛!”

  说完又撅着个嘴,望着王勃似在生气,王勃看着她,叹了一口气,没有言语,看王勃没有言语,兰儿幽幽的哀求道:“子安哥哥,明日不要离开我!好吗?”

  王勃望着她,又轻轻喊了一声:“兰儿”,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自己也不想和她分开,几日的相处让他内心深处,起了一份微妙的变化,感觉自己也离不开她了,这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在自己最为落泊失意的时候,带来了一种希望。和她在一起,沉重的内心变得轻松起来,她的活跃和单纯让他如沐春风,压抑的内心不再失落和无助,多了一份甜蜜和幸福。放弃功名利禄,对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来讲,代表着什么,没有人能理解他内心的痛苦,好男儿应驰骋沙场或扬名四方,那是一种荣誉,是他曾经孜孜不倦的追求。一旦放弃这些,沉归乡野,说起容易但何其残忍,一年多的牢狱之灾,非人的折磨,理想的破灭,使他对生活失去了目标,消沉,颓废地活着,出狱后闭门不出一年多,每日只能以酒烧愁,打发这无聊无趣又无奈的日子,曾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如今无奈向这俗世低头。

  把酒欢歌何须有,酒入愁肠愁更愁。兰儿像是黑夜里的一盏明灯,指引着他不再迷茫与孤单。王勃再也离不开她了。

  轻轻唤了一声:“兰儿”握起她的双手放在面前,轻声道:“兰儿!我看望父亲归来,就向哥哥提亲,我要娶你,好吗?”

  兰儿闻听此言,浑身一震,心头像鹿儿一样乱撞。泪儿早已充满眼眶,滴滴答答落了下来。轻声问道:“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明年秋日便回,最迟冬季,”

  兰儿低低答道:“那好,不准骗我,我明年到了秋日,便日日在湖边望你。”

  说完眼泪啪啪的,往下流着。

  王勃将她搂入怀内,喃喃道:

  “兰儿,不用等到冬日,我秋日便回”说着紧紧将她抱住。

  两人缠绵恩爱相叙一夜,看看天色将晓,放才分开。

  二日起早,独孤王勃二人,草草用过早点登船西行。

  兰儿也去送了,见王勃上船,兰儿在岸上又流下了眼泪,挥了挥手,大声对船上说:

  “子安哥哥,不要忘记明年秋日回来,你要是不回来,我便在这日日望你”。说完“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王勃也在船上含泪挥手道:

  “我明年秋日一定回来,你不要日日来望”,

  说完船已摆动,慢慢的,变成一个黑点,消失在远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