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界传说之截教 > (七)躲戒中同脱小鸠天,金光洞中得寒影

我的书架

(七)躲戒中同脱小鸠天,金光洞中得寒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淘气见王勃在椅上失落,嚷道:“哦㗏!兄弟啊!你来帮个忙!帮我把那个链扣拿下!让我来试试有没有办法,”

  狗眼瞅瞅王勃瞅瞅墙上,王勃望墙上看去,一人高位置上从墙内铆出一根铁钩,狗链的一个圆头铁环挂在上面,上有搭扣。这个倒是不难,伸手拜开搭扣轻松取下铁链。淘气拖着铁链兴奋的在院里跳跃着撒欢,边跑边骂着:还是她奶奶的跑起来舒服啊!几个月憋死老子啦!

  跑了几圈忽停了下来,看着鸟笼道:“歪毛!想不想出来!”歪毛道:“废话!谁不想出去!老子只是出不去!”

  “那好!我来帮你!把那笼子取下我来帮它”淘气嚷着

  王勃依言去取鸟笼,见搭扣一样,鸟笼上圆形铁环钩在上边,毫不费力取下放在地上。

  只见淘气,呜呜着扑向鸟笼,对着笼子咆哮着就是一顿乱咬!

  歪毛叫骂着:你个二哈!你公报私仇!这是想要吃我啊!来人啊!救命啊!好大的狗臭味!熏死我咧!。”鸟飞狗跳乱作一团。

  一顿操作猛如狗!笼子还在原地杵。

  弄了半天,笼子原封没动,歪毛仍在不停的骂着:“你个哈货!也不提前给爷爷打声招呼就啃!凭你那个狗牙,要是能咬开,也不叫做老瓜的乾坤四方笼了。”

  土狗闻听歪毛还在骂骂咧咧,忍不住也火往上撞,冲着笼子咆哮:“呜呜!呜呜!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歪毛知它咬不动,在里面得瑟道:来啊!来啊!我看看你怎么弄死我!弄不死我你是狗熊!”

  土狗“噌噌噌”跑到笼子面前,抬起后蹄就是一脚,那笼飞至半空,啪嗒一下摔在地上。

  歪毛骂道:“日你先人!”。

  见它两闹得实不像话!王勃过去拾起鸟笼,从新挂在屋檐,才熄战火。

  土狗也不闲着,在院内转圈,闻闻嗅嗅!略有所思道:“据我所看,即使从地下挖个洞也出不去”

  笼内歪毛讥讽道:“二货!,这小鸠天,原本应是外界的一个碎片界面,被那老儿用法力移到此处,经多年改造,才成如今模样,以我看要想出去,只有两个办法,一是用咒语打开界面,一个是只能硬闯,我要不是法力被老瓜限住,这小界面,我给他抓碎都不是问题!”。

  认真听了半天,见它如此说,淘气撇着个狗嘴冒了句:“哼!傻鸟!要你说,淘气爷一口也能咬碎!”

  王勃郁闷!没有法子,进屋倒床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忽听外面俩货正在对话!:

  “歪毛!你越界到此作甚!”

  “我来寻一个人!”

  “寻什么人”

  “我也不知!只是说到了此界定能碰到!让我同他共渡劫难,将来才可修成正果!不曾想留在此地!你到此又是为何!”

  “我也是!说什么转世从修!重整什么截教!”

  王勃闻听,甚觉无趣,走出屋外椅上坐下,寻思着入海的刹那,看身体入海,自己元神被紫竹斗笠带至此地!想必身体早亡!如果兰儿知道,不知会多难过!自己又出不去!早知今日不如当初魂飞魄散!也没今日之忧,都怪那个什么紫竹斗笠!才有今日之祸!抬手看看手上紫竹戒指,取了下来,往地上掷去。只见那戒迎风变成一个紫竹斗笠落在地上。

  歪毛淘气本见王勃椅上发呆,忽手中拿着一物,空中一掷变个斗笠落在地上!淘气好奇心大,上前查看,转了半圈嗅了嗅,抬爪往斗笠中摸去。忽的原地不见。王勃也怪!走近看去。一只小狗正抬头上望,拾起斗笠一个翻转,淘气已在面前!歪毛道:“好宝贝!”

  王勃问道:“什么宝贝!”歪毛略沉思道:“把笼子放上看看。”

  取下鸟笼,放在笠上,见笼子瞬息变为一个小小笼子,掉入紫竹斗笠!王勃依法翻转斗笠,鸟笼落下变成原来大小。

  歪毛出来笑道:“哈哈!好宝贝!好宝贝!”淘气惊奇也道:“是何宝贝”

  :“我要是没看错,这应是一处空间,用法力缩成斗笠形状,”奇妙的是,这处空间居然用洛迦山的紫云神竹编制,可大可小,还可变化!哈哈!有此宝贝!我们逃离此地,有些希望!”

  淘气兴奋的窜了几下停住,问道:“我们如何出去。”歪毛想一想道:“只要他能出去,便能将我们带出。”

  王勃闻听泄了气。说跟没说一样。歪毛看他如此,叹道!:“不急,总有机会。”

  三个无事演练了逃生之法,没有别的,只干等机会消磨时间。

  不曾想半个月之后。有了一线希望。

  原来,相隅西北方天境一角的红毛猪妖,不知为何,最近频频东犯天庭边境,九天荡魔祖师奉天庭玉旨,围剿来犯妖族,妖猪甚狡,屡次被他偷袭,几次交战损兵折将甚多!西方荒野之地!天高地阔,至今尚未找到妖猪主力。故此兵源奇缺!特并禀明天庭增兵!天庭下旨,限,各仙山洞府需派至少一名弟子随军征伐!以补充兵源不足!时太乙真人也已接到玉令!自思索派何人应征,忽想起那个贼人!此人甚是棘手,如不惩罚!恶气难消!如果长期拘役在此,也甚不好!万一被他释教中人寻来,说我关押他门弟子,受人指责也甚不好!不如让他顶替乾元山兵役,不是一举两得。主意打定,唤过鹤童:嘱他如此如此!将此事摆定。

  且说王勃,和歪毛淘气正在院中无趣,见院门打开,鹤童儿立在门口喊道:“偷果的贼人,还不快来,”王勃知是喊他!至门前望去,鹤童儿道:“师父慈悲,决定放你代服兵役,以抵你偷窃之罪,你可愿意不愿意!”

  王勃闻听甚喜!连道:愿意!愿意!正要出门,略有思索又对鹤童儿道:仙童还请等下,我随身有东西落在屋内,取过便走”。

  鹤童道:“快去快回”。转身去门外等候。王勃回身取下紫竹戒指,手里一晃变成一只斗笠拿在手中,至屋檐之下,取下鸟笼放入紫竹斗笠,又弯腰将土狗一盖,拿回手中,伸出左手无名指往斗笠中一伸,变成一枚戒指套在指上,这才转身出了院门。

  在王勃出门的瞬间,树上有一雀儿,啾啾!喷了两下口水,院中现出一只鸟笼和一只土狗,与原来一模一样。迅速跟在王勃身后飞出院外,消失不见。

  王勃出了院门,鹤童儿返身回望院中,狗鸟俱在,关上木门返身而去。

  鹤童道:服兵役,没有兵器不行,师尊交待!你代我乾元山弟子将功赎罪代服兵役!金光洞法器任你自选一样护身!你随我来,自个儿挑个应手之物。”说完转身而去。王勃便随其身后。

  鹤童儿绕绕弯弯来至一个山洞,洞前绿草如茵,瑶草翕赩,玉树葱青。洞门宽阔,上书三个石刻大字:“金光洞”,古朴无华。

  进得洞内行未多远,左转一个小门,入得小门是一间大屋,屋内墙上镶有明晃晃几个大珠,照得犹如室外光亮,靠墙两边摆有两台兵器架子,刀、枪、剑、戟、斧、鞭、锏、锤、棍、、棒、矛等等琳琅满目。另有雨伞,印章,毛笔,纸画,石碗等物放在一张石桌之上。

  鹤童儿道:“师尊说了,武器任你自选一件,看你造化,免得将来你师门中人过来抓缺。”

  王勃依言而行,看了看桌上之物,心想:“出去打仗,带雨伞,纸画之类能顶甚用,”便去架上找去。那鹤童儿本就担心他去拿桌上之物,见他转身去架上寻去,知他是个不识货的。

  原来,那伞名曰“阴阳伞”,”专收敌人魂魄,只打开伞叶往敌人头上一掷,非大罗金仙难以逃脱。画卷更是厉害,名曰:巫山云雨图,只拿画轴往空中一抛,敌人便迷失图中,任他大罗金仙也难抵抗。翻天印专打神识,两界笔,一笔挥下生死界。再难见到故乡人。

  王勃来至兵器架前,瞅瞅矛,掂惦太长,拿着甚是不便,拎拎斧觉得太重,拎拎刀,也是太沉,单手拿不动,拿得动,也举不起,拿这些玩意别说去打架,打人之前可能先把自己累死。王勃只是一介书生,一只手怎拎得动,轻则几十斤,重则百斤,千斤的兵器。最后选来选去,在个角落里选了一把短剑。

  鹤童暗笑:傻货!阎王难救该死的鬼!原来,这把剑不是法宝,只是锋利,名曰寒影。

  王勃业已选好!将剑插于腰内,这才与鹤童儿同出金光洞。

  出了洞门,那鹤童儿往怀里掏出一个纸鸢,手一扬在空中飞起,越飞越大,头顶上转了两三圈,落下已是水牛大小,鹤童抬脚上去,立在前面,示意王勃上来。

  鹤童手指往上一指,那纸鸢轻轻往前滑翔着飞向高空,越飞越高。王勃歪头往一看如临深渊。一屁股坐在纸鸢背上,心口狂跳,手脚发抖。鹤童看他熊样,也不理他!撇了个嘴驾鸢继续前行。

  稍行过一会,见纸鸢飞行甚稳,王勃这才稍稍稳住心神,吁了一口气心道:这个比船快,还比船稳。想毕,再往下看,已没了之前的恐惧。

  见脚下,一望无际的大海与天同色。团团的白云若隐若现与海中岛屿相互成趣,偶有大片的海鸟在脚下飞翔,尉然成景,海面波光粼粼安祥而谧静。远处,一道天际线挂在遥远的天边,透着柔和的蓝光。:天之涯,海之角不过绚丽如此。

  半日时间,已越千山万水,来至一雪山之巅,纸鸢盘旋而下,轻轻落在一平整之地。王勃短衣并不觉得寒冷,倒是奇怪!。

  见此山高耸入云,白云在半山腰处连成一片,云下白雪皑皑,云之上倒是绿郁葱葱,春意盎然!

  两人下了纸鸢,鹤童儿抬手轻轻一扬,诺大的纸鸢,变回了雨燕大小飞到手中,轻轻揣入怀中。四周打量一下,向一山洞行去。

  洞口有两三人站着,正自回头观望。去至近处原是两男一女三个道士,一个青年道士与鹤童儿相识,上前行了两步拱手拜道:原来是乾元山鹤道友,真是意想不到!

  鹤童儿回礼道:“不想能在此处又遇丘公岛杜季羊道友,北海一别可有多年未见。”杜季羊道:“不错,那年真人与鹤道友共访丘公岛已三十余年,莫非乾元山委派鹤道友征伐妖族。”鹤童儿道:“师尊另有委派,我只是送他到此,”说着望向一下王勃。

  杜季羊正待接着询问,听得洞内有人言道:下面是那位道友前来备册。一女子回道:奇花岛荻花儿前来报备,杜季羊见还未轮到自己,与鹤童儿又道:“看着面生,不知这位道友怎么称呼!”

  鹤童儿道:“他非是我山中之人,因窃本山之物,特充兵役将功补过,无甚要紧。”杜季羊闻言觑然沉默。

  二人讲话之时,忽天空飞下一物,砰的一声落在洞前空地,野牛般大,似一只生了翅膀的狸猫,,带着远古神兽的威压,洪荒而苍凉,散发着一种冰凉的寒意,让人不敢直视。那神兽落地之后,晃晃身子往地上一扒,从背上跳下来一个青年,锦衣华服仪表不凡,望四周打量了一圈,向洞门走去。

  杜季羊轻声道:这个不是姜水南宗无生上人的银毛秋风兽吗!只是不知这人是谁!。

  谈话时,听有人又喊:“下面哪位道友,前来备册。”杜季羊忙道:“丘公岛杜季羊前来报备。”说完。与鹤童儿告别,入了洞中。

  接着里面有人又问,还有何人备册,鹤童闻言高声叫道:“乾元山贼人一个。”里面人言道:“什么贼人一个,报上名来。”

  王勃初时听鹤童儿喊他贼人,火往上撞,只待发火。闻里面又问,忙高声接道:“王子安”。便不再理他,“哼”了一声,自进洞去。

  入得洞内方才看清,有一人在一在桌上摊开纸张,正做花名册,另有一人站立在旁,见王勃过去,伸手请道:“道友请往里行,等人到齐,我们一起出发,先在这里歇休一会。”

  王勃依言顺洞往前行,直走几步。转了一个弯见前面又是一个洞口,出了洞口一看,直惊得目瞪口呆。原来!这里又是一方世界。

  见洞外是一片半个山头大的广场,乌泱泱有两三千人,地面上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围成一团谈笑风声。有各种飞禽异兽也夹杂其中。

  有什么碧眼分水兽,万里追风兽,金毛狮子吼,踏风青牛,追云雀,火乌鸦,避水麒麟等等百十头。个个威风凛凛,头头凶猛俊朗,散发着浓浓的威压。

  见空中,有几人在切磋比试,御剑飞行,也有几人驾着仙禽在翩翩起舞,还有一条似是蛟龙,正空中上下乱窜。

  眼前的景像把王勃镇住,这么多仙人,都是会飞的仙人。自个如在梦中,左看看右看看目不暇接,满眼都是羡慕。

  转了半圈一个也不识得,甚有失落。抬手取下紫竹戒指,一扬手紫竹斗笠已在手中,手一翻,歪毛淘气落在地上。

  淘气落地,便见周围人群涌动,热闹非凡,圆睁着三角形的狗眼,撇着个狗嘴激动又兴奋的对着王勃囔道:“老大我们出来啦!”,一头扎入神兽之中不见。

  人群中顿时传来阵阵的异样和笑声。也难怪,在一群神俊非凡的异兽面前,一只土狗实是寒碜。

  众人多盯着土狗去看,见它转了半圈,回到一个布衣短袖青年身旁,那青年手中,还提个黑不溜秋的鸟笼,不伦不类甚觉有趣,!

  一个寒酸的书生,提着一只寒酸的鸟笼,旁边立着一只寒酸的土狗。成了这里最亮的风景线!。

  那淘气转了一圈,“噌噌噌”跑回身边,裂着个狗嘴,眉飞色舞地冲王勃嚷道:“老大!老大!歪毛!有好多吃的㗏!”。王勃奇怪,问道:“哪有吃的”,土狗一回头,冲着旁边的黑牛兽,拱拱狗嘴,再回头眨了一下狗眼,示意道:“除了几只比较难搞!其它都好搞!找机会我们弄几个尝尝鲜!”说完眼睛瞟着歪毛贼笑。

  王勃诧异,心内道:你还真能想,你个土狗还能吃得了他们?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饿疯了吧!

  一旁的歪毛裂着个鸟嘴笑眯眯接道:“我看不难搞!都是碗里菜!”说完,俩货四目相视在那贼贼地笑。

  正在玩笑的时候!人群中有一个牧童模样的小孩,也在注意着他们。

  小孩不大,看样只有七八岁,灰衣短袖打扮,背着一个草帽,在专注地盯着土狗鸟笼看,忽的在他额头显出一只眼睛,精光一闪,随即消失不见、。小孩儿会心笑了一笑。向王勃之处走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