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界传说之截教 > (十)由祸转福脱天界,泉水河中捉鳖精

我的书架

(十)由祸转福脱天界,泉水河中捉鳖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舟中,一人二兽气氛活跃,淘气道:“说不定!他们以为我们死了,你一个小兵,也无甚要紧。”

  歪毛接道:“我亦猜不到这是哪儿!不然也能想想法子,开了我这笼儿。”

  闻它说要开笼儿,王勃想起腰中短剑!抽出来道:“我用这剑试试,能不能砍开。”

  歪毛道:“我看你那宝剑虽是锋利,要砍断这个恐怕白费。”王勃道:“试试无妨。”说罢!挥剑砍去,只见火花四溅!金鸣震耳!仍然原封未动,不伤分毫。

  外面此时有了变化,往下看去,见朵朵白云飘在下方,那舟仍在急速下坠。三个喜出望外!有了云层,离地面业已不远!

  王勃忽然意识到,有哪里不对!问道:“如果下面是山石,我们这样落下会怎样。”

  淘气仍在兴奋之中,歪嘴笑道:“不怎么样,可能会把我的鸟毛摔的一根不剩。”

  歪毛撇着嘴接道:“没错,还会摔断我的狗腿。”

  王勃道:“俩位都是高人,临危不惧!此时此刻还有心思说笑!只是我会怎样!。”

  淘气道:“元神也会摔死!”

  “那如何是好!”。

  略微沉思!歪毛笑道:“无妨!我倒想到一个法子,保你无事。”

  :“什么法子!”

  歪毛道:“一会把我这笼儿,挂在你的腰间,落地之时,你抱住淘气脖颈,骑在它的背上,保你无事!”

  淘气闻听!狗腿一个哆嗦!

  张口骂道:“日你个先人板板,出的是甚馊主意!”。

  歪毛笑道:“哎!你摔坏一点无妨,比摔坏老大要好!老大你说是不是!”。

  :“信不信!现在就把你扔下,你个鸟毛恁是太坏!”。

  此时,飞舟已落至云层,下方依稀可见光秃秃群山环绕,山中似有一条大河绵延不尽。

  王勃道:“如果能落到水里最好!,看样子离那大河,还有距离。”

  淘气一听来了精神,喜道:“老大!你说的没错!我们一起撞船,让它改变方向,到了河面之上,再跳了下去,我水性好,可以保老大无事。”

  王勃也是大喜,和淘气共撞船的一侧。撞了几下看看,果是变了方向,慢慢向大河靠近,一狗一人更卖力撞击船体一侧。

  飞行舟仍在急速下坠,眼看到了河面之上,王勃立即把鸟笼挂在腰上,抓住淘气铁链,纵身一跃,脱离船体向下沉去。那船速度不减,轰隆一声巨响,一头扎进水中,溅起百丈高浪花,他三个也是不分前后,和小舟同时落下。

  刚一入水,还未沉下,一个巨浪迎头扑来,将他三个推出老远。王勃呛了一口水,差点昏了过去。

  淘气并不慌张!一个浪头打来已看清方向。顺着浪潮向岸边游去,无奈王勃水性不好!只死死抓住链铁不松,淘气游着也是费力!待王勃又呛了几口之后!才免强上岸,一待到了地上,四爪用力拼命去拉,将王勃拖到岸边。手一碰到石头,松了铁链,手忙脚乱爬到岸上,头昏脑涨的肚已半饱。

  抖抖身上的湿衣服,将笼子取下,用手扣住喉咙!呕啊吐了一会,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

  歪毛倒是无事,抖抖羽毛,在那打理,淘气也是无妨!抖抖狗毛在那转圈跑,跑两下又抖抖狗毛。

  王勃心内甚是后悔,刚才时间紧急,没有想好,如果跳下之时,取出斗笠钻到里面随风落下,也不会如此狼狈。

  稍坐了一会,感觉似是好了一些,只是湿衣服穿着难受!看看日头正在头顶,便将衣服脱下拧干,寻着一块大石头,拿在上面去晒!

  淘气一直盯着他看,见他光着屁股到处跑!狗头笑道:“老大就是大!”说罢,咯咯在那坏笑。

  正笑时,听得有人在骂:“是哪里来的野货,在此忧爷爷好梦。”寻声望去!见河中浮出一只磨盘大的老鳖,在水中仰着头。!

  淘气立马不干!冲着老鳖骂道:“你个水怪!爷爷在此说话,关你鳖孙何事。”

  那老鳖回骂道:“你这帮龟孙!说话我不管你!为何弄坏我的清水宫。”

  飞行舟坠进水中,可能惹了官司。知道如此,怎肯认输,淘气歪个狗嘴张口骂道:“你个鳖精,老子就是要捣坏你的鳖窝!不服上来理论!”。

  鳖精道:“好个撒泼的野货,有种你下来。”说罢!潜入水中不见!。

  淘气看它沉下!仍是骂骂咧咧:“鳖孙!下去就下去,你给爷爷等着。”说罢!只在河边打转,就是不敢下。

  歪毛看了半许,向王勃叫道:“老大!老大!把我这笼儿提得离河远点!我有话说。”

  王勃不知它卖什么把戏,提着笼子向山上走去,边走边道:“你又想做什么。”歪毛道:“莫问!莫问!淘气你也过来。”

  三个来到一个僻静地方停下!歪毛仰着鸟头笑眯眯道:“淘气:好久没打牙祭,想不想弄点鳖肉尝尝。”

  淘气闻听,立马精神一振,裂着个狗嘴道:“想啊!想啊!,怎么不想!他妈的!好久没吃荤了!都快忘了什么味了!”说罢!摇着个尾巴,裂着狗嘴傻笑!

  歪毛道:“哪就好!”,又道:“嗯!老大!我看这个鳖精浑身金黄,少说也有千来年,身上定有宝贝!我们把它弄上来,你得宝贝,我们吃肉!你看咋样!”。

  “它能有什么宝贝!”,王勃奇道。

  歪毛道:“我看此鳖,浑身金黄,是个坚硬的甲胄,将它取下,将来稍微炼化,定是个不错的防御之物!这些不说,我猜它体内必然修有内丹,俗称“僻水珠”,你若将此珠带在身上,下江入海如入平地,可是个好东西!”。

  王勃惊道:“哦!还有这等好事!”。歪毛笑道:“哪是!哪是!我怎会哄你!”。

  王勃略沉思道:“好是好!只是它在水中!如何把它弄得上来!”。歪毛鬼笑道:“这个不难!我已想好法子,只须劳烦淘气贤弟辛苦!”。

  那淘气在旁听得早就心猿意马!闻听歪毛让它辛苦!自告奋勇道:“歪毛只管放心,咱别的不行,力气还是有的,什么法子你只管说!”。

  歪毛笑道:“贤弟即肯出力,那就好办,等会你只需跳到河中!引那鳖精上来!老大在岸上抓住链条!待那鳖精咬住你腿!老大在岸上用力去拉,可活捉鳖精”。

  淘气闻听菊花一紧,张口道:“杂毛!就知你无好事!”。说罢,抬起后腿,一脚把笼子踢翻。

  王勃闻听也是好笑!这招有点太损!

  待它两个闹够,王勃道:“这个法儿不行,还待再想”。

  淘气说道:“还要想什么法子,只需把鸟笼扔进水中,那鳖精自然会上来咬笼,它又不知笼儿坚固,待它咬住笼儿不放!我只需在岸上拉笼儿!便能将它拖上岸来!老大再用斗笠将它扣住,还不手到擒来。”

  歪毛道:“狗儿出的好主意!是想害我不成!”

  王勃接道:“此法甚妙!你在笼内可保无事!”。

  三个计议已定,王勃将淘气脖上铁链尽绕下来,足有两三丈长!链头圆环扣住鸟笼用勾锁住,取出紫竹斗笠拿在手中,一起奔向河边。

  到了河边,淘气道:“待我撒些香饵!”。说罢!抬起后腿,照河中就是一泡狗尿。

  歪毛道:“你个哈货!”。王勃看看,又换了个地方,对歪毛道:“我要扔了”。

  说罢!将笼子用力一甩!往河中扑去。那笼子初入水中往下一沉,随即又浮出水面,歪毛只露一个鸟头,带出圈圈涟漪,在河面扑腾。

  半响!并未动静!淘气在岸上道:“你这鳖精!爷爷下来了!看你能把爷爷咋样!”。

  话还未完!河面一个水花打出,笼儿随即不见!

  淘气一个趔趄差点歪倒!马上站稳四蹄撑开!向外就拉!王勃赶紧丢掉手中斗笠,抓住铁链和淘气一气用力!绷直了铁链往后慢慢移动!

  待链条拉上一半,看见那鳖精已然露出半个鳖身,头伸的老长!笼子卡在口中,闪闪的鳖牙卡住笼缝!因缩不回头,吐不出来!

  眼看快要到岸!那鳖精挥动着四只大蹼趾,拼命划水!淘气也来了精神,“嗷嗷”一噪子,四蹄蹬地,土石乱飞!

  看看已到岸边!王勃迅速捡起斗笠往鳖上一盖,翻开一看!那鳖精已化为小只小鳖,在笠中乱爬!鸟笼已然落地!把个淘气“噌噌噌”往前闪了几步!一个嘴啃泥才算止住。

  待站起过来,晃着狗头对笠中道:“你个鳖精!还跟爷爷骂不骂!看看怎么收拾你!”

  鳖精在笠中喊道:“上仙饶命!小老儿无知!还请上仙放过一马,当感恩戴德。”

  淘气道:“放你休想,我来问你,此是何界,又是何地。”

  鳖精道:“我也不知此是何界,小老儿从小便生于此!只知此河叫做泉河!还是听那蛇精所言!”

  淘气道:“此河还有一个蛇精。”鳖精道:此河不但还有一个蛇精,还有一个秘密,如果上仙肯将小老儿放过,小老儿愿将秘密告知上仙。”

  淘气道:“你这鳖精休拿话来哄我!你先说说看,有何秘密!我先看看值与不值。”

  鳖精略想一下道:“好吧!我先告诉上仙,听那蟹精讲,此处原是一个小溪!一千五百年前,泉河尽头突然冒出一个泉眼,滔滔不断泉水,便从里面汹涌而出。这河才有如此规模。”

  淘气道:“这有何奇!地有泉眼,水有归处,不是正常不过。”

  鳖精道:“有泉眼不奇,只是那泉眼水中,经常会带些奇怪的东西出来。”

  淘气道:“什么东西!”

  鳖精道:“是一些地下不该有的东西,有些是物体的散件,有些是不明生物的碎件等等,偶尔会随着泉水一起冒出。”

  淘气道:“即然有此怪事,你不曾下去看看。”

  鳖精道:“我和蛇精也曾下去看过,开始尚可,可是潜得深了,那水越来越热。上仙你是知道的。我们水族别的尚可,只怕热水,所以并没有潜到地底便不敢再下。”

  淘气骂道:“你个鳖孙!在此胡说八道!欺你爷爷无知是不,竞敢骗我地底会有东西,我以为是什么宝物,骗你二爷白听凭久,这就结果你的鳖命!给爷打打牙祭。”

  说罢!冲歪毛道:“歪毛!你的骚主意最多,看看怎么分了这斯!”

  鳖精一听!只呼饶命,淘气不再理会。和歪毛商议如何处理这货。

  歪毛道:“据我所知!只要是鳖类!将它龟盖在下,四爪朝天,它便没了法子,不如先将它翻起看看!”

  王勃闻听有理,将斗笠往下一盖,一个金黄黄的磨盘大鳖仰翻面前,头脚已然缩到肚内,周围六个黑呼呼的大窟窿。

  淘气想必饿急!探着一只狗头伸进一个窟窿去咬!不曾想鳖精猛的踢出一只蹼脚,正中狗头,就听一声惨烈的狗叫!淘气已然倒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懵逼。

  王勃从地上拾起短剑拨出!不敢伸进洞内,照着鳖壳砍了几下,“澎澎”乱响!金光四射,未伤分毫!知是鳖壳坚硬,砍它不动!收回短剑!围着打转,也无甚法子!看看太阳!丢下那鳖,自去穿衣。

  淘气也不敢靠近鳖精,向歪毛道:“歪毛你出的馊主意!现在弄出来了!你看看这个咋能!”

  歪毛歪着个鸟头想想道:“以前我也逮过这玩意儿!都是把它擒到高空丢下!现在吗!、、、、、哎!刚才这鳖孙说是怕热水,不如,,,,,,,放在老大笠中加水来煮!”。

  淘气闻听甚妙!仰着狗头喊道:“老大!你把这个鳖精放回笠中,我去弄些柴来!”说着往山里跑去!

  此处山地多是秃山!那有柴寻!

  功夫不负有心狗!半个时辰,不知从哪犄角旮旯,寻来半棵枯木。王勃已将斗笠架好,下面放着三块大石!找了一堆干草做引火之物!因无火种,正拿短剑在石上去碰。擦出片片花星!只是不燃!

  淘气道:“我这链儿非平常之铁!拖上山时,常有火花溅出,你拿剑来试。”

  拿剑去擦!果有火花四溅!用干草引燃!又拿短剑劈开枯木,扔于火中!

  鳖精在笠中道:“我活世上已有千年,修行不易!食我有伤天德!”

  歪毛道:“天生我物食你类!食你大!你道我有伤天德!食你幼!你道我残暴!不食!吾死!你道何为天德!”。

  不多时!烈火焰焰!那鳖精已是手足俱出!淘气道:“快将它弄出!熟不好吃!”王勃暗笑:果是畜类!于是打翻斗笠!一只半熟大鳖仰面放在地上。

  淘气上前咬住鳖尾就食!王勃看那**甚是凶恶!砍下弃之一旁!割下一只蹼脚放在笼边!任歪毛伸头自食!又割下一片带着血丝的肉来!闻闻腥味甚重!便用短剑穿起!在炭上去烤!

  土狗身材不大,食量惊人!不多时,已将鳖肉掏去一半!

  忽从里面滚下一颗明晃晃的珠子!王勃捡起去看,鸽蛋大小!透明锃亮!

  歪毛道:“这个宝贝定是避水珠。”王勃道:“天下之大!真是包罗万象!奇珍异宝也是闻所未闻!有空拿它试试。”说罢!将它收之怀中。

  歪毛虽是个小,食量同是惊人!三四个蹼脚都割去给它,它仍是撕扯不停!不多时,恁大一个老鳖被俩货分吃干净!只剩下空荡荡一个鳖壳!

  王勃心内诧异!这么俩个小东西,食量为何如此之大!不觉看着淘气发呆!

  歪毛在笼子柱上擦着鸟嘴道:这些鳖肉只够我们打打牙祭!还不甚饱!别看我们体小!我们只是看似形小!本体还在。”

  三个吃罢!天已将黑!王勃也有困乏!寻些干草铺在炭旁!躺在上面睡觉!淘气将鳖壳舔食干净,一脸惬意,卧在其旁。

  一夜无话,二日太阳升起高许才醒,见没了淘气,只歪毛还在笼内,忙着整理羽毛!

  突看歪毛!觉得哪里不对!似与昨日有所不同!大了些许!羽毛也锃光瓦亮!浓密许多!不像以前杂毛丛生,毛散羽稀。王勃道:“怎么变了!”

  歪毛道:“想必昨日吃了鳖肉缘故!我亦感觉精力充沛!似是恢复了一些法力。”说罢!只见它一张嘴吐出一点火苗忽闪忽闪!”接着又道:“想必我俩若要恢复如初,须要多吃这些灵物方可。”

  说话时,淘气从远处山上跑下!迅速异常。那土狗亦是变了模样!毛发粗壮,油光发亮。跑至近前囔囔道:“老大!老大!昨日吃的甚好!我似有了使不完的力气,今日看看是不是再寻一只来!”说完,裂着狗嘴在那哈巴哈巴望着王勃。

  王勃笑道:“好!我们再去寻寻!正好探探这里有无人烟,是何地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