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界传说之截教 > (十二)淘气大战野和尚,歪毛火烧狐狸怪

我的书架

(十二)淘气大战野和尚,歪毛火烧狐狸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且说淘气!自在村口见了那个少妇!便已嗅出她非人类!自带一股动物臭味!原来,不管什么精怪修成人形!也只能迷惑凡人眼目,非道行高深之物!总是能有破绽!此物虽然用碍眼之法瞒过王勃,却瞒不过淘气天生灵鼻!

  老远见少妇过来,就已明白!跟歪毛打了一个暗号!只装傻充愣!让她误认自己是只凡犬也罢!且不理她!初到此地还需摸清底细!只要她不首先发难,先陪她走走过场。见她和王勃说话之时,总不时拿眼偷瞄自己!知道此物对自己尚有提防,不敢冒险胡来,自己只要看好老大,不要着了她的道道就行。假装若无其事,像只傻狗随在王勃身边保护,防她突然发难!!

  待随着王勃来到院中!见了少女与那和尚!也已清楚这一家三个都非善类!其中这个和尚道法最深!也已清楚这是何妖所化!心中暗乐!更加处处小心!知道此物最是难缠!以自己目前能力,虽然不会怕他,但要胜他也是费劲!故也频频向歪毛暗示,歪毛也知已入危境!不敢大意,处处小心提防!

  那和尚见来了一个元神所化之人,知是大补,胜似常人!只是见他所带两只东西!有点惧意!明明看着是一狗一鸟,与凡种无异!不知为何总是感觉发毛,是故也是不敢大意!只得假装演戏!先搞清楚,动手不迟!

  边聊边打听,想要摸清来人底细,见查不出来!便暗中使法!给王勃上了一杯毒酒!先将来人弄死再说!跟那小东西打起来虽然不怕!还是这样稳当一点!

  那知淘气歪毛步步提防!兔肉刚一端上!歪毛便也假装傻鸟吵着要吃!确定肉中无毒!才道“好吃好吃”放心让王勃食用。见他端起酒碗要饮!淘气已嗅出是巨毒“蛇涎水”!不敢大意!照准碗底斜着顶出!将和尚算盘打破!仍在那装傻充愣!和尚知道计败!亦是不敢撕破!跟少妇使个眼色!自己借故出去!一是兴趣未败!还在心猿意马!二是趁机让夫人使用媚术!将他留下再说!

  那知淘气精灵!忽闻得屋内一阵异香!知此物厉害!好在它只是闻着难受!并不受控!忽见王勃目光呆滞看着少妇发呆!知它应是中招!急忙用牙齿来磕他的脚跟!将他痛醒!这才逃出险地!

  路上淘气合计!如果跟他三个争斗起来,自己不赢也不会吃亏!只是顾不得老大!左思右想便让王勃藏于斗笠之中!它们绝找不到!也料定它们不会善罢甘休!难保不会晚上来探!如果来一个探听虚实就先解决一个!如果都来不免一场恶斗!如果不来!自己也要偷偷摸去!趁机先弄掉一个再说,主意打定,专心在庙内等待妖人上门。

  淘气没有料错!且说那个少女!跟和尚好事做罢!闻他说今日所见之人是元神化体!是个宝贝!只是带的那个犬儿有点怪异!未敢冒失动手!先让其姐将其留下!后闻屋外脚步声走过!知其计败!便与她商议!让其先盯着他们动向!自己去泉河寻那鳖精做帮手!计议已定!和尚家也未回!连夜另寻别路出村。

  再说少女原是一只黄狐所化!待和尚走后!她也便寻味跟到破庙之前,在外观察一会。见屋内没有动静!不敢确定虚实!便想探听一下!想着白日怱忙所见那只犬儿!看着也无甚奇!虽然此种是自己天敌!如今已不同往日!自己已修成人形!还怕它不成!想着便去装着胆子!走到庙房窗下!轻轻去扣窗户!万一那人在里答应!凭着自己美色!将他骗出也说不定!

  轻轻扣了两下!听见屋内似有动静!只见门吱嘎一声!那只犬儿探头向外观看!狐妖便想不如先将这个狗儿骗出!引到山里解决了再说!便头也不回往山里走去!回头见那犬儿亦无声无息随后跟来!心中暗喜!不由加快脚步!向山中奔去!待到一块大石之后!往下一蹲化为一只黄皮大狐!看那狗儿走近!一个飞身就向那狗背上扑去!哪知那狗见一物从石后突然窜出!扑向自己!它顺势一个翻身!背朝下!肚皮朝上斜飞着迎了上去!一口咬在那物脖颈之上。

  可怜千年之狐一个回合没到!已成犬口之物!至死也不明白!自己怎会葬身犬腹!

  淘气将狐咬定!两三下便已将其掐死!就在原地将其分食!吃其大半!只余一条狐腿给歪毛带回!。

  二日。王勃一觉睡到天光大亮方才起来!爬出斗笠!见鸟笼旁有些动物毛发!便问歪毛:“这里什么东西!”

  淘气歪着个狗嘴笑道:“昨日有只老鼠来偷鸟吃,却反被鸟吃了。”

  歪毛反讥:“鸟吃老鼠没有听过!狗拿耗子倒是见过!”

  王勃哑然失笑!拾起斗笠将鳖壳收进一晃,套在指上!突看淘气!觉得又壮了许多!四肢粗肥!毛粗体健!提起笼儿再看歪毛亦是羽毛光亮!眼神犀利,精光四射!

  王勃疑问:“怕昨日捉的不是老鼠!又是什么妖怪不成”。

  淘气仰着狗头歪嘴笑道:“莫问!莫问!今日便知!”。说罢!领着王勃出了庙门!

  三个到了庙旁三岔路口!王勃道:“我们今日怎行!”淘气道:“不忙!不忙!我们在此侯着!会有人过来寻找晦气!要是打了起来!老大往后走点!免得伤你!碰到危险!你只管拿着歪毛挡在前面,必安然无恙!”

  歪毛叫道:“你拿我送与人吃是不!”。

  淘气道:“谁个敢去吃你!别人不知!我还不知!这世间就没有吃你之物!”。

  一句话把个歪毛捧的甚是舒服!仰着鸟头一副不可一世傲道:“嗯!不错!还是淘气老弟懂我!老大!等会有了什么危险!你只管把我放在面前!保你无恙!”。话已说完!顿时气氛活跃!一狗一鸟贱笑连连!

  正在玩笑!见昨日那少妇人从村中怱怱走来!淘气道:“我们莫要站在此地!往高处来!”

  说罢领着王勃来到身后山坡之上一个石边停下!这时少妇人也已走到路口!抬头向王勃问道:“先生可曾见到愚夫和我家小妹!不知为何!他俩个都不曾见了!”

  淘气笑道:“兴许他俩个抛了你,私奔去了!”少妇人惊道:“怎么狗儿会说话”。淘气道:“野狐尚且成人,狗儿怎能不许说话!”

  少妇人惊慌!惶恐之际!见那大和尚从山中奔来!边行边叫道:“夫人!夫人!令妹恐怕已遭其所害!莫要让这几个贼人跑了!”。

  待至行近少妇人惊问:“你到哪里去了!吾妹妹怎么了!”。大和尚道:我观这个贼人所带之犬并非凡物!怕降它不住!故而让令妹将其看住!我连夜去寻鳖精帮忙!那知并末寻到!却在岸上寻到一堆骨头牙齿!似是鳖精之物!这才急忙返回!却在前面路旁发现一堆皮毛!似是令妹!夫人啊!莫要让这几个贼人跑了!要给令妹报仇才行!。

  少妇人闻听!指着王勃骂道:“你这贼子!我好吃好喝待你!未曾害你!你为何要伤我妹妹之命!快快如实说来!给我一个交待!”

  淘气冷笑道:“你这俩个畜生!还说末曾害人!我来问你!这村中之人到底是逃荒去了!还是被你们吃了!你今日说个清楚!也要让你们死个明白!”。

  大和尚骂道:“好狗儿!你果然些古怪!居然也通人言!事已至此!你管他是逃是吃!下来斗斗便已知道”。

  说罢!身子往下一蹲!化为一条黑眉腹蛇,五丈多长!水桶粗细!仰头伸信“嘘嘘”作响!散发着恐怖的威压!摆动尾巴,身后土石乱飞!尘烟滚滚!直把王勃惊得两腿发软!后背发凉!

  淘气临危不惧!冷笑道:“瞎了你们的狗眼!居然把爷爷当成犬儿,一会让你死个明白!”说罢!直起尾巴,冲下山去。

  那个少妇人亦是往下一蹲!化为一只大狐!跳上前来!三个斗到一处!

  巨蛇首先发难,瞪着幽绿的蛇眼,紧盯着淘气,看着土狗靠近!张开血盆大口向淘气快速扑去!土狗速度更快!四蹄一蹬,凌空斜着跳出,落到蛇身背后!巨蛇扑空,忙转头向后盯着,“嘘嘘”吐着红信。

  大狐绕到侧面,纵身一跃!向土狗扑去,淘气看它扑来,几乎和它同时跃起!两个在空中相遇,大狐张口去咬!土狗则是伸出一只右爪向大狐面门打去,大狐忙伸左爪去挡,“啪”的一声!两爪相交!土狗借力一个翻转,向后跃去。大狐则是半空坠下!落在巨蛇之旁!双双游动对峙!

  土狗也不攻击!只是围着巨蛇转圈!大狐尾随土狗!伺机攻击!刚转半圈!巨蛇猛弹蛇头向土狗攻去!土狗四蹄蹬地向后跃去!跃至半空!大狐看看得势!从后弹起!伸着两只前爪扑向空中土狗!土狗看着大狐扑来!半空中探出两只后爪!仰面朝大狐肚上蹬去,土狗身体柔性甚好!一脚蹬在大狐前爪!空中一个转身落地!大狐在空中被土狗蹬上一脚!则是斜着飞出落下!

  大狐跟土狗打了两个照面,没有占到便宜!落地之后随着土狗转了半圈,一掉头朝山上王勃奔去,两地相差百丈远!没有几下便已窜到王勃面前,飞身向他扑去。

  王勃看着坡下三个斗的凶恶!正自胆战心惊!忽见大狐朝上奔来!因无作战经验!忘了腰中短剑!只拿个笼儿挡在面前!

  看那大狐奔近,飞身扑来!拎个笼儿往上一举!去迎大狐。眼看狐爪快要靠近笼儿,突的从里喷出一束火焰,那狐未曾提防!正中面门!“嗷”的一声惨叫!从半空落下!大狐落地扭过头来张望鸟笼!只见半张狐脸业已烧焦。眼露恐惧之色,慢慢往后退去

  退了十来步停下!幽怨的眼神望着着王勃说道:“今日伤我面目!胜似杀我!我虽委身蛇妖!并无做伤天害理之事!今日之仇!天涯海角必寻你报!”。说罢!扭头逃往山中!

  土狗与巨蛇在坡下斗的正酣!蛇尾摆动扫得尘土飞扬!张着血盆大口频频攻击!土狗左窜右跳忙着躲避!

  巨蛇与土狗斗着斗着!突然发现狐妖不见!自己又攻不到土狗!心生惧意,也想逃走。

  土狗正围着巨蛇转圈跳跃!见那巨蛇想逃!昂着头向山中去行!怎许它跑!跳上前去一口咬在巨蛇尾部!巨蛇负疼转头去咬土狗,土狗松开蛇尾!跳到一边!望向巨蛇!巨蛇扑空亦是蜷回尾部望着土狗!

  土狗喋喋笑道:“你跑啊!怎么不跑啦!”巨蛇更惊!也不答话!冲着土狗就是一个弹射过去!土狗奋力一跃又是避过!巨蛇趁机弯曲着蛇身又往山中去行!土狗怎放它过!跳上去对着蛇尾又是一口咬住!防着巨蛇回头攻击!咬上一口随即跳开!

  就这样一个想逃!一个不放!两个僵峙又斗半个时辰!地方没跑多远!巨蛇已被土狗咬了十余口!浑身疼痛!精疲力尽!蛇头慢慢低了下来!几乎快是伏着地了!

  此时土狗也不在后边尾随!而是转向蛇头正面攻击!张着狗嘴扑向蛇头!巨蛇也是张嘴迎来!土狗跳得高些!两个前蹄蹬在蛇口下颌!一口咬住蛇头!巨蛇负疼!水桶粗的蛇身卷了过来!土狗在地上翻身避过蛇身!跳了出去!落地随即转头!从后又对蛇头攻去!一口咬在蛇的七寸!用头猛甩几下!巨蛇身子又卷过来!土狗松开七寸!一跃又是出去!

  此时歪毛在笼中道:“老大!那蛇已然不行!我们现在过去无妨!”

  王勃虽然心惊!看着淘气占了上风!也渐渐不像刚才惧怕!听歪毛此语!便道:“好的!想不到淘气如此勇猛!”。

  歪毛笑道:“老大不知!淘气正是此物克星!只是被人用法力变了形状!如果不是这样!吓死那蛇也不敢跟淘气缠斗!早就逃之夭夭了!今日碰上!算它倒霉。”

  王勃问道:“你今日那火怎么比昨日大了许多!”歪毛喜道:“老大有所不知!昨晚又食了一些狐肉!故此法力又长了一些!今日再食些蛇肉!法力还会更盛!赶快过去!等会莫要淘气一个吃了独食!”两个边走边聊慢慢向巨蛇靠近!

  只见土狗对着蛇头攻击!直面跃起飞扑而去!巨蛇张口去咬扑空!土狗已用前蹄将蛇头拍下!张口咬住蛇脑!往后便拖!那蛇已精疲力竭!再无力气卷过身子!只见土狗两脚按住蛇头!“咔咔”几下把个蛇脑咬碎!大口吞食!双足按住巨蛇脖颈!咬住蛇头连撕带甩!只几下便“咔咔”把蛇头咀嚼吞吃,只剩一条长长的蛇身摆在地上!

  王勃近得前来!看着庞大的蛇身仍是恐恐不安!对歪毛道:“你要吃你就在这吃吧!”。

  说罢将笼儿放在蛇尾之处,自己向后退去!远远的看着它俩吃食!

  淘气在那边吃边说:“老大!蛇肉味美!要不要过来同吃!”

  王勃把头一摇“哦!不!!”。这么个大家伙看着都害怕!还敢吃!自己曾经路过番禺之时,倒是吃过蛇羹!味道是鲜!可那是熟食!盛在碗中!亦看不出蛇的模样!这个血淋淋的大家伙!哦!不!还是算了吧!

  淘气突然停下,跑到蛇腹之处!狗牙撕开肚皮!用爪子扒开!忽从里面掏出一物,圆滚滚亮晶晶的!叼到王勃跟前一放,叫道:“老大!这个是你的!”

  王勃奇道:“这又是个什么东西!”淘气道:“这个可是好东西!只有千年大蛇才有!名叫蛇丹!是成精大蛇修的元丹!有解百毒功效!将它服下!百毒不侵!你快吞下!”王勃觉得恶心!摇一摇头道:算了吧!还是留着你吃吧!

  淘气道:“这个东西我吃过很多了!多吃无用,你快捡起!”说罢!跑回蛇身继续啃食!

  王勃看看没法!弯腰用两个手指夹起!找了一个水坑!将蛇丹洗净!拿在手中观看!只见这物形似一个鸡蛋黄!软软的亮晶晶!放在鼻上闻了闻,倒是没有什么味道!张嘴试了试!大小正好!又拿在手里看看!心想:“这玩意儿不像避水珠是硬的!可以放在身上!万一破了麻烦!岂不辜负淘气一片好意!”想罢忍着难受去往口里送!仰着头!脸朝上!往口里一丢!一下便滑进肚内!王勃暗笑:“这下好!没感觉!自己进去了!”

  闲来无事!坐在一旁看它俩个吃食!发现歪毛将蛇尾拖到笼内!碗口粗的尾部到了笼内便变成豆虫大小!

  想想这个笼儿可能是个什么法宝!歪毛要是能出笼儿,岂不是更大!怪不得看它小小的一点儿鸟!这么能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