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界传说之截教 > (十三)坟墓原来是战场,神鸟出世伐八荒

我的书架

(十三)坟墓原来是战场,神鸟出世伐八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日近午时!歪毛土狗将巨蛇分食完毕,土狗挺着圆滚滚的肚皮,一副惬意自然!王勃提起鸟笼,还去寻那源头!早日走出这里!”。

  淘气道:“是了!蛇妖说这里是个什么墓道,莫非泉眼是通向墓室。并未把泉眼秘密告诉葫芦道人!我们去探个究竟!说不定是个墓室!”

  三个商议停当,继续寻河而上。荒村就在河边!穿过村子沿河又走十几里路!来到一片山谷之中,已现河水源头!只见淙淙流水从一个池子溢出!又缓缓汇成溪水向下游流去!形似一个天然水眼!淘气围着泉眼来看!并未发现异常!想是被蛇妖鳖精清理过了!

  王勃看罢道:“这个如何下去!不知泉眼多深!”

  淘气转了两圈道:“无妨!那个鳖精说它下去过!我看此洞正好比那鳖壳略大,你不如和歪毛躲进笠中!然后将斗笠放在鳖壳之中,你们手持避水珠,可保在水中无恙,我自推着鳖壳向下顶!那鳖精怕热!我亦不怕!莫说热水!便是热浆我亦如洗澡!”。

  歪毛道:“此法甚好!”

  王勃取下戒指一晃,已成紫竹斗笠拿在手中!倒出鳖壳,将斗笠放在地上,从腰间取出避水珠拿在手中,手持鸟笼跳在斗笠之内。淘气叼着斗笠塞进鳖壳!

  又叼起鳖壳往泉眼中拖去!拖到泉眼之上放好鳖壳,则是叼住鳖壳,挥动四蹄从上往下顶。

  入得水下,看外面好似当初在海底一样!斗笠之外有个气泡似的圆顶将水隔开,这才想起!即使没有避水珠!在斗笠之内也是无恙!于是收起避水珠!任那淘气推着下沉!

  却说淘气!口中叼着鳖壳入水!缓缓而下!过了不久!那水温在慢慢变热!潜下一个时辰!仍没到底!水温已似开水!自己天生金刚不坏之体!对它毫无伤害!只是担心王勃,

  便用爪子扶着鳖壳下行,将头伸进鳖壳之内问道:“老大怎样!”

  王勃在里答道:“无妨!只是闷热一点!”淘气这才放心,继续推行!

  泉眼中约行三个时辰!水温慢慢凉了一些!感觉不是向下!好似往上!

  又推一会!似是离了泉眼!眼前一片开阔之处!用力一顶!“呼哧”一声!豁然出水!伸头四处张望!发现是在一片湖面之上。

  看个近岸方向!淘气拖着鳖壳游去,将鳖壳拖上岸!把斗笠叼下!王勃这才跳出斗笠,察看四周!

  只见!天空一片橘红!面前一个大湖,湖水不深但面积不小,向岸上望去,是一片苍凉广袤而充满古意的红色荒漠!遍布撞击坑,峡谷!沙漠与砾石!一艘打烂的巨舟斜插在沙里!早失去金属的光泽!灰不溜秋的半个船身杵在那里!几只巨大的骷髅头和一堆尸骨!横七竖八摆在湖边!更远的地方,堆堆白骨!破烂的船体!不明生物的残身!断戈!废矛!破刀!断剑!随处可见!

  王勃背后感觉一丝寒意和莫名的悲伤!

  这是一处古战场!

  杀戮!残酷!悲壮的结局!!默默的诉说着战争的冷酷!血腥与哀怨!

  这是一个充满死亡气息的世界!没有生机!没有青春!没有活力!也没有安详!只有死亡和荒芜!

  死亡才是世界的真理!死亡才是最终的归宿!

  站在高处,往更远的地方望去!一望无际!处处散落着白骨!风化的残肢断身和残矛断剑!数十上百万!

  记不清楚,历史上那个朝代发生过如此大规模的战争!。“黄帝与炎帝!轩辕与蛮尤!舜杀尧、禹杀舜、启杀益。伊尹杀商王太甲!武王伐纣!还是古老的天帝!

  王勃震撼了!随着淘气往荒漠深处走去!数不清的累累白骨和破碎舰体!以及兵器!扔满荒漠!

  这样一直走着!一直走着!几个时辰过去!依然没有走出血腥的区域!

  不想走了!一屁股坐在沙砾上!走到哪儿都是一样!这里的砾石都是红色的!也许是鲜血染红的!躺下望着天空!也是橘红的!

  这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这是一处尘封的墓地!也是一篇被遗忘的历史!

  歇了一个时辰!又漫无目地的向前行去!王勃发现一个问题!这里没有日月星辰!没有黑夜!

  因为,不知行了几许!天还是如此!一直是橘红色!大地也是一片橘红!好像不曾改变什么!唯一改变的就是自己一直在往前走!沙丘改为砾石!砾石变成荒滩!荒滩又变回峡谷!峡谷过了还是沙丘!

  不知几个日夜过去!走累了就歇!歇好了再走!这个无穷无尽的世界角落!简直让人绝望!

  就在快要崩溃的时候!突然!一束光影在面前一闪,转了一个弯!消失不见!

  什么东西没有看清,王勃惊奇!四处张望!淘气亦是看见!什么玩意儿也没看清!亦是一惊!跑向王勃!王勃看向淘气!发现它那链条少了一截!拿来仔细辩认!链条有个整齐的截口,链上的圆环已然不见!

  两个大吃一惊!什么东西这么锋利!眨眼之间便已销断神铁!又无声无息消失不见!歪毛亦是一头雾水!它也是看到一个光点一闪而过!便息匿无踪!

  三个顿时小心翼翼!刚才这个东西!不知它在哪里!想干什么!

  歪毛淘气围成一起商量!决定原地不动!是不是触犯了什么东西的领地!斩断链条!是个警告!

  三个坐在原地四处观察!突然光影一闪而过!这下歪毛亦看清方向!那个东西无声无息出现!出现之后往左边高处飞去!王勃再去检查!三个并无伤害!只是淘气链条又断一截!

  淘气大喜:“这个玩意儿有点意思!如果再来几下!我便可以完全脱困!

  歪毛道:“不如我们去高处望望!看它落向何方!”

  三个起身往左边高处沙坡行去!待到高处往下一望!王勃倒吸一口冷气!

  震撼!震撼!无比的震撼!

  只见,自己站在一片峡谷的最高处!从高处往下俯瞰!是个宽数百丈!深数百丈不知多长的一条深谷!深谷对面有一片庞大的城市!雾蒙蒙!耸立在一片废墟之上!深埋在瓦砾沙丘之中!仅余废墟中央一幢巨型建筑还在!看似也要随时倒塌!其余皆是山墙林立!屋倒瓦斜!河流!道路已分不清楚!巨大且数量更多的破舟烂船,和风化斑驳的巨兽尸身!散落在废墟的不同角落!构成了一幅惨烈人间地狱!世界的未日!

  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又经历了什么!什么力量一夜之间将这毁灭殆尽!空余凄凉!

  带着疑问!三个商议继续沿峡谷而下!到废墟之中!看看有无蛛丝马迹!淘气在前寻路!找了一个稍微平缓之处!下坡前往废墟!

  两个时辰之后翻过峡谷!来到废墟边缘!王勃仔细察看废墟之上仅留的残墙断壁!无有发现!也无字迹!继续向废墟中央走去!

  中间那个光影又现两次!将淘气神铁钢链已削得只剩一段!见它对人没有伤害!像个玩皮之物!在这戏耍呈玩!便也不再惧它!反而望它多现几次!好弄清楚是个什么东西!因它现身之时无影!削断铁链之后才会现形!故也一直没有弄准是个什么!隐约也是奔向建筑消失!

  高大的中央建筑物看着不远!结果又行十余个时辰方才走近!近处去望!雄伟壮观!

  只见这幢巨厦!外观虽然斑斑驳驳!千疮百孔!摇摇欲坠!依然能看出它曾经的宏伟巨大!金壁辉煌!

  由三层花岗巨岩堆成的地基!中间开有一条由九十九个台阶!组成十丈宽的阶梯通向地基之上!地基之上的方型建筑,是由七根巨型花岗石组成的壁柱支撑!高约五十丈!方型建筑之上是个十丈高的四角方顶!方顶之上是一尊高约三十多丈的青铜神鸟!歪在一旁!摇摇欲坠!

  歪毛惊道:“此鸟莫非赤鴖!”

  王勃问:“何为赤鴖!”

  歪毛道:“相传赤鴖为上古仙禽!善御火!而它之火为至阳真火!还胜我族一筹!如今世上已没了它的影踪!我也只是听得传闻!说它上古之时!便已离开此界!飞升域外去了!没想到在此还能见到它的神像!我也只在禽王神庙见过图腾!故而认得!”

  王勃道:“如此说来!这里一定是赤鴖后裔或其原领地子民!不知为何会遭此劫难!”

  边说边走!跟随淘气沿阶梯而上!到了台阶之上!见由数尺大的岩石磊成的平台,亦是坑坑洼洼!裂痕累累!尸骨堆了几层!下脚都是甚难!好在风化严重一碰成灰!倒不影响行走!再往里行!巨楼大门似是被什么东西撞开的!变了形状挂在那里!站在巨大的门口向里看去!室内倒是没有多少尸骨!抵抗之人应是都战死在外!

  再看这个大厅!好似一坐大殿!里面空荡荡!尽头有个稍高点的平台!一张破碎的玉石桌子只余一张桌腿孤秃秃立在那里!墙上似有壁画,也早已风化的斑迹驳驳,看不出什么东西!

  走到这里!那个东西也已消失不见!不知藏到哪里去了!看看再无什么发现!王勃一屁股坐在石桌台阶上!真不想动了!

  淘气在殿内嗅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好似也是累了!趴在旁边!

  这一段时间赶路赶的精力力尽!王勃打算在这好好休整一会!

  左右看看!取下戒指用手一摇!化成一顶斗笠!放在地上跳了进去!在里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之际听见歪毛“咦!”的一声!睁眼去看!一只蓝晶晶的小鸟停在它的斗笠之内!左看右看!王勃一睁眼!它瞬间化为一个光影不见!

  王勃立马惊醒!没了困意!爬出斗笠!问歪毛!“看到没!”

  歪毛压低声音激动道:“看到了!是一只仙灵!而且是一只赤鴖鸟灵!”

  王勃道:“仙灵是什么!”。歪毛道:“凡是仙物或是法力高的器物都有灵!比如说:法力高的剑!时间久了会自己修成剑灵!其它法器亦是如此!日久天长都会修成器灵!听说连老和尚的灯芯都修成了人灵!我观此仙灵必是这片天地所化!想是此城之主在敌人进攻之时做了祭祀,召唤仙禽赤鴖!不知为何还留在此处!”。

  王勃喜道:“哦!原来如此!看来这是一个宝物!不知如何收它!”

  歪毛沉思片刻道:“收它不难!据我所知!凡是器灵只需滴血!便可认主!这个倒是容易!只是捉它甚难!如果将它捉住!我和淘气都可离开笼链!”。

  王勃喜道:“我有办法!一会我们三个只管睡去!不管看见什么千万不要惊了!”。

  说罢!将斗笠放在腿上!手指紧靠斗笠之边搭着!靠墙歪在地上装睡!。淘气歪毛亦是闭眼装睡!。

  过了没有多久!王勃感觉斗笠微动!也不睁眼!凭感觉手指往斗笠中一弹!那斗笠瞬间化为戒指套在手中!

  与此同时!手指一阵刺疼!好似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忙睁眼看时!只见戴戒指的这个手指渗出不少鲜血!整个戒指都泡在血中!

  与此同时!歪毛淘气亦睁开眼来!问道:“可曾捉住!”

  王勃道:“不曾看见跑了没有!”。歪毛道:“你的手指想必是斗笠化成戒指的同时!它想从戒指内飞出!结果一头扎在你的指上!将你指头扎破!这样最好!说明它的身上已沾了你的鲜血!省得割破手指再滴!你将斗笠打开看看!想必已经收服!”。

  王勃觉得有理!将血淋淋戒指取下!手中一晃!紫竹斗笠拿在手中!淘气也忙看去!见斗笠之内空无一物!

  三个面面相觑!

  淘气突然睁大眼珠盯着王勃:“老大!鸟头上㗏!”

  王勃奇怪!盯着歪毛去看!歪毛惊道:“我操!真的有一只鸟!”。

  王勃一头雾水,轻轻往头上去摸!来回捋了两遍!没有东西!转头问淘气:“鸟在哪!”。

  淘气瞪着狗眼,呆呆道:“鸟在你头上!”。

  “我操!头上长鸟!还是第一次见!”

  “老大牛逼!”

  “老大威武!”

  “老大真牛逼!”

  王勃梦然醒悟!摸摸额头道:“在这儿!”。土狗盯着额头道:“嗯!”。

  只见一只淡蓝色的神鸟图案印在王勃额头之上!活灵活现!似是一只晶莹剔透的蓝鸟与生俱来就在额上一样!与皮肤溶为一体!

  淘气道:“老大威武!老大你麻烦啦!!这鸟在你头上安家!它要是一拉屎!正好落你嘴里!你说咋弄!”

  王勃好笑!什么话!这个也会拉屎!

  歪毛笑道:“没事的老大!真的有屎拉出来!就怕有狗争着去抢!”

  淘气闻听!抬起后蹄对着鸟笼“咣当”一脚!踢翻在地!

  歪毛骂道:“你先人板板!”

  淘气也不理它!摇着尾巴!甩起两个屁股蛋子,一晃一晃出门去了!

  歪毛悲道:“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遭犬欺!”。

  王勃笑道:“莫要悲伤!我已有了救你脱困之法!”

  歪毛喜道:“老大!你若将我脱此牢笼!我便为你坐骑也心甘情愿!”。

  王勃弗道:“哎唉!我把你当手足!你怎说此话!我已想到法了!这就救你出来!”。

  说罢!王勃将斗笠用手指一扣!化为戒指,将戒指伸进笼中!两个手指捏住!在笼里一晃!变成一个斗笠塞在笼中!

  见听歪毛撕心裂肺的喊道:“我操!压死我了!”。

  王勃看去!只见歪毛挤在斗笠背面!鸟毛挤在笼柱之上!像似烤鸡!

  王勃好笑,忙道:“啊!方向反了!”

  忙伸进手指扣在斗笠之内!那斗笠瞬间化成戒指已在指上!又从新取下!跟刚才换了一个方向!从新将戒指伸进笼里!两个手指夹住一晃!又成一顶斗笠塞在笼内!再看歪毛已在斗笠之中!

  王勃说道:“准备好了!这就救你出来!”

  说罢!手指伸进笼内斗笠之中!斗笠瞬间化成戒指套在指上!慢慢从笼中抽出手指!取下戒指一晃!一顶紫竹斗笠已在手中!王勃往里望去!歪毛正在里面探头向外观看!

  王勃笑道:“贤弟还不出来!等到何时!”。

  只见歪毛纵身一跃!跳出斗笠!轰隆一声!哧了王勃一跳!

  只见眼前蹲着一只大鸟!哪里还是歪毛!分明是只大雕!

  看这雕,全身乌黑锃亮!站在那昂头挺胸两米多高!一展双翼十来米长!双腿蹬地粗壮有力!犹似是两把铁钳扎在地上!四只钢爪伸开犹如蒲扇!爪指粗壮犷野!鳞次栉比闪着金光!指甲弯曲!银光闪闪!好似一排弯刀!再看头部!半尺长的鸟喙犹如一把黄金弯刀!向下锋利的弯曲!散发着金属的光泽!两只鹰眼似是帝王的眼神藐视一切!亮晶晶闪着凶残的黄色光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