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界传说之截教 > (十四)沙丘初悟道,蛮荒号舍人

我的书架

(十四)沙丘初悟道,蛮荒号舍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且说王勃,忽见歪毛化为一只威风凛凛的雄姿大雕!正自惊叹!淘气闻到动静从门口跑来!见是歪毛现了原形!雄立在那!道声:“我操!”,掉头就跑!

  雕儿道:“撒泼的野货哪里去!”,那货立即变了一副嘴脸!阿谀道:“恭喜二哥!贺喜二哥!脱此牢困,二弟有礼,我去给毛哥备桌喜酒接风!如何!”。

  那雕儿斜眼瞅瞅,一翅膀拍在土狗身上:“马屁精!此地荒芜!那有什么酒席!莫要在我面前胡扯!你自称二弟!如何喊我二哥!”。

  淘气贱笑道:“除去老大!咱俩一样!你是二哥!我是二弟!你说咋样!”。

  雕儿也笑道:“你这憨货!兄弟一场!也曾两次分食与我!我应当谢你!此也甚好!

  又多了一个大帮手!王勃便思回去之路,言道:“如今之计!我们商议一下,眼前之事!如何解决”

  淘气道:“我观此地似是上古战场!该地被人屠城!只因杀戮太重!胜者为掩盖罪孽!将此封印界面之中!防人发觉!。”

  雕儿接道:“不错!我亦如此想!果是这样!定是以此城为中心做下封印!只要能破此界!向那个方向行去都是一样!”

  王勃道:“原路返回如何!”

  雕儿道:“原路返回亦是难以寻到那个破口!徒劳费神!不如选个方向冲将出去!正好试试我的法力恢复如何!”

  淘气道:“你自会飞行!我亦未曾恢复!奈何!”。雕儿道:“你喊我二哥!我自负你与老大飞出!如何!”。

  淘气喜道:“极好!”。

  商议停当!这就要行!王勃指指空笼问雕儿:“这个如何!。”

  歪毛道:“我虽恨它!然它也是宝物!不如将它带上!难保还有用处!”。

  王勃然其言!将笼儿收入戒中!三个行至门口石台之上!王勃淘气一左一右负在雕背!只见那雕轻轻挥动翅膀!几个旋转!消失天际之中!

  一行三个离开不久!一个身背葫芦的猥琐道人和一个蒙面女子来到此地!查看几番之后!没有发现异常!葫芦道人色眯眯盯着女子道:“宝贝徒儿!今日我们就在此如何!”。

  ,,,,,,,,,,

  此等不讲!单说雕儿

  歪毛本是大鹏种!一朝脱困向天行!轻挥羽扇三千里!瞬时已过万里山!

  那雕儿!展开双翼!几个旋转已入云端!朝着一个方向飞去!先是升至千里之高!再平着飞行!一个时辰之后已是千里之外!四五个时辰之后!逐渐感觉吃力!知道已经到了结界!压力倍增!

  看似虚空之空!实则如入泥潭!阻力绵软空耗神力!

  半柱香后!雕眼已然发红!依然拼命挥动翅膀!对抗罡风!王勃负在雕背!察觉雕背发烫!头上罡风猛烈!恐怖的巨压一直向他袭来!犹如身负千斤巨石,血脉偾张,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拼命艰难抬起头来,察看四周。

  就在艰难之际!忽觉额上一热,金光一闪!一道光束从额头迸出,划出一条射线伸向远方!光线所过之处!形成一条肉眼可见百米遂洞!射向远方!不知尽头!

  雕儿此时已脱罡风之困!身在洞中飞行!轻松许多,挥动翅膀!如在界外!瞬时已去百里之遥!

  淘气大喜道:“老大!你这神鸟好生历害!我法力未失之前!也不曾达到轻松手撕结界之力!

  淘气话音刚了!那道光影忽的一闪从远处驰回!淘气再观王勃,蓝色小鸟仍在额上!

  淘气又喜道:“它还知道回来!想必结界已经打通!”。

  雕儿此时亦来了精神!双眼不再发红!挥动双翅继续向前飘去。哪知神鸟轻松一个来回将洞打通!雕儿却用十余时辰,方才飞出界外!可见结界之广!神鸟之能!!

  出了隧洞,眼前白茫茫一片!如在雾中!似在云中,无天地可见!无日月相伴!混混沌沌一方!濛濛眬胧一片!

  雕儿奋勇穿行!穿云过雾!不歇不停不知多久!已过数百万里!

  又行数日,雾气慢慢变得稀薄,下方依稀可见无穷海面!

  海面之上又行数日!陆地显现!雕儿早已尽疲力倦!选了一处高地盘旋而落!

  王勃跳下雕背!四处观望!见眼前是一片荒漠!偶尔有些草甸稀稀疏疏点缀其中!几支兰色小花随风摇曳!甚是荒芜!

  淘气却甚是兴奋!“嗷嗷”两声冲下沙坡!不一会叼了一只野兔回来!掉头又跑!时间不长!又叼一只黄羊回来!黄羊叼回还不罢休!如此来回奔跑几次!携回三只黄羊两只野兔摆成一堆!

  雕儿也不可气!早已撕开一只黄羊在那狼吞虎咽!王勃也不闲着!淘气捉羊之时!寻了一堆干草枝条堆在一块!掏出腰中短剑!砍下一截羊腿,扒去皮毛!待雕儿食下一只黄羊!让它将火引燃!抓住羊蹄自在旁边烧烤!边烤边用短剑削那熟肉来吃!说是熟肉!其则三分熟七分是生!吃起倒是香甜!

  时间不大!雕儿已食两只黄羊!两只野兔!自去闭眼歇休!王勃也是困乏!食罢羊腿!倦在火堆之旁自顾睡去!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见旁边已堆了五六只黄羊!淘气与雕儿趴在沙上犹在睡觉!想必淘气在他贪睡之时并未闲着!

  王**身,未有惊醒它俩!寻了一处沙坡坐下观望!见浩浩汤汤荒漠一望无际!不知身在何处!又在何方!不免悲从心起!暗自神伤!自己独在天涯海角!

  不知兰儿怎样!是否她依然日日在湖边张望!今日一旦脱困!必要回到她的身旁!想起兰儿欢欢喜喜拉着自己欢跃!犹似在眼前!不免心内波澜起伏!

  如此甜蜜一会!伤心一会!情绪已不在低落!忽的想起一句佛语: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此乃假设也!真是误人子弟!空即是空!色即是色!

  又记起一段佛偈:菩提本无树,明境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真是谬论!本来无一物!同样有尘埃!

  思吧!情绪大好!站起身来!围着土坡四处溜达!俄现甲虫!蜥蜴!黄蝎等物在沙中出没!探头探脑!恶劣之地!尚有众多生物出没!可见生命之顽强!看一遍叹一遍!忽记起一句道偈:道法自然!

  何为道法!道法!自然也!何为自然!自然!自然法则也!黄羊食草,自然也!狼食黄羊,自然也!蜥蜴食蝎,蝎食甲虫!甲虫食草根!自然也!

  又记起那年在巫峡见一老猿,残肢独眼坐于路边求食!土人曰:新王胜!此老王!自然也!

  此自然!非日月星辰运行之规律!非春夏秋冬交替之现象!非观海潮起潮落之假象!所谓:悟道莫观海,真理水下藏!可笑老子传错意!弟子念歪经!

  竟争!自然之本质!非诗礼簪缨可掩盖!杀伐!自然之法则!非暴力之渲染!互存!竞争之段落!非息事以结果!

  狮子!不伐狼与羊!何来安宁与生存!森林!不竞相最盛!密林之下,焉能存活!正所谓:道可道也!名可名也!此道非常道!此名非常名也!

  天地万物皆此象!大千世界皆相同!

  道已思通!便去收些野草枯枝!忽被一枝荆棘刺破手指!笑曰:“你一稞野枝也知伤人!可知!自然法则!无处不在”。

  待野草枯枝收了一堆!雕儿淘气已醒!正在撕扯黄羊大块朵颐!王勃心情大好!自砍一只羊腿燃火烤用!

  边食边望雕儿土狗撕皮扯肉!暗道:雕儿不食肉!食草!鸡也!。狗儿不食肉!食草!羊也!

  由而悟得万象之本质!天地之变化!心领而神会!神会而豁达!豁达而洞察万物!

  遂感天地之灵气!万般之气象!自命:北极星君!撕文明之虚伪!道德之困扰!指黑夜于方向!传世人之真理!莫让三教误世人!

  初领自然之法则!略懂天地之运转!见大地之灵气!缓缓向身体聚集!”。

  稍息!又与二兽继续出发!

  时日月已分!天地常态!飞行一日业已万里!傍晚时分!落在一片荒野之上!比起荒漠!此地水草茂盛!野羊!牦牛!豪猪多了起来!这些凡种对法体没有帮助!补充体力倒有益处!淘气早已窜出,捉了几只野羊回来!

  想捉牦牛回来尝尝!然体格太大!那牛又是不笨!皮糙肉厚又有一股蛮力!追逐一阵无果!只得放弃寻了几只麋鹿回来!

  王勃依旧砍了一些枯枝回来!堆了一地!此时天色已黑!点起腾腾火堆!映红好大一片!见雕儿已经从头部啄开一只野羊,正在撕咽!土狗则是拖着一只麋鹿从肛部下口!雕儿嫌其吃相难看!挥挥翅膀,将它赶至一旁!王勃也嫌这货吃相不好!已至也嫌鹿也不好!自砍一只羊腿,也不去毛就在火上去燎!待皮毛燎黄,又拿短剑刮去皮上焦炭!从新放在炭上去烤!已是焦香四溢!再用短剑连皮带肉削下去吃!真是粘糯鲜香!满口流油!

  入夜已觉寒冷,食罢羊腿,便寻一堆干草放在炭旁!土狗仍在狼吞虎咽!雕已食好!在那闭目养神!王勃知它辛苦!也不打扰!自去悟道!吸收天地灵气!半夜突被一阵狼嚎惊醒!睁眼借着月光看去!四周已被狼群包围,发着幽幽绿光!正在伺机而动!雕儿睁开一只眼睛看去!满不在乎继续睡去!淘气来了精神!“嗷”的一声!冲进狼群!呜呜哇哇打在一处!

  淘气天生好斗!久未搏杀,早已皮痒骨胀!冲着一头大狼猛扑而去!大狼亦是久经杀场!看着对面扑来一只似狗似熊之物!猛的向外一跳,半空一个转身反向对方后腿咬去!哪知那物亦会半空一个掉身!后身变头部!一口卡在它的脖颈之上!,“咔咔嚓嚓”几声将狼脖咬断!

  此时已有四五只大狼围了过来!土狗忙扔下口中之狼!准备绕出圈外!近旁的两只一前一后,同时夹击而出!准备跳出包围圈的土狗,又是一个急掉头,屁股朝外头朝里!照着近处一头狼的后腿咬去!那狼甚是机警!土狗掉头之时它也跟着掉头!狗嘴和狼嘴互相呲牙,打了一个照面双双错开!

  刚一错开!两头大狼又从后面抄来!土狗急忙掉头朝左边一头扑去!左边这头看它来势汹汹!急忙右转避开!淘气顺势跳出包围圈!来个反包围!围着这几匹狼转起圈来!它在前面转着大圈跑!后面跟着两匹追!立马将狼群打散!三圈过后!距离拉开!后面变成七只狼跟随!前面变成一匹!一个加速过去!向这匹单狼扑去!那狼忙转身去迎!土狗半空亦是一个转身!咬在那狼背上!!“咔嚓”一声咬断狼背,跳走再跑!只见那狼倒在地上挣扎!无法站立,拖着两条后腿向外撤去!

  却说王勃正在上面观战!忽见两条大狼上到沙丘去拖一只麋鹿!雕儿一个跳跃过去!“呼”的一声!一束火焰射去,那只大狼立即浑身火焰环绕!狼头烧去一半!摔在在地!另一只见势不妙!跳开逃去!雕儿也不追赶!任它自行!

  此时土狗在外绕着圈打!已干坏两头大狼!狼群也已惊慌!不再从后追赶土狗!纷纷向外撤去!土狗怎肯放过!一口气追了下去!

  坐在沙丘之上看土狗击退狼群!知它无恙!知是它在雕背上呆得过久!趁机玩耍去了!便不管它!准备继续打坐!忽见遥远天际!乌云盖顶!电闪雷鸣!王勃道:“莫非要下雨不成!不如躲在笠去吧!”。

  雕儿道:“老大莫忙!观此象!不像天气!怕是什么妖物在此渡劫!”。王勃道:“何为渡劫!雕儿道:“无论什么妖灵修到一定年限必要成精!成精便会招来天劫!天劫一般来说!以雷劫居多!经过雷电的淬炼!方可飞升或是化形!”。

  王勃道:“莫非这是什么妖怪要成精不成!”。雕儿道:“有可能!老大你在这儿候着!我去看看是个什么东西在此渡劫!如果方便正好可以捉来!补补我等灵力!恢复我等法力!”。

  说罢!展翅纵去,百里之遥!挥挥几下翅膀便到!向下观望!只见十里开外地方!乌云盘旋!风疾雨狂!手臂粗的雷光电网往地上一只怪物击打!雕儿围着雷网外围,转了一圈返回原地!淘气已回,正在炭边望着雷电之处打量!雕儿回来忙问!:“二哥!是个什么东西在此做怪!”。雕儿道:“我看似是一只螳螂成精!”。

  “螳螂怪成精!”,淘气也甚好奇!雕儿道:“不错!我看此怪展开四翼,挥动双钳对抗天雷!观那雷电我料此怪应非等闲之辈!似是有点能力!担心被它发现引雷上身,远远看着便飞了回来!”

  淘气喜道:“果是如此!二哥还等什么!此等灵物!对我俩法力恢复最是有用!现在不捉等到何时!”

  说罢!一溜烟的朝那雷电之处跑去!雕儿不料它说去就去!转瞬即逝!原本打算,等这精怪渡完雷劫,再去捉来!那料这货无可畏惧!竞不顾天雷引体!光想好事!竟自奔去!

  雕儿看它也不商量!鲁莽行事!便道:“老大!你我先在此候着!看看土狗有啥法儿捉来螳螂怪!”

  且说土狗!百里距离一柱香时间便已奔到!离到近前去看:果在一片树林之旁沙丘之上!一只紫色螳螂怪在对抗天雷,只见这只螳螂直起身来如小牛般大!两只大钳油黑锃亮,闪闪发着寒光,似是挥舞两把钢刀!虎虎生威!雷电每劈一下,便举起双刀迎雷抵抗!那雷电击在刀上,火光四射!咔咔震响!

  土狗这个憨货胆大包天!围着这个螳螂怪转圈!螳螂怪亦是发现这个土狗!一边抵抗天雷一边随着土狗转圈!挥舞双刀防着它突然袭击!

  土狗一边转圈,一边试着慢慢靠近螳螂怪!它见螳螂怪盯着自己转动!始终挥着双刀和自己相峙!不好下手!便低头看地!又扭头向外!假装不看螳螂怪,想以此麻痹敌人!那知这个螳螂怪是个多年作战老手!对于这种欲擒故纵之法早有知晓!它看土狗先是低头看地!又假装回头往后!识得这是攻击前奏!

  一不做二不休,螳螂怪首先发难!趁着土狗回头瞬间!一跃而起,对着土狗脖颈就是一刀挥去!土狗本打算回头麻痹对手!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那料到螳螂比它还精!先发制人!待到土狗察觉有异!那刀已到面前!吓得急忙顺势往侧边跳去!虽然躲得迅速!奈何螳螂怪的刀尖甚长!又是锋利无比!只听“哧”的一声!土狗腿上已中一刀!狗皮划开一个口子!土狗“嗷”的一声尖叫!向后便逃!

  那怪一招得势!怎容它走!展开四翼就在后追!一边飞行一边抵抗天雷!那怪也怪!飞行比土狗要高要快!却不忙着攻击!而是引着天雷往土狗身上去击!把个土狗炸得皮焦毛散!左躲右闪拼着命的往回跑!

  王勃雕儿坐在沙丘正观那边方向!忽见雷电似往这边移动!雕儿叫道:“不好!”。一展翅膀纵身飞去!几个挥舞已到近前!从空中看去!见那螳螂怪正在引天雷追杀淘气!淘气在下左躲右闪,一瘸一拐向这边跑来,似是受了重伤!知道不妙!情况危机!不顾天雷击伤!一个俯冲下去!伸出双爪!对着螳螂怪的头部抓去!

  那螳螂怪正在专心对付土狗!没料上面还有天敌!忽觉上面黑影闪过!举刀去迎!已然晚了!雕爪抓住螳螂头部!用力一扭!与此同时!一记天雷打在雕翅,雕儿一个歪斜摔在地上滚出老远!

  土狗此时已停止逃窜!回头观望!见那螳螂挺着肥大的肚子,拍着翅膀,趴在地上,顶着一个长长的细脖!脑壳挂在一边!举着双刀仍然在那乱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