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界传说之截教 > (二十)无恨天

我的书架

(二十)无恨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瓜秧道:“一只蚂蚁有甚要紧”。假瞎子道:“你有所不知,此蚂蚁甚是难缠,看情况刚才这只蚁兵应该是个探子,应该是被虾肉的腥味引诱而来,用不多久,便会有成千上百只蚁兵过来,这些蚁兵绝对不能招惹,一旦被它们攻击,便会有更多的蚁兵前来,它们不旦有野牛般大的蚁将,还有会飞的蚁兵蚁将,成千上百万,就算你能杀得了一只,你杀不了百只,你杀得了百只,也杀不了万只,越杀越多,只到把你活活累死为止,它一口就能咬断你的脖子。把你扛回蚁窝,慢慢享用”。

  众人皆惊,假瞎子道:“快去洗手,把我们身上的腥味洗掉。马上撤离此地,不要沾惹晦气。”

  此时天色暗淡,河面之上雾气升腾,众人忙到河边蹲下去洗,蝠王刚蹲下,隐约感觉一丝危险气息,仔细瞅着河面观察,鬼见愁见他神秘兮兮,一边洗手一边对着河面笑道:“难道还有大龙虾”。正说着,一只巨大的黑影从水中冒出,众人“嗷”的一声,急忙往后就跑。一只两三层楼高的庞然大物挥动着树杆般的爪子已然快速爬了上来,直奔巨虾肉身而去。

  众人急忙躲避,只见那只庞然大物全身已然上岸,八只爪子犹如铁锤,行在石上地动山摇。震耳欲聋。好在它是直奔虾肉去的,众人这才有机会远避一边,待到安全之处回头再看,众人皆惊。

  这怪物竟是一只超巨型的毛蟹,巨大的蟹脚两三丈长,两围多粗,一对蟹螯犹如几间大屋,上下挥舞着夹着巨虾正在往口中去送,全身甲胄嶙峋,恐怖怪异。

  众人正在远处胆战心惊观看,忽然山上急速奔下一队蚁兵,浩浩荡荡数百只迅速向毛蟹巨虾围去,立时,虾身之上密密麻麻黑压压围了层,毛蟹见突然来了大批不速之客抢食,奋怒异常,双螯举起虾身往石上拍打,那知那些蚁兵一口巨齿咬住虾肉并不松口,任毛蟹如何拍打,并不掉下,反而越打越多,蚁兵开始从毛蟹肚下往上爬去,去撕咬蟹身。毛蟹不厌其烦,夹住虾肉慢慢往河中退去。没几下沉入河中不见,顿时河面飘浮一层兵蚁。余下蚁兵见无了虾身四处奔跑,很快有蚁兵发现虾头,迅速围去,另有两三只顺着气味向幅王等人跑来。

  蝠王叫道:“快走”。众人匆忙往身后山上撤去。此时河面已雾气蒸腾,开始向岸上弥漫,此时天色已变,闪闪星光照耀,幅王抬头天上看去,果然此地与众不同,三四个月亮大的星星分布天空,照的地上银光闪闪,如梦似幻。

  众人趁着明亮胶洁的星光,开始往山上攀爬,此山㞳峭峥嵘,那有什么路在,费了半夜时光,七转八折才勉强登上一座平缓的山顶。再往下看,河面山脚已是不见,山下烟雾缭绕,往上看当头四五个月亮,明亮清澈,一时众人如在仙境。

  南瓜秧骂道:“真它娘的怪!没想到这辈子被蚂蚁追的无路可走,这出去让人知道还不笑死”。假瞎子笑道:“这个牛皮够你吹一辈子的。少在这得瑟”。

  鬼见愁道:“转了几个大弯,绕到这个山上,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所在。”一也说着一边用脚使劲跺了几下山地,接着又道:“这个山顶有些奇怪”。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往脚下四处张望。

  众人借着星光也四下打量,假瞎子也诧异道:“这山上怎么会有如此整齐的纹路,好似一片法阵”。清道夫道:“此山之石与众不同,光滑整洁,纹路清晰自然,不像是人工刻划而成。”

  鬼见愁道:“管它呢!老子今天是累的不行了,先睡它半宿再说”。说罢!合衣倒地就躺。众人早已疲惫,闻言各寻方便之处倒地而卧。只紫云仙女独自坐在一旁默不作声,蝠王道:“我也不是很困,我陪你走走吧!”紫云仙女抬起头望着蝠王的眼神!蝠王又冲她示意,俩人悄悄围着山头向另一端走去,找了一个平稳之处,两人默默坐了下来。

  两人相对无言,淡淡清辉照亮着脚下一望无际的云海,温暖的清风吹过,优雅中透着凄美。蝠王扭头看了一下星光下的紫云仙子,脸颊的青丝随着微风轻轻飘动,忽闪忽闪的摆弄着水灵而白皙的面颊,更显绰约动人,蝠王目不转晴,几乎看得呆了。紫云好似发现了蝠王的目光,回眸冲他一笑,略带忧伤的眼睛弯弯的像个月牙,是那么的迷人。

  蝠王顿觉不好意思!忙回过头来假装看向远方。良久!紫云仙女打破了沉默,轻轻叹了一口气,蝠王听着心里“咚”的一下,犹如玉音绕梁悦耳动听。紫云仙女抬起纤纤玉手轻轻撩了一下面颊发丝开口道:“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要来无恨天!”蝠王口吃道:“你为什么要来”。紫云仙女吃的一声笑了一下,接着又道:“我原是紫霞山仙女,饥食青苔,渴食甘露,夜露无思涯!日有鲜花陪伴!夜有明月相陪,无忧无虑!”说完,略停顿一下,好似忆起忧伤往事,叹了一口气,话锋一转,又道:“七年前,有一个叫金鼻子的人来到紫霞山与我相遇!从那以后他便日日去寻我,并拿出他的很多宝贝,逗我玩耍!”

  说到此!紫云仙女又略停顿一下,叹了一下接着又道:“时间一久,我便被他感动,与他也渐渐熟识,突然有一天他来向我求婚,我不懂拒绝,便答应了他,那知!、、那知!、、、”。说到此,又停顿下来!

  蝠王好奇,开口问道:“那知什么!”紫云仙女看了他一眼,低下头略带羞涩地接着道:“那知婚后第三天,他便对我说:他要去无恨天寻宝,说这里有很多宝贝,他要寻很多很多宝贝给我玩耍,我有心不让他去,可又说不出来,便顺应他道早点回来,那知他一去就是几年,头一次回来带过来一个什么引雷塔拿给我看,我说这有什么好玩的,谁知他听我如此说转头又去了无恨天,一去又是三年,这次带回来一把雨伞,叫什么无忧伞,他说送给我,躲在伞下可以躲避一切伤害。他那里知道,伤害我的是他的人,我不需要什么无忧伞,我需要的是他的人。”

  说到此,略停一下又道:“他见我比以前更加不开心,便将无忧伞丢给我,转身又去了无恨天!”。良久!良久!不再言语!蝠王听到此!默默注视着眼前这个怜可惜惜!楚楚动人的仙女,顿时血脉喷张,不知那来的勇气,一把抱住身边的尤物,将她反压下来,疯狂的亲吻。紫云仙子用玉手轻轻的推动着,一边口中“嗯!嗯”地轻轻喃喃道:“不要!不要!”。蝠王那里还顾得上这些!一边亲吻着身下的玉人,一边将手伸进衣内抚摸着,一边抚摸着一边退下了身上的衣物。

  明亮的星光下,两条皙白的身体纠缠在一起,开始轻轻的不要之声,慢慢的停下,更多的是嗯嗯的低语和粗重的喘息声,在明亮的而宁静的空中回荡。

  天还未亮,众人正在酣睡,忽然一阵天摇地动。山头突然升高。众人惊醒,只见所卧之山突然歪歪斜斜跑了起来。南瓜秧,清道夫等人毫无准备,在山顶滚了几滚已到山边悬崖,往下望去百丈深渊,几人赶紧互相扯住,抓住崖边防止坠下,眼看支撑不住,那山顶迅速改变朝向,下坠之势又改成头上脚下,众人又反过来抓住,如此颠簸几次,那山头已越过几座大山,往一片沼泽地行去,众人这才稍缓一下,稳稳坐在上面去往下看。

  南瓜秧惊呼:“这它妈是什么怪物。这山居然长脚会跑”。此时蝠王和紫云仙女早已与众人聚在一旁,闻言答道:“这不是山。是一只巨大的乌龟”。众人惊道:“乌龟”。蝠王道:“没错!乌龟,我们在它背上。”鬼见愁道:“它要带我们去哪!”蝠王道:“不管它要去哪!我们都要去看看!”鬼见愁道:“为什么!”蝠王道:“不想跟去也不行,难道你下得去!”鬼见愁回头看看下面百丈高的悬空,伸伸舌头,撇着嘴道:“是没办法!随它便了”。南瓜秧笑道:“该死吊朝上,不死万万年,怕个锤子!”。

  鬼见愁道:“怕个锤子!怕死就不来!老子有这东西驼着,不知道多安逸!”

  众人一阵欢笑,巨龟在沼泽之地缓缓行了个把时辰停下,对着前方一处山包左看又看,接着仰天发出一阵”嘶嘶”的巨吼。忽然,山包右侧传出一声虎啸之音,一只数十丈猛虎跃身而出,全身白色,缟身如雪,无杂毛,啸声之后强风大兴,雷声于四野。接着山丘之左又是电闪雷鸣,风雨大作,一条数百丈苍龙腾空而起,云雾之中上下盘旋。

  蝠王道:“偏土之气,御乎清天,清天八百岁生青曾,青曾八百岁生青澒,青澒八百岁生青金,青金八百岁生青龙,青龙入藏生青泉,青泉之埃上为青云,阴阳相薄为雷,激扬为电,上者就下,流水就通,而合于青海。此青龙也!”

  突然一道红光从正前方升起,紧接着一声鸟鸣响彻四野,众人抬头看时,只见一只火凤在正前方空中左右盘旋。蝠王道:“南方朱雀,为乐之本也,五分其身,以三为上,以二为下,三天两地之义也。上广下狭,尊卑之象也。中翅八寸,象八风。腰广四寸,象四时。轸圆象阴阳转而不穷也!”

  紫云仙女问:“这些都什么东西!怎么在此相聚!”蝠王道:“听闻说东方木也,其星苍龙也。西方金也,其星白虎也。南方火也,其星朱鸟也。北方水也,其星玄武也!各有通天之术,又闻我行青龙,彼行白虎,彼前朱雀,我后玄武,乃不死之道。此四兽应是前面山丘镇丘灵兽!如果没有猜错,这个山丘应是一座超级圣人之墓!”

  众人错愕!鬼见愁兴奋道:“发财了!发财了!”众人一阵喧哗!蝠王道:“不要高兴太早!有这四灵相守!我看一般人也进不去!等会我们见宜行事”。

  众人正在谈论,那只白虎突行雷鸣之音,夹着阵阵狂风向左边青龙扑去,顿时龙窜虎跃战作一团。蝠王诧异道:“白虎战青龙”。话音未落前方朱雀口中喷着火焰向巨龟袭来,那巨龟毫不退缩抬头一口冰冷寒气向火焰迎去!一寒一热空中相遇顿时白烟滚滚!“滋滋”作响。蝠王道:“朱雀斗玄武!”。

  假瞎子接道:“它四个本是守护之神,为何自相争斗起来!”幅王笑道:“必是为宝物而来!墓室主人可能没有想到,有一天坏他墓者,却是守墓人。”

  此时天地骤变,风雨交加!四兽打得天昏地暗!电闪雷鸣!乱作一团!那朱雀好似不敌巨龟寒气,在空中转着圈的慢慢往后在撤!巨龟在后紧追!那白虎与青龙,一个雷声轰鸣一个闪电四射斗作一团。

  四兽正斗的热闹!忽然天空一道光霞闪过,紧接着一声闷响由远而近传过!众人赶紧悟住耳朵。再看巨响过后,前方山丘突然裂开一条大缝!正在缓缓倒向两边!巨龟突然停止争斗,向山丘裂缝之处快速爬去。此时白虎青龙亦是停止争斗,也向裂缝之处飞来,那虎速度极快,眼看快到缝隙之处,那巨龟一口寒气喷去,白虎急忙后跃,青龙从空中欲下,朱雀一条火舌喷去阻住去路!四只灵兽在山丘之上又战作一团!

  蝠王看看裂缝就在下方,冲着众人道:“还不下去,等待何时!”说罢!一手搂住紫云仙女腰部往下就跳,紫云仙女还没反应过来,惊呼一声已从龟背落了下去。鬼见愁看看下面百丈高的裂缝,牙一咬心一横!跟着跳了下去,假瞎子二话不说,嗖的一声也跟着下去,清道夫看看南瓜秧也嗖的一声跟着跳下,南瓜秧骂道:“靠!都这么猛吗!”左右看看,也没别的法了!也是心一横,眼一闭!去它娘的!不跳是孬种!跟着跳下。

  蝠王揽着紫云仙女在一阵惊呼之中首先降落,快速穿过缝隙,继续往下降去,迎面是雾蒙蒙一片,不知在雾中穿行多久,忽然又是一片空净,往下望去白云飘飘,白云之下又似青山绿水,春意盎然。往上望去白蒙蒙一片。紫云仙女望着脚下白云朵朵,山清水秀,也忘了刚才的惊险,不禁惊呼:“好漂亮啊!”

  蝠王面带微笑,携着紫云仙女徐徐降落,怀中揽着玉人笑靥如花,吹气如兰,手掌所揽之处温软柔滑,冰肌玉骨,不觉怦然心动,春心荡漾,忍不住把紫云仙女往怀里又搂了搂,伸嘴去亲。紫云仙女早已发觉,忙歪头羞涩地笑着躲避,一边又伸出玉手去堵蝠王的脸。二人正在胡闹,就听“呯”的一声,两人已落入水中。

  蝠王携着紫云仙女刚出水面,就听见旁边“呯呯呯!呯!”又下来四个,第一个冒出水面的是鬼见愁,一露出头来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笑道:“你俩个是几个意思!当我在上边是空气不成!”。一句话惹得紫云仙女悟着口一阵娇笑!

  待众人露出水面,往四处去望,原来是在一条大河之上,急忙向岸边游去。待众人湿漉漉爬上岸来,四处打量。

  一条青石小路曲径通幽,顺着河沿不知通向何方,岸边桃红柳绿,青草芬芳,各种黄色,粉色,白色小花争相开放,随着温暧的春风随意摆动着,树枝上,偶尔传来几声叽叽喳喳燕语雀鸣。远处望去,青山围绕,朦朦胧胧若隐若现,一派春意盎然景象。

  众人不觉看得发呆,恍若世外桃源之中。蝠王赞道:“墓室主人好大手笔!居然把一方山水搬至墓中,此君生前必定是个不凡之人。”

  鬼见愁瞅瞅四周道:“这个人到底葬在哪啊!这么大地方,到哪去找!”。

  假瞎子道:“看样子!这是一个墓中墓,此人既然有通天之术,我想他的墓肯定也与常人不同”。

  清道夫道:“此地犹似世外桃源!风景宜人!朴素雅致!说不定主人是个满腹经纶地文人骚客!”

  众人说笑着,顺着石板路向前走,忽然路径一转,现出一个三岔路,三岔路口座落一间雅致青瓦木屋,一面红色大旗迎风飘动,上书斗大“赌”字。一个身穿色子模样的人立在门口,大声喝道:“生死界!一边生!一边死!谁敢与我赌一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