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傅弘之有些茫然,上将是在和他开玩笑么?

那一位联盟最年轻的、早在军校毕业就被联盟总统授予最高银鹰徽章的冷面上将,现在居然在开玩笑?

尽管在心里疯狂吐槽,但傅弘之表面一点都不敢对这位长官放肆,他斟酌着措辞,小心翼翼地道“上将,我现在动用军部最快的星舰,明早恐怕也抵达不了拉玛星。”

拉玛星离首都星足足有五光年的距离,两边还有不知道多少个小时的时差,即使是最好的星舰也没办法现在就把他送过去啊!

th不要通过联盟,用你的‘凤凰’。

傅弘之沉默,“凤凰”是他机甲的名字,拥有最先进的空间跃迁系统,可以短时间内在任意范围移动。

在联盟的一批功勋机甲中,凤凰能排到前五位,而在所有机甲中排名第一的,正是索托斯上将的专属生物机甲——

“万物归一者”。

与普通的机甲不同,为了最大程度地开发索托斯上将强大的身体素质与精神力水平,科学院特意使用现存的所有珍惜液态金属,为上将打造出一台根据驾驶员所处的外界环境,能自由拟态出不同生物形态的机甲。

傅弘之就见到过一次索托斯上将化身为塞壬形态,与异翅亚目虫族在液态行星内的战斗。

只不过万物归一者还有一项致命缺点,由于拟态形式与驾驶员融合的程度过高,长时间驾驶万物归一者会使驾驶员分不清“自己”与“拟态生物”的区别,他们会越来越沉迷自己身为拟态生物的强大状态,直到失去理智,永远地陷入疯狂之中。

可以说,机甲是一名士兵最后也是最强的手段。

既然上将想让自己动用机甲凤凰,那说明拉玛星上的事件已经紧迫到不能再紧迫的地步。

傅弘之神色一凛,低声道“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另外,上将让我打探的消息,我已经找到了。”他皱了皱眉,飞速地在键盘输入,“夏时卿,原名夏时卿·尼古拉丝,一年前于首都星大学毕业,目前在拉玛星星际动物园工作。

“她所在的家族正是三十年前发送错误讯息让上将陷入虫族包围,以至于您失踪的那个尼古拉丝财阀。夏时卿本来是财阀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一年前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被尼古拉丝家族除名,流放拉玛星。”

三十年前,越来越强大的尼古拉丝财阀为了打击军部在联盟议会中的地位,不惜对在前线的联盟军发送错误讯息,以至于大批士兵被困,前来营救的索托斯上将被虫族的残部包围,血战后不知所踪。

一颗被全联盟期待的闪耀将星就此陨落,军部元气大伤,地位大不如前;尼古拉丝财阀在除掉这个障碍后顺利地接管议会二分之一的位置,成为联盟黑暗中的无冕皇帝。

池水中,索托斯的鱼尾如同水流般从皮肤上褪去,他垂下眼帘,若有所思。

“我明天能见到您么,上将!”傅弘之急切地问,虽然不知道索托斯上将是用什么方法失踪又突然出现的,但他的旧部在上次的营救行动中均已战死,现在的上将在军部中没有眼线,随时都有可能被敌人发现。

尤其上将现在很有可能待在拉玛星,那里可是还有一个叫夏时卿的尼古拉丝!虽然已经被逐出家族,但遇见她也够糟糕的了!

th嗯。明天详谈。说完,他的状态就已经变成了离线。

傅弘之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大步离开训练场。

他的眼神逐渐变得锋锐,久违的灼热开始在血管中沸腾。

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第二天,拉玛星地球风情街。

营养剂的包装被风吹落,散落在萧条的大街上,已经暗沉的霓虹招牌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仿佛马上就要退休散架。

傅弘之沉默地站在地球风情街十字路口。

没有军队,没有尼古拉丝家族的敌人什么都没有,只有眼前这片仿佛让人穿越回五千年前的老建筑。

风情街的老板好像很久都没见过主动来的客人,摩拳擦掌地誓要把这头肥羊拐回到自己店里,等傅弘之婉拒了十几次“小哥,来我店里看看,有难得的好东西哦”的请求后,他终于艰难地在包围中找到与上将的会和地点。

地点上的建筑明显要比周围新了不少,招牌上金光闪闪地写了几个大字

星际动物园。

下面热情洋溢地拉出一条长长的红色横幅“热烈欢迎th先生——暨星际动物园第一位游客莅临参观指导!”

傅弘之再次沉默。

机械小车演奏着激昂的嘀嘀叭叭进行曲,夏时卿正在门口翘首以盼,就见到一名清俊的年轻人停在动物园的门前,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嘴角似乎有些抽搐。

地球风情街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年轻人来参观了,没想到这位th大佬竟然这么年轻。

现在的年轻人,真不错!祖国的花朵,未来的希望啊!

“th先生,”夏时卿连忙迎过去,热情地道“欢迎,欢迎啊!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

“”

“没事。”过了好半天,那位年轻人才闷闷地吐出几个字。

夏时卿在穿越前为了给动物园拉赞助,接待领导和外宾的经验十分丰富,见到th似乎有些疲惫的样子,她也没多客套“拉玛星这么偏远,您过来一定很辛苦吧,不如我们先去喝口水休息一下,然后再体验参观项目。”

傅弘之一头雾水地跟在夏时卿的后面进入动物园,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太够用。

这是什么情况?上将安排他和夏时卿见面?那可是尼古拉丝家族的人啊!

而且以自己在星网几亿粉丝的知名度,夏时卿要是认出他,上报家族可就糟糕了。

傅弘之张了张嘴,试探性地问“园长,您不认识我?”

啊?

夏时卿回头,仔细而不失礼貌地打量了一下傅弘之的脸,赞赏地点点头“本来以为th先生是古欧洲人,没想到今天才发现您和我都有古亚洲血统,怪不得看起来面善呢。”

傅弘之

难道拉玛星消息闭塞到这个程度了么?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

如果夏时卿的演技好到能骗过一位联盟少将,那她也不至于会被逐出家族。

傅弘之平静思绪,忽然想出另一个可能

也许索托斯上将现在,正藏身于这个动物园内。

三十年前的战场离拉玛星云并不遥远,万物归一者的生物拟态就有地球上的生物,如果上将在消失前被人转移到动物园,混合在一堆奇形怪状的地球生物里,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那自己的任务,就是替上将考察这个夏时卿是否为尼古拉丝家族安插的眼线,还是一个对自己家族的深恶痛绝者。

如果是后者,那把她拉入到上将的阵营中,必然能给尼古拉丝财阀带来重大打击。

想到这里,傅弘之变得信心满满,眼神警惕地上下打量夏时卿

来吧,我倒是要看看你要耍什么花招。

会客室内,夏时卿为th倒了一杯葡萄酒,“请用。这是我们动物园自己酿出来的葡萄酒,度数不高,和果汁差不多,清甜爽口。”

th似乎对这杯红宝石一样的酒液十分好奇,他端起杯子嗅了嗅,随即喝下一小口,眼睛顿时睁大了“不错,超乎我的意料。”

这杯酒不仅没毒,而且以外的很不错,绵密的气泡在口腔中炸开,带着自然的香甜葡萄香气,待到灼热的酒液咽下,舌头上还残留着一丝甜蜜的微酸。

杯子里的冰块更是恰到好处,不仅中合了葡萄酒的甜,而且在冰镇过后的酒液更加的爽口,和军部的合成酒精完全不同,真的好喝极了!

见th放下拘谨,又喝了一大口,夏时卿笑眯眯地对他说“好了,我们接下来就开始参观吧。”

傅弘之皱了皱眉,原来手段都在后头么,自己应该小心了!

于是,海洋馆内

“啊啊啊啊他在干什么!”

“th先生,你不用那么紧张!白鲸不咬人的,他对你吐水就是喜欢你的意思,你只要轻轻地摸摸他就好。对,就是这样!看来两个小家伙的十分喜欢你呢。”

幼稚园里

“我真的可以给他喂食么?这个小家伙太软了,不会把他碰碎了吧?”

“不会的,放心吧,你只需要把奶瓶拿在手里,他会自己吃的。”

半天后。

彻底在星际动物园“调查”过一番的傅弘之站在星际动物园门口,十分正式地与夏时卿握手,颔首道“您把这些可爱的生物照顾的非常有活力,感谢您带我度过了非常开心的一天,向您致敬,园长!”

“应该的。”夏时卿也与他大力握手,真诚点头地说“也谢谢您对我们动物园的支持!”

各怀鬼胎的两个人笑着道谢,在主客双方交错转身的一刹那,脸上的表情又重新恢复到平静。

等到目送th的背影离开,夏时卿伸了个懒腰,拿起准备好的午饭去找索托斯了。

吃完了属于自己的那份,她坐在玻璃前对着人鱼自言自语道“今天的那位th先生,恐怕有大问题啊。”

她无奈地“啧”了一声,“以后还是不要和他有牵扯的好,谁知道一不小心就会陷入什么大麻烦呢。”

刚刚收到傅弘之“未能发现明显问题,仍待观察”消息的索托斯无辜地甩甩尾巴。

决定还是继续当一只弱小、可怜,又不会说话的人鱼。

作者有话要说傅弘之本来以为要打架的,结果公款旅游真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