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 20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自然界生存的野兽们, 直觉往往格外敏锐。

伊泽尔对着索托斯低吼威胁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认为,索托斯的实力要远远比他强大, 是个不能挑战的对手。如果不是夏时卿还在这里,伊泽尔恐怕下一刻就会转身回到密林。

这家伙的实力 恐怕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啊,和那些失去机甲科技就瞬间变成弱鸡的人完全不一样。

夏时卿无奈地对索托斯比了个手势,对面的男人看了她一眼, 点点头。

不知道他做了些什么,伊泽尔原本紧绷的矫健身躯渐渐放松,美洲豹的鼻子皱起, 在空气里嗅来嗅去,似乎很疑惑为什么刚才身前那只可怖猛兽的气息突然消失了。

“我们就先开始完成任务吧,顺便带大家提前欣赏一下雨林馆的动物们。”看到事情已经解决, 夏时卿转身,对着镜头笑道,“雨林馆的场地很大, 徒步横穿需要大约三个小时, 以后这个场馆会被开发成沉浸体验项目, 喜欢雨林的观众们可以来体验一下。”

【舰长社畜不想加班:哈哈哈哈,我这个老胳膊老腿走一小时平地都苦难,别说像时卿一样徒步穿越雨林了qaq】

夏时卿从身后取出一把轻巧的折叠工兵铲,把它组装起来,“在雨林里面行进的第一要素就是:路。”她指指前面茂盛的密林和盘旋低垂在树干上的藤蔓, “想要从它们之间穿行, 就必须得有一件趁手的工具。”

夏时卿拿起工兵铲颠了颠:“我个人比较习惯用工兵铲而不是大砍刀, 工兵铲的边缘很锋利, 而且除了砍树也有很多其他有用的功能, 非常适合在野外使用,建议有外派任务的机甲驾驶员都在驾驶舱里准备一把。”

弹幕顿时刷过一阵震惊的:???

【帅呆了:时卿,一个站在人类食物链顶端的女人[拇指][拇指]!】

【雷蛇天下第一:哈哈哈哈你们都忘了么,这位可是能无设备自由潜水五十米的园长啊,大砍刀算得了什么?】

【没事别装:看了一会直播终于忍不下去了,主播能不能不要不懂装懂?还在驾驶舱里带一把工兵铲呢,笑死我了,现在又不是五千年前的原始社会,你装个工兵铲有什么用?挥舞小铲子去打虫族么?】

【没事别装:我劝大家没事别老看这个主播的直播,真是yue了,教坏现在的年轻人主播来负责?】

【梦里花:楼上是不是得了科技依赖症?怎么介绍一个非科技工具就戳你痛处了?不爱看右上角点叉不送】

星际时代存在着一批狂热的科技崇拜者,他们对最新科技成果趋之若鹜,认为原始的工具都应该被废除,重新换上新的。夏时卿的直播早就被他们纳入黑名单,眼看着星际动物园直播越来越火,今天才忍不住跳了出来。

夏时卿转着手里的工兵铲,偶然间扫到这个弹幕,悠悠回答道:“当然这些原始的工具比不上机甲、甚至攻击力还不如一把小小的粒子发射器。”

“但所谓‘工具只是人类肢体的延伸’,我想大家都知道三十年前的布达星血战吧,当敌人能用科技解除我们的科技,你可以信赖的,唯有自己。”

弹幕忽然沉默了,他们当然都知道布达星血战,那是联盟军部唯一一次巨大的失败,连最年轻的尤格上将都在此次战役中失踪。

当时具有智慧的虫族不知怎么学到武器禁用系统,联盟大军在布达星与虫族开战时,所有配备的智能武器瞬间全部锁死!失去装备的士兵们只能爬出驾驶舱,用牙齿和指甲与强壮的虫族对战。

战争最后的结果十分惨烈。

所有人都忽然在脑海里涌出这样一个想法:如果当时的驾驶舱里能配备一把“原始”的刀,或者是工兵铲,会不会情况,能有所不同呢?

【爱丽丝:就是!多学一点东西总是没坏处的,谁知道哪天就用上了?】

【舰长社畜不想加班:身为机甲设计师我想来说一句,时卿在直播里说的很多知识都很有用,据我所知,现在甚至军部的某些大佬都在看在学习。自从布达星血战之后军部的机甲驾驶舱里已经开始配备手动武器了,还有针对各种工具的使用教学,前面阴阳怪气的人的才是真的不懂装懂】

【昵称被占用:想问一下,前面的黑子你脸痛吗?】

“我们走吧。”夏时卿用工兵铲把藤蔓砍下来,开辟出一条小小的道路,她回头看向还待在原来的索托斯,问道:“怎么了?”

索托斯沉默地摇摇头,过了好半天才用低沉的声音回答:“走。”

伊泽尔早早地就钻入草丛,替夏时卿探查情况去了。

夏时卿找到的这条能通往雨林馆对面的小路并不是完全封闭的,原来是由一些水豚之类的啮齿类小动物通行的兽道,后来因为伊泽尔把这里划分成自己的领地,逐渐就被废弃掉了。

她用工兵铲迅速地砍掉上方的枝枝蔓蔓,变成一个能容纳自己通行的道路,索托斯就在后面慢慢地跟上,“当你在野外,尤其是雨林开辟道路时,一定要记住不要随便用手触碰周围的藤蔓和树枝,很可能会有缠绕在上面的蛇和蝎子,这些小家伙一但受惊就会攻击人。”

虽然夏时卿自带“万物亲和”的buff,动物园里的小动物们都很喜欢她,但对待冷血动物,尤其是虫子们,还是没那么好用。

【菜真香:雨林馆里有会蛇么?有点怕怕】

【考试专用钢笔:当然有,还有好多虫子,我最讨厌虫子】

【团绒绒:哈哈哈哈时卿等等,你倒是回头关注一下助理小哥啊!小哥一直半蹲着走路很辛苦的!】

【东方大人:助理小哥:老板又不理我,心累】

咦?

看到弹幕的夏时卿回头,这才发现索托斯正微微着低头,用手扶住上方密密麻麻的植物,他弯下腰,几乎把整个高大的身躯低下来才能在这条狭小的通道里行走。

见到她回头的索托斯:?

两个人的身高 好像差的有点多。

“要不 ”夏时卿有些尴尬,把手里的工兵铲交给他,试探地问,“要不你来?”

换成索托斯开路之后,两个人前进的速度明显快了许多,索托斯也能把道路开辟成能容纳自己轻松通过的高度。

这时,顶端的树干忽然发出一阵“扑棱扑棱”的响声,让屏幕前安静等待的观众都吓了一跳。

夏时卿与索托斯同时停下了脚步,她对着索托斯做了个手势,两个人对视一眼,默契向着那棵发出响声的树木包抄过去。

“唧呱唧呱!”

离树梢越来越近,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传来,五彩缤纷的鸟儿们站在树顶,发出嘈杂的大叫声,这些鸟儿一点都不怕人,见到夏时卿和索托斯过来反而叫的更开心了。

见到这群仿佛身披彩虹颜色的艳丽鸟儿,夏时卿松了一口气,介绍道:“这是绯红金刚鹦鹉,是很聪明的一种鸟,平时主要以水果为食。”

金刚鹦鹉是世界上颜色最艳丽的鹦鹉,赤橙黄绿青蓝紫这七种颜色能在同一只鹦鹉的身上体现,他们的脸颊和下巴还是黑色和白色的,总的来说,这些小家伙身上的颜色就像一张色卡,还是带渐变的那种。

【辣味双黄连:靠!这羽毛也太好看了吧,连鹦鹉都比我懂穿搭!】

【小饼干:这些鹦鹉的体型还挺大的,而且长得好萌】

夏时卿从低垂的藤蔓上摘下一颗藤黄果放在手心里,对着那一大群金刚鹦鹉轻轻地挥了挥手。

“嘎!”

鹦鹉们歪着头,很快就锁定了夏时卿手里的水果,不时在树冠上跳来跳去,仿佛在仔细地思考着。

很快,其中一只身材最为高大,张开翅膀如同一把五彩小扇子的鹦鹉“嘎”了一声,高傲地飞下来,站在夏时卿的肩膀上,轻柔地啄了啄她的耳朵。

弹幕顿时刷过一阵“ohhhhhhhh!”,夏时卿把手里的藤黄果递上去,“唧呱!”鹦鹉熟练地用喙撕开藤黄果的外皮,香甜地吃起来。

“金刚鹦鹉这种小鸟其实可以学人说话,”夏时卿逗了逗停在她肩膀上的鹦鹉,对着镜头笑笑,“大家可以把想教鹦鹉学习的话打在弹幕里,由我来教他,说不定真的会说呢。”

【团绒绒:还有这等好事?想求一个“姐姐”,小鹦鹉叫园长姐姐的画面想想就很萌!】

【上方通行:“傻瓜傻瓜”!园长选我,哈哈哈我要把鹦鹉说的“傻瓜”录下来送给室友】

弹幕一瞬间刷了几千条,最后还是选“姐姐”和“傻瓜”的观众最多,夏时卿无奈,看来大家心里都有不少想要恶搞的人。

她挠挠鹦鹉的白色小脸颊,轻柔而缓慢地重复,“姐——姐。”

这样连续重复几次,鹦鹉就仿佛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扇扇翅膀,响亮地大声说道:“姐姐!”

他的声音不但不难听,反而很奶,软乎乎的就像一个小朋友。

只不过到“傻瓜”这个词,小鹦鹉就学不会了,他在夏时卿的肩膀上不停地扑棱翅膀,怎么都不肯说话。

“可能是两个音节的词,短时间学会对鹦鹉来说还是比较困难。”夏时卿把小鹦鹉放在胳膊上,轻轻地摇晃,示意他应该回家了,“我们下次有时间再来教他吧。”

“嘎!”鹦鹉扇着翅膀飞走,忽然见到旁边还有一个人类,好奇地落在他的肩膀上。

遇到一个新的玩伴,鹦鹉蹦蹦跳跳地,显然十分兴奋,他对着索托斯高兴地大声说道:“嘎嘎!”

“傻瓜——傻瓜!”

只是站在一边·忽然就被碰瓷的·索托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