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第 21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弹幕顿时疯狂地发出“哈哈哈哈哈哈”, 几乎所有人都被这个小插曲逗笑了。

【露露:我在屏幕前疯狂笑出鹅叫,鹅鹅鹅鹅鹅笑死我了】

【雷蛇天下第一:这只小鹦鹉是对我们的帅气助理小哥有什么意见么?手动狗头】

【团绒绒: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助理小哥啊!助理小哥你快反思一下你自己!】

夏时卿也有些无奈:她可真不是故意的啊!谁知道这只小鹦鹉怎么这么配合呢?

她咳了咳,对着索托斯说:“那我们继续走吧。”

索托斯淡淡地瞥了那只还在树上高兴地“唧呱唧呱”叫的小鹦鹉一眼, 点点头。

两个人继续往雨林深处走去。

由于雨林里的树木需要尽量长高才能吸收到阳光,因此他们都进化出了暴露在空中的气根和板根来支撑过于高大的身体,这些遒劲纠结的根长在树干的四至五米高,夏时卿和索托斯行走在这里就如同误入巨人国的小矮人。

“等等, ”一直在前方开路的索托斯突然停下,伸出手让夏时卿和前面保持一定的距离,他微微眯起眼, 紧盯着旁边的一株凤梨科植物,“这里有东西。”

夏时卿顺着他视线的方向看过去,发现那株凤梨的针状叶片上正趴着一只小拇指大小的亮蓝色小东西, 在一片的绿色中显得格外显眼。

弹幕也很快发现了:

【嘿嘿:助理小哥好眼力,我观察了半天才发现】

【兜仔:这是啥,颜色好漂亮, 长的还有点可爱的亚子】

【昵称被占用:盲猜一个是青蛙 我在水利部门工作, 里面就有蛙型液态水下作业工具, 长的和它的样子差不多】

【小饼干:这个蓝色清清透透的很美,好像那种纯度很高的蓝宝石,有点想养一只了呜呜呜呜】

夏时卿“啊”了一声,微微蹲下身去观察那只小家伙,“居然能有他出现, 雨林馆就不用我担心啦, ”她有些高兴地说, “介绍一下:钴蓝箭毒蛙, 是雨林里面最美丽, 也是最毒的一种青蛙。大家别看他很小又可爱,其实表面的皮肤能分泌出剧毒,会直接破坏捕食者的神经系统,所以千万不要去触碰他哦。”

观众们: 为什么见到剧毒的小蛙蛙,你也能这么开心啊!

箭毒蛙作为雨林里独有的一种蛙类,对环境又敏感又娇气,是环境变化的指示器,只有在生态环境恢复的差不多了之后,这些小家伙才能在雨林中生存下去。

眼前的这只小箭毒蛙恢复的明显不错,他显然十分精神的样子,见到两个庞然大物过来,一点都没有想逃走,只是在叶子上继续懒洋洋地趴着休息,黑色的豆豆眼睁得大大的。

【昵称被占用:小饼干,还养么[狗头]】

【小饼干:谢谢大家我还想活着,呜呜,不养了不养了,这辈子都不敢养了】

【花花武士:收回跃跃欲试的爪爪,雨林馆里真的好危险】

“所以这就是我建议大家到一个陌生的自然环境不要掉以轻心的原因。”夏时卿笑笑,对着镜头做了个安抚的手势,“不管是地球,还是外星球,总会有未知而危险的存在。我们接着出发吧。”

毒么

索托斯落在后面,若有所思。

他对着那只钴蓝色的箭毒蛙伸出手,空中一道银色的锐光闪过,液态金属从修长的手中弹出,化成一根极细的中空探针,在箭毒蛙的的皮肤上轻轻地剐蹭过去。

“呱呱?”小蛙蛙疑惑地叫了一声,调整方向“啪唧”一声跳到另一株凤梨上了。

“基因收集中,序列一、序列二 资料库对比完成。初步判定:此种毒素为甾体类毒素,为布达星血战索托斯上将所中集成毒素的其中之一,此种毒素会破坏人体内神经细胞,使躯体中枢发出信号无法被身体与机甲接收,最终导致机甲锁定,心脏停跳。”他的机甲——“万物归一者”如是答道。

果然与布达星血战中虫族使用的毒素有关。

“准备合成,”索托斯垂下眼帘,“装载在外附骨骼。”

“遵命。”

脚下密布植物的地面愈发显得湿滑,夏时卿嗅嗅空气中的水汽,抬头观察天空:“要下雨了啊。”

伊泽尔不知从哪棵树上懒洋洋地跳下来,他像猫咪似的在夏时卿的脚边绕了两圈,用头轻轻地去蹭她的手,发出舒服的“咕噜咕噜”声。

“好孩子。”夏时卿摸摸他丰满的金色被毛,扭头转向后方的索托斯:“前面应该还有一些动物,我们过去看看。”

两个人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前面走去,只见前面忽然变得开阔起来,一棵十几米高的无花果树长的郁郁葱葱,上面大果子似的黑乎乎挂了一大串猴子,不时发出“吱儿——”“哇儿——”的吵嚷声,和赶集似的,热闹极了。

这些猴子体型不大,身上黑黄色相间,只在头上突然长出两簇黑色的短毛,远远望去好像带了一顶滑稽的小帽。

“这是黑帽悬猴,一种数量稀少的卷尾猴,”夏时卿在远处观察了一会,笃定地道,“无花果树是雨林里面少数几种能全年结果的树木之一,很多动物都要以无花果为食,这些猴子应该是把这棵无花果树当成了自己的领地。”

猴子们坐在枝干上,不时嘴唇耸动,把熟透的无花果塞进自己的嘴里,对底下突然到来的访客们无动于衷,都忙碌极了。

只有倒悬在妈妈身上的小猴子才有时间吮着手指,好奇地睁着水灵灵的眼睛观察他们。

“一会就要下雨了,离走出雨林馆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不如我们先简单搭建一个避雨的地方,顺便摘点无花果吃怎么样?”夏时卿提议。

索托斯点点头,他抬头看向那棵无花果树,在心中模拟怎么把枝头最熟透、最红艳的那一串果实摘下来。

至于那群猴子 管他呢。

【无名:这颗树这么高,底下又没有什么枝枝干干的,摘果子可是个力气活orz,时卿小心啊】

【那时的清风:哈哈哈哈哈哈这群猴子居然长着方脸!笑死,方脸猴子】

【舰长拉玛布雷舰:干饭猴吃的好香,我看着都饿了】

【小喵子:园长还是别尝试爬树了吧,雨林里树干这么湿滑,实在是太危险啦】

“我来。”索托斯简短地说,夏时卿看到他指尖闪过一丝银光,纤长的指甲上宛如镀上一层秘银,就知道他刚才动用了黑科技。

这人 真是一点都不遮遮掩掩。

“不用了,”夏时卿拦住挽起袖口,准备爬树的索托斯,对他眨眨眼,“我这有个更好的方法。”

猴子们进食的速度很快,一般一个完整的无花果只吃一大半就会换成新的,因此树底下有许多青色的和吃了一半就被猴子们扔掉的无花果。

夏时卿捡起一个,放进手里颠了颠手感,然后眯起眼睛,搜寻到一只比较靠近地面的黑帽悬猴。

瞄准,发射。

无花果准确地打到猴子旁边的树枝上,发出“噼啪”一声,把他手里红艳艳的无花果都吓掉了。

“吱儿哇!”

小猴很生气,用尾巴把自己吊在树干上,搜寻那个让他没吃到美食的罪魁祸首。

他看到底下有两个高高大大的无毛直立猿,其中一个又冲他丢了一颗无花果。

“吱吱!”小猴更生气了,他张牙舞爪,跃跃欲试地想扑过来,但是另一个高一点的无毛直立猿忽然看了他一眼,冷冰冰的眼神把他又吓了回去。

小猴急得用用手揪住自己额头上的那两簇毛,忽然看到树上的无花果,灵机一动,学着直立猿的样子揪下无花果朝他们扔了过去。

“吱儿哇——!”

快来人啊,有人欺负猴啦!

听到小猴召唤的叫声,猴群们集结起来,聪明的他们有样学样,把无花果摘下来就往底下扔。

夏时卿轻巧地远远地避开,对着镜头笑眯眯地说:“这样,我们就有无花果吃了。”

弹幕纷纷感叹:

【雷蛇天下第一:可怕的园长,玩弄人 啊不是,玩弄猴于股掌之中!】

【书小桌:应该感谢老祖宗们进化的这么快,要不然现在在树上傻乎乎扔果子的就是我们了 】

【东方大人:哈哈哈哈哈哈好可怜的猴猴】

【清风醉了:懂了,这就是打工人现状,老板压榨你还不给钱[狗头]】

雨一般的无花果噼里啪啦从树上落下,猴子们扔了一会儿,见夏时卿两个人避的远远的,也觉得无趣,在树上吵吵嚷嚷地叫一阵就翘着尾巴离开了。

夏时卿在树下悠闲地挑挑拣拣,不时挑几个红的放到索托斯手里,她捡够两个人做为甜点的一小兜,“剩下的这些就留给小鸟们和其他动物吃。”

夏时卿伸手,感受空气中的湿度,利落地转身道,“天色越来越阴沉,马上就要下雨了,现在就着手做我们的避难所吧。”

雨林里多的是倒伏下来的树木,她找到没怎么腐烂的一颗树,用锋利的工兵铲砍下旁边长长的细树枝。

索托斯也很有经验似的,他跑到另一边,开始沉默地搜集宽大厚实的棕榈叶。

夏时卿把树枝拖到背风处,搭建成两个“井”字的骨架,呈半包围状斜靠在在一颗大树上,连接处用藤蔓植物结结实实地打上水手结。

“野外生存有四要素,分别是:庇护所、饮用水、食物、火。”夏时卿用更粗壮一些的藤蔓把树枝骨架牢牢地系在树上,确保他们不会被风吹走,“庇护所能使我们避免雨雪和野兽的侵袭,使我们迅速恢复精力。”

索托斯拖着许多棕榈叶回来,他驾轻就熟地把叶片的一边撕开一个口子,把它们整整齐齐地挂在树枝骨架的横梁上,这种类似瓦片的结构可以让雨水沿着重力迅速流下,保持小屋里面的干燥。

雨林里的天色越来越阴沉,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水汽,不时有风吹过,树叶哗啦哗啦地翻飞作响。

两个人的动作很快,不到半个小时,一个半封闭的棕榈叶小屋就做好了。

【嘿嘿:助理小哥太强了!不愧是我们园长背后的男人(不是)】

【我去做饭:同意!助理小哥手臂上的肌肉,星星眼】

【花花武士:看着原始雨林里面唯一的人造物,突然有些泪目怎么回事】

豆大的雨点终于落下,雨林里的雨水总是又急又大,从不给人反应的时间,夏时卿赶紧钻进小屋,招呼索托斯:“快来,别感冒了。”

两个人都没说话,用易燃的镁棒点燃树枝枯叶,橙色的光芒照得人身上暖融融的,本来疲惫潮湿的身躯忽然受到慰藉,也变的懒洋洋起来。

雨打在树叶上,发出闷声的韵脚,轻轻,重重,轻轻,犹如跳跃的乐章,呈现这雨林湿漉漉的灵魂。在小小的屋中,两个朋友围在一起,烤着温暖的火,吃着甜甜的果子。

星际时代的我们要从哪里才能寻到这种生活呢?观众们发出询问,却只能遗憾地得出答案:可能只存在于那已经消失的古老歌谣的韵里。

【无名:没想到雨声也这么好听,心里突然平静下来】

【沙漏:好喜欢园长的这种生活,太美好啦!我不想再当社畜了呜呜】

【王者驾到:园长你看我能当员工么,不要工资,包食宿就行】

这时,弹幕上忽然有金色一闪:

【soth:这么开心?】

顺便还大方地打赏出十片星云,激起一片惊呼声。

夏时卿看到这条弹幕,本来正在剥果子的手一顿,笑了笑:“是啊。”她对着屏幕挥挥手,“你们要吃无花果么,很甜的,不如我们抽奖送出一份吧。”

弹幕顿时一片鬼哭狼嚎,所有人都跃跃欲试,没想到soth却发出一条:“我不用了。”

阴影里,索托斯关闭微蓝的光脑,微微勾起嘴角。

嗯,已经吃到了。

很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