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 24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只小土拨鼠的身体明明只有拳头那么大, 声音却特别响亮,把观众们都吓了一大跳,弹幕上刷起此起彼伏的“???”。

【北北:救命!!!耳朵要聋了!】

【小饼干:哈哈哈哈哈笑死了, 这小家伙的声音为什么这么大啊!】

【东方大人:如果我有罪请惩罚我,而不是让我听到这肥耗子尖叫啊啊啊啊】

小土拨鼠扭动着肥硕的屁股,迅速地跑到夏时卿的身边,然后又站了起来, 小爪子攥得紧紧的。

“吱吱吱!”他的叫声急促,听起来还有些 生气?

“这只小家伙是旱獭,俗名又叫土拨鼠。”夏时卿介绍, “是一种生活在山地草原上的啮齿类小动物。”

她被弹幕里的“肥耗子”逗笑了,接着说道:“肥嘛 土拨鼠长得确实挺肥的,不过他可不是耗子, 而是属于松鼠科的。”

土拨鼠的习性就是群居,会在草原里挖出很复杂的洞穴网络以供一大家子生存。

每次土拨鼠们出来活动的时候,就会由一只年长的、经验丰富的土拨鼠站在高处, 时刻警惕周围出现的狼、狐狸等捕食者, 一但搜寻到捕食者的踪迹, 土拨鼠会发出“啊啊啊”的短促报警声,大家立马四散奔逃,躲到附近的洞里面去。

刚才那只小土拨鼠发出这样的声音,应该是前面发生什么情况了。

夏时卿向着前面走去,小土拨鼠气势汹汹地跟在她身后, 一人一鼠很快就到达一个黄色的小土丘, 这地方的草甸已经被掀开了, 露出底下新鲜的泥土, 里面有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

夏时卿有些无奈,看了一眼地下的小土拨鼠,对着镜头解释道:“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敢在幼稚园多放几只的原因,这家伙的打洞能力实在是太强了,我怕一个看不住,过几天再来幼稚园地面上能一踩一个坑。”

弹幕上刷过一大片的“哈哈哈哈哈哈”,有人戏谑地道:“原来也能有让园长头痛的小动物啊,失敬失敬!

夏时卿蹲下,和洞口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她打开便携式手电:“虽然幼稚园里没有什么毒虫毒蛇之类的,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离的远一点比较好,很多蛇或者是兔子都喜欢土拨鼠打的洞。”

灯光照亮了黑黝黝的洞口,昏暗的光线中,洞穴深处似乎有什么灰黄色的大东西,动了一下。

【昵称被占用:卧槽!!!!那是啥东西,我有点害怕了,不是蛇吧,还是蜘蛛!】

【兜仔:前面的我也有点怕怕,不过那个东西明显有毛啊!不是光滑的,可能是只大兔子】

【露露:是谁!是谁占领了土拨鼠崽崽的家?!】

在看到那个身影的时候,夏时卿松了一口气,“我在想那个小家伙去哪里了呢,没想到藏在这儿了。”她放下手电,嘴里吹出一声悠扬的口哨。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洞穴中响起,一道灰黄色的身影“刷”地一声从洞里蹦出来,速度很快。

观众们:!!!

蜂眼摄像头准确地记录下这只小动物的身影。

这是一只头很大,眼睛很小,脸型方方正正,表情严肃得如同老干部一样的 狐狸。

等等,狐狸?

狐狸不是那种娇媚柔软,皮毛水滑的小动物嘛?屏幕里这个国字脸的大叔,你谁?

观众们:???

藏狐: (=_=)

观众们:

藏狐: (=_=)

弹幕忽然由原来得热热闹闹,变成了一片寂静的沉默。

夏时卿也有点奇怪,她咳了咳,介绍道,“如大家所见,这个小家伙确实是狐狸的一种,不过他是高原上的一种独特品种,名字叫做藏狐。”

“至于表情嘛,”她补充道:“在我们人类的眼里,他们好像长的很面瘫很蔑视的样子,其实不是的,小狐狸哪有什么坏心眼呢。”

小藏狐抖抖耳尖,发出低低的一声鸣叫,用不屑的眼神睥睨一眼在空中嗡嗡盘旋的摄像头,忽然跑开到夏时卿身后,只给观众们留下一个孤高的背影。

观众们: 园长,你确定小狐狸没什么坏心眼吧?

-

下午四点,首都星大学,下午的课程结束后,赵穆正在舒服地瘫在沙发上看直播。

他看的正是星网直播间拉玛星分频,本来这个小小星云的直播没有什么可看的,在首都星连一点水花都没有,结果赵穆在某天不小心点进去之后,彻底对里面的某个直播间上头了。

等到那只藏狐彻底露脸的那一瞬间,赵穆禁不住“卧槽”地大叫一声,连忙冲屋里喊起来,“儿子儿子!快过来,看看这个动物长的像不像我们老李?”

他的室友顶着个鸡窝头从卧室里跑出来,郁闷地大吼:“大白天的你鬼叫个什么?”

等到他看到赵穆递过来的光脑上那只动物的国字脸时,忽然惊讶地说:“卧槽!这个国字脸和小白眼,简直一模一样!老李,还不快点和我和学校上课,待在动物园里干什么!”

老李正是他们的另一个室友,三个人平时最喜欢互相损着玩。

两个损友“哈哈哈哈”地笑成一团,室友笑了一阵,问道:“哎,你看的是什么直播啊,我怎么没见过?”

“是拉玛星云的一个直播,叫星际动物园。”赵穆的眼睛还在紧盯着光脑,津津有味地回答,“主播不怎么出名,不过也有两百万粉丝了。”

“咱们不都去过首都星动物园了么,你那时候可是说过对动物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啊,怎么现在换性子了?”室友好奇地问,“这么个偏僻的小地方,能有啥有意思的直播。”

“那可不一样,而且首都星的动物园的动物状态和这里根本比不了。”赵穆摆摆手,“怎么说呢,里面的动物特别有生气,也特别 怎么说,自然吧,让人看了就很舒服,而且园长也是个美女啊!”

一时半会他也解释不清,直接把之前的视频链接发给室友,让他自己去看。

“这么上头?真的吗,我不信。”

室友也瘫在沙发里,闲的没事就看了起来,本来他看的时候还在不停地对视频发表评价,比如“靠,这鲸鱼好大!”“海豹圆滚滚的真可爱”一类的话,再后来,人彻底没了声音。

半小时后,赵穆关闭光脑,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扭头问旁边:“走啊,晚课机甲老师会点名的。”

只见室友根本没动地方,整个人艰难地从光脑里抽离出来,对着他快速地说道:“一会上课我不去了老师点名记得帮我答到。”说完又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

赵穆:

“对了,晚饭也不用叫我了,记得从食堂打一份给爹。今天我就是要把所有录屏全补完,雪豹真可爱,园长真美,嘿嘿!”

“ 嘿你个头啊!”

-

与此同时,拉玛星星际动物园。

小藏狐正懒洋洋地坐在地上,不时用后腿搔搔下巴,他看到夏时卿来的时候,尾巴在地上一甩一甩的,很是很开心的样子,但方方正正的脸上还是一副严肃的“(=_=)”表情。

自然界里藏狐并不会自己挖洞,他们的住所一般都是土拨鼠挖好的洞穴。刚才的那只小土拨鼠发出“啊啊啊”的报警声,大概就是因为小藏狐把他的家给霸占了。

“藏狐的脸其实并不是扁平的。”夏时卿把蜂眼摄像头调整到小家伙的侧面,让观众们能清晰地看到小藏狐长长的吻部,“他们的嘴反而很狭长,这是因为他们需要捕食藏在洞穴里的鼠兔——一种生活在草原上的啮齿类小动物,也是藏狐的主食。”

在捕食鼠兔的时候,这些小东西很可能会一下子钻进地洞里,藏狐也因为要把它们叼洞穴而进化出了锋利的犬齿和有力的下颚。他们的下颚肌肉十分发达,自然脸就不像其他狐狸那么细,反而四四方方的。

另外,藏狐的大脸蛋还可以帮助他们在潜行捕猎的时候遮盖住身体,不容易被鼠兔们发现。

【橘子很甜:原来如此,藏狐过的也不容易,但不好意思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他还是很想笑哈哈哈哈哈】

【兜仔:丑萌丑萌的,不过越看越萌!真可爱!】

【嘿嘿:我忽然发现这只狐狸长得好像我的老师 从此无法直视了】

【我无敌:前面的带我一个,哈哈哈哈真的好像!】

野外里藏狐的食物之一就有土拨鼠,不过藏狐和小雪豹还在吃奶,对小土拨鼠自然没有什么威胁。

幼稚园里的空间很大,三只小家伙平时井水不犯河水,但小藏狐本能地更喜欢地洞,于是就临时占领了小土拨鼠的地方。

“小朋友还是先来吃饭吧。”夏时卿笑笑,把小藏狐抱了起来,把背包的奶瓶塞到他嘴里,小家伙顿时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把洞穴的事情忘在脑后。

“大家也不用担心小土拨鼠没地方住,他过一段时间就会打出新的地洞,其余的老洞自然也就废弃了,对吧?”她蹲在地上,轻轻点了点那只小土拨鼠的脑袋。

“吱吱吱!”小土拨鼠附和地叫了起来,心满意足地闪进洞穴里不见了。

【雷蛇天下第一:加油,打工鼠![拇指][拇指]】

夏时卿又把另一个奶瓶塞给矜持地趴在假山上的小雪豹,两只崽干饭的速度都很快,不到五分钟就吃了个彻底。

也差不多到了该下播的时间,在观众们不舍的挽留声中,夏时卿用小雪豹毛茸茸的大爪子对着镜头挥挥手:“今天的直播就到这里了,咱们下次再见!”

下播后,夏时卿的收件箱里忽然蹦出来一条拉玛星网直播间的通知:

“亲爱的签约主播夏时卿,恭喜您,已经被拉玛星明星主播计划选中啦!我们为您精选了一条与军部有关的商业代言,具体见邮件附件,代言详情请咨询您的对应客户经理艾达女士。

——拉玛星网直播间”

商业代言,还是与军部有关的?

“不会是和什么生物制药相关吧 ”夏时卿有些惊讶,拆开邮件的附件一看,居然是一套以古地球生物为灵感的 新型系列机甲涂装。

看到设计师那一栏,呦呵,还是老熟人,正是夏时卿的第一位舰长社畜不想加班,真名叫卢天。

他在设计灵感里面明确地写出,这套系列涂装是受傅弘之少将的机甲凤凰和拉玛星星际动物园启发而设计的,希望让原始的野性与科技感结合,碰撞出不一样的色彩。

夏时卿顺便搜了一下傅弘之是谁,在看到屏幕上的人时,她脱口而出:“soth?!”

正从旁边经过的索托斯脚下一顿:?

“原来来过我们动物园的那位soth先生就是傅弘之少将啊!”夏时卿挺开心,“我原来看他来动物园贼眉鼠眼,四处看来看去,还以为不是什么好人,没想到居然是位正派的爱心人士!”

“下次他再来的时候,”夏时卿兴致勃勃地盘算,“可以让他和我合张影,放在咱们动物园的官博上,肯定还能再吸引一大波游客,毕竟人家有几千万那么多的粉丝呢!”

我的粉丝有更多,索托斯默默地在心里想。

他忽然对让傅弘之扮演成soth试探夏时卿这件事,有一丝丝、微妙的不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