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 48 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与此同时, 首都星,尼古拉丝家族内。

尼古拉丝的家族本部位于首都星最大的别墅群内,那里有全宇宙最大的绿色生态区, 让户主能足不出户地享受到新鲜的空气与宁静的氛围、在星际时代, 安静是一种及其昂贵的奢侈品。

首都星别墅是无数星际富豪们都梦寐以求的产业,能加入到别墅群不仅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更意味着尼古拉丝家族对你的认可。

夏苏渺穿着浴衣蜷缩在宽大的沙发内,正在刷着首都星微博。她的唇边挂起一丝微笑, 今天的首都星热搜第一正是自己主演电影的首映式,甚至其余的一切时政新闻都要为此靠后。

首都星其余的明星都知道今天尼古拉丝家族的大小姐要在今天登顶, 都十分默契地没有在今天买热搜,即使是也有作品需要宣发的, 也都心照不宣地延后一天, 为她让路。

看着tag里疯狂的赞美之词, 夏苏渺的嘴角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 正在她伸了个懒腰准备去做个spa时,忽然有一条莫名其妙的tag以坐火箭般的速度冲上来, 直冲榜首!

宇宙唯一熊猫崽崽?那是什么东西?她皱眉点开热搜, 忽然眼睛猛地一缩。

这个热搜底下关联的tag 正是夏时卿!

“砰”的一声巨响, 昂贵的最新型号光脑就这么被重重地扔在地板上, 屏幕出现一丝裂纹。

夏苏渺的脸色无比扭曲, 她拢起浴衣, 赤脚快步走向会议室, 一下子猛地推开门:“哥!”

会议室正中央正坐着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他的面前浮现着数十块三维投影, 若是有人此时看到这个场面, 他准会震惊地发现, 这几十块屏幕上出现的人都是首都星能叫得上名来的金融巨鳄、政要名流,甚至还有军部的银鹰制服一闪而过。

男人无奈地笑笑,温声对投影中的众人致歉:“抱歉诸位,十分钟后我会准时开启会议。”

投影一个又一个地从房间里熄灭,男人把眼镜摘下来,用柔软的棉布静静地擦拭,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夏苏渺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她一向害怕自己的这个同胞哥哥,毕竟那可是能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能设计把第二顺位继承人赶出家族的人。

不过她还是挺了挺胸,语气放得柔软了些,埋怨道:“哥,你不是说要把夏时卿那个贱人赶出首都星的么!那怎么今天 ”

她撇了撇嘴,鲜红的指甲一根根嵌入手心:“那怎么今天我还在首都星热搜上看到她的名字了,真是令人作呕!”

“苏渺,”男人斯条慢理地把眼镜戴上,终于怜悯似的正眼看着自己的妹妹,“我说了很多次,如果你想要对付一个人,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一击必杀。”

“你每次想出来的策略,就如同小孩子过家家,这么多年了还没有丝毫长进。”夏烨然,尼古拉丝家族名义上的第三继承人,实际年轻一代的掌权者缓缓地开口说。

“我 我,”夏苏渺的脸色惨白,她咬着自己的下唇,忽然大声道:“我知道哥哥针对夏时卿的计划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对付那位索托斯上将!”

“但您的所谓的一击必杀策略,难道是要等到那位将军重新回到军部的时候才能奏效么!”她鼓起勇气,“那个时候就已经晚了!哥哥!”

“我们所有人,尼古拉丝家族的所有人会以反人类罪被送上军事法庭!”夏苏渺的眼底满是恐惧,喃喃道,“如果被联盟和民众知道家族一直有操控虫族的技术 还有几千年前的那场 ”

“好了!”夏烨然猛地打断她的话,他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每次和这个妹妹说话都让他无比痛苦。

“夏时卿一定会参加首都星的颁奖仪式,那个时候索托斯也一定会一起前往。”夏烨然的手指不断敲击着桌面,漫不经心地说,“拉玛星的位置离布达星血战的遗址很近,偶尔、我是说偶尔,有虫族残部在某年某月某天卷土重来,毁坏星港中的星舰的事 ”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那也不是没有可能吧。”

“您就这么确定索托斯会跟着夏时卿一起到首都星?”夏苏渺狐疑,这位最年轻的将军真的会蠢到来参加鸿门宴么?

“当然。”夏烨然靠在椅子上,缓缓地说。

“哼,反正联盟那群蠢货至今还都是以为我们泄露了联盟军的消息,”夏苏渺冷冷一笑,“如果现在有人跑到联盟大厦正门,大喊是尼古拉丝家族操纵了虫族,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正因为如此,已经隐隐感应到尼古拉丝家族秘辛的索托斯上将,必须“战死”。

“他的‘万物归一者’很不好对付 不过我能杀掉他一次,自然会有第二次。”夏烨然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满意你所听到的么?我的妹妹?”

“当然。”夏苏渺的眼底满是扭曲的兴奋,她对着面前的男人恭敬行礼,“祝您能铲除家族的所有敌人,哥哥 不,是尼古拉丝未来的家主!”

-

拉玛星,星际动物园。

孟陈拿着光脑,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园长,你看看我们的熊猫崽崽不愧是大明星,都冲上首都星的热搜了!好多首都星的网友特意换了频道来我们动物园的微博底下留言!”

夏时卿看了一眼,果然这条微博无比火热,评论都差不多有二十多万,堪称是星网动物园迄今为止最出圈的一条微博。

“这就是熊猫的魅力啊 ”夏时卿也跟着感叹,果真是国宝,以前就风靡全世界不说,到了星际时代也是人见人爱!

“星网直播间的这波反向营销真是给咱们涨了好多热度,”小孟很高兴,“园长,我看主播pk赛八强稳了!嘿嘿!”

“什么八强啊!”谷明朗凑了过来,“冠军还差不多,园长,你现在多给我签几个名呗,以后我就当成传家宝了!”

“嘿你个小谷同志,”孟陈撇了撇嘴,“你别跟过来捣乱啊!”

这时,夏时卿的光脑上突然响起一个通讯请求,是余齐,他的语气很兴奋。

“园长,恭喜您啊!”余齐喜气洋洋地说,“联盟最佳动物园的数据已经出来了,恭喜咱们拉玛星星际动物园再下一城!祝园长的动物园规模五年之内超过泽塔星,赶上首都星!”

自从地球公园一建立,许多大爷大妈就天天来地球公园里面晨练,他们的孙子孙女只要一有空来探望爷爷奶奶就吵着要去动物园,连工作日的时候都能看到许多小朋友,给动物园带来许多的客流量。

再加上夏时卿直播积累的粉丝,星际动物园门票销售额获得第一也是实至名归。

“对了,”余齐嘿嘿一笑,“听说泽塔星动物园园长听说我们这里有一个年少有为的小姑娘,还非得和上级打报告,说要来拉玛星星际动物园来学习先进经验呢。”

动物园园长交流会啊 夏时卿摸着下巴,上辈子这种交流活动她也没少参与,确实应该与其他同行互相交换一下经验。

毕竟人家可是土生土长的星际人,动物园也开了很长时间,说不定就有什么值得学习吸取的地方。

夏时卿爽快地对余齐说:“行,您就邀请泽塔星动物园园长来吧,我们拉玛星星际动物园必定扫榻相迎!”

“那我这就告诉计园长去,他听了估计特别高兴!”两人商量一番之后,余齐就挂断了电话。

两人规模交流会的时间就定在了两天后。星际动物园的员工们都非常兴奋,这两天连干活都便得格外地有斗志,誓要让那位城里人看看星际动物园的先进风采!

那块发下来的“联盟最佳星容工程——拉玛星际动物园”的奖牌牌被孟陈正正好好地挂在大门的正中央,每天都用抹布擦上好几遍,奖牌表面几乎被擦得能照出来人影了。

已经翻修一新的悬浮车停在动物园门口,夏时卿带着几位员工迎过去,热情地欢迎道:“计园长!久仰久仰! ”

从悬浮车上下来一位中年男人,约莫四十多岁,身上一看就是那种文化人的清俊气质。这位就是泽塔星星际动物园的园长,计学海。

他客客气气地与夏时卿握手:“夏园长,您好 ”

计学海的声音一顿,他笑了笑道:“之前听说过夏园长的名字,只是没想到您居然是个这么年轻有为的姑娘。”

“哪里,”夏时卿也很客气,“我是后辈,计园长就不必用您了。”她向身后示意,“我们在会客室准备了好茶,不如就先移步歇息吧。”

计学海的表情有些为难,他站在原地,问道:“夏园长 我听说过你们动物园有收留救助过其他动物园动物的经验是么?”

夏时卿之前从别的动物园接收过一些动物。确实那些动物自从来了星际动物园之后皮毛丰润了不少,连动作都更精神了,毕竟星际动物园肯花钱,开启的生态模式都能尽量模拟出野外环境。

“这件事 ”计学海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本来不应该麻烦您的,可连我们的兽医都实在是没有把握了!”

他转身从悬浮车里取出一个笼子,那个笼子被组装的像一个温馨的小窝,看起来十分的舒适。

而在笼子的角落,正蜷缩着一只浑身长着金黄色绒毛、毛茸茸的小金丝猴。

“他的名字叫绒绒。”看着这只瑟瑟发抖的小金丝猴,计学海不由得叹了口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