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兽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打开手中竹简,徐凡的心思却并不在其上。

  “虽然不知道筑基修士会不会发现修补挂机漏洞后的面板,但是我不能冒险。”

  抬头目送膳堂长老和李砚远去,徐凡悄悄开启挂机。转头又见白衿凑过来看竹简,于是开口:

  “既然感兴趣,那就大家一起看,到时候相互指点学习。”

  白衿没有拒绝,认真看了起来。他出身白家旁系,父母皆是凡人,要不是身具灵根并且有一个练气中期的祖爷爷帮助,不然他就和徐凡差不多了。出身不好的白衿自然是一点修炼知识都不错过。

  谢宗怀也看了一眼,了解大概,大方说道:“徐兄、白兄,这上面记载着一种十分基础的控灵技巧,适合用来控制练气初期的灵气修为、巩固修为境界。我也有一份差不多的可供参考。”他从布包中取出一枚竹简递给二人。他当时并不知道徐凡已经达到了练气二层的修为,不然早就拿出。

  这种控灵技巧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但更加适合练气二层的时候进行参悟,更加容易理解并运用。

  两人道谢一声,徐凡不急着翻看,于是示意白衿接过竹简。徐凡转头看向谢宗怀,指指外面:“谢兄,我们的俸禄在哪拿?”

  在附院呆了一个多月,徐凡才想起俸禄的事情。

  谢宗怀想了想,回答道:“财务堂主持宗门大小交易以及管理宗门财物、贡献,以后领取俸禄去财务堂便是。”

  待众人将竹简放入房间暗格后,才一起前往财务堂。财务堂比杂役堂远上不少,中途谢宗怀迷路两次,即便有着青云门大致地图,也足足走了四个多时辰方才抵达。

  财务堂人来人往,谢宗怀带着徐白两人走到一处偏殿外,牌匾上书:“俸禄”。

  走入其中开始排队,所幸俸禄殿的执事们处理业务的速度极快,很快轮到他们。

  “姓名、令牌……”

  “徐凡。”

  执事拿过杂役令牌后,催动一个葫芦法器截取徐凡的一缕气息与令牌刻录气息对照感应,点点头。另一个执事见状立刻将手按在一个巨大玉石上,开始记录信息。

  “下一位。”

  执事瞥一眼徐凡,看向下一位修士。徐凡收起凝神香,作揖一礼,跟着谢宗怀他们离开俸禄殿。

  徐凡知道凝神香是一种辅助观想灵纹的资源。不由想到谢宗怀此前给他的警告,于是询问:

  “谢兄你此前警告我们不能在练气一层使用凝神香,莫非凝神香有什么隐患?”

  他见过谢宗怀的凝神香,不过也没见他使用,此时一想更觉奇怪。青云门既然以此为俸禄,就必然说明凝神香适合练气初期的他们使用。谢宗怀不在练气一层时使用必有原因。

  “嗯,凝神香其实本身由迷魂草炼制,此香本身散发能够迷魂、安魂的烟气。对于练气一层修士而言的确用处极大,但是却容易上瘾,唯有练气二层才能不受荼毒。”组织语言,谢宗怀解释道。

  “难怪祖爷爷不让我练气一层时使用凝神香!”

  白衿恍然,想到日日食香的祖爷爷,不由神情黯然。

  徐凡了然点头,感觉这东西就类似于前世的鸦片。略过这个话题后他开始述说起修行中的疑惑,不知不觉三人很快看见附院院落群。

  “快,快救火!”

  “哪个人在院子里生火?不知道有兽潮吗!”

  “那边有一群野狗,快来几个人一起帮忙。”

  “不好啦!有一只猪妖冲来……”

  声音传来,三人闻言脸色骤变。

  青云门为了应对每年妖兽的泛滥,都会在宗门腹地放上大量帝流草勾引妖兽。这样只要在外围布置上数位筑基长老和百余练气弟子便可将吸引而来的妖兽击杀。

  不过青云门有意锻炼杂役弟子,因此会将不少妖兽“忽略”。这样的人为兽潮给杂役弟子们的选择范围极大,所以危险性不大,是每次杂役弟子招收后的保留项目了。

  “谢兄,你怎么看?”

  徐凡皱眉,不愿意冒险。虽然危险不大、还能杀妖吃肉,但是本能觉得不妥。

  “我无所谓。”谢宗怀道。

  “徐兄,平时我们不能深入青云山脉猎妖,现在有这么个机会,我不想错过。”

  白衿看出徐凡的想法,眼神坚定,沉声道。他的确希望徐凡加入,但是就算徐凡不加入他也会去的。一路上他想到远在城里的凡人父母、想到一心把他送入青云门搏前程的祖爷爷,心中胆怯就统统斩灭。

  看着白衿坚定的眼神,徐凡沉默一会,道:

  “好!既然白兄想去,我便陪白兄走一遭。”

  谢宗怀:“同去。”

  “谢谢!”

  白衿感激说着,觉得能遇到徐兄、谢兄实在是运气极好。三人不再多言,纷纷握紧手中竹剑,埋伏在妖兽必经之地。

  ……

  “噗嗤!”

  木剑刺破野狼咽喉,杀死最后一只野狼,谢白二人喘了口粗气,看向与妖狼厮杀的徐凡。

  徐凡才刚突破练气二层没多久,虽然有挂机面板,修为比一般练气二层高些,但是境界不稳,实力与练气二层的妖狼斗得不相上下。

  每次的利爪攻击徐凡都躲避的艰难,而徐凡的反应速度又让妖狼难于偷袭,战斗陷入僵持。

  忽然就在这时,妖狼感到背后狂风猎猎。它躲避不及,生受一剑,被砍退尺许。

  “呜……”

  妖狼大怒,转头看见一个剑眉星目、相貌堂堂的英俊少年,少年冷笑一声,也不看旁边的徐凡,提剑便向妖狼腰部要害刺去。其实徐凡也不是没想过这么做,但是每每有这个举动,便会受到妖狼疯狂的扑击,徐凡是想杀它,但是却也不愿付出重伤的代价。

  砰!

  就在妖狼利爪将要触碰英俊少年的脖颈时,忽然金光一闪,只见英俊少年依然安然无恙地站在那,体外突兀多出一层金色光罩。而少年那一剑虽因利爪的攻击而发生偏移,却依然削落妖狼的一只爪子,引得妖狼一阵低吼。

  这莫非就是防御法器!?

  徐凡心中惊异,他只见过财务堂执事手中的葫芦法器,防御法器还是第一次见。

  其实不要说徐凡,就连谢宗怀这样有练气后期长辈照拂的修士,也是第一次见到能够自发护体的防御法器。三人不由稀奇的同时,也暗自揣测着这位少年的来意。

  “杀!”

  英俊少年剑光再起,灵压气势显露无疑。虽然只有练气二层的修为,但是他手中的长剑显然不是凡品,转手一剑就捅入妖狼的腰子,眼见是不活了。

  见此情形,徐凡连忙上前。

  “多谢道友出手相助,这妖狼之死有道友的一半功劳,不如就五五平分。道友意下如何?”徐帆拱手致谢,商量说道。

  “什么五五平分?这妖狼本来就是我杀的,凭什么要分给你?”英俊少年淡然回答,看也不看徐凡等人一眼,显然没将他们放在心上。

  “道友,你……这是欺人太甚!”

  “是啊,道友可知道先来后到的规矩?”

  三人脸色都难看下来,觉得有些棘手。修仙界实力为尊,虽然他们这里面有三个人,而且实力都不弱,但是架不住对方法器多啊!

  “哼,你们在威胁我?”英俊少年眉头一皱,像是闻到了什么,目光扫视三人,忽然轻笑一声:“你们身上还有凝神香吧?”语气中透露着肯定。

  “嗯?”

  徐凡等人一愣,紧接着反应过来,脸色更加阴沉,气氛立刻剑拔弩张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