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挂机修仙路 > 第二十六章 反应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反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极美月夜,没有一朵浮云,深蓝星空,满缀漫天繁星。

  同样仰望天空的并不只是白长老一人,在百里开外的正院院落,一位剑眉星目、相貌堂堂的英俊少年手握竹简,同样仰望着天空。

  自从徐凡被暴露自己的过往经历,从而揭发了李家的荒唐事后,他和徐凡之间的关系也被人发现。

  好在当时他徐贺出手果断,主动和解。否则说不得也得奉上一份赔礼,甚至让他在家族中名望下跌、影响自己竞争家主的希望。

  “不过和徐凡解除恩怨,我却还得奉上一份贺礼。

  此人有些秘密、身怀如此资质却为人低调,结交此人大有可为!说不定是我成为家主的助力。”

  徐贺心中暗想,虽然没能参加徐凡的拜师礼,但是并不代表着他就无法结交对方。打定主意后,他便吩咐手下前去准备贺礼一事。

  ……

  次日,朝阳初升。

  青云门,垂云峰山腰的石阶上。

  少年眉清目秀,久居山林、辛苦修行未使他多出一分愁苦,反而多了几分出尘之气。

  只见他步履蹒跚、正在缓缓前行,嘴中含着一株模样怪异、触须稠密的草药,让画面多了几分违和感。

  清秀少年正是徐凡,此时的他正用尽全身气力,不断行走在石阶之上。

  在垂云峰的元磁厚土阵中,庞大的地脉元磁形成负荷重压,锤炼着他本就强悍的肉身。

  徐凡只觉自己体内的灵气被压制得宛如一摊死水,唯一能支持他前行的,便是肉身之力。

  据竹简所述,淬体一层的炼体修士肉身堪比练气四层修士,攀顶垂云峰需要练气四层的修为才可,那么我也肯定能凭借肉身之力上去!

  徐凡狠狠咬牙,心中暗自鼓劲。

  不知道为何,他对于修仙的渴望远远胜于其他修士。每每坚持不下去,脑海便会浮现自己御剑飞行、出入青冥的绝世英姿,令他动力再燃……

  其实徐凡并不知道,练气四层修士之所以能够攀顶垂云峰,靠的可不仅仅是肉身,还有神识之力!否则以练气修士的体质,起码得练气五层才能做到。

  踉跄行走,此时的他宛如行将就木的老头,肉身濒临极限。却又在百年血参的药力加持下涌现一股股源源不断的动力,助力他不断攀登。

  灵血参又称灵丹参,效果自然能与一阶灵丹比肩,作为百年灵血参,那就更是灵血参中的极品。

  它或许在练气修士眼里没多大用处,但对于强壮肉身为主要目的的炼体修士而言,就是一味宝药。

  【修为:练气二层(38/100)】

  【肉身:淬体一层(不可挂机)】

  虽然看不到肉身修为的进度数据,但是徐凡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肉身潜力在一点点地释放,又在挂机出的灵气滋养下不断壮大。

  除了肉身修为,他的练气修为同样在这短短几天内有不小进步,足足增加两个修为点!

  运用自己的修炼方法苦修配合挂机修炼,他修行起来的效率简直就是坐火箭一般。照这个进度下去,只要再过四个多月,他便可拥有练气三层的修为。

  盘膝而坐,看过垂云峰峰顶的浩渺云海,徐凡还是忍不住啧啧称奇。从怀中取出一个青瓷小瓶,里面赫然装着三粒养神丹。

  【使用“养神丹”,修为挂机效率+50%,持续时间6天】

  徐凡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虽然养神丹的丹毒较强,一粒就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消化。但是也可以让他省去一个月的功夫,这样一来三个多月后他就能成为一名练气三层修士。

  取出还剩下半截的凝神香,将其点燃后再次期待查看面板,却不由面色一变。

  挂机面板上没有任何显示,看来是不可以将同样提升挂机效率的灵物叠加使用。

  默默掐灭凝神香,和青瓷小瓶一起放回腰间布袋,他开始陷入沉思。

  自从来到这方修仙世界,他从来没有过多考虑挂机面板的事情,现在一想,也感到了一丝不对。只觉它就像一个草创的金手指,很多该有的东西都没有了。

  首先,这个挂机面板还有漏洞,感觉还不止一个的样子;其次,这个挂机面板似乎并不智能;还有就是前世挂机手游中对于提升挂机效率的灵物都是可以叠加使用,而不会出现覆盖效果。偏偏现在出现意外,看来前世玩的手游终究不是真的完美复制到现实,无法一概而论……

  “若是没有挂机面板的出现,或许我到现在都还只是一名在练气一层打转的平庸小修士,资质也许比白衿还要差。

  不管这个挂机面板是从何而来,我只要知道它目前并没有动机害我就行了。”

  徐凡心态放平,再次自我安慰。正巧肚子发出不满进行抗议,他苦笑地站起身来,准备前往灵膳殿的途中顺便打打牙祭。

  自从有了挂机面板以后,他的食量是越来越大了!

  而在某处山峰,此时接受完宗门内的本家长老“教诲”后走在小道上,正面色阴沉的谢东升。

  今天刚刚修炼闭关结束,想着怎么向关晓静介绍垂云峰的风景,结果就被本家的长老带到山峰之上。接受“教诲”的同时,自然是知道了前因后果。

  徐贺与徐凡之间的恩怨被挖出,他与徐凡之间的仇怨自然是显露出来。

  对于这么一位宗门新星,谢家自然不会不明智地去得罪,于是立即赔礼道歉。

  其中,当然得要对谢东升进行谆谆教诲。对于谢东升,谢家是以第二继承人的身份培养,若是第一继承人意外身亡,好歹有个备选。

  所以家族当然要让他注意自己今后的言行,省得今后再碰上徐凡这样的“麻烦”。

  “可恶!”

  谢东升心中暗骂,只觉得家族长老们还是太乐观了,虽然从那日起就没有跟徐凡起过冲突,但是他却深知徐凡为人。

  一个你出我一拳,我就还你一拳的人,是区区赔礼就能够平息的?反正谢东升并不这么认为。

  他虽然雷厉风行、做事果断,却又不乏小心谨慎的性格。

  当初刚进入徐凡所处的正院院落时,除了那位置气少年是他的亲信不用赶走。另外两人中他也只赶走了一看就是土包子平民的徐凡,小心谨慎地并没有对那位看似柔弱可欺的少女动手。

  他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位少女也是个背景深厚之人,难怪敢对他的到来显得平静。

  “不行,必须得找个机会将他处理了。”

  谢东升眼中凶光一闪,开始盘算起各种主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