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她的信息素有毒 > 第40章 42 非人

我的书架

第40章 42 非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乐殷南:“……”

她嘴角一抽, 看见镜子里严笑过分精致的面容,不得不承认,严笑的审美一直在线。

争执片刻, 乐殷南最终还是缴械投降。

她认命般地叹口气:“好吧,反正我手也不方便。”

严笑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镜中人。

说来奇怪, 只是隔了层镜子, 却仿佛能直视到对方的灵魂。

严笑没来由地想起之前乐殷南说的“代号不重要”的丧气话。

在不久之前, 乐殷南曾经这样问过她。

—— “既然你拒绝承认omega的身份, 那么严笑, 你究竟想成为怎样的人呢?”

严笑心思一动,微微挑起乐殷南的下巴, 笑盈盈地发问:“那么, 乐小姐, 你究竟想成为谁呢?”

严笑的声音与记忆中的问话交织, 重叠。

乐殷南被层层折叠的镜中花反复拷问。

她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当时严笑听到她这句话后会选择反唇相讥。

因为这不是一个很好回答的命题。

很久以来,乐殷南都被束缚在各种身份和要求之下:

你要离开。

你要自由。

你是永远无法摆脱卑贱的奴隶。

你是需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血脉。

你是高贵的, 低微的, 非‘人’的‘天之骄子’。

她过去单纯地以为她只要选择了其中的一种,就可以割舍另一种。

但人性是如此复杂。

甚至不给她选择的余地。

她被两种相互矛盾的洪流裹挟,走向死路。

乐殷南盯着镜中的那张脸,陌生又熟悉。

最后, 她对严笑说:“动手吧。”

严笑拢起她的长发,发丝如墨色在指缝间流淌。

她轻笑道:“可惜了。”

然后“唰”的一下, 墨色瀑布飞流直下。

——剪断郁结与迷惘。

“是不是觉得肩上轻松许多?”

严笑手指穿过乐殷南的发根,开始慢条斯理地处理剩下的头发。

乐殷南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放心吧, 不会给你剪成秃子的。”严笑眉眼弯弯,“不过你现在这种状态,一副脱离尘世的状态,不会真去尼姑庵当尼姑吧?”

乐殷南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觉得自己翻白眼的频率又上升了。

这也许是好事。

乐殷南面无表情地想。

半晌,严笑按住她的肩膀,笑着询问:“毕竟当初我也是自己给自己剪的短发,我觉得我的手艺不比外头的理发馆差。感觉如何?”

短发不过耳,比一般军营里的稍长一点,又比严笑短一些,看起来不减干练,英气十足。

额前碎了些发,妥帖垂下来,她的睫毛又浓又长,平添了几分乖巧。

镜子里的人更加陌生了。

“这下觉得你颇像学堂里的学生了呢。”严笑吹了吹她的碎发,撩拨道。

乐殷南不自在地别开视线。

开口,声音喑哑:“多谢。”

“不客气。”严笑放下剪刀,“若不是工具有限,我甚至还想给你烫点卷发。”

乐殷南“噌”地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绷着脸拒绝:“大可不必。”

“见外了,毕竟我玩得很开心。”

严笑中肯评价。

乐殷南只觉得荒谬。

她把她当什么?

过家家酒的玩具吗?

“出去的时候小心点,可别叫人发现了。”

严笑望着一言不发朝门外走的乐殷南叮嘱道。

乐殷南诧异:“你怎么知道我要出去?”

严笑踢了踢脚边的发丝:“早不剪晚不剪偏偏现在剪。乐小姐,你不会真以为我信了你那套‘心血来潮’的说辞吧?”

长发外出一定会被人认出来,若是剪了短发便会安全许多。

所幸外头布告栏张贴的通缉告示画工不怎么样,脱了那层军服,普通老百姓根本不会知道乐小将军的样貌。

即便相关人士手里有照片,那也是正儿八经的正装照,稍加打扮便能遮掩。

“你放我出去?”乐殷南讶异,“我还以为……”

严笑:“以为什么?”

乐殷南顿了顿。

她还以为她要囚禁她。

许是读出了乐殷南的潜台词,严笑耸耸肩:“我可没那么无聊。若是有意囚你,现在你便还是带着镣铐了。那时只是为了抑制你的易感期罢了。而且你的生死还拿捏在我手里,会乖乖听话的。”

“别忘了你身上还有我下的毒药,一月一解,足有三年。”严笑眯起眼睛,“初次之外,我对我的奴隶可是很宽容的。”

乐殷南皱了皱眉:“我不是你的奴隶。”

“你的生死由我拿捏,行动需看我意愿,就连眼下的吃穿用度那样不是倚着我严笑?”严笑反问,“况且你还同我缔结了契约,你说你不是奴隶,那你是什么?”

乐殷南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反驳。

“……契约只是合作的凭证。”她慢吞吞驳斥着,回避了严笑最尖锐的几个问题,“我会注意的。”

严笑抬眼似笑非笑瞧着她。

乐殷南走到门前:“我会回来履行约定的。你大可不必担心。”

严笑:“说得好像你现在对我还能有所助力一样。”

乐家今非昔比,乐殷南身上的价值已经大大减少。

“还有我。”乐殷南稳住心神,声音笃定,“前期信息已经追踪到手,如今你只需护卫。即便没了乐家新军,还有我。”

乐殷南认真看着她:“我知道你用我的信息素香水来威慑宵小,但北上京城定然群龙盘踞,香水终有消散的那天,而我会陪你北上,以性命担保。”

严笑心头一颤,随即很快镇定下来:“乐小姐果然信守诺言。”

乐殷南微微点头算是默认。

正在她准备离开时,严笑在后面远远问了声:“你要去多久?”

若是寻常外出打探消息或者散心,乐殷南不可能无缘无故说“回来履约”这种话。

除非她有私事要办。

乐殷南没有回答。

严笑挑了挑眉,眼神一点点冷下来,唤了下人:“把房间收拾了。”

下人应道:“那乐小姐的东西呢?”

严笑:“把她的东西都清出客房,乐殷南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檀香阁了。”

乐殷南出门时外面突然下起了阵雨。

梅雨季的暴雨总是又紧又急,也估摸不透何时停歇。

乐殷南站在门前踌躇了下,叹了一声,折返向阿萱借了把油纸伞。

“乐小姐,这么晚了还出去呀?”阿萱见到乐殷南模样愣了一下才认出来,客气笑道,“小姐会担心的。”

乐殷南讶异:“严笑么?”

阿萱点点头:“是呀。”

要让严笑担心她恐怕不比让乐行检多看她一眼来得轻松。

乐殷南一副见鬼的表情,明晃晃写着不相信。

“是真的呀。”阿萱将伞递给她,“要不小姐也不会临时起意替您剪头发的。”

乐殷南把油纸伞撑开,注意到伞面内沿浅浅印着一束山茶花。

“我倒宁愿相信她是起了玩心,或者想体会把握我性命的快感。”乐殷南诚恳说道,“毕竟若是她用剪子扎我,我定无法反抗。”

她说完,不等阿萱回应,便信步走进雨帘中:“多谢你的伞,我会还回来的。”

伞面顶端传来噼里啪啦撒豆子般的响声。

阿萱在后面“哎呀”了一声,却仍未能留下乐殷南的脚步。

她穿着暗青色长衫,撑着伞,像被淋湿的墨菊,融入昏黄的夜幕中。

乐殷南撑伞的手腕很快发酸了。

她的四肢还未完好,大雨瓢泼,每一下都像要把她的经脉下扯,撕断。

但乐殷南脚步并未放慢。

她大大方方地出入花楼街稍小的风月场所,要了茶酒,坐在客桌上听着身边的人莺莺燕燕,闲聊不已,若有omega主动揽客她也毫不拒绝,而是扔了点小费让她把近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一讲来听。

茶酒喝了一杯又一杯,乐殷南很快将这段日子里发生的事情补充在脑海里。

她昏迷闭关太久,纵使严笑无意隐瞒,但也不会详细述说。

更何况乐殷南生性谨慎,并不全然相信严笑。

她更相信自己亲耳打探来的消息。

乐殷南从花楼街离开,又去了茶楼,甚至还花钱买了人力车夫的见闻。

但让乐殷南意外的是,除了花楼街她还能感受到omega的热情,走在街上寻常人都不太爱搭理她。

乐殷南一度以为是自己的乔装被发现了,但仔细观察,路人却又一副冷漠的神情,隐约还有些鄙夷和憎恶。

——若是针对“乐殷南”的恶意,那未免也太轻了些。

直到乐殷南突然被一个年轻的混混砸了个石头,她脚踝还没好万全,即便察觉到了也无法避免,后脑勺被砸了个十足。

“呸!该死的‘阿尔法’!滚出江北!”

乐殷南明白了。

这是针对alpha的恶意。

想来也是,她们之前对omega用了雷霆手段,如今亲o派的南军主持大局,江北风向定然转变。

alpha终究是少数。

地位崇高无非是因为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万宁朝的开国皇帝又是个强硬的唯血统论alpha,更加提升了alpha的地位。

传闻天地初开便有三皇,天皇氏、地皇氏、人皇氏,与极同道。

他们之所以不同,缘由体内流着三皇血脉。

而人皇能孕育众生,所以唯人皇最贵。(注)

但传说毕竟是传说。

后来出现了王朝,皇帝将“皇”的称号据为己有,人们则改称“天氏”“地氏”“人氏”。

再后来,有的称谓一步步成为权贵的定属。

譬如为了论证权威的合理性,历朝历代又逐步提出了“天人合一”“君权神授”的说法。

而有的称谓却成了泛指,丧失了自身的独特性。

比如所有人生来为人,所以“人氏”反而被更多的人熟视无睹。

兴许是“天氏”生来方便扩掠疆土,他们备受重视,而“天”的双重指代性让“天氏”神化、君化,渐渐的“天氏”便生来与众不同,与凡“人”有异。

天道威严。

人定胜天。

天人之辩从未停止。

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存天理,灭人欲”便也从礼教规矩扩张到“天地人之辩”,不知不觉就成了如今这样。

而南军正是凭借“人欲无罪,人民有理,人定胜天”的旗号在南方一呼百应,云集响应。

事情都是这样的。

立场既是偏袒,有所喜好,便一定有所恨意。

比起讲道理,仇恨永远是最能收买人心。

乐殷南捂着脑袋,回头瞥了那混混一眼。

哪怕没用信息素,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眼神便足以镇住普通人了。

那混混果然一凛,强撑着惧意又骂了几句“alpha不得好死”便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乐殷南没有追他,她捡起那石头,边抛边走。

最后她在利元当铺面前短暂停留。

这是十七工作的地方。

但因为搜出账房伙计是漕清帮的首领,被督抚府紧急关停。

如今已经重新开门了。

“客官可要典当旧物?”

头柜听见脚步声,正忙着算账,想也不想便问道。

“我来取物。”乐殷南在柜前站定。

头柜抬头,看到乐殷南的模样,心中惊骇:“乐……”

“款项已全额结算,柜号一三四二,离字号。”

乐殷南打断了她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  注:改编自《史记·秦始皇本纪》:“臣等谨与博士议曰:‘古有天皇,有地皇,有泰皇,泰皇最贵。’”

《河图括地象》:“天地初立,有天皇氏,澹泊自然,与(北)极同道”。

————

感谢读者“小煜”,灌溉营养液+62021-08-21 14:28:28

读者“常笙”,灌溉营养液+402021-08-22 13:42:47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