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剧中间人 > 第五章 寻求真相和邻居(求票票!)

我的书架

第五章 寻求真相和邻居(求票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一路磨叽着来到现场,车头完全变形的车已经被拉到一边,辛迪和丹尼的搭档洁希·库拉托拉两人一起指挥着现场。

  “哦,原来你们两个家伙还记得自己是有搭档的,我们甚至以为你们去摔跤了。”洁希看着两人慢吞吞的调侃到。

  但兰斯两人读木着一张脸,好像没有听到她说什么的样子。洁希和辛迪只能相互看了一眼,脸上满是无奈。

  “那个被撞的倒霉蛋怎么样了?”作为探长的丹尼开口问到。

  “我们配合她完成了事故的录入,然后告诉他在刚才有影响警探的嫌疑,如果果他不愿意报完保险过段时间去取车的话。我不介意用影响公务导致警员重伤起诉他,然后再送她每周都去一次驾校,学一学怎么安全驾驶。”辛迪看着丹尼侃侃而谈。

  兰斯听着辛迪的操作,心想不愧是女人。要是自己来做这件事,说不定还得出示一下自己的格洛克,然后黑着脸“关心”一番,说不定最后还要被投诉。

  丹尼默默的点了个赞,“所以,收工吧,你俩后天把事件的笔录交过来,明天可以适当休息一下。”说到这丹尼声音放小了点,“就说是调查今天的案子就好了。”

  听到上司给两人开假,辛迪终于露出小姑娘的一面自己悄悄比了个耶,但兰斯的脸上...还是什么表情也没有。

  丹尼显然是早就习惯兰斯这张面瘫脸,“好了,今天你们就到这吧,我一个探长不想陪着你们加班。”

  周末的下班时间都早于工作日,本来应该巡逻的时间都留在了现场。兰斯开着车准备顺便送住在法拉盛的辛迪回家,距离案发现场不远的法拉盛是皇后区最大的华人聚集区。

  快到法拉盛附近,就像是到了七八十年代的香港。身边全是亚裔面孔。这里华裔要占到百分之五十五左右,兰斯慢慢的减慢了速度。

  纽约有一个东海岸最大的华人帮派,其势力笼罩整个东海岸,就是三合会。而三合会的现任龙头,就是李煌。没错《血战唐人街》的李煌,一个接近两米的怪物。

  但对于兰斯来说,李煌并没有那么可怕,因为那是他叔叔。之所以兰斯老爹的生意可以再东海岸如此顺利的发展,离不开三合会的支持。三合会下面有多个堂口,而兰斯老爹的酒店其实也充当了三合会据点的作用。

  拥挤的法拉盛不允许兰斯把车开进去,他只好把车停在了路边,两人来到一个狭窄的巷子后面。这里有一个通往二楼的楼梯,上面正是辛住的地方。

  “要不要上去坐坐?”辛迪看着兰斯说到,但这话一出两个成年人瞬间都觉得氛围有点奇怪了起来。

  “额,这好像才中午啊,不太好吧。”兰斯这话一出,两人瞬间进入了尴尬。

  “那就下次吧。”稍微有点脸红的辛迪突然觉得自己说错了话,说完便转身上了楼。

  兰斯站在楼下停了几秒,这上面其实是兰斯初中最先接触综合格斗的地方,而这里的馆主就是辛迪的父亲。是他带着兰斯进入了摔跤和综合格斗的大门,兰斯第一次去看菲多的比赛也是辛迪的父亲带他去的,

  甚至他还帮兰斯抢了一张菲多的签名照,那也是兰斯房间里唯一彩色的东西。

  “呼...下次吧。”自言自语说完,兰斯便一个人慢慢向着车走去。

  回到车上的兰斯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先开打开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之前的那个软件,兰斯看到了之前从那个黑人的手机里复制来的文件。

  兰斯自己搜索对方的手机文件,从短信开始,似乎发现了一条转账记录。兰斯接着往前翻,初步推测这个家伙的这枚金币是杀了一个人。

  兰斯打开他的照片,他看见了一张十分熟悉的照片,“FXXX,乔伊。”

  第一眼看到这个照片的兰斯大吃一惊,看过美剧的他一直以为乔伊是黑警杀死的,但这张出现在杀手手机里的照片却一下子推翻了这个结论。

  也就是说,黑警之中有人通过大陆酒店下了订单,来杀乔伊。兰斯不知道一枚金币到底有多少购买力,但他估计至少要一万美元。

  但一万美元一条人命,这个想法一下子让兰斯打了个寒颤。

  虽然一颗子弹就可以干掉一个人,甚至只要把人拦腰抱起狠狠砸在地上就可以结束一个人的生命。但一条命一万,对于前世生活在一个极其安稳国度的他来说,还是有点惊人。

  深吸一口气,兰斯启动了巡逻车,他还要把巡逻车还回去。一边开着车向曼哈顿走,兰斯一边思考着到底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雷根一家,尤其是丹尼和杰米。

  这两个家伙一旦上头,很有可能要出问题。逐渐冷静下来,他突然觉得一个警察的命,怎么都要高于一万美元吧。而且今天那个黑鬼的战斗力,怎么也不可能一枪击中乔伊的眉心。

  看过尸检报告的兰斯知道,乔伊是被一枪击中眉心死亡的,并且身上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也就是说杀手的枪法极好,在十几米的距离一枪就把乔伊给杀害了。

  想到这的兰斯决定先不告诉雷根一家,他希望自己找到事情的真相。而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要找到那个手机,然后把他交给一个可以把他所有记录都翻出来的家伙。

  想明白的兰斯一路飙车回到了警局的停车场,他甚至没准备进入警局,兰斯整理了一下心情,他开始有点庆幸自己的脸已经不能表现什么情绪了,不然他都不知道今晚怎么面对雷根一家。

  一路狂飙回到家,快开到社区的时候兰斯把车速减了下来,他可不想让这些中产家庭的律师给自己寄律师函,即使只是恐吓。

  缓缓将车开进了车库,兰斯从车库来到了后院。他的后院已经很久没有清理过了,上次一群人来这里玩后院格斗。在中间建了个简易的八角笼,还好他的左边是雷根一家,右边是一个带着儿子的单亲妈妈,两家人都不错也没有为难他。

  来到后院的兰斯发现笼子里有一个小身影,在那一遍遍的练习摔跤的下潜的动作。

  “嘿,小杰!”

  兰斯像跟成年人打招呼一样跟这个孩子打着招呼,那个叫小杰的孩子只是跟他招了招手便又自顾自练习起来。

  这孩子就是隔壁单身母亲的小儿子,兰斯很喜欢这个小子,要问为什么的话,因为这小子也是个自闭症的患者。

  从对方搬来社区后,兰斯就担任起了这个孩子的摔跤教练,希望他能够坚强起来,现在看来他的选人的眼光不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