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轮回乐园:这才是法爷 > 第一章.欢迎来到轮回乐园

我的书架

第一章.欢迎来到轮回乐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虚空,奥术永恒星,一座原始海岛上。

  很难想象在奥术高度发达的法师圣地之中,会存在着如此富有原始自然气息的地方,尤其是上面时不时传来的独特的吼叫声更是让人诧异,因为这是元素巨龙的吼声,而且是大量的巨龙。而在以通过吞噬自然元素获得强大力量为主流的奥术永恒星中,几乎没有成年元素巨龙的立足之地,在巨龙成年前施法者们就会组织猎杀,巨龙体内那经过高度浓缩的元素之血是施法者提升自我最好的材料。

  但在这里,时不时可以看到元素巨龙嬉戏的身影。而他们无意间泄露的强大气势,更是足以令八阶乃至一般的九阶强者心惊。

  按理说,元素巨龙作为元素生物中的顶级生物,这世界便没有太多存在可以令它们惧怕,那富含自然元素的龙躯甚至足以保证它们在深渊中短暂存活而不至于堕落。可是今天,它们怕了。那股强大的、至高的气息让它们不敢轻举妄动,尤其是它们能够感知到那尚未现身的存在四周所禁锢的、远超它们所能够想象的自然元素,以及元素所散发的哀鸣。

  “老师,你终于决定除掉我这个‘罪人’了吗?”

  一道爽朗的声音从海岛深处传来,一个中年人缓缓从岛屿深处走来,伴随着他的步伐,周围本来散乱的自然元素也渐渐归于平稳。

  若是从灭法时代就存在的怪物,一定能认出中年人的身份——至高之人最得意的弟子,奥术永恒星第二强者,至强者洛文。但随着灭法时代的结束,洛文也慢慢销声匿迹。

  但很少人知道,洛文的消失并不是因为在灭法之战中深受重伤,而是因为他是当时唯一一位帮助灭法者的法师。因为他的缘故,不少灭法强者的残魂才能避免魂大人的二次追击。也正因为如此,洛文在事后就被至高之人惩罚,被软禁在这海岛上。

  不得不说,洛文的天赋完全不输于他的老师,至高之人是吞噬元素者的顶点,而洛文却不修此道。相反,他以灵魂入手,创造了以灵魂沟通自然元素的灵法者一途。更令人惊讶的是,灵法者竟然能够极大程度地活化自然元素!不仅不会有损于自然元素,而且能够让自然元素如同正常生物般孕育出新的元素。正因如此,他是唯一一位与灭法保持着友谊的奥术永恒星施法者。

  本来至高之人对于洛文充满着期待,所以对他的交友品味也是十分容忍。哪怕是他干出了如此大逆不道之事,至高之人也不愿除掉他,一是因为洛文只是放走了灭法的残魂,无伤大雅;二是因为洛文是唯一一位灵法者,无论是他还是魂大人,都无法复刻灵法者这一职业的奇迹。

  然而今天,洛文又再一次触犯了底线。就在刚刚,魂告诉他他检测到了洛文的部分灵魂离开了虚空。而现在在他面前的这个中年人,在至强者的躯壳下只剩下了区区初入至强者强度的灵魂了,要知道,洛文主修的可是灵魂!要连续冲破他和魂联手建造的封锁,又冲出虚空的世界壁,哪怕是洛文的灵魂也会损失惨重。

  但洛文还是成功了。他的灵魂已经带着灵法者的传承信息离开了。

  至高之人冷眼看着这位他曾今最得意的弟子。以他的眼力,当然能看出洛文此时体内那即将爆发的、堪称恐怖的自然元素,还有他身旁那些同样灵魂残缺的元素巨龙。他本可以阻止这一切,但他不愿。他想给洛文最后一次向他出手的璀璨。

  ,洛文爆发了,巨龙爆发了,却并不是朝着他,而是整个虚空!一股难以言喻的元素巨浪席卷了整个虚空。与之相伴的,是虚空各地的元素巨龙的哀鸣。

  看着已经不见丝毫血肉乃至灵魂碎片残留的海岛,至高之人久久不语。他知道若是洛文想杀他,刚才那一下是有可能成功的。洛文最后的爆发,已经超越了至强者的极限,达到了那一步的境界!

  这一年,奥术永恒星宣布停止捕杀元素巨龙,元素巨龙成为奥术永恒星新的象征。

  这一天,虚空大部分的深渊之孔齐齐消失,深渊对虚空的侵蚀进度倒退十年,虚空的自然元素活度重回灭法巅峰时代。

  这是最初的灵法者送给虚空的,最后的礼物

  ……

  ……

  叶寒快病死了……

  叶寒不是孤儿,至少上大学前不是。天生的聪颖让他成为老师和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更过分的是,叶寒不仅脑子好,运动能力也是不同于寻常人,每年的校运动会都有他夺冠的广播,哪怕是专门训练的体育生,也只能望其项背却无法赶超。学校也曾专门找过他,希望他能参加比赛为校争光,但总是被叶寒婉拒。

  但在叶寒十八岁成年那天,等待他的并不是父母和朋友的生日祝福,而是一则噩耗:父亲被检测出肺癌晚期,原本幸福的家庭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同年,叶寒高考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考入京城大学,算是给阴郁的家庭添了一抹喜庆。

  叶寒二十岁生日,父亲去世。同年叶寒以本科生的身份在science杂志发表重量级论文,被誉为华夏科研界的未来。

  叶寒二十二岁生日,叶母思念成疾,居家突发心肌梗塞,经抢救无效去世。同年叶寒发表重量级论文,直博,进入中科院工作。

  叶寒二十三岁生日,他递交了一封辞职信加休学申请。同年,叶寒因怪病住院,经常性陷入长时间昏迷,无数专家接诊却毫无发现。

  叶寒二十四岁生日,叶寒祖父母伤心过度,去世。同日叶寒申请出院。他无视了他人的劝阻,执意进行一次单人野外生存。

  叶寒一直有一种感觉,是自己害死了他的亲人。第一次父亲去世时,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

  幸运的是,叶寒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死期。那毫无征兆的怪病,或许是老天对自己这个天煞之人的惩罚吧。他知道,下次昏迷就是他的死期。

  作为备受瞩目的科研新星,他的安危牵绊着许多人的心。叶寒知道,这次生存偶遇的驴友,绝对是来自部队的专业特种兵,负责把他这个求死之人从鬼门关前护送回来的那种。

  然而野外生存又有谁说的准呢?一次夜间与熊的意外遭遇,一个斜坡,便能让叶寒脱离他人的视线。为了防止被追踪,叶寒只穿了一件衬衣和一条长裤,都是他特意藏起来的。

  躺在树下,叶寒感受着晚风穿梭于林间的寒冷。无所谓了,反正都是将死之人,管那么多干嘛。倒是偶尔听到的呼喊声让他知道那些人还没放弃寻找。虽然很抱歉,但还是让我这天煞之人,死在这深山老林里吧。

  如此想着,叶寒逐渐陷入了昏迷之中。

  叶寒从未和他人提起过,他并不是真正的昏迷。相反,这是他感知世界最清晰的时候。他能听到周围环境的呼吸,能“看见”那不为人所知的世界:水中的水粒子,空气中的风粒子,医疗器械中穿梭的雷电粒子……他不想被人当精神病,所以他没说。

  他同样没说,在昏迷期间,他感受到的还有无穷的饥饿,那是一种发自灵魂的饥饿感。

  他也同样没说,他之所以得这种怪病,是一个淡蓝色的光球在他二十三岁生日那天从天而降,撞进他的脑海。但他事后查监控,只是看到在工作的自己毫无征兆的倒下。

  自那一天开始,叶寒就知道这世界存在着另外一面。

  但无所谓了,叶寒带着诸多的秘密,陷入了昏迷。

  至少,我还可以选择自己死亡的地点

  而就在昏迷前夕,叶寒似乎听到了一个宏大的声音

  【猎杀者,欢迎来到‘轮回乐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