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轮回乐园:这才是法爷 > 第五章.我想和你签订契约

我的书架

第五章.我想和你签订契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其实对于在第二天发现违规者的踪迹这件事,叶寒也很纳闷。

  他不是没想过主动出击,只是在和诸星登志夫达成交易前,单靠一个人的力量想要在这偌大的东京市里找出一个隐藏的契约者,难度不比倒立吃*小多少。

  但只要叶寒和诸星登志夫达成合作,叶寒完全可以让诸星登志夫发动警视厅的人手进行大规模搜查。不求逮出违规者,只要能让他投鼠忌器,局势就会向有利于叶寒的一方面倾斜。

  本来叶寒推测,疑似做能做出让虚空生物入侵轮回乐园庇护世界这等事迹的违规者,一定是个难缠的对手。

  为此他甚至放弃了前期直接硬碰对手的准备,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然而现在,叶寒发现自己似乎想多了:这违规者简直憨的令他怀疑人生。

  叶寒就站在名侦探事务所对面的窗户上,看着这违规者一脸邪笑地朝着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毛利小五郎走去,手里还拿着个椭球型的物体,应该是空母虫的虫卵。

  事务所里漆黑一片,只有那台办公桌上老旧的电视还散发着些许的光亮,与毛利小五郎的鼾声交相辉映。而就在他的身旁,一个男子正慢慢向他靠近。

  此情此景,极度适合拍摄某些低成本小电影。

  叶寒没有看再下去,而是翻身下楼,向着毛利事务所走去。

  结局没有半点悬念,就在叶寒刚刚到达时,他就注意到事务所里某个矮小的人影,以及在世界意志协助下大量向人影脚部聚集的风元素。

  “打开”门,叶寒就看到了在收拾现场的毛利小五郎和柯南,在两人的戒备下一把抓起昏迷的违规者,留下一笔钱,拿着掉在一旁的虫卵走了。

  “钱是修门的,明天我会过来解释。”

  是的,叶寒是直接“开门”进来的,若是因为毛利二人的戒备导致违规者清醒过来,他又得费一番工夫。而且太早当着柯南这位“光之魔人”的面杀人,叶寒担心他会被当做“黑衣人”。

  除此之外,叶寒实在不想再为这个废物违规者多花任何一点心思了,要不是为了搞清空母虫的来源,他前脚走出大门的那一刻就是这玩意的火化之时。

  不过蜕变世界的世界之子也是真的离谱,明明本质上还是个普通人,但柯南那麻醉型腕表上聚集的风元素甚至超过了大部分一阶法系契约者。

  更过分的是,毒元素和金元素是来凑哪门子热闹啊?无情!

  毒元素是木元素的变种,显露特征主要为侵蚀和增益;金元素是一种风土混合元素,是破甲类法术中的主元素。

  叶寒有理由相信,在一阶契约者中,能抗住这一针的不多。

  仅仅第二天,叶寒就感受到了蜕变世界对于非本土超凡者的恶意。

  轮回乐园并没有像普通任务世界那样帮助契约者完全融入世界,因为蜕变世界里命运的大幅度改变会提高蜕变失败的可能性,这不符合乐园的初始条例。

  更何况这原本只是一个超凡元素近乎为零的世界,乐园向契约者开放这个世界可不是让他们扮演都市超人的。

  叶寒估计在“茧”游戏的世界里,契约者们就不会再受到世界的恶意针对了,不然对于大部分契约者来说“B+”的评价简直是天方夜谭,虽然原本也不容易就是了。

  还有一点,对于世界来说,“空母虫”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

  不过现在,叶寒要做的就是好好审问下这个害他制定了好几套计划的违规者了。

  一盆冷水唤醒了这睡得正香的家伙,只是他第一句话就差点让叶寒破防了。

  “你丫干啥?老子可是主角……”

  【猎杀者已斩杀12433号违规契约者】

  【猎杀任务“清理违规者12433号”已完成】

  不用说了,第一句话已经将这违规者的消息暴露的一干二净,乐园每次重置世界都会清理掉上次世界的残留。所以这违规者肯定是被人忽悠瘸了,至于有价值的消息估计是没有。

  捡起掉落的猩红卡,叶寒回想起今晚的种种举动,突然发觉自己的心态似乎出现了大问题。

  他好像变得有点太急躁了。

  应该是在感知到那独特的波动,“灵法之力”获得提升后。【理性者】让叶寒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

  【灵法者】技能升级的限制大大拖延了叶寒变强的脚步,这无疑给把复仇作为主要目标之一的叶寒心里埋下了一根刺。

  放在平时,这根刺并不会体现出来。但在得知空母虫体内可能存在某种能够升级“灵法之力”的物质后,叶寒就不可避免的变得急躁了起来。

  这不是一个发现了就能解决的问题,但至少在叶寒有意控制下,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影响。

  ……

  第二天,诸星登志夫早早地带着诸星秀树来拜访叶寒,想要早点解决自家儿子的问题。

  不过叶寒并没有直接跟着诸星登志夫前往家中,而是让司机先开车前往米花町,准备叫上毛利一行人,毕竟事实大部分时候都比话语更有说服力。

  好玩的是,当叶寒到达毛利侦探事务所时,正好遇上了前来调查昨夜“入室抢劫案”的目暮警官一队人。

  本来目暮警官还想审讯一下被毛利小五郎指认的叶寒,结果就看到了身为警视厅副总监的诸星登志夫。

  诸星登志夫:小老弟你咋回事?

  于是乎,一行人浩浩荡荡地驶向诸星智勇家中,准备观看一起堪称魔幻的“外科手术”。

  ……

  “爸,你怎么来了?”看见诸星登志夫带着一行人进来,诸星智勇的眼神有些异样。

  “来看看你这个窝囊废最近在干什么蠢事!”诸星登志夫语气不善。因为根据叶寒的说法,再晚几天他的宝贝孙子可就要被彻底寄生了。

  “老头子,你……”

  额头的青筋暴涨,诸星智勇沟通起心脏处的空母虫,决定让这个有了孙子后就再也没正眼看过他的老头子知道,时代已经变了!

  “西……”

  叶寒一剑刺入诸星勇智的心脏处,故技重施,又是一只空母虫子体被杀。同时,他发觉自己的“灵法之力”又有了提升。

  没过多久,诸星太太的空母虫子体也被叶寒击杀。

  【猎杀者击杀虚空生物“空母虫”子体×2,获得世界之源0.1%,共获得世界之源21%】

  若是其他契约者知道叶寒的收获,一定会惊讶的合不拢嘴,在经历了第一天的毒打后,契约者们也不敢再把这个世界当做一个普通的世界了,一个个都潜伏着为游戏名额准备呢。没有类似叶寒这样的亲和力,一般契约者也没法通过交流获得大量世界之源。

  但叶寒却并不满意,这俩只子体比诸星秀树的体内那只强得多,就算因为昨夜叶寒在冲动下猎杀了部分空母虫,但这种递减效率实在是太高了,简直就像是空母虫体内少了什么东西。

  诸星智勇被寄生的时间尚短,空母虫子体被剥离出后只是神志不清,提前患上老年痴呆而已;倒是诸星太太已经被彻底寄生,病入膏肓,叶寒只能一剑送她归西。

  看到这个场面,毛利和目暮一行人也算是彻底相信了叶寒的话。倒是小兰最近本来就有点低烧,亲眼见到这个场面后晕了过去。

  诸星登志夫吩咐下去,让目暮警官他们暗中搜查,找出东京市内的被寄生者。

  根据叶寒的说法,空母虫子体寄生在与承载世界气运之人的关系亲密的人身上。像诸星登志夫作为警视厅副总监,也算是国运之人,身上也有着一丝世界气运。

  事情结束,叶寒也就不再多留,告别了众人,一个人自行离去。

  ……

  回到学校,叶寒也没有课,就这么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下午,思考让“灵法之力”提升的途径。

  “时锋老师,优十他……他在操场上昏倒了,快……快去救救他。”一个小女孩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是叶寒教的学生。

  “好的,别急,老师这就过去。”叶寒不疑有他,立马跑了过去,连身旁的拐杖都没带。

  到了操场,叶寒就看见了几个孩子围成一圈,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但叶寒却停下了脚步。

  “出来吧,像个老鼠一样跟了我一天了,不累吗?”

  不得不说,有些人还真就吃这一套,五个契约者从土里冒了出来,应该是配备了“土行”一类的魔法卷轴。

  “兄弟,你这吃相有点难看了啊。看你也是个新人,不懂点规矩。这样,你跟咱几个签个契约,把这次任务一半的奖励给哥几个,再把诸星登志夫那的关系借我们用用,这次任务算我们带你了,便宜你小子了。要不然,别怪兄弟几个不留情面。那拐杖剑是你的武器吧,今天算我们大发慈悲,优惠价教你在乐园混要保持谨慎。”

  先声夺人的是一个金丝眼镜,看上去挺斯文的,如果忽略头发上还残留的土屑的话。他说话很快,完全不打算留给叶寒什么插嘴的余地,自顾自的就把事情定好了。

  另外几人也一脸狞笑地朝叶寒包围过来。

  凭借人数优势,这几人在乐园里也挣扎着过了几个世界。等级提升不多,倒是这颠倒黑白,强词夺理的本事练的不错。

  其实他们几人也算有点眼力,平时遇到那些看起来就不好惹的狠角色也没有头脑一热,仗着人多硬上,都是欺负欺负些弱小的新人,到目前为止也没出现过翻车的情况。

  他们观察叶寒也有差不多一天了,看下来应该是个魅力向的契约者,为人和善,应该是还没有适应乐园的新人,极其符合他们的目标条件。

  为了防止意外,他还特意让队里那位有傀儡技能的队员操控了几个小学生。在他看来,对于依旧善良的叶寒来说,把几个孩子牵扯进来是其无法接受的。

  “呵。”叶寒无奈一笑,笑得眼睛男也笑了,默默在心中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但下一刻,他的笑容僵住了。因为叶寒竟然径直冲向那个有傀儡技能的队员。

  作为【灵法者】,除非涉及到意志层面,无论是元素还是灵魂层面的傀儡操控手段都无法在叶寒的感知下隐藏,显然作为低阶契约者的傀儡男并没有这么高阶位的技能。

  叶寒之所以选择傀儡男作为目标,除了因为傀儡系能力者近战的薄弱外,还有就是为了那几个小学生。

  毕竟叶寒才刚刚和警视厅建立合作,这时候突然因为叶寒导致几个孩子出事,无疑会使双方合作的关系出现裂痕,而这有可能会使叶寒的收益减少。

  陪着眼镜男墨迹了这么久,叶寒终于创造了一个使几人都松懈的机会。

  “流。”

  已经LV.7的【流】让叶寒能够在不到半秒的时间里完成法力的流动,眨眼间就冲到了傀儡男的面前。

  “流·灵法缠绕”

  叶寒耍了个心眼,故意在冲刺时才唤出灵魂中的“弑”,为了追求速度,只是用了缠绕,没有进行元素共鸣。

  那个傀儡男显然没反应过来,直到叶寒冲刺到其面前才开始准备后退,可惜已经晚了。

  一剑刺入心脏,叶寒选择直接爆发灵法之力,对方人数太多,不直接带走一个很容易阴沟里翻船。

  这时另外两个契约者已经冲了上来,看他们那健硕的体型估摸着是走近战路线的。

  叶寒虽然力量不弱,但也没有和这俩人贴身近战的想法,而是选择侧面避开。他可没忘记还有眼镜男这俩个家伙杵着呢。

  然而不知为何,叶寒突然有了一种想要硬刚两名大汉的冲动,在【理性者】的作用下很快就驱散了。

  转头看向那唯一的女性契约者,这是一个心灵系能力者,应该就是准备顶替小兰的游戏名额的那个人,可惜太过于被叶寒克制。

  是的,在早上见到了气色不佳的毛利兰后,叶寒就知道自己应该要从PVE模式转到PVP模式了,毕竟原著中可没提小兰生病的事。叶寒有理由怀疑这是契约者搞的鬼,总比将事情全部推给剧情外的补充要好。

  不管怎么说,叶寒的下一个目标找到了。

  “流·元素共鸣”

  叶寒这次选择共鸣的是水元素,不仅是因为水元素是他目前最熟悉的元素,也是因为“奥赛尔之灵”的侦测结果。

  早在这五人出现时,叶寒就启动了“奥赛尔之灵”,发现眼镜男竟然是一个火法路线的契约者。

  这不,一个巨大的火球正气势汹汹地飞向刚刚落地的叶寒。

  眼镜男对这次的“火球术”很满意,或许是因为压力的缘故,他这次不仅凝聚火球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也聚集了更多的火元素。

  他相信,无论是谁面对他这次攻击,都会手忙脚乱。这次又将是他带领团队走向胜利!

  然而,这被他寄予厚望的火球在靠近叶寒的过程中竟然慢慢变小,最后甚至消散在空气中,惊得他直呼卧槽。

  叶寒显然不知道眼镜男内心的活动,他只知道这看似威力巨大的火球其实已经因为凝聚了远超法术模型所能承受极限的火元素而变得不堪重负。

  面对此等外强中干的法术攻击,叶寒甚至懒得回击,直接调动水元素聚集在模型的薄弱点,算是给其的尊重。

  或者说,要是叶寒正儿八经地防御这火球,那才是丢了【灵法者】这法系顶级职业的脸!

  场上的生死战显然没有因为一颗火球的消散而停滞。待卸完力后,叶寒就再次施展“流”,直指那位心灵女。

  心灵女第一次见到完全不吃她技能的变态,心里暗暗发苦。但她手上动作可没停,从空间里拿出一把手枪,朝着叶寒开了几枪。

  倘若叶寒一股脑地死冲,难保不会挨上几发子弹,给局势增添些变数。

  但叶寒早就防着这一手了,一个滑铲与迎面的子弹擦身而过,“流”带来的超强动态视力甚至能看清子弹飞行的轨迹。

  叶寒也不再向前冲,竟然直接一剑插地。

  “水刃·环刃”

  “风刃”

  作为【灵法者】,叶寒本质上还是个法师,之前的行为都是为了迷惑这几个人。

  瞬间,心灵女的双腿被席卷而至的水刃斩断,鲜血喷涌而出,还没等她喊疼,就被风刃削成两半。

  俩个近战契约者也是没想到叶寒会突然来这么一手,仓促防御下也是受了不轻的伤,但强悍的体质让他们避免了心灵女那被一波带走的结局。倒是眼镜男因为离得远的缘故没有受到太多伤害,就是被吓破了胆,竟一个人丢下队友跑了。

  叶寒取消了水元素共鸣,改为风元素,面对肉体强大的契约者,风的锋利效果更实用。

  他没有去管那个眼镜男,作为火法,眼睛男的气息在这个世界太过于独特。记住气息后,叶寒追踪他比追踪违规者还容易。

  叶寒微笑地看着两位近战契约者,他的实战经验不多,很多招式还只有构想,这次是个不错的机会。

  只是希望,这俩人活久一点啊。

  ……

  当目暮警官接到叶寒的报警,匆匆带队赶来时,只见到了满地的断指和染红了草坪的鲜血,以及一身黑衣的叶寒。

  和警视厅合作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在有合适的理由时再怎么天方夜谭的故事都具有不低的可信度。

  至少那位哆哆嗦嗦给叶寒做笔录的小警察是信了。

  走出警视厅,叶寒叫了辆计程车,没有回学校的宿舍,而是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他可没忘记,自己还有个小尾巴还没处理。

  ……

  一路连滚带爬地跑回临时居住的酒店,眼镜男这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休息了一阵子,他这才想到被那个恶魔找上门的情况,收拾行李,准备连夜逃离东京。

  就在这时,酒店房门突然被“打开”,走进来的正是那个面带微笑,恶魔般的男子。

  男子的声音仿佛九幽之下的低语:

  “你好,我想和你签订一个契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