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轮回乐园:这才是法爷 > 第九章.我可是个侦探啊

我的书架

第九章.我可是个侦探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之前说过,空母虫母体想要吮吸世界,必须位于世界中心之处。

  而作为今后世界灵魂栖息之处,世界之子柯南所在的伦敦世界,无疑是超凡意义上真正的世界中心。

  但在元素感知失效的情况下,叶寒只能通过蛛丝马迹来分析空母虫母体的宿主。

  本来叶寒怀疑开膛手杰克会是母体的宿主,毕竟与世界之子对抗的开膛手杰克先天性就被世界排斥,非常适合母体的隐藏。

  但在第一次遇见开膛手杰克时,叶寒就发现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

  在猎杀大量子体之后,叶寒对于那特殊的波动有了更清晰的了解,那并不是因为空母虫本身的特殊物质,而是被空母虫吮吸的微量的世界之力。

  叶寒的灵法之力在同化空母虫的时候,被吸收的世界之力在瞬间得到了解放。而在这释放的过程中,世界之力会穿越异空间,回归世界核心。

  叶寒感知到的,正是世界之力穿越异空间的波动。

  这也是叶寒之后猎杀子体获得世界之源变少的原因:在乐园判定下,他已经获得过一次回报,再有世界之源的收获就相当于双倍奖励。

  这也是叶寒并不知情的原因,不然总有避免乐园克扣的办法。

  不过因为多次感受世界之力的波动,叶寒对于世界的感悟也愈发深刻。

  在他的感知下,开膛手杰克身上的世界关注度,竟然不比柯南弱上多少,水平和小兰差不多。

  其实这也是正常新生位面和主世界的关系。

  新生位面想要拥有独立意识,时不时给主世界来上一脚,以便顺利“流产”。

  主世界想要扩张自身,既当“孕妇”尽心照顾腹中胎儿,又当严父教训满脑子想要**的逆子。

  堪称世界版的“父慈子孝”。

  在这种情况下,与世界之子江户川柯南作对的开膛手杰克,竟然成为了“位面之子”?!!!

  讲真,就离谱。

  可惜这个位面并没有真正的成型,不然叶寒四人想要宰了开膛手杰克,可不会像之前那么容易了。

  不过对于空母虫来说,寄生位面之子就跟开了辆自爆卡车,属于千里送人头的行为。

  但除了开膛手杰克,这个世界符合寄生条件的对象并不多:只有福尔摩斯,莫利亚提和艾琳·安多拉。

  其中,福尔摩斯是原位面之子,而且最后也会被暂任位面主宰的泽田弘树关注,在一番交谈后也被排除嫌疑了。

  而在众人与莫利亚提会面之时,叶寒也在暗中偷偷观察,并没有感知到那空母虫独特的气息。

  虽然在这个位面里叶寒的元素感知无法大范围索敌,但对单体目标进行长时间感知的情况下,并不会被削弱多少。

  那么只剩下艾琳·安多拉了。

  为了避免引起艾琳·安多拉的警惕,叶寒并没有直接感知。

  他故意拿出一只空母虫子体,也是为了测试艾琳·安多拉的反应。叶寒听福尔摩斯说过,这个位面的艾琳·安多拉很怕虫。

  如果艾琳·安多拉被吓到,无法说明任何问题。

  如果艾琳·安多拉没被吓到,说明这只母体不是一般的猛,敢在这时候就显露异状。

  第二种情况下,那么叶寒也不得不考虑先团结那三人把艾琳·安多拉先给轮了的事了,他不会打赌这是一只脑回路十分清奇的空母虫母体。

  毕竟比起猎杀任务奖励的削减,活着才是继续变强直到完成复仇的根本保障。

  而在艾琳·安多拉被吓到后,叶寒也适时“粗鲁”地表现了自己的绅士风度,给了她一个并不恰当的吻手礼。

  而在接触的时候,叶寒也将自己调配的显形粉留在了艾琳·安多拉的皮肤上。

  显形粉是叶寒以空母虫尸体为原料,创造的一种专门针对寄生状态下的空母虫的药粉。

  它的效果也很迷,普通人碰到会有一种强烈的瘙痒,恨不得把自己的皮肤扒下来洗洗;但对于空母虫宿主而言,这玩意就像空气,完全没有任何感觉。

  经过确认的叶寒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暗中嘱咐安室透,让他在恰当的时机把艾琳·安多拉请到福尔摩斯家中。

  这是他和福尔摩斯约好的。

  为了防止安室透对任务不上心,叶寒就“邀请”他成为这个计划的第三者。

  只是现在看来,福尔摩斯对于爱人的死亡,好像并不像他口中说的那么洒脱。

  ……

  一天前,福尔摩斯家中。

  “你知道吗,这片看似完整,其实毫无逻辑的世界糟糕极了!”

  面对在意料之外出现的叶寒,福尔摩斯却像遇到了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友。

  “我的造物主给了我超乎寻常的智慧与破案经验,却没能创造一个配得上它们的世界。”

  “一天二十四小时很合理对吧。但为什么一个晚上的时间,干的事却只有四小时的量?”

  “有时候我偶尔会心血来潮,想去外面走走,但总无法迈开脚步;可当我改变想法时,我却又自由了。”

  “我记得有个罪犯,是个瘦弱的小子,但事实上他能一跳跳过三米高的墙……”

  “……”

  福尔摩斯抱怨了很多,就像一位闭口禅刚刚修行失败的僧侣。

  “那么,你又是为了什么而来的呢?”

  终于,倾诉完了的福尔摩斯主动将话题拉回了正轨。

  略微思索后,叶寒将经过润色和修改,消除乐园信息后的故事告诉了他。

  福尔摩斯听得很仔细,虽然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事实,但依旧愿意为守护这世界贡献自己的力量。

  但听完叶寒叙述后的福尔摩斯却久久不语,叶寒也再次耐心的等候着。

  良久,他才开口道:

  “在你要杀了艾琳的时候,请把她请到我家里来。”

  “哦?”

  “别误会,我只是想送她最后一程。”

  “还不一定是她。”

  “不,只能是她!”

  叶寒离开了,他需要去确认这件事。

  并不是他不相信福尔摩斯,只是世界上如果真的存在喜剧,那又何必以悲剧收场呢?

  ……

  但这故事终究还是一个悲剧。

  “节哀。”

  算是安慰了福尔摩斯一句,叶寒默默离开了房间,将这私密的空间留给了两人。叶寒并不懂得如何安慰人,他的感情早被现实的打击冰封。

  但没过多久,怀抱着艾琳·安多拉尸体的福尔摩斯挤开了房门。

  “我以为你走不出来。”

  至少对于叶寒来说,第一次走出丧失至亲的悲痛,他花了三天。

  “那可不行,我可是个侦探啊!”

  眼角依旧泛红的福尔摩斯感叹了一句,故作潇洒地跨过叶寒两人,他还要埋葬艾琳的尸体,虽然不久之后他们都要消散。

  “是啊,他还是个侦探啊!”

  安室透不免感慨,这是叶寒难得赞同的观点。

  哪怕是在消散的前一秒钟,福尔摩斯还是那位坚守着“人性的正义”的,追寻唯一真相的侦探。

  【三十分钟已到,猎杀者将返回初始大厅】

  乐园的提示却响了,不合时宜地响了。

  ……

  黑暗的空间里,叶寒孤身一人伫立着,直到一个发着光芒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好,我的名字是泽田弘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