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2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林?他……”

阿诺德见馆长面露难色,继续问道:“林绪先生不方便吗?”

“他昨天请了两周病假,今天应该在家休息。至于元帅大人的信息…”馆长头疼又笃定地回答,“林绪有点反科技主义,不爱用光脑,常常错过信息,这次可能也是看漏了。”

“林绪先生身体出问题了吗?”阿诺德追问,古地球考察团再过十天就起航,届时由深渊舰队护送,如果林绪到那时候还病着…

馆长摆摆手,“他的老毛病了,倒不是什么大问题,主要是虚弱乏力,无法长时间工作,需要回家休养。”

“只是简单谈话呢?”

“应该可行。”

“赵馆长,可以给我林绪先生的地址吗?我们想要去拜访他。”

“他住、他住,”馆长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描述林绪家的地址,斟酌了一下,吃力地尝试:“顺着第四大道出城,走西北方向的那条单行公路,他家在卡卡莫拉平原,一直顺着公路走下去就能看见一栋白色的一层平房,他不喜欢和人打交道,那里只住了他一户人家。”

当两人告别馆长,驾驶飞行器越过卡卡莫拉平原、到达林绪家门口时,终于深刻体会到了赵馆长纠结的“反科技主义者”和“不喜欢和人打交道”的真正含义。

整片卡卡拉莫平原只有一条公路深入其中,没有官方划定的空行线路,这几日恩底弥翁一直下雨,空中水雾弥漫,阿诺德不得不手动操控飞行器下降到水雾之下,看清公路车辙的轨迹前进。

一座白枫木盖灰蓝色瓦的房子孤零零伫立在空茫原野之上,完全不符合星际时代建筑的用材和造型设计,扑面而来的是浓浓的古地球风格。

它甚至没有智能传呼装置,阿诺德只能亲自走到廊下敲门,海因里希在一旁等待。

房内没有光线,无人回应敲门声。

细雨落在海因里希墨黑色的军装上,特殊布料不会被浸湿,但四处滚落的水珠仍破坏了军装干净利落的质感。

阿诺德见元帅抿着唇,叹了口气劝道:“元帅,要不我们改天再来?主人应该不在。”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海因里希说,他不能在新月特区待太久。

海因里希·楚掌握的深渊舰队还有个名字,叫作第七巡查军团,其它六个军团下属舰队数在三到五个不等,各有固定驻地,只有第七军团常年在帝国星域内巡航,处理流窜危险分子,或是作为后备增援战力和突击冲锋战力。

第七军团下属仅有一只深渊舰队,又因海因里希战功赫赫,彪炳星际,人类逐渐以深渊舰队和楚元帅来指称,而非第七军团与楚军团长。

皇帝和贵族难免忌惮海因里希手中的力量与威望,很少让他回首都星,即使回来,深渊舰队也必须停靠在新月特区之外。

海因里希·楚十分之九的人生都飘荡在星辰之间,做帝国最锋利的矛、最坚硬的盾,坚硬到足以抗下来自人类本身的质疑。

这次发现母星地球的消息实在过于重要,皇帝陛下召海因里希返航首都星,但述职结束后,他仍得尽快离开,短短十数天的时间里,太多事情需要处理,只抽得出一点来见一个陌生人。

“房间里有人。”海因里希上前一步,靠近大门。

“是吗?”阿诺德疑惑是不是又有什么s级alpha特有的敏锐感官传回的信息,而他一个a级alpha无法察觉。

海因里希蹙眉:“你没闻到这股味道吗?”

“啊?什么味道?”阿诺德下意识吸了吸鼻子,除了雨水和青草的气息,什么也没发现,他左右张望了一阵,忽然从窗台边去来一个外卖盒,“是烤肉味吗?外卖放在外面,还是…昨天晚上的,一天也没有被拿进去,林绪先生可能没有回来过。”

不,当然不是烤肉味……

海因里希瞥了眼外卖盒中冷掉的食物,紧皱的眉头并没有放开。

他闻到了一股……甜味。

非常甜,甜到让他感到躁动。

这股味道还在继续加强。房间里有什么?

海因里希上前几步,加重力气敲门。

砰——

重物落地的声音忽然从房间中传来,紧接着是一阵虚弱的闷哼和动物嘤嘤嘤的惊恐尖叫。

阿诺德一下子变了脸色,真有人在。

是林绪吗?他的病得很严重?

海因里希赶在阿诺德反应过来之前掏出光能枪,对准金属门锁就是一枪。

他的长腿一脚踹开门板冲进房中,在黑暗中沿着浓烈的甜味寻过去,晃眼间,一道黑黢黢的人影突然出现在角落,一把将海因里希扑倒。

海因里希用膝盖顶住对方,试图掀开这个袭击者,竟然没成功!

s级alpha体质和龙族血脉给了元帅大人强悍的身体素质,这几乎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在赤手空拳状况下被一个人类压着打!

下一刻,愈发浓重的甜香混着湿热的气息接近——

他把元帅的手反剪扼制在肩膀处,埋头一口咬在了元帅的脖子上!

鲜血溢出,血腥味瞬间充斥口腔,脑子昏昏沉沉的林绪瞬间清醒,他猛地张大双眼,一双冷冰冰的玻璃般的金色竖瞳映入眼帘。

林绪心中接收危机信号的弦一瞬崩到最紧,像豹子般从地上弹起来,发烫的血已经顺着喉管滑进了他的胃里……

昨天回到家后,林绪连饭都还没来得及吃就倒在了床上,强烈的排异反应让他感觉身上每一处都在发烫疼痛,他强迫自己睡过去,却跌入混乱迷离的梦境,他不停地出汗,就像是条缺水的鱼,没法跳进水里,只能靠自己出水浸湿干涩的皮肤。

林绪不知道恒星是否上升下落过,他几乎分辨不出时间,直到一阵响声传来,他从床上摔下地,才终于有了点现实世界存在的实感。

随着闯入者的逼近,一股强烈的能量也随之靠近,猛然撅住林绪的心神,他的大脑几乎瞬间混乱,扑上去咬住来者身上唯一露出的一块皮肤。

滚烫过头的血液瞬间让他头脑清醒过来,迅速跳开,可血液下肚后,更加强烈的眩晕袭向他,在恍惚之间失去了意识。

阿诺德在反应过来的瞬间对林绪举起光能枪,危险的淡蓝色光芒闪烁着瞄准射击的信号,下一刻光能束就能穿透眼前的袭击者,可海因里希下意识地接住了倒下来的人。

“别开枪!”

海因里希制止住阿诺德,但也没有放松警惕,他的手扼住林绪的后脖颈,确认这人真的完全昏过去,没有攻击意图和能力后,终于松开钳制。

他抱着林绪站起身,才发觉刚才把他压制地完全不能动的青年轻飘飘的像一朵云,瘦得抱在怀里都觉得硌人。

“元帅,他…”

“是林绪。”海因里希回答,他的夜视能力很强,在林绪埋头靠近他的瞬间就认出了青年的身份,“把灯打开。”

阿诺德应声后试图呼唤家用智能开灯,无果,寻找感应光源,无果,花了好一会儿,终于在墙壁上摸索到复古的按动式开关。

他差点要害怕这个反科技主义者连平时照明都是用蜡烛了,毕竟客厅里还燃着一个原始的壁炉,柴木烧尽,现在只剩下点点火星。

灯光亮起,昏迷中的林绪仍能感到突如其来的光线,不舒服地皱了皱眼,阿诺德终于看清他的脸,和记忆中看过的资料比对一番,确认没找错人。

资料照片里的林绪苍白、瘦削,现在也是,但病痛削减了冷漠,半长的头发湿漉漉乱糟糟,被海因里希身材高大的抱着,平添上几分脆弱。

一黑一白两只兔兔猫焦急地围着主人打转,嘤嘤叫着,不停扒拉海因里希的裤脚想爬上去。

海因里希的颈侧有一片鲜红的血迹和格外醒目的齿痕。

一个人咬了元帅一口!元帅公主抱着一个男人?

阿诺德一瞬不知道哪个想法更为惊悚,连忙说道:“元帅,要不我来…”

“他发烧了,我送他去医院,”海因里希不在意颈边的一点小伤,但林绪的体温烫的吓人,可每走一步,小黑和小白就跟一步,他不得不喊上快石化了的阿诺德,“把这两只猫抱上。”

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还是元帅的龙族血脉终于压过人类理智了?

雷厉风行、铁血无双的楚元帅竟然没有当场毙了袭击者——虽然袭击者未遂,还记得贴心地把人家的宠物一起带上——阿诺德承认这两只兔兔猫可爱到让人心都化了。

甚至在把人送到医院后,元帅还推掉了当晚的宴会安排,一直在床边目光深沉地凝视着人家!

元帅大人,您这是要干什么?!

阿诺德一脸空白地走进病房,把电子病历单递给海因里希,病床上的林绪还昏睡着,病号服套在他身上空荡荡的,两只兔兔猫蜷缩在被子一角陪他睡觉。

海因里希低头浏览病历:“炎症和…营养不良?”

“医生说没有严重疾病,”阿诺德回忆着医生的话,解释道:“炎症可能是受寒引发的,用药过后能很快恢复,但营养不良需要慢慢调理,医生根据林绪先生身体缺乏的营养元素调配了特质营养剂,接下来三个月定时定量服用,恢复身体机能。”

“为什么会出现营养不良情况?”海因里希看向沉睡着的林绪,想起青年人轻得像羽毛一样,目光慢慢凝固。

“呃,这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