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6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6章

林绪在门前的台阶坐下,翻出被他遗忘多时的光脑,检查自己的工作信箱。

编辑回信、出版社赠书、讲座邀请……帝国研究院的考察团邀请信、阿诺德的预约谈话询问……

还有一条十天前发送的……海因里希·楚的问候?

林绪皱着眉点开。

“林绪先生,这段时间好好休息,我不会再来打扰。”

下面跟着一串医嘱截图和营养剂使用注意事项。

林绪的眉头放松下来,一直看到最后一排字,然后把光脑扔到一旁,仰头望向平静的夜空。

夜风吹散浓云,无数星斗在宇宙中绽开,比星辰更亮的,是接通主星的太空电梯的巨型探照灯。

除了到达星际时代的最初几年,林绪几乎不接触科技造物,馆长说他是个反科技主义者,其实并不准确。

林绪对人类科技进步没什么意见,只是容易触景生情,被拉入回忆之中。

末世开始后第十年,人类在幸存者基地筑起铜墙铁壁,用以抵挡丧尸潮、核辐射和严冬。

这是林绪接受异能改造的第三年,改造进程进行到第五项,深海变异基因移植。

他自愿接受改造,但在手术灯下往来数次,忍受着基因异变的痛苦,难免对冰冷的金属器具产生抵触。

当负责改造的总医师在恢复期聊天时问他,如果末世结束,他想去做什么。

林绪回答:“找个没人、没手术室的地方,盖一座木屋住下,养狗、养猫、钓鱼。”

总医师一直在林绪身边,很了解他,听后笑着问:“你真的能忍受平静如一潭死水的生活吗?”

“为什么不能?”

-

庆祝宴会在深渊舰队起航后的第二天傍晚举行。

林绪换上正装,带着邀请函驱车前往古地球博物馆。

博物馆的外部结构与内部装饰均仿制古地球的新罗马式建筑,水晶吊灯的璀璨光华流淌过洁白光滑的大理石。

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但大厅里已经站了不少人,林绪顺着台阶走下时,发现平时用作展出场馆的主厅被改为宴会厅,侍者穿行在华服宾客之间,宾客们觥筹交错,笑容满面。

主厅中最大的展品古钢琴被挪走,只剩下一些小巧的展品安静地被陈列在玻璃罩中,为这场庆祝宴会增添几分古地球氛围。

宴会的主人太子殿下尚未到场,大厅中除了林绪认识的某些同行外,还有许多身穿军装、领配军衔的军人、挂着勋章与家纹的贵族和总出现在星网新闻页面的政客。

他没有加入任何聊天的想法,朝着无人的角落走去,可刚走到一半,就被玛琳安娜眼尖的发现,接着就被拖到人群中。

她知道林绪不爱说话,所以只是笑着向同行们介绍自己的学生。

玛琳安娜今天穿着一身白裙,行走间香气氤氲,仿佛一朵盛开的玫瑰花,陈靖山陪在她身边,他从军校毕业,不太能插得进一群学者们的对话,只是唇边带着浅浅笑意注视玛琳安娜。

林绪站在一旁,和陈靖山一起当安静的背景板。

眼前没能进入考察团的古地球学者们或惋惜、或展望未来的学术发展,远处有三五位身着华丽长裙的omega贵妇人用扇子掩面,目光看向玛琳安娜,掩面讨论着她。

玛琳安娜专业、温柔、耀眼,且富有,她总能成为话题的中心,直到一人忽然把话锋指向林绪,疑惑地问道:“林博士专攻古地球语言,连这次的考察团领头人周平波教授都称赞林博士是最出色的古地球语言学者,怎么还留在恩底弥翁星上陪我们这些人聊天?”

他问得似乎很真诚,背后却透露出不善的质疑与嘲讽。

林绪太年轻、太聪慧,让他们感到压力,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林绪永远游离于他们的体系之外,夺走本该属于团体之内的荣誉与赞赏。

可林绪又离群索居,连劝诱的机会都没有,慢慢地,某些人对他的看法就变了质。

没有人阻止提问者,玛琳安娜的笑淡了下去,但在她开口反驳前,林绪回答道:“我不认识周平波。”

他回答的简易直截,却把对方噎得几乎不能答话。

对方把一切讽刺藏在话语之下,比方说,周平波带领考察团前往古地球,林绪却还留在恩底弥翁,没有一同启程,或许周平波的夸赞不过是随口之语鼓励后辈,而林绪也未必有真才实学。

结果林绪直接来了一句,我不认识周平波,打破他的思路。

不认识,所以当然不会去和周平波聊天。

如果说对方言下的讽刺之意是这群人的心照不宣,那么林绪回答则是直指逻辑,把藏在话语之下的腌臜扒出来给人看,看似平静,实则毫不留情。

说话者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

玛琳安娜轻哼一声,颇有些扬眉吐气,她的学生只是不爱说话,又不是不会说话,这群饭桶在这瞧不起谁呢?

林绪面色不变,并不在意尴尬者的想法,他和玛琳安娜低声说了几句后就离开了这个社交圈,玛琳安娜同样转身就走,去找她的omega姐妹们聊天去。

林绪总算走到他看中的无人角落时,又一个人影突然冒头出来,把他吓了一跳。

“林老师!”瑞恩兴奋地在他耳边喊道。

林绪被吓得后退几步,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战斗本能,才没一拳头挥到瑞恩脸上。

“晚上好。”林绪出于社交礼仪,点头回复了一句,瑞恩却像是被打开了某个开关似的,叽叽喳喳地说起来,从最近博物馆的工作谈到奇怪的游客,偶尔还提起亲爹不再阻止他做古地球学,说完自己,又开始说最近的新闻。

大厅中的人们热情寒暄,人声汇成一团嗡嗡声,包裹在博物馆的穹顶之下,让林绪感到头疼,唯一的安慰是瑞恩虽然话多,却并不需要林绪给他什么回复,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一直说下去。

忽然之间,嗡嗡声停止了,仅剩的人声便格外明显,像翻飞的蝴蝶,但很快,最后这点人声也消失无踪,只听见浅浅的抽气声和军靴稳重落地的规律脚步声。

没有指挥,人们却整齐地偏头看向同一处,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去,视线中出现的笔挺身影很好地解释了突如其来的默契安静。

走下台阶,进入会场的人是海因里希·楚。

他一身漆黑军礼服,比平日里所穿的军装常服更加复杂华丽,利落的裁剪衬得他肩宽腿长,缀满前胸的军功章昭示此人征战沙场千百次、所向披靡。

军帽之下的银发金眸来自龙族血脉,帽檐在冷峻深邃的面孔上落下一片阴影,冰冷而威严。

随着他的脚步,宴会厅的人群不自觉地为他分出一条道路通行,并恭顺地垂首致敬。

海因里希不微笑,也不言语,只是目光锐利地走过人群。

远远站在人群之后,隐藏住自己的林绪很是疑惑:“楚元帅为什么会在恩底弥翁星?”

今天的庆祝宴会就是为深渊舰队成功护送考察团起航而开的,现在,深渊舰队的主人不在维多利亚号上,反而出现在宴会现场。

简直就像是棺材的主人站起来,亲自主持自己的葬礼一样荒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