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7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7章

“我听说是有星盗在起航时攻击深渊舰队,楚元帅亲自驾驶机甲追击。”瑞恩悄悄告诉林绪,“舰队正常行进,击溃星盗后楚元帅落后一截,机甲的速度追不上舰队,于是落地首都星,准备重新调遣一艘星舰,正好太子殿下设宴,就把楚元帅也请来了。”

“嗯。”林绪应声。

瑞恩发现他的目光还落在海因里希身上,心中不由得感慨,即使是林老师这种不愿与人交流的人,也会被楚元帅的英姿吸引。

他兴奋地拽了拽林绪的袖子:“林老师,你看这场景,像不像我们复原翻译的那本古地球神话书中写的摩西分海的场景。”

或许吧。

林绪不在乎瑞恩的话,此刻他眼里只有海因里希一个人。

他好香噢。

林绪在走近的这个男人身上嗅到一股晶核能量的香气,对于一个饿了七八年的人来说,能量的气息着实迷人过头,几乎让他后腰发软。

以至于直到海因里希停在林绪跟前时,林绪仍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视线直白地扫过他的前胸、肩头、领口,试图找到可能存在的晶核。

海因里希在林绪面前站定,微微启唇,两片薄唇间露出一条缝隙,却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林绪——虽然他们总共也没见过几次。

一身整洁的正装换掉了林绪过去极为随性的穿着,半长的黑发被梳理整齐,扎起来柔顺的垂在肩上,碎发撩到耳后,露出了整张脸和光亮的双眼。

这让他看起来有一种近乎惊心动魄的混合着美丽与俊朗的气质,瘦削的身形与脸颊添了几分无关紧要的病态,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微颤着,在眼球上投下一片阴影。

灰色双瞳依旧是雾蒙蒙的质感,但颜色浅到几近于透明,让人觉得奇异,尤其是被这双眼睛紧紧注视着时。

海因里希竟有一瞬间感觉自己是被捕食者锁定的猎物,眼帘抖动了一下。

全场宾客的目光汇聚于此,有些人认出了林绪,正窃窃私语。

海因里希想林绪应当不喜欢被人围观,便偏头向身后跟着的阿诺德说了几句话,阿诺德即刻领命,大步迈入大厅中活跃气氛,让各位宾客不要拘谨,自由活动。

很快,宴会厅又笼在一团和平的嗡嗡交谈声中,只不过这一次,谈话的中心大多是海因里希·楚。

海因里希低头,再次迎上林绪的目光,对方只比他稍矮一些。

“你好,林绪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晚上好,楚元帅。”

林绪回答后,海因里希不知为何沉默着,他便难得地主动开口:“楚元帅,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

“问好。”

润滑剂阿诺德不在,今天跟在元帅身后的另外两位军官都是陌生面孔,神色颇为敬重,似乎没有帮元帅打圆场的自觉,任由海因里希嘴里吐出一个简单而奇怪的单词。

海因里希说完就抿住嘴唇,似乎自己都对自己的回答不太满意,又被林绪直勾勾的目光盯得几乎想挪开眼。

但林绪忽然扬唇笑了,不是虚伪的客套,他弯起眼睛,笑得真心实意,海因里希只在一旁见他对玛琳安娜笑过,现在一见,想要挪开的眼忽然停下了。

徒留瑞恩一个人在一旁震惊到张圆了嘴,原来林老师控制笑容的面部肌肉没有坏死吗?

他很快又试图捂住自己的嘴,希望元帅大人没有发现自己的失态。

海因里希的确没发现林绪身后还有一个人,他看着林绪的双眼,觉得自己像是被黑洞引力捕捉的天体,根本无力逃脱。

可他也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

海因里希·楚是战无不胜的帝国之剑,好似生来就是为了战争与帝国的荣耀。

他的每次开口,似乎不是与同僚或政客坚定决绝地商议战况,就是在不容置疑地下达命令。

正常而无目的的沟通遥远地像是上辈子的事了。

他对林绪有什么目的吗?

想生……不。

拿一瞬间的本能反应去冒犯对方,海因里希觉得实在是不合适,可他又是为什么在发现林绪望向自己的目光时,下意识地朝这边走来?

好在林绪再次主动回复:“谢谢元帅的问候,您穿军礼服很好看。”

“尤其是这枚胸针,很称你的银发。”

海因里希低头,看向胸前的宝石胸针,上手把它取了下来。

这是一枚闪着光的淡银色宝石,简单设计成菱形,没有多余的装饰,简洁、冰冷、美丽。

海因里希觉得它更称林绪的灰眼。

于是他向林绪伸出手,宝石胸针就静静躺在他的手心:“林绪先生喜欢,就送给先生,算作我冒犯的赔礼。”

这回轮到林绪惊讶了,他只不过是想打开一个话头,问一问海因里希的这枚嵌着晶核的胸针出自哪位设计师之手,没想到海因里希直接把胸针送给了他。

冒犯?海因里希哪里冒犯过他?

是说踹烂了他家的门吗?还是那个奇怪的恶龙与公主的故事?

可林绪觉得自己的回复也不遑多让。

-

跟随元帅的阿诺德让大家继续宴会,不必在意元帅本人,可大部分人都做不到,至少omega贵妇人圈里的姐妹们仍用扇子遮住下半张脸,若有若无的瞟着元帅高大的背影。

一个人问:“玛琳安娜,你的学生认识元帅大人?”

玛琳安娜冷哼一声,仰头饮尽杯中酒,抬手把杯子放在路过的侍者盘里,换了一杯香槟:“认识。”

她有些烦躁地继续喝酒,不明白海因里希为什么会屡次找上林绪,她知道自己的学生对政治斗争不感兴趣,玛琳安娜一直努力着把漩涡挡在他身外,海因里希的出现却破坏了难得的安宁。

“那…你知道元帅他到底行…到底有没有成婚的意愿?如果有,贵族小姐公子们才好早做准备。”

玛琳安娜正在气头上,很想说元帅不行,但最后还是放弃,再喝了一口酒。

“不必一直指望着楚元帅,适龄的alpha很多,不要为难自己的……噗——”

话刚说到一半,玛琳安娜忽然喷出一口血,腹部绞痛瞬间爆发,僵硬与痛苦顷刻顺着血脉蔓延至全身,手中握不住的玻璃杯摔落在地,应声破碎飞溅。

贵妇人们被鲜血吓得惊声尖叫,连连后退,整个大厅中安静了一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随后爆发出了激烈的呼喊。

玛琳安娜颤抖着倒下,被身旁的丈夫一把接住,“玛琳安娜!玛琳安娜!撑住,医生?医生呢!”

林绪转头望去,从无数人涌动身躯的空隙之间看见玛琳安娜跌在地上,呼吸微弱,白裙染血,他的脑子瞬间就懵了,手停在半空,没有接下海因里希递来的胸针。

宝石平滑的切面倒影着光下的景物,一个小黑点飞速在切面上放大,尖锐的外形也逐渐清晰。

几乎是瞬间,海因里希飞扑过去把林绪按倒在地,银灰色宝石被抛到半空,在飞旋子弹的冲击力下化作无数碎片。

一声枪响唤回了林绪的理智,也唤起了宾客们真正的恐慌,尖叫在大厅中迅速蔓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