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清穿之贵妃(快穿) > 第101章 熹贵妃20

我的书架

第101章 熹贵妃20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起, 九阿哥就知道自己不是个聪明人,文不成武不就。

于文,他比不过皇阿玛手把手亲自教导出来的太子二哥, 比不过吟诗作赋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的三哥, 比不起论起民生大事头头是道的四哥, 比不过礼贤下士讲起话来让人如沐春风的八哥。

于武, 他比不过长得像熊一样壮实的大哥,比不过看着有些清瘦实则深不可测的四哥, 比不过脑部神经全长到了发达的四肢上的十弟, 比不过论起边关战事就两眼亮晶晶的十四弟。

九阿哥很自卑, 很挫败, 很沮丧。皇阿玛眼中淡淡的失望,额娘若有若无的叹息和勉强的笑容, 是萦绕了他整个幼年和少年时期的噩梦。

而八阿哥, 则是照亮九阿哥黑暗时期的一束光。

“‘尺有所短, 寸有所长’,每个人都是合适自己的战场。尽管九弟在文韬武略方面略有所欠缺, 但定然在其他方面有我等兄弟望尘莫及的长处。”

“八哥, 你别安慰我了,我能有什么长处?我干啥都不行, 我根本就不像是皇阿玛的儿子。”

“怎么会呢?谁说九弟你身上没有长处了?嗯,比如说,你对数字和算学十分敏感,宜妃娘娘协理六宫账本的时候, 好几次多亏了你才发现了其中的坑呢。依我看啊,九弟,你要是做生意, 肯定会是一等一的好手,任是谁也没法糊弄了你去!”

“是吗?八哥,我想想……”

于是,九阿哥十六岁大婚,出宫开府后,就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行商这一条路,不论宜妃怎么怒怎么哭怎么闹,他都毫不动摇。

因为,他不想丢了他唯一的长处,他不想失去他仅有的价值。

但是,他也不是不在意周围人眼光的,他其实也很想有份正经差事做。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八阿哥明明答应得好好的,好些年过去了,仍是不能给他谋个过得去的职务。

在此之前,九阿哥没有怀疑过八阿哥,从来没有当过差的九阿

哥不懂这些。

直到这次四阿哥想要感谢九阿哥拉丁文氏满语给他的启发,抬抬手十来日的工夫就给九阿哥谋了个鸿胪寺少卿的差,体面、清闲,而且能让九阿哥的语言天赋有了用武之地,九阿哥欢喜得快哭出来,才意识到他的好八哥不一定是好八哥,他的冷面四哥或许才是真正关心弟弟的好哥哥。

其实,以八阿哥在朝中的势力,不是不能给九阿哥弄个好差。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八阿哥考虑得很多。一则九弟若是有了职务,那放在生意上的精力会不会变少,赚得的银钱也要缩水,这是会影响他的大计啊!二则九弟的才能他是知道的,放在重要的位置上怕坏了他的事,放在闲差上又是浪费时间精力有碍给他赚银子。

所以,从自身的角度出发,八阿哥一直在敷衍九阿哥。瞎折腾什么呢?好好赚钱给他供银子就好了,等他登上那至高无上的位置了,难不成还能亏待了这个弟弟?

八阿哥觉得自己做得没错。他也是为了九弟好啊,怕九弟受打击啊,当然其中也有那么一点点私心啦。不过兄弟之间,计较那么多干嘛?是吧是吧。婉音都说了,他们是一辈子的好兄弟!

就在八阿哥的盲目自信中,突然开了窍的九阿哥与他渐行渐远,反而不动声色地与四阿哥越走越近。

好在八阿哥听信了婉音的话,这段非常时期以不变应万变,按兵不动,使钱的地方少了,向九阿哥要钱的次数和数目也直线下降,由是并没有察觉到九阿哥的异样。

随着日子一天又一天地过去,八阿哥对婉音的信任与日俱增。

八阿哥确信,婉音是老天爷送给他的外挂,尽管黄河决堤的预言没有发生,尽管四哥因为他横插一脚的缘故没得时疫而是得了天花,但是其他的“梦境”都一一在现实中呈现了啊。

比如:

八阿哥问道:“音儿,你那位嫡姐怀的是儿是女?”

婉音掰着手指算了算:“八爷,大姐姐会为四阿哥生下他的第四子。”按照历史还

会是未来的败家子渣渣龙乾隆皇帝呢。不过有她这个穿越女在,渣渣龙他老爹四阿哥都未必能变成雍正皇帝,更别提他这个小屁孩了。

数个月后,清音在圆明园格外顺利地诞下了一个长得十分俊的小阿哥,四阿哥高兴地给他命名为“弘历”。

婉音说的好准。八阿哥想道。

再比如:

八阿哥问道:“音儿,大哥、二哥、三哥、四哥、五哥、七哥都有好几个儿子了,九弟都有了两个女儿,只有爷至今膝下无一儿半女。你跟爷说说,爷什么时候能有自个的血脉?”

婉音笑嘻嘻地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妾身正有个好消息要告诉您呢,妾身有喜了!”

八阿哥欣喜若狂。

半晌后,八阿哥恢复了冷静,期待地问道:“那福晋什么时候会有孕?生的是儿是女?”他更想要八福晋的嫡子,有了嫡子,安亲王和郭络罗氏那边对他的支持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婉音顿时变了脸色:“福晋就是个不会下蛋的老母鸡,她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

八阿哥失望不已。想到去八福晋房里也是做白用功,他就兴致缺缺,很是敷衍,转而增加了去侍妾张氏和胡氏房里的次数。

不久之后,张格格也爆出了喜讯。婉音黑了脸,她记得历史上的八阿哥是有一个儿子的,应该是她生的吧?她是得天命宠爱的穿越女,张氏算个屁啊。

八阿哥则是高兴得快疯了,想了想,他使出浑身解数安抚了八福晋,许诺了一大堆,恳请她千万保住他的两个孩子。八福晋尽管心中不愿,但是想着八阿哥总没有孩子也不是个事,也就应了下来,把后院管得跟铁桶似的。婉音对付张格格的小儿科手段才刚起个头呢,就被八福晋给咔嚓掉了。

八阿哥瞧着两个侍妾渐渐凸起的肚子,笑眯眯喜滋滋。

果然,婉音说得好准啊。八阿哥想道。

再比如:

八阿哥某次经过上书房的时候,正好遇见了经文师傅在大肆褒扬弘晖,夸他有乃父之风,写得一手好字,作的一手好策论。

八阿哥心头一震。他想办法买通了上书房的小太监,翻阅了弘晖的功课,越看越心惊。他想到皇阿玛似乎也在好几个场合夸赞过弘晖好几次,心里的危机感就更重了。他担心皇阿玛因为弘晖的缘故,对四哥越发信重。

明朝的时候不就有先例吗?某皇帝觉得他的嫡长孙天资卓绝,觉得把大明江山交给他这个孙子他才能安心闭眼,于是就毫不犹豫地封了他的胖儿子——嫡长孙他老爸为皇太子,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封了他钟爱的好圣孙为皇太孙。胖儿子干啥啥不行,就因为生了个好儿子,一路躺赢从皇太子做到了皇帝!

八阿哥怕啊,就怕同样的好事在四哥身上发生。于是,他打算对弘晖下手。

动手之前,他习惯性地去找婉音要个预测,想吃个定心丸。没想到婉音坚决地阻止了他:“八爷什么也不需要做,弘晖不会是您的威胁。”

“因为,他活不长了。”

废话,要是弘晖好好活着,哪还有弘历做皇帝这回事啊?她记得很清楚,四阿哥的嫡长子是个早死的命。

八阿哥将信将疑地停了手。小崽子要是能自己灭亡当然更好,省了他的事,免得哪里没收拾干净惹祸上身。

两个月后,弘晖得了风寒。四福晋没把它当回事,都没找太医,只在京城找了个名气不算小的大夫过来看了看开了点药。弘晖病情一直反复不得痊愈,四福晋也没想着去告诉四阿哥,四阿哥实在太忙太忙了,她不愿用此等小事打扰他。直到清音从圆明园搬回雍王府的时候见弘晖状态实在不太好,才说服四福晋请了太医并禀报了四阿哥。

只是,为时已晚。

某日起,弘晖高烧不退。挣扎了数日后,弘晖病逝。

四福晋悔得肠子都青了,恨不得一碰头就陪着儿子去了,念叨着都是她害了弘晖。四阿哥好不容易打消了她自尽的念头,只是自那之后,四福晋再也不问府中事,只顾在小佛堂里捡佛豆抄经书,整个人如同老了十岁。

清音瞧四福晋成了这副模样,实是

唏嘘不已。这个时代医疗技术有限,小小的一个伤寒都有可能要了人的命。唉。

雍王府一片愁云惨淡,廉贝勒府的八阿哥则是欢欣不已。

八阿哥嘴角止不住地上翘,看向婉音的眼神温柔得能掐出水来:“音儿实是爷的至宝!”

弘晖果然是个短命的。

婉音说得好准呢。八阿哥想道。

再比如,再比如……

总之,一桩桩,一件件,都被婉音说准了。

八阿哥简直把婉音当成了神人。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坚信不疑。

只是,这只是个开始。

这些,说到底都只是一些小事。

婉音的预言,在小事上,全对。

可是,在接下来的大事上,却是全错呢!

八阿哥,就好像踩进了一个杀猪盘呢。

作者有话要说:  八阿哥和穿越女快下线啦。明天见,么么哒。

感谢在2021-07-09 14:33:18~2021-07-10 13:00: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梅若寒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