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四合院:绝不当傻柱 > 第69章:依然如此

我的书架

第69章:依然如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天一早,何雨柱便早早的爬了起来。

  看了一眼还在熟睡中的小女孩,恨得不给她拎起来打一顿小屁股。

  昨晚,小女孩鬼使神差的问了他一句是在和姐姐亲嘴吗?

  给他整不会了。

  解释了半天,是角度的问题。

  谁成想睡觉的时候。

  小女孩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胳膊。

  一脸认真的告诉他,囡囡都懂。

  你懂个屁。

  何雨柱有些汗颜。

  过完年说什么也要送小女孩去上学了。

  她的思想品德有待提高。

  怎么能这么看待,善良,正直,纯洁的如同白纸一样的哥哥呢。

  ……

  起床洗漱后,何雨柱来到厨房。

  蒸了一碗鸡蛋羹给小女孩。

  又热了几个馒头,煮了小半锅的二米粥,也就是大米和小米混合的粥水。

  切了一点咸菜丝,煮个几个白水鸡蛋,早饭就算是做好了。

  把饭菜端上桌后。

  何雨柱又给小女孩穿上衣服,洗脸刷牙。

  两人刚准备开饭。

  不想,这时候房门打开了。

  “起来了啊?”于丽在门口向里面看着一眼。

  “于姐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何雨柱显得有些惊讶,之前说好的中午做顿饭,有时间就带带小女孩,没想到于丽这么早就过来了。

  “哼。”或许是昨晚的事情,于丽横了何雨柱一眼。

  冷哼道:“你走的时候,把囡囡送到我那去。”

  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显然不太待见何雨柱。

  “姐姐,姐姐过来坐。”

  出奇的,平日里见到生人就却却的小女孩,竟然主动跟于丽打起了招呼。

  还邀请于丽坐在她身边。

  “姐姐就不坐了。”见小女孩主动和她打招呼,于丽这才露出了笑容。

  笑着说道:“等你吃完早饭,姐姐再陪你。”

  “姐姐。”

  小女孩见于丽要走,从椅子上滑了下去。

  颠颠的跑到于丽身前,抓着她的手,仰头问道:“姐姐要去忙什么呀?”

  “姐姐吃早饭了吗?”

  “这……”

  于丽没想到小女孩竟然跑了过来。

  笑着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于丽说道:“姐姐还没吃呢。”

  “所以,要回家去做早饭啊。”

  “那就在这吃吧,哥哥都做好了。”小女孩语不惊人死不休。

  “不了。”于丽拒绝道。

  却不想小女孩,双手抓着她的胳膊,小屁股向后一撅,倒退着把她拉到了座位上。

  然后,颠颠的跑到橱柜里面,垫着脚拿来一副干净的碗筷。

  并且,十分大方的把碗里的鸡蛋羹分给了于丽一半。

  “姐姐快吃。”

  忙活好这些后,小女孩叫过大黑,垫着它的背,又重新爬上了凳子。

  眼巴巴的看着她。

  “这……”于丽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鸡蛋羹。

  暗中,悄悄咽了一口口水。

  鸡蛋羹实在太香了。

  平时就算在家都很少吃这东西。

  偷偷瞥了何雨柱一眼。

  见他碗里,只是馒头和米粥,就着咸菜。

  不由高看了他一眼。

  没想到这臭小子,还知道心疼妹妹。

  自己吃馒头咸菜,把好东西都留给了小女孩。

  “姐姐,你怎么不吃呀?凉了就不香了。”

  小女孩用汤匙挖了一勺鸡蛋羹送到嘴里,一边吃,一边看着于丽咕哝道。

  “我……”

  于丽看着小女孩直勾勾的等着她。

  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一时间,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囡囡让你吃你就吃呗。”好笑的看了一眼扭捏的于丽,何雨柱指了指桌子上的水煮鸡蛋,道:“还有鸡蛋,不用客气。”

  “谁跟你客气。”

  于丽瞪了何雨柱一眼。

  一想到这臭小子昨晚,竟然敢那样。

  她一咬牙,拿起两个白水煮鸡蛋,剥开鸡蛋皮后,和小女孩一人一个。

  随后,咬牙切齿的说道:“吃就吃。”

  “这是囡囡请我吃的。”

  说完,像是跟鸡蛋羹和鸡蛋有仇似的。

  每吃一口,都把牙咬得咯吱吱作响。

  小女孩见状,在一旁捂嘴偷笑。

  被何雨柱恶狠狠的瞪了一眼。

  心中,更加坚定要送她上学的念头了。

  别看平时老实巴交的,这小女孩心里人小鬼大,坏着呢。

  ……

  很快,早饭吃完。

  何雨柱收拾桌子上的碗筷的时候。

  于丽拉着小女孩的手,看着何雨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说道:“囡囡我带走了。”

  “嗯。”

  何雨柱淡淡的应了一声。

  回了一句:“中午在我家做饭就行。”

  “厨房里还有只鸡,可以烧给囡囡,当然,你也可以吃。”

  “不过还是那句话,吃可以,不许往家里带。”

  “知道了。”于丽瞪了一眼何雨柱,拉着小女孩出门了。

  大黑看了看何雨柱。

  见后者对它点头,也颠颠的跟了上去。

  刷完碗筷,何雨柱在家里找了一个陶瓷杯子。

  带好工作证。

  自语道:“上班喽。”清晨的四九城,笼罩在一层薄雾当中。

  斑驳的古墙,像是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街道上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何雨柱还是第一次有时间,仔细的打量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

  站在川流不息得街道上,他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今后……就要在这生活下去了。”

  感慨了一下,何雨柱不再犹豫。

  朝着轧钢厂的方向走了过去。

  很快,就来到了轧钢厂。

  由于是第一天上班,他需要去厂里报道。

  问了一下路,他来到了副厂长的办公室。

  “咚咚咚。”

  敲了敲门,在得到回应后,何雨柱走了近办公室。

  “副厂长您好,我是新来的何雨柱”进了办公室后,何雨柱对着坐在办公椅上的副厂长子打了声招呼。

  “你就是何雨柱啊。”

  副厂长看了何雨柱一眼,他倒是有些印象。

  记得之前杨厂长跟他提了一嘴。

  翻出抽屉里的资料,和何雨柱的工作证比对了一下。

  副厂长就让人带着何雨柱下车间了。

  带着何雨柱到了车间。

  来人对车间的主人说了几句,便笑着对何雨柱点了点头走了。

  何雨柱也笑着回应了一下。

  “何雨柱是吧。”

  车间科长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对何雨柱很是热情。

  “是的,科长。”

  何雨柱点了点头。

  “行,小伙子长得挺精神。”

  车间科长笑着说了说了一句,随后道:“来了就好好干,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人么,都得向前看。”

  “这样吧。”

  车间科长沉吟了一下,道:“你刚来,我找个师父带带你。”

  说着,车间科长看了一圈陆陆续续来上班的工人。

  由于还没有到正式的上班点。

  所以,这会来的工人并不是很多。

  看了一圈之后,车间科长把目光落在了刚刚进厂的秦寡妇身上。

  “得了。”车间科长一指秦寡妇,对何雨柱笑着说道:“你就暂时跟着小秦吧。”

  还不等何雨柱说话。

  车间科长就离着老远对秦寡妇招手。

  “小秦啊,过来,来。”

  “怎么了科长?”

  秦寡妇笑着走了过来,瞥了一眼何雨柱,把目光放在了车间科长身上。

  “这叫何雨柱的小伙子,我记得不错的话,你们是一个院的吧?”

  “嗯。”秦寡妇点了点头。

  “那正好。”车间科长闻言乐呵呵的说道:“小苏第一天来上班,分配到咱们车间了,你就受受累带他一段时间,怎么样?”

  “成啊。”

  秦寡妇想也不想的应了下来。

  “您就放心吧科长,我肯定带好他。”

  秦寡妇当场和车间科长打起了包票。

  “那行,就这样吧。”

  车间科长拍了拍何雨柱的肩膀:“小苏,你就暂时跟着你秦姐吧,等你熟悉几天,我在安排你正式上岗。”

  “知道了,谢谢科长。”

  何雨柱点了应了下来。

  没办法,他初来乍到,能有什么意见。

  “行,那让你秦姐带着你熟悉熟悉工作环境,有什么不懂的就直接问。”

  “有困难就直接跟我提。”

  “我先走了。”

  车间科长叮嘱了何雨柱几句就离开了。

  何雨柱客气的道了谢。

  倒也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毕竟,人家一个科长只是跟你说的都是客套话。

  你还能有事情,真的去找人家不成。

  ……

  车间科长一走,场面就冷清了下来。

  半晌。

  秦寡妇一脸委屈的看着何雨柱,道:“弟,你可真不是东西。”

  “我怎么了?”

  看着一脸怨妇模样的秦寡妇,何雨柱装起了糊涂。

  “你说怎么了。”

  秦寡妇瞪了何雨柱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前几天姐去找你借钱,你说的那是什么浑话?”

  “说姐有病。”

  “还说什么龙骨,陈皮……一……一……便好。”

  “你什么意思?”秦寡妇盯着何雨柱,一副质问的样子。

  “字面的意思呗。”

  何雨柱摊了摊手,没有多说。

  “放屁。”

  秦寡妇见何雨柱这个样子,狠狠地啐了一口。

  像是想起了什么,秦寡妇看着何雨柱不依不饶的说道:“你为什么不让我婆婆给你带孩子?”

  “偏偏让于丽给你带?”

  “怎么着,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说完,秦寡妇目光死死的盯着何雨柱,想要从他的表情里看出点什么。

  可惜,让她失望了。

  何雨柱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行吧。”

  见没有看出什么,秦寡妇皱眉道:“姐就不问,你为什么把孩子交给于丽带了。”

  “但是,你真得帮帮姐。”

  说着,秦寡妇看了一眼四周,见没有人注意这边。

  顿时又换上了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拉了拉何雨柱的衣袖,秦寡妇小声道:“好弟弟,都在一个院里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姐家的日子过不下去吧。”

  “借给姐十块钱吧,家里都要揭不开锅了。”

  “下个月,下个月一开工资,姐保证还你,行不行?”

  下个月还?

  何雨柱听着秦寡妇的话,感觉有些好笑。

  他可是知道秦寡妇属貔貅的,只进不出。

  还?

  他看电视剧,从头看到尾,就没见秦寡妇从师傅那拿钱,有还的时候。

  “姐,我不是说了么,有病看病。”

  “方子我都给你开好了。”

  “看了病,这钱不就有了吗。”

  “你说是不是。”“你才有病。”

  “你……胡说什么呢。”

  秦寡妇听到何雨柱的话,被吓了一跳,紧张了看了一眼四周。

  见没人注意这才松了口气。

  这死小子。

  秦寡妇心中暗骂一声,本来以为是个好拿捏的。

  没成想也是个色中饿鬼。

  什么狗屁的有病,还陈皮龙骨,一日便可。

  上了几年学,就学这了?

  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家里如今的情况,秦寡妇又犹豫了。

  现在家里都揭不开锅了,三个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想了想,秦寡妇一咬牙,重新挂上了笑脸。

  “弟。”

  眼神勾人的看了何雨柱一眼,秦寡妇凑近了,低声道:“你真的看出来姐有病了?”

  “那可不。”何雨柱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煞有其事的说道:“我看还病得不轻呢。”

  “呸。”

  秦寡妇暗中啐了一口,心里大骂,你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

  但是为了在何雨柱这得到好处。

  她还是强装着笑脸说道:“那……你那方子真能管用么?”

  “你放心。”

  何雨柱听到秦寡妇这么问,笑眯眯的说道:“我这方子不光管用,还能让秦姐药到病除呢。”

  “行。”

  秦寡妇咬了咬牙道:“那姐回头找你看看,但是,你要给姐十块钱。”

  虽然嘴上说着看病,脸上像是下了多大决心的样子。

  但是秦寡妇心里可不这么想。

  在她看来,何雨柱有这心不假。

  但她秦寡妇是谁?

  这么多年,厂里上到副厂长,下到师傅和许大茂。

  谁真正的从她这占到过大便宜?

  顶多就是摸摸手,楼搂肩膀罢了。

  哪次不是耍的他们团团转。

  就凭这不到二十岁的何雨柱,能翻出多大浪花来?

  更何况,现如今何雨柱又跟着自己在一个岗位上工作。

  俩人朝夕相处。

  凭借自己的魅力,不信他不就范。

  到时候,他那27块5工资,还不是手到擒来?

  哼。

  到时候,我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

  “成啊。”

  看着秦寡妇一副下了多大决心的样子,何雨柱笑道:“等有时间,我就照着方子,给秦姐抓副药。”

  话虽这么说,但何雨柱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

  秦寡妇心里那些小九九他早就看的一清二楚。

  真是好笑。

  竟然把自己当成许大茂和师傅那一类人看。

  以为给点小便宜,自己就会乖乖就范。

  任由她索取,吸血。

  还真是把自己想的太善良了。

  “成。”

  见何雨柱点头,秦寡妇也不含糊,一口应了下来。

  随后,到了上班时间。

  两人心照不宣,对刚才的是只字不提。

  秦寡妇开始带着何雨柱熟悉操作设备。

  两人有说有笑的,不知道以为关系多好呢。

  很快,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

  令秦寡妇惊讶的是,何雨柱的学习能力十分强悍。

  仅仅一个上午的功夫,他就学会了操作那些复杂的设备。

  在他看来,恐怕再过一个下午,他就能自己单独上岗了。

  “走吧。”

  眼看到了饭点,秦寡妇拉着何雨柱去食堂吃饭。

  好家伙。

  你可真会。

  何雨柱看着秦寡妇那期待的小眼神,哪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准是盯上他了。

  准备中午让他当冤大头,给她打饭吃。

  依照秦寡妇的性格。

  说不得得要一堆东西。

  回头留下来晚上带回家。

  何雨柱可没有给人当饭票的习惯。

  “那什么。”

  何雨柱擦了一把手,道:“你先去吃吧,我这上个厕所,一会过去。”

  说着,何雨柱不给秦寡妇再说话的机会,直接出了车间朝厕所走去。

  “你快点啊。姐帮你排队。”

  后面传来了秦寡妇的大喊声。

  但何雨柱压根就当没听见,自顾自的走自己的。

  “王八蛋。”

  秦寡妇气的跳脚。

  但又不好追上去,只能自己转身去了食堂。

  ……

  到厕所方便了一下,何雨柱顺便点了根烟。

  这烟是他进场之前买的,前世的他就是个老烟枪。

  “还不错。”

  抽了一口大刀牌的烟,何雨柱吐了个烟圈。

  本以为这个年代的烟会很难抽。

  没想到味道还可以。

  掐灭了烟头,何雨柱洗了把手,转身去了食堂。

  这会,秦寡妇左等右等的看不着何雨柱。

  没办法,只能自己打了饭。

  当然了,也只是打了她自己的。

  她可舍不得给何雨柱买饭菜。

  谁成想,刚坐到餐桌上,就看着何雨柱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

  “人还不少。”

  何雨柱看着来吃饭的工人,自语了一句。

  随后,也加入了排队的队伍。

  很快就轮到他了。

  点了一份土豆白菜,想了想,何雨柱又点了份炖鸡块。

  荤素搭配,倒也不赖。

  找了个相对清净的地方坐了下来,何雨柱菜还没等送到嘴里。

  秦寡妇就拿着碗筷坐到了他对面。

  “你怎么才回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