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格沃兹的龙吼大师 > 第九十五章:悲剧与仇恨的连锁开始之时

我的书架

第九十五章:悲剧与仇恨的连锁开始之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冷静下来,芙蓉,他可能是在说谎,先问清楚再说。”达力劝住芙蓉不要冲动,“而且这个男孩的话并不可信,别忘了他是因为袭击麻瓜而被逮捕的,很可能他是受到了纳吉尼的指使!”

  “纳吉尼?那个给那群禽兽不如的麻瓜赐予力量的妖女?”听到纳吉尼的名字,男孩显得非常激动,“呸!我怎么可能是她的手下,我恨不得把她杀了,她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听到男孩的话,达力心中一凛。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把事情从根源处搞错了什么。

  “把所有事情一件件给我说清楚!”达力靠近男孩,凝重地说道,“你对纳吉尼到底知道些什么,你为什么要袭击麻瓜,从头说清楚!”

  “达力,要先问加布丽的去向!”芙蓉焦急地说道,“她现在可能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

  “冷静下来,芙蓉小姐。”纽特一只手按在伪装成伯纳德的芙蓉肩上,“我同意达力的做法,如果没搞清楚情况胡乱行动反而可能会有危险。”

  “你们好像也不是和纳吉尼那个妖女,以及那群畜牲麻瓜一伙的。”男孩来回审视了一下达力和芙蓉,然后缓缓说道:“那告诉你们的没关系......和他们那群混蛋敌对的人越多越好!”

  “我的名字叫希姆斯,我自小住在塞勒穆尼附近的小镇上,是德姆斯特朗学院的二年级学生。我父母都是巫师,但很早就死了,把我寄住在麻瓜远方叔叔的家里。”

  “你们绝对想象不到,我叔叔和叔母是多么无知、愚蠢的麻瓜!他们那对于魔法的抗拒和污蔑让我开始理解格林德沃大人的话,他说麻瓜天生就应该——”

  “说重点,别说废话!”达力紧紧地盯着希姆斯,他的经历与哈利非常相似,但现在不是对他同情的时候了。

  希姆斯不满地瞥了达力一眼,然后继续说道:“麻瓜中还是存在例外的,就是我叔父和叔母的女儿,我的表妹狄安娜......她虽然是一个麻瓜,但对于我是一个巫师却很感兴趣,甚至还会称赞我的魔法。她是我能忍受下来继续呆在那个家的唯一理由。”

  “但一个多月前,当我从德姆斯特朗放假回来时,我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希姆斯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听说勃朗峰附近发生了麻瓜失踪的案件,当地似乎因此兴起了一个仇视巫师的组织,我的叔父和叔母毫无疑问成为了那个组织的一员。”

  “我一开始没当一回事,毕竟他们两个想把我赶出家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实在不行,大不了我就向卡卡洛夫校长申请提前回校。而且我也担心狄安娜的安全,毕竟附近发生了原因不明的麻瓜失踪案件,我想尽可能待在狄安娜身边保护她。

  但狄安娜也非常担心我,所以她常常为了我偷偷跟着她父母去参加那个仇视巫师的组织的集会帮我打听情况。

  据她所说,这个组织的背后有一个所谓的先知——纳吉尼女士,她协助组织设立了不少激进和危险的纲领,而且非常能煽动人心。

  但在一个晚上,事情发生了——那天晚上,叔父和叔母又去参加那个组织的集会。我早早就睡下了,但我睡着没多久就被狄安娜摇醒。

  她非常紧张地跟我说,她偷偷跟着她父母到组织的集会地点,偷听到了她父母向组织暴露了我的巫师身份,那个组织打算想要把我抓起来,献给他们的协助者,一个叫纳吉尼小姐的神秘女人——而且听他们的说法,好像是打算把我作为食物吃掉。

  我一开始以为是狄安娜听错了,毕竟人吃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耸人听闻了。但在狄安娜的急切要求下,我还是决定安全起见离开几天看看情况。

  她真是太过于聪明了,我事后才知道,狄安娜为了让我有充足的时间逃走,躲在我的被窝里伪装成我争取时间——我真是个懦夫和蠢货,我当时居然想我的叔父和叔母这么疼爱狄安娜,那狄安娜一定没事的。要是当时我强硬点,把狄安娜也一起带走的话......”

  回忆到这里,希姆斯脸上浮现出悔恨和痛苦的表情,深呼吸一口稳定住情绪后,才缓缓继续说下去。

  “我逃到了塞勒穆尼的旅馆住了一晚,然后第二天早上,由于担心狄安娜的情况,我又偷偷回到我叔父家附近。但我叔父家却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人的动静。我一直等到接近傍晚时分才看见我叔父和叔母回来......但没看见狄安娜的身影。

  我马上觉得不对劲了,立刻出来质问他们狄安娜在哪里。他们看见我以后就像见了鬼一样,尖叫着说我不是应该已经被献祭掉成为组织的力量了。然后他们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的样子,开始不停地扣着喉咙呕吐起来。

  我当时差点就气疯掉了,但狄安娜可能还活着的最后一丝希望支撑着我。我对他们两个使用了夺魂咒——这是我第一次对麻瓜使用不可饶恕咒,但效果出乎意料很成功,果然和卡卡洛夫校长说的一样,秘诀在于要狠下心来......

  然后我命令这两个家伙把我带到狄安娜所在的地方,跟着这对疯子夫妇,我来到了隔壁村庄的一间新装修的登山用品店铺。这家店铺是刚装修扩大了经营规模,但因为登山者失踪的事情导致没有正式开业。

  当我进入到店铺内部时,我问到了一阵恶心的血腥味......然后,我就看见了让我永世难忘的情景——一群人像是野兽一样分食着大块的生肉,而且那生肉看起来很明显和我所认知的所有动物的肉都不像......”

  希姆斯抬起头看向达力三人,眼中交杂着痛苦、悲伤和愤怒:“你们猜猜,这是什么肉......或者说是谁的肉?”

  听到这里,达力感觉背脊一阵激寒,胃里翻江倒海,感觉比喝下复方汤剂时还难受。而身旁的芙蓉则晃了晃,似乎有些站不稳,幸好她现在变成了伯纳德那庞大稳定的正三角身躯,不然可能已经倒下来了。

  “是的,你们应该也已经猜到了——我拷问了叔父,他告诉我,昨晚他们打算把我这个邪恶的巫师献祭出去——他们最后居然说不忍心亲手杀死我,所以躲了起来没有参与行动。”

  “但他低估了猎巫组织那些人的狂热,那群疯子为了不给我醒来使用魔法的机会,甚至在没有确认被窝里的人是谁的情况下就动手了......”

  “狄安娜被他们吃掉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