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格沃兹的龙吼大师 > 第九十六章:死亡的味道与疯狂的青年

我的书架

第九十六章:死亡的味道与疯狂的青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游戏上古卷轴5中,有一个叫做“死亡的味道”的任务。在一座叫马卡斯城的地方,主角通过调查会发现一个食用尸体的教派,马卡斯城里很多道貌岸然,看起来像好人的NPC,居然都是这个食尸教团的一员。

  这些食尸教徒都是信奉着魔神娜米拉,一位代表着腐朽与黑暗的魔神。而在任务链的最后,主角可以通过献祭掉一个无辜的祭司,并吃掉他的身体,来获得一件魔神器——娜米拉之戒。

  在游戏中,娜米拉之戒的效果是可以提高所有者的体力,以及让佩戴者拥有通过吃掉尸体来快速恢复以及强化体力的能力。

  当达力在酒吧里第一次听到猎巫组织宣扬吃掉巫师可以获得巫师的能力时,一直以为这只是猎巫组织编造的胡言乱语。巫师的身体又不是唐僧肉,怎么可能吃掉以后就会变得强壮呢?

  而达力发现猎巫组织和纳吉尼有联系时,第一反应还是纳吉尼通过黑魔法等方式控制了猎巫组织的成员。而法国魔法部之所以查不到猎巫组织成员身上的魔法痕迹,也被达力归咎为法国魔法部故意隐瞒或者是能力不足。

  但结合希姆斯的话,达力确信了猎巫组织真的会食用人肉后,马上想起了上古卷轴游戏里关于马卡斯城的魔神任务——毕竟这个任务实在是太恶心了,以至于让他印象深刻。

  随后,在达力的脑海里,之前的所有谜团、疑点全部都串在了一起,最后,他想起了纳吉尼手上的那枚样式独特的戒指。

  达力终于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枚戒指了,毫无疑问,纳吉尼手上的就是腐朽与黑暗魔神的魔神器——娜米拉之戒!

  这样的话,猎巫组织的成员拥有异常的恢复能力和体力,但魔法部查不到猎巫组织成员身上魔法痕迹的原因就找到了。

  娜米拉之戒赋予了他们食用尸体来强化自身的力量,很明显,魔神的力量并不能被魔法部检测到。

  而那些失踪的登山者的尸体全都找不到的原因,除了法国魔法部猜测的成为巨龙的腹中之物外,现在看来还多了一种可能性——纳吉尼把他们的尸体当作巫师尸体赏赐给了猎巫组织成员。

  至于纳吉尼是怎么煽动和控制猎巫组织的,则很容易猜想出来了。在猎巫组织的成员看来,吃掉‘巫师尸体’后确实能提升自己的生命力,可能一些顽症绝症都能治好,这些都增强了纳吉尼的可信度。

  而且在上古卷轴游戏中,娜米拉之戒是具有一定的迷惑能力的,可以激发人对尸体的食欲——在猎巫组织狂热的邪教氛围下,很容易就会让麻瓜失去理智。

  但问题是,纳吉尼到底是怎么获得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娜美拉之戒的呢?

  在达力思考的时候,希姆斯也逐渐控制住自己刚才有些失控的情绪,喘着粗气沙哑地继续说了下去。

  “当时我当场杀了几只畜牲麻瓜来着......加上我叔父和叔母的话,一、二、三......算了,记不太清楚,反正好像没有能够杀光,大部分都逃走了。”

  听希姆斯的语气,他对于自己没能把当时在场的麻瓜全部杀死而感到很自责。

  “魔法部的傲罗很快就赶来了,但他们没有相信我的话,而认为我是因为受到叔父和叔母的虐待而报复麻瓜,甚至把狄安娜的死都归到我的头上!”

  “我一次又一次地向他们解释,让他们把那些吃人的怪物清理掉,他们已经不能算人了,只是些披着人皮的野兽!”希姆斯的语气里充满着疯狂的气息,“但他们却说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一群蠢货,明明只要对这些禽兽使用夺魂术,马上就能拷问出答案的。”

  “那为什么现在埃布尔和伯纳德又听信了你的话呢?”纽特沉声问道:“还有吉德罗·洛哈特又是怎么和这件事扯上关系的。”

  “洛哈特先生——啊,他真是和书中写的一样,是一位伟大而睿智的巫师。”谈到洛哈特,希姆斯表现出崇拜的感情。

  “刚才他们带着那个混血小妞下来的时候,我知道他们的目的又搞错了,他们还在纠结于媚娃混血的那家子。但是,我马上想到一个计策——利用那个混血小妞,说不定能够让猎巫组织那帮畜生的狐狸尾巴露出来!”

  “但那两个蠢货傲罗并没有听我说话,只是一股脑地怪责洛哈特先生,说他捉错了人。但我知道洛哈特先生说不定早就调查出一切了,他和我想的一样,用来当诱饵的话,年纪小的那个可比大的那个还好控制。”

  “我大声喊着我是洛哈特先生的粉丝,他马上就过来听我说话了。”希姆斯露出得意的笑容,“果然,他听到我说的内容后一点都不惊讶,完全相信了我,还说他早就准备到这一步了——真不愧是洛哈特先生!”

  “虽然那两个傲罗也看起来有些犹豫,但还是被洛哈特先生说服了。那群畜牲麻瓜见过那个混血小妞,一定会轻易上钩的。然后洛哈特先生就能和那两个傲罗一起,趁他们吃那个混血小妞时把他们人赃并获,一网打尽!”

  “你把加布丽作为诱饵?!”芙蓉的声音因为极度愤怒变得十分尖利,“你让一个无辜的小女孩去送死,你和那些人渣有什么区别?”

  “你在说什么呢,”希姆斯不以为然地说道,“这是必要的牺牲,为了可以铲除这群吃人的怪物,为了给狄安娜报仇——”

  “但如果是当诱饵的话,用你自己也可以。”达力厌恶且轻蔑地看着希姆斯,“你也是被麻瓜知晓巫师身份,不要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不会要求你有牺牲自己的觉悟,但我鄙视你拿其他无辜的人当牺牲品的行为。”

  希姆斯的脸变得扭曲起来,片刻以后,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不能死,我还要亲手向麻瓜报复.....至于那个小妞,她就是一个和动物混血的杂种而已,连泥巴种都不如。为了更伟大的事情牺牲的话,简直就是她的荣幸——”

  “嘭!”

  一个硕大的拳头砸在希姆斯的脸上,把他像破麻袋一样打到了墙角。他的鼻子怪异地歪在一旁,显然已经断了,鲜血汩汩地流出。头无力地歪着,很明显已经失去了意识。

  虽然达力的拳头也捏得紧紧的,但打倒希姆斯的并不是他——他慢了一步,还没来的及出手。

  达力看向旁边,芙蓉还保持着出拳的姿势,全身微微颤抖着,达力能感受到她身上已经遏制不住的愤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