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霍格沃兹的龙吼大师 > 第一百一十四章:重聚的德拉库尔姐妹和下一个难题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四章:重聚的德拉库尔姐妹和下一个难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达力把毒液倒进水坑里的时候,水坑里的液体如同沸腾般翻滚着,然后很快变成了清澈的无色液体。

  “可以了,谢谢你,年轻的都瓦克因。”帕图纳克斯把爪子受伤的部分泡到水坑里,很快,他爪子上的蛇毒痕迹就快速变淡,只剩下普通的伤口。

  “帕图纳克斯先生,这个药对人类有用吗?”达力想起了同样受伤的德拉库尔夫人。

  “原理只是用毒液为引子,反方向破解蛇毒效果,应该是没什么区别的,你需要就拿去吧。”帕图纳克斯温和地说道。

  达力轻轻用瓶子舀起解毒药,突然,他感觉漫天的星辰似乎黯淡了下来,天空显得更加深邃——他意识到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很快就要到拂晓了。

  “帕图纳克斯先生,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带加布丽离开了。”达力好奇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回到原来的世界呢?”

  “我已经没有办法回去了。”帕图纳克斯抬起头,似乎叹了一口气,“在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同时了解到了很多东西......有些事情一旦觉察到的话,就要被梦达斯放逐了。”

  “等我的伤恢复以后,我就会破坏掉这个遗迹,然后去往这个世界最高之处,继续探寻吼声之道,不用担心,我会尽量不打扰这个世界的凡人的。”

  “帕图纳克斯先生我肯定是相信的。”达力把解毒药放入怀中,小心翼翼地抱起加布丽,“之前登山者幸存的那些人,虽然他们说自己遭到了巨龙的袭击,但实际上你是在和纳吉尼作战,保护他们的吧。”

  “你太高看我了,都瓦克因。”帕图纳克斯轻轻地摇头道,“我并不在意那些凡人的性命,包括你手中的小女孩,我只是不希望瓦洛克有更多的祭品而已。”

  说完,帕图纳克斯挥动双翼,腾空而起,卷起一道旋风。

  “后会有期了,都瓦克因。”帕图纳克斯在半空中扑腾着双翼,“如果你还有其他问题的话欢迎来找我——你应该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的。”

  帕图纳克斯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然后扶摇直上到高空之中,朝着东方翱翔而去。

  而在帕图纳克斯消失的方向,达力看到天空已经变成了深蓝色,地平线上似乎随时有可能出现旭日的第一道光芒。

  “唔......嗯......”在达力怀中的加布丽发出小声的呢喃,似乎已经醒来了,“芙蓉救我......嗯,达力哥哥,这里是哪里?”

  “已经没事了,加布丽。”达力温柔地说道,“我们现在正准备回家了。”

  把加布丽抱上诺贝塔的龙背后,达力也翻身上龙,坐在加布丽后面。加布丽紧紧抓着诺贝塔脖子上的棘刺,显得既紧张又兴奋。

  “抓紧了,加布丽。”达力也一手抱在加布丽腰间,避免她不小心摔下吗“害怕的话就不要往下面看。”

  诺贝塔再次腾空而起,平稳地朝着德拉库尔家的方向缓缓地滑翔。

  “呜哇!这可太太太厉害了!”加布丽看着眼前的景色,大声欢呼着,“原来坐在诺贝塔身上飞是这么好玩的——芙蓉也太狡猾了,之前还骗我说多可怕。”

  加布丽可比芙蓉好动得多,在诺贝塔身上东看看西瞧瞧,达力不得不苦笑着全神贯注保护着她避免她掉下来。

  “那里,达力哥哥你看那里,一定就是塞勒穆尼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那里就是我们家......唔哇,太阳要出来了,真是太美了——咦?达力哥哥,怎么好像有些烧焦的味道?”

  诺贝塔马上稍微加快了速度,总算在太阳出来之前降落到德拉库尔家的草坪上,而此时,达力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开始冒烟了。

  “加布丽!”芙蓉已经在门口焦急地等着,一看见诺贝塔降落,立刻小跑着迎了上来。

  两姐妹激动地相拥,欣喜的泪水从芙蓉姣好的俏脸上滑落,而加布丽也埋在芙蓉怀里,微微能听到啜泣声,看来在诺贝塔背上那股兴奋劲只是她用来压制心中不安的坚强表现。

  但达力没有余裕欣赏这幅美景了,几乎刚从诺贝塔的龙背滚下来,就手脚并用地冲向德拉库尔家的门口。

  “呼......呼......总算捡回一条命。”进入到没有阳光照射的地方,达力总算稍稍安心,而片刻以后,芙蓉和加布丽也进入到了房子里。

  “我们快到客厅里去吧,”芙蓉温柔地对达力说道,似乎由于他带回了加布丽,她已经没有在意圆形大厅里的事情,“大家都在等着你们。”

  达力进入到德拉库尔家的客厅,也许是为了达力着想,这里的窗帘都拉的严严实实的,没有一丝太阳光能透进来。

  而客厅里的众人看到达力与加布丽后,除了德拉库尔夫人以外都立刻站了起来。

  加布丽激动地投到她母亲的怀里,芙蓉也靠近了过去,德拉库尔先生拥抱着家人,深邃的眼睛里也含满了泪水。

  “实在是不知道如何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德拉库尔先生一个中年男人此刻泣不成声,“各位对于我们家的恩情,我们一辈子也无法忘怀。”

  “现在庆祝还早了一点,德拉库尔先生。”达力从怀里拿出装有蛇毒解药的小瓶子,微笑道,“等德拉库尔夫人的伤完全治好,再发表感言也不迟。”

  德拉库尔先生接过小瓶子,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达力:“听你的意思......难道说,这就是——”

  达力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应该可以解除德拉库尔夫人脚上的蛇毒,虽然我也没有十分把握。”

  “治疗伤势要紧,德拉库尔先生你就先带你夫人进房间治疗吧。”邓布利多开口了,慈祥地看着达力,“在魔法部的人还没来找麻烦前,德拉库尔夫人先恢复健康是再好不过了。”

  听到邓布利多的话,达力才意识到客厅里少了几个人,现在客厅里坐着的只有邓布利多、马克西姆、卢平和纽特,而纳吉尼和埃布尔——还有伯纳德的尸体,都不在这里。

  “纳吉尼和洛哈特都被我们施加了多重拘束魔咒,现在分别关在两间客房里,暂时不用担心。”看出达力眼中的疑惑,纽特缓缓地说道,“但魔法部那边......恐怕接下来会变成比较麻烦的问题。”
sitemap